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连翘

你看那个固执又不执着、犹豫决不果断、灵魂始终无法皈依、萎缩着在暗地里偷窥你的老男人。原谅这个世界的无序、芜杂、无聊和淫荡,原谅他吧!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87783
  • 开博时间:2004-10-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2-0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枚写手的回归:给自己的第三十五个生日

  

癸巳年,正月廿九,庐州,后半夜有风,惊醒了阳台上的一水金鱼。

 

“三十六,是难关,吃白鸡,穿白衫”,这大抵是老家流行的风俗,不过今天白鸡和白衫都没有,只有手边的一支白色卷烟,和眼前的一屏空白文档。

 

人生总是诸多转折,所有的选择都没有重来和修复的机会。从19982008的十年间,我每年都会为自己写些文字,用以纪念这漂浪的十年,那些年月总是那样真实和丰富,可以追忆,亦可祭奠。

 

十五年前的这个夜晚,我在一列从安庆西开往广州东的绿皮车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朋友写的一篇回忆文章



   作者:储劲松
   来源:储劲松新浪博客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c7629b0100h39d.html
  
    那个时候,连翘还是一个纯正的诗歌青年,留一头很女子气的披肩长发。我第一次在亚明家看见他,他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歪着头看《诗刊》,长发完全遮住他的脸,我以为他是个女子。我低声问亚明:“那个读诗的女人是谁?”亚明“嘎嘎嘎嘎”笑得像一只公鸭子。然后,一屋子的文学青年都知道了我把连翘当成了美女的事,个个笑得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好多年以后,这个笑话有时还会被翻出来。
    那是二十世纪末叶的一个冬天,我和向荣、维伦3个人相约去百多里外的白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2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决绝只是为了迎接另一场灿烂的阳光

天气预报总是那么不准,虽然印证了降温的事实,但没有预见到刚过圣诞的这个早晨却下了一阵朦胧的雪,那么短暂,瞬间已毫无痕迹,它和我这一年在这个城市的所有经历暗暗吻合——白驹过隙,匆忙、无法回首。
打开门,一阵风吹过,另一阵风吹过,它们来自不同的窗子,肆无忌惮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空间,然后从不同的出口溜出我的房间,它们吹过了我的衣角、指缝、发梢和脖子。
这座叫合肥的城市很冷。我把空调的温度调到最高,并且浪费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用来处理近几个月以来电脑里的临时文档。那些五花八门的文件往往来不及被整理、分类而被留在桌面上那个被命名为“419”的文档里,最长的已经存在了近半年,2009年的无数个日子,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和这些电子文件打交道。
我已经习惯在网络上处理所有的问题,不上网的时间,交给睡眠、饭局和深夜某KTV鬼哭狼嚎的歌声。商业化的社会,我渐渐改变了自己的身份、兴趣、阅读的范畴甚至是吃饭的姿势,这不再是一个文艺青年的黄金时间,感性的生活必须离我越来越远。
虽然我依然倔强地想保留下来一些什么,并且为之而努力、挣扎。
分类:扯蛋 | 评论:3 | 浏览:10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给黄亚明的文本

简介:
连翘,一九七十年代末生之无聊男人,坚定的伪诗歌写作者、伪先锋主义者、伪理想主义者、伪浪漫主义者。
诗观:
当我们越来越忠实于生活的本质,有警钟长鸣:珍爱生命,远离诗歌。


《前世的苹果》
   
一个人的前世
肯定都埋葬过一只苹果
滋养过一棵灌木
或者曾在石板上刻下这样的字句:
我的来生
将与一只苹果纠缠不清
始终

《无题(20070616)》

1、

江南雨声重
何故春归迟
  
2、
  
世界如此清净
夜如此黑
很多年了
他在城市的灯火里穿梭
内心从未如此宁静
  
一只老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既不温暖,也不湿润


  那是一场青春散场的演唱会。纵贯线——三个怀旧的老男人和一个伪装非主流的半老男人在台上无限纠结,他们在怀念,他们在畅想,他们把怀念当成畅想给自己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一个关于青春的梦,一个关于未来的、美丽的谎言。

  他们还有梦,他们还有激情,他们还在坚守着信仰,但这已是所有人关于那个年代的最后记忆,我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高潮,那个夜晚既不温暖,也不湿润。

分类:音乐 | 评论:2 | 浏览: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世界带给我们的落寞

失去了思考的勇气
就失去了思想的可能
分类:扯蛋 | 评论:1 | 浏览:9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望的影子到底有多长

问花花不语,
问灯灯落花。
分类:扯蛋 | 评论:1 | 浏览:8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慕容雪村与世界小姐

  中国网络史上最红作家慕容雪村低调加盟世界小姐安徽大赛
  7月4日下午,第59届世界小姐中国安徽大赛评委见面会在泓瑞金陵大酒店隆重召开。这是大赛组委会继6月20日新闻发布会召开以后的第二次面对媒体的赛前正式会议。
  本届世界小姐安徽大赛的评委阵容在省内可谓空前,评委会专家涉及文学、戏曲、媒体、主持、音乐、表演、舞蹈、形体等诸多领域。众多实力派大腕评委加盟,将为此次大赛奠定坚实的专业基础和公正环境。
  此次世界小姐安徽大赛评委见面会上,慕容雪村无疑是当天众多与会评委嘉宾中最为引人注意的一位,只见其坐于圆形主席台上的西南角,言辞甚少,面目安静,十分低调,这与其在网络上那种诙谐幽默、“恣行无忌”的行文风格有些格格不入。慕容雪村是被公认的中国网络文学史上最红之人,其凭借2002年的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在广大网民中引起强烈反响,并迅速走红,被推举为“网络四大写手

分类:扯蛋 | 评论:1 | 浏览:1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汪峰《春天里》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也没有她
  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却那么快乐
  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在田野中
  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那段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
  请把我埋在这春天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
  那时的我还没留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也没有礼物
  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
  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在夜晚在风中
分类:音乐 | 评论:2 | 浏览:10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文本和文本的孤独

  “多年以后,当西湖花苑成为一个传说,你是否记得那一抹湖水边,灿烂的桃花,和桃花里灿烂的伊人”。
  
  这是2009年5月18日的下午,我面对着我的同事们,在合肥某写字楼的一间会议室里随口说出了上面的句子。一天前,我们曾带领一个百人规模的看房团在一个叫“西湖花苑”的楼盘参观,那是一个浙江企业开发的项目,名字很美,景观做得不错,我说我想给这个项目写首诗。
  
  因为过往的经历,他们会偶尔称我为诗人。多年前,我会对这个称谓坦然接受,而今天却感觉到了讽刺和不安,她就像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样让人感觉忐忑,如坐针毡。
  
  凌晨,我打开了电脑的文档,看见那些静静缩在硬盘某个分区里的诗句,她们被一一分行,被赋予不同的意义,她们也曾感动了很多人,然而,我知道今天的她们是孤独的。
  
  我,也是孤独的。
  
  不是我愿意这样和深夜纠缠,而是她们的孤独就像一根钉子,让我获得持续思考的权利。
分类:扯蛋 | 评论:4 | 浏览:8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痛苦的信仰



  这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进入过我视野的乐队,但他依然打动了我,在这个深夜。
  刚进入状态,暂不做评论,只是推荐。特别推荐两首歌:《请不要停止我的音乐》、《异乡·忆乡》,歌词很难再找,贴上来。音乐文件上传到天涯音乐盒,可惜不知道怎么弄过来,想听的可以找我传MP3格式。
  
  《异乡·忆乡》
  
  什么走入了我的营帐
  辗转难眠的篝火旁
  止不住的思绪传来此起彼伏
  象是牧羊人在召唤
  
  什么盈湿了我的眼眶
  那尘封的遗忘和故乡
  褪了色的回忆仍然荡漾
  象是妈妈在召唤
  
  一个人的舞蹈在歌唱
  一个人的舞蹈在
分类:音乐 | 评论:1 | 浏览:9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桑死了!

 晚上合肥地震了,3.4级,我躺在床上感觉到了晃动,我想到了地震,我没有起来逃生,很快就结束了。
  我给自己的网站制作了新闻,我无聊地看是新浪的消息快还是凤凰网的消息快,我看到了阿桑去世的消息——这是真的么?那个寂寞地唱歌的阿桑?


  全文如下:
  据台湾东森新闻报道 曾经演唱过《叶子》这首歌的歌手《阿桑》,因为去年十月罹患乳癌晚期,在今天(6日)早上八点半,病逝于新店慈济医院,享年34岁。
  本名黄嬿璘的阿桑,今年34岁,曾经待过艺工队,也短暂唱过PUB,有丰富的现场演唱经验,被经纪人、资深制作人汪一平发掘之后就辞去演唱的工作专心准备出片,在筹备等待发片的期间,为了维持生活,也当过律师事务所的总机与百货公司的客服播音小姐。
  阿桑因为演唱电视剧《蔷薇之恋》片尾曲而走红,总共发行过两张专辑。去年十月被检查出乳癌末期,于今(6日)早八点半,病逝

分类:音乐 | 评论:1 | 浏览:6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归宿

我承认,我的骨子里从来就没有完美过
破碎的残缺,被任意鄙视,或者无视,或者仰视
那是一个多么虚妄的谎言

31年或者更久
我活在一个、两个、三个 甚至更多的汉字背后
多年后是否仍是一声长叹
——不遇两年,南柯一梦呵

然而当在夜色中,当你说到
水面上、波纹中的倒影。
我没有印象 那些来自大地的 反复被抚摸的场景
一片片碎成桃花
飘落 碾成泥 化为尘土 抚慰着河流

从某一天开始,他仍然没有找到归宿
是的。
你看那个固执又不执着。犹豫决不果断
灵魂始终无法皈依。萎缩着在暗地里偷窥你的老男人。
原谅这个世界的无序、芜杂、无聊和淫荡
原谅他吧!

2009-03-03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会议之名:2009.1.16,在三亚




分类:行摄 | 评论:3 | 浏览:7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毫无意义的生活

  扯淡,或者扯蛋。
  
  一些关于过往的影子逐渐浮出水面
  那是些无法忘记的岁月,多年前的无数个今夜
  一个叫连翘的年轻人总是坐在灯下寻找明天的出口
  
  在远方。不是今天,不是今天一样的今天
  清晰的面孔总是噩梦一样追随在每一个深夜
  很多次、很多次以后的很多次
  我总在凌晨时分听见鸟鸣、犬吠、流水绕过屋边的竹林
  母亲在灶下将柴禾一根根塞进灶垄
  那些枝干燃烧的声音,加上多少传奇和故事才能将一个人拉回
  
  于是迷失。于是彷徨、恐惧、不敢高声语
  于是在分岔的路口,我走到了另一个尽头
  于是不能回头望。不能放下屠刀。
  于是淡些、再淡些、再淡些,我就这样拉扯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