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栽梧桐树

你不知道我,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036
  • 开博时间:2015-10-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好诗欣赏:刘年的《我的吉他》

我的吉它

刘年

 

吉它和女人一样,轻轻一拨,就会呻吟

她们都有满月一样的臀

想起在昆明的城郊,那时,吉它还没有送人

单车斜倒在土埂上

和弦一串一串地落,芫荽花一丘一丘地白

我把女人搂过来,左手轻轻地按,右手轻轻地拨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用诗情的脚步丈量乡土

用诗情的脚步丈量乡土

——读《纸上的灯光》有感

陈源

摩挲诗集《纸上的灯光》,我心飞翔,如一棵蒲公英在淡蓝的天空下放飞自己的梦想。读《纸上的灯光》就是和诗人一起行走乡村,用诗情的脚步丈量乡土。

刘艾居这本《纸上的灯光》新诗集,封面封底的设计颇有寓意。这些“被心一再擦拭/一尘不染”的汉字如星星一般,在我仔细端详的目光里闪烁;这些如星星一般在细小的花朵上一再闪烁的汉字,引领我沿着一条“把光叠过来”“把影叠过去”的“土路”向诗人的乡土走去;这些如星斗灿然在夜空的黑色汉字是“纸上的灯光/风吹不灭”。

分类:评刘彧玮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诗欣赏:姚风的《车过中原》

《车过中原》

作者:姚风

 

火车在穿越大地

成熟的玉米收容了阳光

 

岁月漫漫

他们作为种子

无数次地躺下

又作为粮食

无数次地爬起来

他们像我一样微笑着

满嘴的黄牙

没有一颗是金的

 

评:正是这句“满嘴的黄牙,没有一颗是金的,”把对农业祖国的感情,把那种复杂而又开阔的“属于中国人的”的某些东西一下子打开了,而这种发现是那么清楚而又含糊,诗自己因此获得了敞开。弗洛伊德曾说,沉默中,宽广无边的潜意识,一旦被现实击中即可醒来,成为永固的意识。在对诗歌的阅读中,我们只能在具备相当的感悟能力、情感和思想的气质的前提下才会被击中,才会兴奋。是的,“黄牙”,就是黄牙,黄牙在特定情况下成为了天才的发现。我们的大地已然久经磨难,但是现实的苦难和难以完全表述的悲哀依旧像中原大地上的苞谷一样,年年一样,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黄牙与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谢一天有你相伴

感谢一天有你相伴

远文兄在小城故事酒楼做东,嫂夫人也来了。邀我和陈源,还邀了三位美女:姚春莉、钱如锦、向老师。我和陈源喝了点酒,饭后大家又一起到远文兄嫂夫人的罗麦工作室喝茶聊天朗诵诗歌。远文兄拿出他的上好茶具,玉石茶杯精致,泡上上好铁观音,醒酒!

喝罢茶就开始朗诵诗歌,我推陈源朗诵诗,他朗诵了周万水的《云上的乡村》,很磁性的!远文兄朗诵了《响声》诗刊上自己的诗歌《眺望》,好极了胜过他的铁观音!姚春莉朗诵了《响声》诗刊上远文兄的《村庄的夜晚》,喝高了,从大家举手机不停录音就知道特棒!在这种场合不露一手真枉喝酒了,借着远文兄家的茅台劲,我朗诵我发在《响声》上的一首《借母溪的树叶子》,视频上只看到我在摇头又晃脑袋,自己陶醉在借母溪的山林里,心里却想着戴小雨的《狃花女》!

朗诵一波一波在进行,高潮在一波一波迭起。我知道他们把视频发到愚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诗欣赏:《深夜,听见一列火车经过……》

深夜,听见一列火车经过……

代微

  

  深夜

  听见一列火车

  由远而至

  

  一节黑夜的抽屉被拉出来

  它关上的时候

  就像多年后我回头看了你一眼

  

  

胡弦评《深夜,听见一列火车经过......》

 

  这首诗写的是我多年后回头看了你一眼的“后果”:一眼是无声的,心灵的震动却是轰隆隆的巨响,给这巨响找一个意象,就是奔驰的火车。诗中有两个意象,一是火车,一是抽屉,主意象是火车,抽屉其实也是火车:是从火车寻找的看一个次生意象。这个设计极为精彩,它使火车这个意象得以延续,又具备了火车所没有的功能,因第一节写火车由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购买《纸上的灯光》签名本

购买《纸上的灯光》签名本

刘艾居新诗集《纸上的灯光》2015年2月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定价32.00元。购买另加快递费8元,共40元。该书由著名作家、诗人吴昕孺作序。预购加微信:liuyuwei-2015 发红包留地址手机就行,快递上门。或转账中国建设银行:6217002920103039724或中国邮政储蓄:6217995670004440906&nb

分类:博主简介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溪河

◎溪河

满溪的夕阳

有几条鱼尾纹游上了岸

风把它们捉到草丛里玩

 

我看到星期四歇息的石拱桥

像一个人的孤独,静在那里

几棵矮小的灌木探头探脑

但是没发出声音,也没拢身

 

向那沉默的山崖鞠躬

弯弯的溪河

一弓身,没入山里

云从那山峦飘出

 

拜倒在山的脚下

我不能隐藏对山色的艳羡

我要把欠下的约会

从溪河里捞起,挂于桨

还给扁舟——

那个渡我经年的河湾

2015/12/9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1

昨天到邮局给恩师刘序国和高劲松同学寄书,公交车上读到朱安民酒席间写的几句诗觉得清新,又看到陈源兄在我说说里的留言:见钱拿书,一分钟10本签名本《纸上的灯光》卖完。甚慰我心,就给安民打电话说我到邮局寄书,安民说我已点了几个菜过来喝杯酒,正值中午我也不推脱去了,第一次见到安民的贤内助。从安民那里喜闻陈源入中华诗词学会。刚喝了安民的酒,陈源兄的电话通了,问我在哪里,我说和安民在荷花路喝酒,叫我等他一会儿就到。陈源兄到,将我们引到楼上雅间,接着吃陈源兄的狗肉火锅羊肉火锅喝红牛。陈源兄通过公招力压群雄从金山调进一中高中部,现任高一班主任。我的书摆在书店半年才卖出去三本,他一句话,一分钟卖10本签名本,魅力啊!感动不已。事后突然想起给董明山带有一本签名本,拨通老董问他在干什么说给他带了本书,我站在荷花池小学对面等他来拿书,老董是我共事多年的好朋友。

分类:刘彧玮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路上

 

我走在路上,走在风雨里

为了一个不确切的目标

 

我从朝阳初露的山脚开始,绕山涉水,

磕趾浸手,直到血染的的黄昏。

 

我不停地搬运石头,风餐露宿,

在星空里修葺茅屋和理想。

 

我曾在星斗下流着思乡的泪,

我曾在湍急的水中把航向迷失。

 

当我闯过无数的障碍,差点卷入暗流

但我自信,能闯过寒冰和烈火。

 

我自信,当阳光还在雾霾里挣扎

我已找到了太阳,并照亮自己。

2015/12/3-7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泰山下说诗

泰山下说诗

  

                  马启代

  

  泰山是不说话的,它本身就是一部大诗。在泰山面前,无论什么人,越是与泰山精神相近的人,一开口都会感到自己的浅薄。所以,我在与朋友的一次访谈中说:“我实在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与‘多重泰山’的丰富感情”。我生在水浒故里,天性里有八百里梁山泊的浩渺和激荡,是泰山让我知道什么是厚重、怎样叫深邃。它是我人生和诗歌的根部,从1986年始,我就把自己深深地埋在了泰山上。

  1988年,我与朋友合出的第一本诗集《太阳泪》成为泰安新文学史上的第一部新诗,到外地工作多年,也从未断绝过与泰山文友的联系,哪怕是我基本搁笔的十几年;2008年,我归来后的第一组诗作《新汉诗十九首》被《泰山》杂志作为重头栏目

分类:他山之石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袁劲松好友的《缘份》

 

《缘份》

◇劲松

缘份是修来的,正如遇见的福气。当生活的浪花撞击着海边的岩石时,没有被时光淘汰的东西就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与艾居相识是在十五年前(2000年)世纪之交的一天。那一天,天空格外晴朗,县文联召开十年全县文学艺术重点作者表彰会议,刘艾居以《泥土的雕塑》获得二等奖。会上,第一印象是他眼镜片后的睿智和笑容,是那样的清澈纯净,虽然他面容黧黑,但从不矫饰自己,乡土乡音里的谦恭让人读到很多温暖。那晚,我们被会务组安排住在天宁旅社。那晚我们聊的最多的还是故乡的风情,一直到凌晨三点钟,才昏昏地进入自由的梦乡。

再次相聚,是次年的秋季,我刚好在县文化馆办事。艾居来了,怀中还揣着《仰望与咏唱》新诗集。再次会面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宣传部、文化局和文化馆的领导、作家、诗人都来了,大家聚拢在一起。那夜,艾居好像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北溶乡的前辈邓万伦与馆长刘武华妙语连珠,频频举杯,但艾居朗诵了他的诗歌《心也是一棵树》,让文学的光华在觥筹交错中得以升华。这是我难得的机遇,我暗自庆幸,能以一个基层文化工作者的身

分类:评刘彧玮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诗欣赏:《幸福》

幸福

 

作者/朱仁凤

 

风轻轻一吹

树梢上一枚熟透的枣子落下来

叭地一声掉在地上裂开甜润的肉

我看见的是

幸福突然落在几只蚂蚁身边

它们围着甜枣忙活起来

两只麻雀在树枝间蹦来蹦去找虫子

它们大概是去年相识的那两只

此刻就站在两根树丫上彼此相望

风让树枝荡来荡去

幸福就在它们之间荡来荡去

 

评:枣子,蚂蚁,麻雀,寻常的事物中蕴含的诗意。发现和机智,让幸福有所着落。

 

 

分类:刘彧玮评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农具

耕、耙、耖,从泥土中复活

你说——谁能做土地的指南针

从宋代的那头伸过来

将泥土最肥沃的地方

指正——

在荒草年年生长的词里

水调歌头一圈圈扩散开去

泥浆映出天象和鹧鸪

 

你听——指针上早已消失的钟声

重又如丝如缕结网

一圈圈年轮,咿呀有声

长出筒车和炊烟

2015/12/5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窗

是几缕旧唐宋韵

在窗前掠过

还是展颜回顾的风

在叶间出现

 

惹动云彩

谁来坐镇蓝天

不让风的纷争和雨的扰攘

乱了南窗的视线

 

“快给我毛刷,我要用它做指南针”

在清风朗月里追问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景

我没有拍到风景

却跑到河边拍到了风

拍到了风逃跑时

脱下的鳞片

一河赤裸裸的惊醒

分类:刘彧玮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1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