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栽梧桐树

你不知道我,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034
  • 开博时间:2015-10-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好诗欣赏:敕勒川诗《飞翔》

飞  翔

敕勒川

 

一只鸟飞着,向着

无边无际的天空

 

一只鸟,用“飞”

将天空

一翅膀一翅膀地

收回

 

评:短诗短,但难写。这首诗出彩的地方在后一节:“一只鸟,用“飞”/将天空/一翅膀一翅膀地/收回”,"一翅膀一翅膀地"用的妙,“收回”比拟手法出人意料,翻新“飞”的含义。韵味无穷。

分类:刘彧玮评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诗欣赏:吴昕孺诗歌《火车上》

从海宁上车,车厢里

没几个人,且都默不作声

安静有如可口的食物

被时间慢慢咀嚼

 

有人买了盒饭

整个车厢,在听他独自

抑扬顿挫地享用

 

忽然,坐在窗口

那个穿红衣服的胖姑娘

扔下手机,掩面而泣

 

“哐啷”,火车启动

一切归于岑寂,只有车轮滚滚

我们同时在听,又仿佛是我们

同时发出的一种声音

 

诗评:吴昕孺此次应邀出席“徐志摩诗歌节”,他沿路写下了一些诗歌,用诗歌记忆此行的心得,读了甚为惬意,让人击节。我读过他的《在王国维故居前邂逅一只不知名的鸟》《谒徐志摩墓》两首,很美,这两首诗歌收入纪念徐志摩诗集。但这首《火车上》的写法与那两首诗不同。这首《火车上》诗共四节。第一节写车厢里没几个人“且都默不作声”,渲染了气氛,为下面的抒写奠定了感情基调。这是小说的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澳湾高楼林立

◎青澳湾高楼林立

 

让旧时光诞生诗意吧

高楼长出翅膀,凌云而上

一座现代都市的梦想出尘而去

 

而落在它阴影里的,

可否放置一片滩涂,

旧时光之上可否显现诗意的蓝天

 

夕阳倾洒的海面,色彩紧贴画面

桅樯如针,人类的针灸可否

让大海

获得舒畅,脱去苦涩的味道

在身后拉一路粼粼的波光

 

2015/12/2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宣言

◎宣言

肉体可以腐烂

大地可以沦陷

海水可以枯竭

但精神不朽

 

在你交出天空时

我将举起森林般的手

赞同你——

与你的旗子同行

 

请逃避现实的人

站在一边去

让灵魂在虔诚的祷告声中

找回自己

 

处理集权、文明、现代病

与那些长袖善舞的人决裂

不做意识形态的傀儡

让轻盈的飞翔背负闪电和乌云

2015/12/1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在去冬天的路上

晨曦初露,我看到地润,天静,风轻,

遍地葳蕤,雨水带着大地的光亮

走在植物的经脉里

 

走在去冬天的路上

但我确信是在寻找春天

 

我的单纯如油茶——白花素洁

我的清高如蒜苔——释放芬芳

那些清寒里的大白菜、小白菜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诗欣赏:吴昕孺诗《四十八匹白马》

城门开启,四十八匹

入城的白马,变成一个王子

 

王子在四十八个隘口走失

又出现在四十八个拐角

 

最后一个拐角穿着雨衣

原野上响起雨水稀疏的枪声

 

夕阳的绸缎,染红残损的城堞

四十八匹白马在跳着长绳

 

它们奋蹄扬鬃,以为到了远方

不料远方始终像个懒惰的邮差

 

他将所有信件扔进水里,然后

想象每一封信都到达了目的地

 

那每封信都像四十八匹白马

像一个临流自照的虚幻王子——

 

借着水面清瘦而凛冽的反光

循一根枯黄草茎,找到自己的王国

 

四十八匹白马涌到了城门口

兵荒马乱中,春天的水袖飘飘

分类:刘彧玮评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降临

◎降临  

大自然悉悉索索的声音

被风揉成一团

扔给谁呢?四周空空荡荡

旷野还没有流行绿色的垃圾桶

 

一脸皱纹的大自然

让我措手不及

 

那就扔给道旁的林荫吧,

那就扔给花园的粉脸吧,

那就让心来修复头顶上的蓝天

看它们涂抹胭脂,

或随湖水的清涟——载歌而远——

 

林荫道、花园、湖水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翻不过去的身影(三首)

◎降临  

大自然悉悉索索的声音,

被风揉成一团,

扔给谁呢?四周空空荡荡

旷野还没有流行绿色的垃圾桶

 

那就扔给道旁的林荫吧,

那就扔给花园的粉脸吧,

那就让心来修复头顶上的蓝天

看它们涂抹些胭脂,

或随湖水的清涟——载歌而远——

 

林荫道、花园、湖水

那些曾生长春天和故事的地方,

只要记忆不灭,脚印还没有消失,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步行

◎步行

老婆,没有车我们就步行吧

从单位到我们家十里路

步行的话

我们会获得更多的奖励

 

你看——

山竖的是大拇指

树木摇来云的旌旗

石拱桥弯起彩虹的脊背

鸡鸣狗吠扬起村庄的笑脸

 

还有那——清澈的河流

从美景里摸出一张奖票

绕过山的大拇指,飘来

 

啊!我们中了健康的头奖!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瓢清水

我在一瓢清水里捉住闪电的尾巴

哈!我捉住了闪电

我是那水上的君王,清水里起伏的山峦

掸一掸手指,就能将闪电抚摸成波纹的形状

粼粼的波光中,深蓝的天空里

我看到自己的面目,被光芒

分解成羽毛和落叶

我听到心灵的呼声高过云彩

“它在承受风雨的井台边,高绾衣袖”

 

用我爱过的宁静,爱一瓢清水

然后端起一碗冲动的潮汐

是的!一饮而尽,喝下它们

吃掉闪电的弯曲

让思想动起来,从心里荡漾开去……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呻吟

呻吟声有些暗淡

我开始没有习惯

朝角落看过去

只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

我得原谅自己的眼睛

因为它也是这屋子

不能亮起来的原因

 

蜷曲乡村,已经足够静了

如果再待下去,黑暗就会隆起

像伤包要想消炎,等它化脓

就应该在屋子点一盏灯

把暗消灭,把心拧亮

血液自然就会燃烧,温暖那些

杂七杂八的脚步声

 

看来闹不出风吹草动

幢幢的鬼影都跑远了

一直悬着的心从屋梁放下来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没有这些落叶、红果和羽毛

如果没有这些落叶、红果和羽毛

我们能认清秋后的果林吗

在一棵树就要转过春天的脊背时

那些青春的叶片,还留在记忆的长空吗

那些沙哑的鸟鸣啄破晨雾,如今还在林间环绕吗

看着阳光落在枝间的羽毛,我就想

我一直都在等待,渴望弹奏一曲

把一棵树想象成风雨中的人

“它能承受风雨,一定有凄苦的往事”

 

如果没有这些落叶、红果和羽毛

寂寥的山风一定非常苍白,你看那些

山风在枝头上传递的消息,永远都

与自己无关。不像这些落叶

生和死,都围绕着一个主题在咏唱

落叶唱着哀歌离去,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棵树可以筑自己的城

◎一棵树可以筑自己的城

一棵树可以筑自己的城

可以有枝叶辽阔的苍凉

也可以有绿烟藤萝的凄迷

伸展开东南西北四大街衢

让枝叶花果的子民繁衍

东市、南市、西市、北市

繁花盛开的春天和那城垛上的嫩叶

犹如和平的岁月,值得高天云彩的赞美

 

虽然我已远离山水的怀抱

但对一棵树的仰望,始终

在我的梦想里伫立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山的深处相遇

而且又是梦中的那一棵——枝叶繁茂的树

那么,花开叶落,风舞雪飘的季节

就是我寻找的童话和梦幻,为它

我的思想不断爆发战争,我的风度就是

那古老传说中骑士的风度

穿行于山谷和原野,或

坚守粉红色的城楼,发动又一次征战

四周的眺望台坍塌又重修

2015/12/7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我遇上一场风雨的洗礼

我曾经深陷于某种事物

在冥想中消瘦、歪斜

被事物的繁密、多姿多彩的线条锯出内伤

伤到什么地方了,我已记不清

但那事物的棱角、光泽、粗糙

让我遇上一场风雨的洗礼

至今,我还在事物的雨声里泥泞

在事物的风声里打饱嗝

我爱那事物风光如画的一面

也爱那事物狰狞恐惧的一面

我在爱与惧中获得枝叶的生长

与那些花开的声音,神交晤面

“任何美都有凋零的一天”,我自言自语

而又自诩获得古老神灵的启示

在陡峭的山崖上看日升日落

在长不大的山里,与时间同在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根不死

一棵大树被人砍走了 

 

根没有走 

 

泥土里 

 

它从未出过远门的脚

 

一圈一圈 

 

数着过往的岁月

 

  

 

第二年春天 

 

我看见大树的根 

 

从梦幻里走回来 

 

抽芽  长出新的枝叶 

 

以及新鲜的阳光和风 

 

拒绝腐朽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