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离天涯名博

看到的,从来只是背影。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22774
  • 开博时间:2004-10-08
  • 博客排名:第3787位
最近访客

崛的后后v

2018-01-20

若芊我芊n

2018-01-19

冰释234白

2018-01-18

镜花花

2018-01-06

小奋青滤pe

2017-12-25

珎麗

2017-12-24

清清淡淡ABC

2017-12-21

tuichuangk..

2017-12-21

刘晏宾

2017-12-20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落叶

林若离2017-11-07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牧云德

你信星命吗?

我不信。

我的父王也不信。

 

他原本应该坐在皇位上。

当了那么多年的端朝太子,忽然就被废了。

星命说,当了太子,皇位也注定不是他的。

他说,哪里有星命,都是人命——人的手,覆雨翻云——

那么,他就要用人的手,再把命翻回来。

曾经酒色狂躁的他,依然酒色狂躁着。宽袍大袖下的手掌,拈来拈去

分类:璃眼看戏 | 评论:1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卦

    最近没怎么读书。

    早晨走路。晚上画画。

    本来老师安排我临摹《朝元仙杖图》,听见我说,“每天画一个妖怪”,而且逃了两周的课,大概怕我弃学了,还专门从印刷厂找了特制的各种题材宣纸画稿给我。

    我已经从线条的打击中坚韧起来——新的一年,不求进步——放弃了目标之后,轻松多了。我看着自己11月的马,已经可以画出浑圆的臀部和清晰不乱的马尾巴,但是半个月不画,接下来连短短的衣褶都抖得一塌糊涂。

    我开始一边画一边八卦,比如,韩熙载是个什么样儿的老头儿?从前的从前的时代,生活貌似特别悠闲。

    我画他戴高高的帽子,盘腿坐在椅子上,还脱了鞋,拿个方蒲扇(好朴素的扇子,就是最简单的样式,看得到植物的纹理)自己摇。慈眉善目的样子。

 &nbs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冬天没有霾。

    所以格外的冷。

    天空很蓝。每天清晨走路,手指冻得微僵,再伴随步伐一点点“热”起来。

 

    失去了对“大事”评论的力气。反正,总是会被删除掉。

    每一个具体的人,像天空中飞过的鸟。最终,并无痕迹。

 

    低头,过琐碎的小生活。

    在对“油腻的中年男人”的讨伐之后,又出来“中年少女”的概念。“喜欢粉色。脱发。爱逛淘宝。开始养生。想和小鲜肉谈恋爱”。对镜自照,大约只逃过了“喜欢粉色”。

    然而又怎样?

    当意识到身体的退化和时间的流逝,保持天真的幻想,和奔腾的内心,是最后的抵抗吧?纵然被嘲笑,又怎样?

    我身边的“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6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河

    假期开车去看黄河。

    兜兜转转,在黄金周汹涌的人流里,看过直隶总督署、冉庄地道、赵洲桥、赵王城和尧庙。

    到吉县的那晚一路堵车。还有半个小时结束那一天的时候,才在酒店安顿好。

    那天是我的生日。恰逢中秋。

    疲倦。低气压。情绪恶劣。

    执意走去酒店外的黄河大桥。想要一条奔腾的河,治愈自己在三字头最后一个生日的莫名情绪。

 

    路过黄河,有很多次。

    多年前在兰州,还坐过羊皮筏子横渡黄河,记忆里,厚重而翻滚的水。

    一只白色的小狗在酒店外垃圾箱边上,大概在找吃的。我拿着手机想拍它,它绕着垃圾箱一路躲闪,不见了。空荡荡的小广场,它消失得如同一个梦。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分类:行走 | 评论:4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描摹

    从来没喜欢过工笔画。可是,学画,竟然是从这里开始的。

    一笔一画,如何拿捏轻重,如何让手腕不颤抖,如何一遍遍拓着那些舒展团绕的线条,如何——

    描过很多稿《夜合欢》《海棠蛱蝶》和李迪的《红芙蓉》之后,忽然觉得,也许,宋画的温婉,其实是适合我的。

   

    就像,书法喜欢看行草,自己的一生,却不过是隶书吧?

   

    鸡飞狗跳的九月。有时忍不住轻轻吐出一口气,在心里说“累死了”。依然要咬着牙。

    比“累”更心力交瘁的,是看到的那些“黑”。

    人性在每一个山雨欲来的时刻,纷纷剥落了华衣——再在每一个看似回暖的春天,在各自脸上镶嵌心照不宣的笑颜。

 

    倦极。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3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短裤的夏天

    一个人去看《冈仁波齐》。

    张扬竟然如此朴素。

    没有宗教。没有鸡汤。没有励志。甚至,没有哀伤。

    只描摹。不评判。

    拍得如此克制。

    普通人聚在一起,走了一段朝圣的路。有人出生。有人死去。

    没有强调风光或艰险。平淡,接地气,有家常的质感。

    在拉萨停留了一段日子。要分别的时候,十八岁的青年问洗头店的女老板,“我们要去冈仁波齐,一起吗?”她说,“不了,没人看店。”他坐在椅子上,手脚轻微地晃动,空气里有刹那微妙的停顿,但终究,什么都没发生,连一个告别的拥抱都没有。连一个哀伤的眼神都没有。那一点点青春懵懂的遗憾,就只是在那个停顿的刹那,颤抖了一下。

    像生活本身。

    他们在路上磕长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4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快一个月了,被严重的耳鸣困扰。

    从前不过是一阵阵的蝉鸣,倏忽来去。最近变成了整日整夜的嘶鸣,好象耳边有马达在不停地运作。听力本身的问题再次放大,我听不清楚的那些波段,越来越不清楚,而噪音的波段,却突然敏锐至极。隔了两堵墙的马路上的汽车,中央空调的共振,电梯运行时缆索的撕拉,车子开动时的胎噪,鱼缸氧气泵的声音,电扇转动的声音——耳边永远是“满”的。

    越焦虑越沉溺。恶性循环。

    大把的吃药。

    苦不堪言。

   

    却想起我不喜欢的青山真治,《神啊神,你为何离弃我》,后现代的文艺青年范儿,特别造作,特别作,我连影评都懒得写。

    当时只是想,“啊,浪费了浅野那一头长发!”

 

    2006年的影片。讲述日本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尘中的彭浩翔

    “春娇”的第三部上映,没来得及去看就下线了。

    复习了两部老片。

    我喜欢彭浩翔的烟火气。可是不喜欢他有时候抖机灵的小算计。

   

    《出埃及记》。2007。

      我喜欢这个名字。虽然跟埃及毫无关系,只不过用来凹个文艺范儿的片名吧,不过我吃这一套啊。

      圣经里的《出埃及记》,关于摩西带领族人如何逃离拉美西斯“坏”的统治,如何建立对上帝坚定的“信仰”。

      彭浩翔关注的,却不是“信仰”的建立,而是“信仰”的丢弃吧?

      

      老了的任达华,演人到中年不得

分类:璃眼看戏 | 评论:2 | 浏览:10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雨摧折,好过枯萎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之后,有点被单立文圈粉。

    重看了1990年的《赌侠》。王晶鸡贼地把上一年爆款的《赌神》和《赌圣》拼了个拼盘出来,耍帅的刘德华和耍贱的周星驰,故事虽烂,笑笑闹闹吃着爆米花也就快乐的看完了。重看,专门盯着单立文的反派大BOSS“侯塞因”,阴狠,能放能收,无耻中还带一点傲气——我以前怎么对他毫无印象?看单立文对战前帮刘德华整理衣领,那个气场简直帅爆了。结尾时,刘德华和周星驰一起飞脚踹他的脸,那么俊美的一张脸,简直心疼——

    长得帅,演技也好,可是,除了在古装风月片里演西门庆才能当主角,更多时候,只能在绿叶里沉默下去,像N多港片里的熟面孔。

    在沉默中老去,是大多数人的人生吧。

    那些舞台中央的灯,只追逐最耀眼的少数人。我们看着那些灯光下的美丽幻影,羡慕、狂热、津津乐道或感动流泪。然后,这样喧哗着或沉默着的我们,和那些在舞台上却不曾被灯光照耀的人群一起,悄无声息地老去。

分类:璃眼看戏 | 评论:4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这软肋

    有天随手翻出本李碧华。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当年沉溺她。能找到的都读了。这并不是印象深刻的一本。

    我已经不记得当年最喜欢哪一部了。只记得《生死桥》令我全身发冷——对“人”的洞察和描摹,所有幽微的人心和变化,写到极致——亦如读朱天文《世纪末的华丽》,把少女的“爱”写到极致,如刘恒《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把热气蒸腾的生活写到极致——那种被“震动”,简直带着“绝望”。

    而当时,这一本,只是在沉溺的情绪里匆匆读过。只在恍惚中,记得单玉莲和武龙,少年恋慕,在时世流转后终成孽缘。

    随手重读,竟然“看见”SIMON。

    西门庆的转生。从前,只记得他是一个轻浮浪子的符号,衬在单玉莲和武龙的爱情背景里,是欲望和放纵的背景墙。

    另外,就是他对山口小夜子的痴念。待到他

分类:璃眼看戏 | 评论:2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1页/50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