榆林话书天涯名博

聚书闲话。闲来闲写。欢迎指导,使用敬请告知,邮箱:zhishui1968@126.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4
  • 总访问量:1713316
  • 开博时间:2006-11-12
  • 博客排名:第766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九十二、张旭东:藕香零拾读黄裳 (2007-07-06 《文汇读书周报》) 我三十二岁的时候才读到黄裳,实在算是很晚了。以前也不知什么原因就错过了,看到有人说到他的题跋,也没动过心。前些日子,在书店里偶尔翻到安徽教育出版社不久前出的黄裳的一套书,起先是因为那装帧实在漂亮,白色的书底上闲闲地嵌了半幅水墨画,很有感觉。记不得最先拿起的是哪一本书了,或许是《银鱼集》或《榆下说书》,本来只打算翻翻,一下看到谈陈寅恪先生《陈垣滇黔佛教考序》那一篇,便放不下手了。 黄裳先生写得真好,闲闲落墨,别无渲染。此文写于1979年,他录了这篇序,并对于抄书显得很不好意思,但实际上读者更喜欢读读平常所不易读到的材料,对于此序我们一般的读者对于“三岁中,天下之变无穷,先生讲学著书于东北风尘之际,寅恪入城乞食于西南天地之间,南北向望,幸俱未树新意,以负如来”的话半懂不懂,黄先生也不解释,只是说,“此序写于1940年7月,今天读来则不但陈援庵1957年不抽去此序为不可及;1940年初刊时竟登此序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用很长的句子表达了很委婉曲折的意思,但却雅而清晰,态度其实坚决。 以前爱看《读书》,是为了那上面的文章不是新书试读、就是旧书重读,里里外外围绕的是书,像是一幅读书的地图;后来不再这样了,慢慢地也就不看了。黄裳的集子我看倒是有这个特点,里里外外说的全是书。 黄先生生于1919年,三十岁前后,正是甲乙之际,许多旧家藏书大量散出,开始了他收书的历程。早年《读书》上的还只是读书,这位是买书,要刺激多了。可他先生先从失书说起:“从小就喜欢书,也从很小就开始买书。对于书的兴趣多少年来一直不曾衰退过。可是六年前一天,身边的书一下子失了踪,终于弄到荡然无存的地步了。当时的心情今天回想起来也是很有趣的。好像一个极大极沉重的包袱,突然从身上卸了下来,空虚是感到有些空虚的,不过像从前某藏书家卖掉宋板书后那种有如李后主‘挥泪对宫娥’的感情倒也并未发生过。我想自己远不如古人的淳朴,那自然不必说;就连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书,似乎也大可怀疑了。”最后那几句还有失书后“当时的心情回想起来也是很有趣的”这些句子,调调颇为通达,是我不宜多说却暗地里喜欢的原因。他写施蛰存先生的一篇里说到施先生的通脱,举了个例子我不易忘记,说他去北山书斋里访问,兴起索书,那书施先生手头只有一本了,而且是准备送给别人的已经题了签的,但施先生顺手取过,用一个白条把字贴住,再写了黄裳的大名,就这样送给他了。施先生的“通脱”是魏晋名士风度,黄裳失书后的“通脱”更近世道人情。这通脱便多了一分可爱一分心理的活动,也贴近我们但我们又做不到。 失去的书后来又回来了,他又写道:“最近,这些失了踪的书开始一本本又陆续回到我的手中,同时还发给我一本厚厚的材料,是当年抄去的书的部分草目。要我写出几份清单来,然后才能一本本的找出、发还。可这是个很艰巨的任务。面对厚厚的一本残乱、错讹的草目,灯下独坐,慢慢翻阅,真是感慨万千。每一本书的名目,都会引起我的一些回忆,述说一个故事。他们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经历了怎样的周折才到了我的手中。自己曾经从中得到过怎样的知识,据以写过什么文字,获得过怎样的悦乐……这样的故事,如果一一回忆,写下,那将是一本厚厚的有趣的书。”反正总是“有趣”,这又何尝不是“通脱”。看到这里总是会随他微笑的。 隔了好多篇文章或者甚至隔了一个集子,他在另一处写收书的苦经历。“1948年顷,我偶尔在上海一家旧书店里看到一本郑西谛手写的《纫秋山馆行箧书目》……书店的人告诉我郑先生托他们卖掉这批书,价钱并不太贵,已经有一位四川经商的客人想要了。……这批书中有一大批明刻本,虽然并非孤本秘籍,但治学的人被迫卖掉藏书,总是使人难过的事。不久前为了给吴梅村的《鸳湖曲》写笺证,我向他借得张天如的《七录斋集》、陈子龙的《几社壬申合稿》,刚刚用毕还掉,不料也见于这本目录中间。这就使我很不舒服,总想设法为他保存下这批书才好。取得西谛的同意后就东奔西走,凑借书款。最后凑齐的那天下午,因为其中有一部分是银元,还跑到河南路的马路市场上去向摊贩换成纸币。等我提了一袋金圆券赶到书店,已经上灯了。店主人笑嘻嘻地对我说,币值猛跌,原来议定的价钱不算数了。这真使我一下子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如果提了钞票去换回银元,那就连一半也捞不回来,同时也实在失去了奔波的兴趣,在不得已中下了决心,用这笔已经不算钱的钞票选购了十来种旧书,嘉业堂寄存在店里的旧书。这笔书债直到十年以后才最后还清。”这一段文字把聚书之难,散书之易,收书之苦都写出来了。也还看见了过去上海之一角。 这类关于旧书的文章很多,看来,都如在灯影下听故事。 除了旧书,黄裳对晚明人物最感兴趣,张宗子被他称为绝代的散文家,余淡心、吴梅村都是他最爱写的人物,《〈鸳湖曲〉笺证》考吴昌时事迹特详。他自己说:“读读晚明野史,也正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看看那种腐败的政治,文人的丑态,社会的大变动,一件件都新鲜得很。”和前一部分文章比起来,这部分文章主要是识见。让你看见看旧书的都是些认真的人。 《〈鸳湖曲〉笺证》里说:“陈田在《明诗纪事》注说‘鸳湖主人,嘉兴吴昌时也。昌时名在复社,颇为东林效奔走,官吏部郎。通厂卫,脏私狼藉,电发不斥其名,梅村《鸳湖曲》亦多哀愍之词,盖诗人忠厚之遗也。’”但马上开始发议论:“我很怀疑这所谓‘这诗人的忠厚’,中国的文人有时候是颇不忠厚的,尤其是在发生了‘门户之见’的时候,要‘忠厚’,也还是为了门户之见。”接下来这位漫谈旧书的作者为我们深入分析了“东林党魁”张溥、“东山再召”的周延儒以及那位吴昌时之间的关系,让我们看到处于晚明变局中的知识分子们的不为人知的一面。黄裳笔下的吴昌时是个能人,他是张溥布在京城的一着棋,黄裳为其做官的“伎俩”总结了三点,一是通内,一是通珰,一是通厂卫。于是说:“东林党人一向是以正人君子的面目出现的,后来怎么会和特护勾结起来了呢?自然这是政治上的‘权宜措施’,为了政争,手段是可以不顾的。”这文章有种种内幕,自然吸引我们,但也有很多不大懂的地方,如上面那段引文里的“电发不斥其名”就不知道什么意思,当然也不大会去查《明诗纪事》,但由于喜欢他的行文,就一直喜欢下去了。他的行文,例如下面这句;“周延儒更把一切买官卖官的生意托他(董心葵)经理,赃银也寄放在他那里,成为道地的‘官僚资本’。”再看这句:“董心葵这时已经成为道地的半官半商的‘社会贤达’了。”用今词写旧事,是其通脱的延续。“我不反对做学问,但于此,不能无个人的爱憎”是明白的夫子自道。这和“读书体”是大不一样的。 说《读书》像是一幅地图是说在读它的时候就可以告诉自己下一步读什么书,起到一个指导阅读的作用,黄裳的杂文散文量很大,读的多了也能起到这个作用。举例来说,《柳如是别传》三大册是我大约在八年前抱回家读的,但由于考据过细、线索太多终于也没有读完就又抱走了,后来当听到旁人说寅恪先生文笔不好时,每连连点头响应。看到黄先生录出《佛教考》的那篇序和冯著《中国哲学史》的“审查报告”两段文字,并评曰“文情俱佳”,现在的自己是非常认同的,转而深悔个人的没有见识与人云亦云。黄先生又指出这部五十万字的《别传》是在先生脚膑目盲之后写成的,我才幡然醒悟,自己也算是做过一点与考证有关的文章,真是想象不出这种文章在目盲之后由别人襄助怎么来作!不能透过这一层去看,而责其文理不畅实在是太草率了,不是读书人所为。据说朱东润先生对陈先生晚年举十年之功而为一个妓女立传很不理解,言语间有不重之意,在座的陈氏弟子、朱先生的复旦同事蒋天枢先生拍案而起,挥袖而去,世人多赞蒋氏能守尊师之义,其实是朱氏不能识著书之由。而这位记者出身的黄裳,在1978与1979年之间写下的《关于柳如是》《陈寅恪》《寒柳堂的消息》诸文中,盛赞《柳如是别传》为“空谷足音”,而“跫然以喜”,“有卓越的史识”,称其书末之诗“笔端沉痛,声韵凄楚,写尽了时代声音和家国之感”。 我读黄先生也晚,已错过了我自己那个“寻求意义的年代”,而黄先生也已八十八岁高龄矣。我以为在他的书里虽满眼说的是旧书,但回荡多姿却无空疏之病,网罗遗事不离世代风云,是值得三十岁以前的人暂时放下《读书》或者《万象》来读的。毕竟先生还在,感觉不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九十一、唐小兵:有得有失话买书 (20007年7月4日《中华读书报》)   文人爱逛书店,大抵类似摩登女子之迷恋逛街购物,尤其是那种对自己所爱事物的占有欲,实际上如一丘之貉。学校内外有数家书店,我自是常客。囊中羞涩时,常常摩挲好书之封皮,爱恨交加之中像告别初恋情人一样不舍。若偶然手头宽裕,又暂无生计之虞,则第一想起的就是书店里那些似乎在默默等待我光顾的好书。穿梭于几 家书店,把平时漫游书丛时与我“眉来眼去”的书籍如数买下,仿佛履行了一个个沉默却柔情的约定一般,心中无限畅快。如果这个时候,却再也找不到了自己早已物色好的书籍,心中就会感觉若有所失。   记得一次在一家旧书店碰见一整套的《周作人文类编》,十卷本打折后250多元,老板向我极力推荐,我也心有所动,奈何那时节恰好手头紧,于是装作不在意般草草翻过就“落荒而逃”,同时在心里宽慰自己:那套书对于自己的专业研究价值不大,不买也无妨。几天后放假回到故乡湖南,与一研究周作人的好友谈起此书,他为我如此错过而痛惜不已。并说钟叔河先生编辑的这套书极有收藏价值。情急之中,致电上海一学友去那家书店看看,若还“幸存”请为代预订。天公作美,居然那套书仍旧完好无缺地躺在书架之上。后来,等我美滋滋地去付款时,老板还跟我说,好多人都看中了这套书,因我有约在先,就一直没有售与别人。人书之缘,也是情牵一线,缘分该珍惜时要珍惜,好书切莫错过。   疯狂购书的经历是难忘的。一次过完春节回沪,手头多了些碎银子,于是想起久未光顾的复旦大学的几家书店,于是直奔而去。先到心平书店。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和《论美国的民主》早已是觊觎已久并且领略过其美妙,碰见上海世纪集团新出版的《回忆录:1848年法国革命》自然不能错过。南开大学的罗宗强新书《明代后期士人心态研究》更为不可不买的好书。行色匆匆来到鹿鸣书店,又购得《金耀基自选集》、张灏《梁启超与中国思想的过渡(1890-1907)烈士精神与批判意识》等书籍。又至沪上知名的古月旧书店。整整一屋的旧书,让我心中狂喜不已。新书易买,旧书难求。于是将已经装得鼓满的书包寄存在柜台,只身闯入书林。一排排仔细浏览,随手翻阅,认真比较,深恐错过好书。因为所带资金有限,只好将有意的十多本书放置在一起,做恋恋不舍的“减法”。同时安慰自己,这些被放回书架的书籍今后尚有机会。那次在古月共买了十来本书,包括以极便宜的价格买了好几本正版的现代罕见史料书系中的《苦笑录》、《双山回忆录》、《郑超麟回忆录》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同时买到了1986年“内部发行”的弗洛伊德的《图腾与禁忌》和1984年公开发行的中译本《精神分析引论》。三联书店选编的马尔库塞的《现代文明与人的困境》是1999年在长沙读大学时导致我产生阅读转向(此前作为一个校园文学青年的主要阅读是《散文选刊》、《辽宁青年》之类)的书,当时是在图书馆借阅的,自然值得买下以纪念那段青葱岁月。等到我付账出店门,外面几近漆黑一片。背着一书包新书,手中提着一大捆旧书,生理上感觉沉滞,而精神上却极度愉快。   买书当然不可能总是凯歌高旋,也经常发生书购回之后懊悔不迭的情景,这就有如神往一口耳相传之人间胜景,待到跋山涉水风尘仆仆地直面时,却发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不过一经过涂脂抹粉之穷山恶水而已,大失所望,恨恨而归。记得一次买了一位当代学者的新书,本以为会对自己有参考价值,粗读下来发觉其措辞离奇,逻辑含混,辞不达意,只是在卖弄一些经不起推敲的概念而已,于是大呼上当,仓促之间便将它束之高阁,免得浸染本已单薄之灵性。这种买书之后后悔不已的情形,多发生在买新出版的从国外翻译出来的书上面。很多译本歪曲原文,似是而非,语词离奇古怪,原先还以为是原作者深刻,不得不如此翻译。后来见识增长,才知是译者“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都是误打误撞地瞎折腾出来的。   后来买译书,就学会了多方比较,尤其掏腰包前要先估摸一下译者的语文水平。阿伦特是我特别欣赏的学者,也从一学友处复印其英文版《极权主义的起源》,对于台湾学者蔡英文的《政治实践与公共空间:阿伦特的政治思想》也是常置案头,阅读时每有会心。因此遇到关于阿伦特的书几乎都悉数买下。可去年买来的阿伦特的《黑暗时代的人们》、《精神生活·意志》就一直没能读完,或许先读了蔡先生文中所引的阿伦特的论述之优美与深邃,而无法接受相对艰涩的译文?史华慈的《古代中国的思想世界》、艾森斯塔得的《反思现代性》等几本书,也是有心阅读,却因译本语言过于学究化而无从一窥堂奥。真正喜欢的还是商务印书馆这么多年一直在持续出版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其语言之优雅、表述之清晰、翻译之专精特别适合如我辈年轻读书人得以一窥世界学术之堂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8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7月之一)

2007.07.01 星期日 晴
 收拾家务,整理书窝,修改旧文,翻《闲话三编》。
 2007.07.02 星期一 晴(傍晚阵雨)
 收从孔网购来的《中国历代藏书家辞典》,王河主编,同济大学出版社1991年4月初版,初印只2000册,现已不易觅到。原价9.8元,现价30元。本辞典搜集和介绍了我国自先秦至现代2747名藏书家生平、藏书事迹、藏书思想、藏书流传情况,并对他们在版本学、目录学、校勘学所作出的成就亦作了简略地说明。拆开外封就闻到霉味,遂拭净晾干。其它藏书文化研究专著和辞典继续寻觅。
 收从四川淘书斋购寄的《藏书家》(12)和《书话史札记》二书。《札记》系河北教育出版社“书林清话文库”第三辑之一,王成玉著,06年12月初版。秋禾(徐雁)作序,名《书话:一种有书卷气的随笔》。本辑六种尚需购《私家藏书风景》(范凤书)、《毛边书情调》(沈文冲)、《旧书风景曾谙》(戴望舒)。
 忽接当当网包裹单,纳闷,最近没从当当网下单啊?中午与朋友聚前匆至邮局取来拆开,原来是从孔网辽宁盛京书店欲购7册之书,即《历史学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九十、野渡无人舟:买书人与读书人(转自新华网) 读书就要买书,这个地球人都知道,不必细说。也有不买书靠借书或到图书馆读书的,我觉得占的比例很少。真正读书的人还是自己买书来看,那个感觉是绝对不一样的。但是,买书人与读书人对待书的态度可是大相径庭。买与买,买与读,读与读,千姿百态,千奇百怪,买的不读,读的买不起,买来不珍惜等等,令人叹息。试着条分缕析,个人作如是观。 ●爱买书的人一般分为两种: 一种是买来自己看的。喜欢的才买,有用的才买,好看的才买,挑的细,看得清,不花冤枉钱。打折当然好,不打折觉得可以陶冶情操、增进知识、抖擞精神,充实头脑、愉悦生活、健康向上的也毫不犹豫的拿下。比如,想为家庭改善露一手,但不知道如何下手,买一本食谱菜谱,亲自下下厨,照葫芦画瓢,照谱下料,一回生两回熟,吃着自己做的饭菜,品着劳动的成果,夫妻感情是不是更粘乎了?那么这本书就买着了。 一种是买来装潢门面的。有钱人的钱不知怎么花,本来胸无点墨,笔有千斤重,字不认多少,就为装个门面,于是乎,一掷万金,不管贵贱,有无用处,能否看懂,一古脑买来成本大套精装系列丛书,堂而皇之在精美的书橱内“书之高阁”,不为读,就为看,客人来有了可以炫耀的话题:咱也是书香门第! ●买来自己看的也分两种: 一种是自己掏腰包买书读。钱来不易,还要生活,所以,买书精挑细拣,在书市认认真真的淘,小心翼翼的品,把内容吃透了看好了才付出银子。就怕花了眼买回来没有用处,浪费了银子心疼。在书市、书店经常看到坐在那里读书的人,(也有没有事、没有钱,读不花钱的书的)大半是想把内容了解清楚再决定买与否。 一种是花费公款或者用别人的钱买书读。又是另一种光景,不问价格,眼里看到认为好的就抱在怀里,什么二十五史、资治通鉴、大百科百书、古今中外的系列名著,反正不花自己的钱,反正有权不使过期作废,先买下来,在任上没有工夫读,退下来再慢慢研究。 当然,见过一种不花钱藏书的人。人家的老丈人是出版社的,出了新书先拿回家试看;另一个好像是新闻出版局的,也不用花钱得到很多的书。这个咱比不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近水楼台,几本破书算什么? ●在自己掏腰包买书的人中可分为两种: 一种是惜书如命。买来新书,就像小学生发了新课本,先包上书皮,在书皮上写上书名、作者、出版社等,再钤上自己的印章,深藏于密室,秘不外露。曾见过这样一个爱书人:全部用报纸包上书皮,对自己认为值得收藏的,就买两套,一套收藏,一套放在外面阅读或者外借。要是有人借书,必打借条,写明还书的日期,过期必亲自讨还。有的在书上还写明:“某某藏书,概不外借”或者“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请爱惜书,丢书赔偿”等字样。我有一套人民版的《红楼梦》,被亲戚借去将第一册丢失,现在看见那套书,心里就恨恨不已。还有一套《清宫十三朝》,还来仅剩下册,还不赖,把一本《努尔哈赤传》顶了。 一种是看了就扔掉了。谁借了就借了,不还就不还了,丢了就丢了,不当回事,好像那不是钱买的。认为不就是一本书吗?值不了几个钱,张不开口去要,嫌丢人。嘿!索取自己的书反而变得没有理了,奇哉怪也。至于那书最后少皮没毛、四分五裂还是好的,当手纸用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爱惜书的人中又分为两种: 一种是也看了(可能不止一遍),也激动了(眼泪流了不老少),过后就忘记了。书呢,收藏得好好的,保证丢不了,一摞摞的、一排排的、一橱橱的、一箱箱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规规矩矩,安安静静,无声无息,书的价值就是被收藏,书的使命从此终结。 一种是看了有所思,有所得,有感而发。不当书蠹,不浪费资源。坐拥书籍,充分利用书籍。读过就吸收,看了就消化,思索中加工,作笔记,写体会,抒发感情。或厚积薄发,或厚积厚发,有所得,有所获,不自珍,不怕羞,说出来,发出去,不为自娱,只为共享;不但自己增长才干,还善于运用读到的信息,让更多的人分享自己的情感,感受书籍的力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121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6月之四)

 2007.06.28 星期四 晴
 收段华从北京中国绿色时报社寄书两册,一册是盼望已久的《回忆孙犁先生》,刘宗武、段华、自牧编,中国文史出版社06年8月初印,41万字。一册是段华自著《响亮的名字》,自牧、段华主编的“久久文丛”之一,作家出版社1999年11月初版。从后者前勒口的介绍知道,段是河南淮阳人,因非凡的文学才华而被南开大学免试录取。
 读毕《书虫日记》。何顿在一篇文字中说,彭胡子的生活就是书!胡子是一条鱼,在书的海洋里呼吸、潜游,随手翻开一本书,他就游了进去,游到他渴望去的任何一个地方。真羡慕彭胡子有充裕的时间和储备,2005年除了编书写书,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逛书店,以买书为准,一年共逛书店一百四十多次,每次上百元,花掉四万多元。此书序中言:“好像每天晚上不写上几句,就欠了什么,就有些睡不安稳。那就写吧。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或三言两语,或啰里巴嗦。流水账有之,心情感悟亦有之。记书账是向鲁迅学的,但对所买之书却又记之不祥。日记,不像平时的文章那么讲究,轻松而又随意。总之,写着写着,就感到这写日记原来是一件很好玩的事。”关于这套文丛的装帧设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6月之三)

2007.06.22 星期五 阴雨
 上午续谈编制事,不畅,有点心烦。下午居家读报上网。在孔网下单购《中古文人生活研究》、《宋代晁氏家族及文献研究》二书。读6月13日《中华读书报》。周国平认为《做一个真正的读者》应该具备三个特征,即养成了读书的癖好、形成了自己的读书趣味、有较高的读书品位。李敖称胡茵梦为一个“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女子。本期“本周荐书”是《岩中花树》,该书所写为明中叶至清前期200余年间思想史、文化史上的几个重要人物:王阳明、张岱、张苍水、黄宗羲、全祖望、章学诚、汪辉祖等等。作者最为着力的并非人物事功的呈现和思想的解析,而是他们的日常生活。在历史的风云变换中,他们或以身殉道,或在学术中消磨终生,或经历人生失败后寄情声色......评论者认为该书作者“开创性地在历史叙事中引入了小说笔法”(韩石山),“用日常生活史与‘大历史’对话乃至对抗”(毛尖),“以充满诗意和智性的叙述方式打开了历史的黑匣子”。6月15日《文汇读书周报》载,日前,宁波市委宣传部、中华书局、同济大学人文学院等联合举办了“赵柏田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6月之二)

 2007.06.12 星期二 多云
 0611,星期一,多云。某日,向区委副书记刘子乾汇报会议准备情况,刘赠6月10日大型报告会《企业的八大“死穴”》入场券一张,面值580元;因对此兴趣不大,转赠学生丰涛。今日上班,丰赠报告人乔赢《永不言败--我挑战了麦当劳》签名本,扉页写道:“伟大的目标,产生伟大的动力,赠刘学文先生,乔赢。”此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11月初版。收从孔网知本狼文化书店所购四册书,《书之爱》(王强,群言出版社06年9月初版)、《画堂香事》(孟悦,江苏人民出版社06年9月初版)、《普通读者》(【英】伍尔芙著,刘炳善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05年1月初版,“大家小书.洋经典”系列)、《<野草>研究》(孙玉石,北京大学出版社“文学史研究丛书”之一,07年1月初版)。这四册书都是久觅未得的心意之书。晚与朋友聚后,翻《秋禾书话》。
 0612,上午收翻《书城》、《博览群书》第六期和《寻根》第三期。午休阅济南徐明祥赠书《四面集》,中国新闻出版社(香港)2003年1月1日1版1印,小32开。扉页赠言:“从来一别又经年,万里长风送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6月之一)

2007.06.01 星期五 多云
 上午开会时忽收手机短信“无羽书天堂,欢迎到南昌来淘书”,即回复“兄台尊名”,答曰“闲闲的登高对酒,正看书语第83篇,继续!”。
 今收董宁文寄来的《我的闲章》毛边本和《书乡》第三期。《书乡》开篇李怀宇之《王世襄:少年燕市称顽主,老大京华辑逸文》中有这么一段话甚有趣--当无意聊起一些朋友的趣事时,老人家妙语连珠。谈到刚出版的冯亦代黄宗英的情书《纯爱》,他说:“我总是觉得,黄宗英嫁了好几次了,没有意思了。”又问我:“你知道黄裳吧?黄宗英以前是甜姐儿,他的名字与黄宗英有关系,说是黄宗英的衣裳。钱钟书还写过一个对子,说黄裳与黄宗英的事情。”我马上接话,念出钱钟书那个著名的对子:“遍求善本痴婆子,难得佳人甜姐儿。”老人家笑了。我又提起董桥喜欢收藏文物,新作中多次提到王世襄,钦佩之情跃然纸上。老人家说:“他买的有些文物不对,不真也拿来当真的。”晚翻《闲章》和《纪事》。
 2007.06.03 星期日 晴
 这两日加班准备新农村建设工作会议。昨晚学武从老家来,与其同事一起在院中小酌,临走赠阅学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5月之二)

2007.05.12 星期六 晴有风
 自5月8日上班以来,俗务缠身,几乎天天应酬。
 8日收阿滢兄寄赠的《秋缘斋书事》毛边本,中国文史出版社07年2月1印;收湖北《崇文》今年1-2、3-4合刊两期;晚去市里与朋友聚,过日报社附近两旧书摊,挑书两册,一是《姑娘的秘密》,西戎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9月1印,硬面精装,六品,短篇小说集;一是《地主之家》,俄国谢德林著,陈原译,华北新华书店1948年5月初版,繁体竖排,草纸印刷,心想是不是语言学家、出版家陈原先生所译,故购之,待查资料,二书付费25元。在夕阳红大排档饮酒间,入华英分店购《翡冷翠的薄暮》,徐鲁著,上海书店出版社07年4月1版1印,“轻倩素朴”,少量插图,与黄裳《插图的故事》同系列,付费16元。本次购书友人支持。
 9日,收滨州高维生寄赠《午夜功课》,新世界出版社07年3月1版1印,印数1000册。收芜湖许进寄赠《书香》夏季号。晚在新华街购今年杂志三种,《十月》第三期、《读书文摘》第五期、《万象》第五期,费23元。
 10日,收读近期报纸,并《书城》第五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八十三、蒋子龙:书的征服 假若这个世界上没有书,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呢? 精神失去了阳光,思想无法传播,知识不能保存,语言失去意义,人们的生活残缺不全,生命将变得无法忍受…… 所以,书是人类一种伟大而美妙的发明。文明的征服其实也是书的征服。 书是最聪明、最可靠的老师和朋友。 有书为伴,孤独也是一种享受,深刻而丰富;闲暇将卓有成效;幽静将变得烂漫多彩;嘈杂也可以宁静和谐。移植生命,保持记忆,激发思想,传播知识,交流信息,表达灵感…… 书有说不尽的好处。正因为如此,书才有强大的征服性和侵略性。我怕搬家就是怕搬书,所谓搬家主要就是搬书。每次搬家在家人和帮忙者的一再怂恿下都不得不扔掉一些书。逢年过节,把屋子收拾利索,长了能维持几个月,短了不消几天,屋子里又乱了,主要是书在捣乱,到处是书堆。外出总禁不住要逛书店,逛书店就不可能不买书。新书、准备要看的书、看了一半的书、写作正用得着的书、有保存价值的书,占据了我房子里的绝大部分空间;而且还不断扩展,每时每刻都在蚕食供我存身的那块空间。这不是侵略是什么?我舒舒服服、自得其乐地接受这种侵略和征服。 书不仅征服时间和空间,更征服人的大脑。但是,倘若一个人只是被书征服,而没有征服书,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书虫子。正如培根所说,把自己的大脑当成草地,任别人的思想如马蹄一般践踏。那样的话,再好的书也将失去其魅力和价值。会读书的人都懂得征服书。 学生们有这样的体会:一册很厚的新书,会愈读愈薄,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就剩下那么几道题了。这叫吃透了,掌握了,征服了知识。 读其它的书也一样。即便先被书征服,最后还是要反过来把它征服。书能够给人提供多种选择:生命的选择,思想的选择,生活的选择。书里有各种各样的人生,使我们生活在自己选择的时代里。在自己的生命之外,还可以再补充别的自己所需要的人生,可以拥有多种人生经历。每看一本书就是进人那个作家的头脑之中,了解他的思想、感情、经验和智慧。 读书需要选择。如果不善选择,一生什么事都不干,光读别人的书也读不完,那又有什么意义呢?读——失去了意义,书一一也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我的办法是,翻遍所有能接触到的书,因为不亲自翻一翻就不知好坏,难以取舍;然后把那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书扔掉——这种价值的评定是没有什么统一的唯一的标准的。可根据自己的需要视具体情况而定。一本书就像一根绳子,只有当它跟系着或捆着的东西发生关系时,它才有意义。同是一本书对有的人毫无价值,对另外一个人说不定就有点用处。 读书的功夫要下在需要认真阅读、仔细品味的一类书上。这类书能满足你的精神需要,激发你的才智,帮助你完善自己。你要征服的也是这样的书。多好的书也不是供香客朝拜的侍奉物。 有一些是供你消遣、娱乐的书,可在沉闷无聊的旅途上,在紧张疲劳之后,在工作之余,以及在睡不着觉的时候去读,而不必用正规的时间,我现在才真正感到时间宝贵,浪费不起。好像一天不再有24小时,只剩下20小时或18小时,其余的时间被电视和其它一些不用动脑子的活动占去了。我的窗台上和写字台周围书刊堆得过高了,就反省自己是不是读书的时间减少了。于是拼上几个晚上,把功课补齐。 当然,还有一部大书,每个人都需要终生不懈地精读、粗读、苦读、喜读,它就是社会这部活书。读它不能代替读印刷的书;同样,读印刷的书也不能代替读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19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关于陈原译《地主之家》的两则书事日记

一、5月8日收阿滢兄寄赠的《秋缘斋书事》毛边本,中国文史出版社07年2月1印;收湖北《崇文》今年1-2、3-4合刊两期;晚去市里与朋友聚,过日报社附近两旧书摊,挑书两册,一是《姑娘的秘密》,西戎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9月1印,硬面精装,六品,短篇小说集;一是《地主之家》,俄国谢德林著,陈原译,华北新华书店1948年5月初版,繁体竖排,草纸印刷,心想是不是语言学家、出版家陈原先生所译,故购之,待查资料,二书付费25元。 二、5月13日下午在网上查阅《地主之家》的相关资料。确信此书是陈原先生翻译本,而且在北京出版社的《陈原书话》中有《<地主之家>中译本初版序》一文,遂翻阅舍存陈原著书四种(三联版的《书林漫步》两种、《人和书》、文汇版的《不是回忆录的回忆录》)均未见此文。有人在网上拍卖的《地主之家》是1949年3月新中国书局初版的精装本,起拍价55元,无人应价。还有一种是《地主之家》修订本《戈罗维略夫老爷们》,繁体竖排,石刻插图本,三联书店1951年初版上、下册,现售价70元。未遇舍存1948年华北新华书店本,猜测这应该说是《地主之家》的最早版本,因为本书译序最末一节是这样写的: “这本书,是去年在一个偏僻的寂寞的地方开始翻译的,不幸敌人的炸弹,竟烧去了我的一切,连同好些原稿。今年春天,由于一个出版家的极力怂恿,好容易借来了英译本,把它重新弄了出来,翻译中虽得原文节本,但又因节得太短,无法对照,也就等于专门靠的英译。日以继夜的赶了出来,谁知时迁境变,这个出版家大约是以为出世界名著,不如《水浒》、《红楼梦》之类来得赚钱,竟把他的约言,忘得一干二净了。于是译稿就静静的躺在那里,我也并不心急,因为我已着手另一本书的译作,但偶尔也记起:犹独式加这个典型的创造,是值得介绍给这个古国的读者的。如今居然有人肯把它印出,我如释重负,就写了以上的几千字,作为介绍,战争中屡遭变故,材料失的失、炸的炸,详尽的介绍,就只能等将来了。 临末,感谢一个朋友:在我心情恶劣的时候,他用了那样的热情激励了我,对于这本书的出版,他又做了个媒婆的工作。译者记,一九四三年中秋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10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5月之“五.一假期”)

2007.05.01 星期二 晴
 月朗星稀,小院静谧。微风不时拂动帘布,几个不知名的小虫时而在台灯周围飞来飞去。
 上午母亲来,带孩子们闲逛市新华书店购书中心,费68元购书二册,一是范用先生的《叶雨书衣自选集》,北京三联出版社07年2月初版;一是海潮出版社(北京)06年1月初版的“古代文明探索之旅”之《金字塔的叹息--正说古代埃及文明》,白献竞等著,依夏看的。在金狮鳞大人、小孩13人餐后,拐至华英书店费74元购书五册,依夏想看的两册,郭敬明新著《悲伤逆流成河》和郭主编的《最小说》07年5月第七辑。另外三册是《旧痕新影说文人》(陈学勇著,中华书局07年2月新版,关乎民国文人文事的读书随笔集)、《疏林陈叶》(李福眠著,山东画报社“书虫”系列之一,07年5月新版)和《素描》(陈子善著,山东画报社07年5月新版,对中国文坛学界前辈和同时代人的怀念和绘描;1931年,书刊装帧设计名家钱君匋曾出版散文集《素描》)。晚隅院内翻毕《叶雨书衣》,续读《蜜蜂的午后》。不寐,浏览《素描》等书。 2007.05.02 星期三 晴
 柯柯与母亲住学武处,依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澶修远居书事(2007年四月)

 2007.04.01 星期日 多云
 开会前的某晚,细读《星星、月亮、太阳》书中胡适与韦莲司情事毕,随便翻了翻后面的几个章节。由于胡适爱惜自己的羽毛,时时记挂着历史会如何对他作评价,因此从不轻易在书信、日记上留下任何感情上的鸿爪。想了解胡适的情感世界,我们所必须倚赖的,不是他自己留下来的文字而是那些环绕着他这个“太阳”的星星与月亮,是她们给他这个“太阳”的信中所流露出来的爱、恋、嗔、痴。江冬秀的信在显示出她对胡适的爱、宽容,以及她的憨直的果断。韦莲司的信,数量很大,字数也最多。她早年的信件充分地展现她解感敏锐、特立独行的个性;在她与胡适成为恋人的阶段,洋溢着她对胡适的景仰、激情、相思与哀怨;在他们成为忘年之交以后,则处处透露出她对胡适嘘寒问题暖的体贴与关怀。曹诚英所留下来的信件虽然不多,但她信中挥洒着她敢爱、敢恨的刚烈之情。即使是那几颗留下信件更少的星星,她们各有其爱变甚至挪揄胡适的精言与妙语。尽管从男性中心的角度来看,这些星星和月亮仿佛只是围绕着胡适这个太阳的配角;尽管在某些精彩的片段里,他除了是主角以外,还想兼当编剧、导演和观众,但是,那些敢于付出、勇于示爱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八十、钱海燕:“读书之趣恰如男女之事--其中意境多不易向外人道也,而且,大半发生在床上。” 余 华:“没有一个作者的写作历史可以长过阅读的历史,就像是没有一种经历能够长过人生一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5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最近看到的书之话语

七十九、龚明德是如此护书的 3月26日《藏书报》之《“六根清净”的读书人--访龚明德》文中说龚明德是如此护书的--“我的管理与维护,其方法很简单,就是多读多翻看。吃纸质报刊的虫子,是很有君子风度的,凡是你经常翻看的,它绝不动嘴。我住进这所房子二十多年了,还没发现有一本书被虫子吃了洞的。当然,在封闭的书柜里,要放上防虫的药片,放一些整片的旱烟叶也可以,但是,经常整理经常翻看,是确保存书不被虫咬的好办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4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31页/4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7 28 29 30 3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文锦书屋

2019-11-27

小奋青滤pe

2019-11-23

清清淡淡ABC

2019-11-23

普鲁士蓝

2019-11-19

理洵

2019-11-19

wanih

2019-11-11

塑料胶袋

2019-11-09

海边明月3

2019-11-05

里予君

2019-10-11

露台风月

2019-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