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梦好

我自以为自己在写作,事实上我不曾写过,我以为在爱,但我从来也不曾爱过,我什么也没有做,不过是站在那紧闭的门前等待罢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6561
  • 开博时间:2006-11-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TOTO·梦·消逝

TOTO
中午醒来
在洗手间的时候,我中邪式的被这个符号击中
我忽然想起了昨夜的梦
那张容颜 在梦醒了七个小时候才渐渐清晰
很久了,我已经习惯了记忆中没有TO的日子
我以为我忘了
我以为伤心可以很少
我以为自己可以过得很好
我以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流放是最好的解药
在这个神奇的符号面前 一切原来只是自欺欺人

很久以来,我很认真的梳理着我的小C,文字/电影/音乐/图片
很久以来,我很认真的梳理着我的生活,微笑/哭泣/运动/发呆
然而眼前的这一汪清水,我的思绪被冲得乱七八糟
我的生存节奏也变得乱七八糟

我颤抖着打开小C
找到大漠 找到海拉尔
我看到了TO
TO在飞翔
我看到了TO麦色的肌肤
却看不到TO的容颜
我看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1 | 浏览:1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烟燃一笑

 有人说,酒是为了遗忘,而烟是为了怀念。那如果,喝着酒又燃着烟呢?不过是凡人无聊的扯淡罢了。

 已经忘了第一次抽烟是在什么时候,更记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大概是几个小孩儿的恶作剧吧。倒是偷长辈们(外公、父亲)烟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伸手时的胆战心惊,得手后的如释重负,吞云吐雾后的昏昏沉沉,以及东窗事发后的百般狡辩(窃烟不能算偷••••••窃烟!烟民们的事,能算偷么?)。

 烟雾缭绕中,忽然发现了一个变化:偷烟,一根根的买烟,一包包的买烟,一条条的买烟。烟越抽越多,也越抽越杂。有一段时间,患精神的洁癖,只抽白嘴的香烟,白色marlboro和555是最爱,其它的一概不抽。不是我矫情,总有这样的年纪吧,把什么都搞成跟个仪式一样的,以为那就是自己所追求的世界。奋不顾身,横冲直撞,头破血流,渐渐明白,成人的世界背后,总有残缺。慢慢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2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不醉人


 有酒,无肴。且以香烟佐酒。
 不觉,已有醉意。醉了,就想唠叨。
 这个年纪,酒精于我是一种诱惑,虽没有达到牛哥“闻酒则喜”的境界,但也常常洋溢着一种微醺的感觉,醉着、醒着、疼着、快乐着••••••几年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与朋友,也与陌生人••••••
 今夜,我选择独醉。
 这几天,很多事情如洪水一样向我袭来,来不急惊慌,来不及悲伤。我站在原地,错愕。曾经我就像一个任性的孩子挣脱大人的怀抱:给我一个空间/没有人走过/给我一段时间/没有人爱过/再一次体会寂寞••••••而有些东西真的来了的时候,我却迷路了。我把很多美好的东西弄丢了。需要这样去证明自己已经长大吗,我开始迷茫。
 记忆是惆怅的根源,很多东西忘了该多好。离开,会是一个契机么,也许吧。
 我在为离开做准备,但似乎走得并不那么潇洒。比如眼前这台即将打包转手的电脑,有些东西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拷贝到移动硬盘。从此,就跟谁无关,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性格悲剧。整理书籍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高中的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1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狗同行


 ——人生如痴人说梦,充满着喧哗与骚动,却没有任何意义。




 二零一八年
 9
 四月

 不知道是受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还是杜拉斯《情人》的影响,我总是习惯于如此给别人讲故事。如果你也没有意见,那我就开始了。

 很多年之后,当夕阳的余光照在繁华的街道上时,王小晓都会想起那个追狗的下午。我该怎么说呢,那年我二十岁,剃着光头,夹着香烟,以同样的步伐同样的姿势同样的神情走在我的大学校园里,没有丝毫的偏差,终日无所事事。我不打架,不耍流氓,也不闹,极少上课。就那样走在校园里,从东门晃悠到北门然后到西门到南门。那时学校里的人差不多都认识我,特别是那些门口的保安,见到我会都给我让烟,还跟我称兄道弟。

 终于有一天,学校某部门(说是学工部还是武装部?)领导找我谈话了。据说该领导本科读的是哲学,硕士念的是心理学,很是厉害。王小晓,他叫住我,你是不是对这个社会不
分类:牛刀小试 | 评论:0 | 浏览:7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笑忘书

微笑/撇嘴/发呆/得意/流泪/闭嘴/大哭/尴尬/发怒/惊讶/难过/抓狂/困/惊恐/郁闷/委屈/左哼哼/右哼哼……聪明的人类创造了很多很多的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然而不过是所谓的“能指”而已,然而心中那份“所指”又岂能全凭语言来表达,就像我现在的心情。
我想离开。
只是离开,其实没有真的要去的地方。小时候,看见提着行李的旅人,不管是去何方,都很羡慕。
在这个被称为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蜗居了三年后,三年的沉睡我几乎忘记了儿时的梦想。在某个午后醒来,睁眼一看,竟然陌生如同初见。今天发生的一切突然闪现眼前,巨大的冲击,我竟然不能自立。雨停的道路有些凄楚,我的视线渐渐模糊。
人说,人际关系本来就像沙漠里的季节河,看着水流盈盈却说断就断了。曾经,我小心翼翼,以为自己的那条河流可以细水长流。却没想到,风暴却突然来临。河水瞬间干涸,连河道都已看不清楚。
也许,我真的该离开了。江湖子弟,如天际孤舟,本不适合在一个地方落地生根的,漂泊才是自己的道路。
“只要我还在微笑,这个世界都不算太糟。”都忘了吧,那些重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2 | 浏览:7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鸿一夏

 晚风抚来,我下意识抱紧了自己的双臂——空气中已隐约有了些凉意。原来这个绚丽的夏季已经悄然远去,而我还在那个角落勾绘自己夏的第一章、第二章……想起的时候暗自惊心,却又那样无能为力。
 很久,以为自己会离开文字,因为害怕面对自己寂寞的灵魂,更害怕别人看到自己拙拙掩饰的脆弱。于是选择把自己暴晒在苍白而虚弱的现实生活中,成天面对那些个小气的男人和势利的女人。本以为自己会慢慢习惯于那样的日子,而最终变得百毒不侵、坚不可摧。然而,只是一个瞬间,精心构建的外壳就轰然坍塌、灰飞烟灭了。自己不但武功全废,还差点儿走火入魔。原来“内功”还远远不行。
 与从前的哥们儿大炮、华娃儿在这个和我们毫不相干的城市不期而遇,一个简单的拥抱却让我们倍感慰藉。那一夜,在酒精和尼古丁的催发下,我们讲了一个晚上的废话。我们几乎把内心所有的感悟、困惑、失望、无奈、幻想一泻而出。那个曾经纯情得一塌糊涂的大炮,如今的私生活混乱不堪;而那个曾经花天酒地的华娃儿却和一个小处女爱得死去活来。走在23岁的尾巴上,那种让自己换一种活法的想法会不会显得太早和幼稚?
 “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1 | 浏览:6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积雨的心情

一场夜雨,让另一个上午显得阴沉而伤感。如同一个心事重重的男人。
无稿、无热线,坐在格子间的我无所事事。偌大的办公室里,那个小小的我再没有往日的安静和镇定。
我开始变得紧张。我开始因为那些莫名的声音而频频回头。高跟鞋落地的声音,同事讨论股票的声音,办公室电话的声音,手指敲打键盘的声音,冰水滑过喉咙的声音……我回过头去,似乎要寻找什么,但却空无一物。然而我似乎又在期待着什么……
我想,我是需要文字了。那个始终不离不弃与我并肩前行的文字。而不是那些每天见诸报端的豆腐干。我疏远了它太久。
前段时间,如愿以偿的在一家报社实习了。开始做一个跟文字相关的工作。上班的第一天却是去报道某大学的学生跳楼事件。用了一些职业伎俩后终于获得了自己所需要的信息,接着又马不停蹄的回报社赶稿。第二天拿着报纸的时候,看着署着自己名字的文章,我第一次感到:文字原来可以那样鲜血淋漓。
这就是我要的文字么?那种坐在明亮的办公室,吹着空调,用那种小学生都会的记叙文去记录那些鸡零狗碎的苍白的东西?
当然这只是牢骚而已。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0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十九日下午。天空阴霾。闷。不断喝水,抽烟,却难散胸中之暑气。逢绿茶来

电,遂相邀自习。苦读古典文学,犹不能平。怅然而归,枯坐灯下,冥冥中,若有所

待。至午夜,忽闻窗外有潇潇然之声,竟是风雨大作。叹而诵今人海子之《我请求:

雨》。不觉泪下。唏嘘。胸中之气方解。
分类:雨听读书声 | 评论:4 | 浏览:7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粮食战争

来源:中国青年 作者:曾左韬

你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基辛格


近年来,中国的消费指数(CPI)一路走高,2008年1月份更是达到了7.1%,物价上涨、通胀压力加大。

中国物价上涨的根源在哪里?最普遍的说法是,国际粮油价格、能源价格上涨是带动国内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之一。国际粮油价格为什么会一路飙升呢?因为美国鼓励发展用粮食提炼乙醇的能源战略,这需要消耗大量粮食,引发粮食价格上涨带动物价上涨的连锁反应。美国是世界农产品出口大国,在世界农产品市场上处于决定性地位。美国大豆产量占全世界的42.7%, 玉米产量占34.4%, 棉花产量占21.2%,小麦产量占11.6%。

2007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自1975年以来的首个能源法案,该法案要求减少石油进口,大幅增加乙醇等生物燃料的添加比例。实质是把出口的粮食转化为乙醇燃料,由于粮食是生活的必需品,美国又是世界上最主
分类:雨听读书声 | 评论:5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祈祷


人总是在不断的推翻自己。至少我常常干这样的事情。

我不否认自己多少些矫情。
于是我学着杜拉斯的语气说:我每日每时都在担惊受怕,生活在恐惧之中,这种恐惧一旦袭入我的内心,就会将我置于死地,害我死去。或许是过于沉湎于这样的情绪和文字,暗自认为自己关于生存价值的大问号是在悲观主义——毁灭、衰落、失败、疲惫……所以很多时候,死总是缠着我不放。一直认为死亡于我是一件极度浪漫的事情,于是我深深地眷恋着海子:没有任何夜晚能使我沉睡。没有任何黎明能使我醒来。

其实那个时候,我只是不知道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眼前的灾难,让我第一次真实感受到了生命的陨落。在不可预测的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渺小和无能无力。只是一瞬间,从此天人永隔。永远的离弃,永远的分离。看着那一个个转瞬即逝的生命,我的泪水无声地流下。在我终于学会了哭泣的那一刻,我也看到了自己之前拙拙的幼稚。那一刻我不再因为生存的充裕而对生存中艰难、恐惧、险恶、成问题的东西纠缠不放。我只是为生命的陨落而祈祷。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2 | 浏览:6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夕阳一吻山河老

“夕阳一吻山河老。”
 出自一位没见过面的师兄之手,又一个古老而美丽的爱情故事。
 每次读到总是感叹不已,心里也总有一种莫名的感伤,甚至是隐隐地痛。山河已然老去,而佳人又在何方?
 最近有看《江山美人》。当段兰泉(黎明)带着燕飞儿(陈慧琳)坐在天灯上俯瞰那如画江山的时候,所谓地老天荒就是那个样子吧……

 “你要飞去哪里?”
 “听真话 假话?”
 “你爱说不说!”
 “假话是我想你 想见你 想飞去找你。”
 “那真的呢?”
 “真话是 我很想你 很想见你 很想立刻飞去找你。”

 虽说多少有些煽情的成分,但屏幕前的小晓还真是感动了一下。当那首叫做《随梦而飞》的背景音乐响起的时候,除了这句“夕阳一吻山河老”,我竟然找不到别的文字来形容当时的心情。
 男:我会忍受所谓孤单/却不能让你承受苦难/但愿你能对命运反抗/放下你那沉重行囊
 女:我何尝喜欢带着伤成长 成就他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4 | 浏览:10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君不胜酒



吾一同窗周君,不胜酒而窃自好之。每饮辄醉。

一日,吾遇其沉绵酒肆,神目具瞑。因为辟牗而戏曰:“汝出视之,其耀于天者金乌乎?抑玉兔乎?”

君藐视之,旋曰:“汝自视矣。吾非里人,焉能辨哉!”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6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阳光下的水珠


 “因为我亲眼见到大名鼎鼎的古米的西比尔吊在一只瓶子里,孩子们在问她,‘西比尔,你要什么?’她回答说:‘我要死。’”

 一段时间里,小晓开始厌倦写字。先是厌倦诗歌,继而是小说,继而是散文,最后连一篇被称为涂鸦的文字也写不出来,过着远离文字的生活。没有文字的日子让小晓的生活显得苍白而沉默。小晓开始失去对写字的自信,开始在词语中折磨,在连接和拼写中折磨,在键盘的嗒嗒声中折磨,以及在小晓贫乏的知识中折磨。在电话中,小晓向远方的哥哥描述了自己的状态、担心和那种莫名的恐惧。哥哥说那是以为小晓还小,等小晓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发现生活不一定缺了什么就不行。哥哥说,其实无论生活缺了什么,我们都会活的好好的。
 其实小晓早就明白,只是不愿意承认。好多时候,很多东西就是这样,看着水量充盈,水流滔滔,却说断就断了,就像沙漠的季节河,毕竟是阳光下的水珠,会慢慢被晒暖,蒸发……直到看不见。譬如才思,譬如友情爱情,甚至亲情。
 时间有时候是一场灾难。那个也叫小晓的作家在《黄金时代》中写到:
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2 | 浏览:7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认真的雪

 这个冬天出奇的冷。已经十多年没有下雪的C城在再见雪花。这几天一直窝在家中听歌。这首歌深深的感动了我:
夜深人静那是爱情
偷偷的控制着我的心
提醒我爱你要随时待命

音乐安静还是爱情啊
一步一步吞噬着我的心
爱上你我失去了我自己

爱得那么深爱得那么认真
可还是听见了你说不可能
已经十几年没下雪的上海突然飘雪
就在你说了分手的瞬间
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认真
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伤痕
我并不在乎自己究竟多伤痕累累
可我在乎今后你有谁陪

爱得那么认真比谁都认真
可最后还是只剩我一个人
漫天风雪请别再把我的眼泪擦去
毕竟那是我最爱的女人
毕竟我曾是她深爱的人
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1 | 浏览: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左向右

 终于还是决定将蓄了三个月的头发剪了。断发一点一点的在自己眼前飞扬,脖根也因为没了头发而有些发凉。索性闭上眼睛任理发师折腾。
 镜子中那个头发张扬的自己多少有些陌生。面无表情。
 向左还是向右?理发店的姐姐问道。
 我是一直习惯往左的。于是我说向左。
 呃……要不向右吧,变动变动。
 就是那句变动变动让我心里一动。
 今天在网上查完成绩,也正式宣告本学期的结束。时间真是过的太快了。那段高三苦读的岁月似乎历历在目,而我的大学生活已经过了大半。暗自惊心。而这两年多来,我做了什么呢?似乎做了很多事,又似乎什么都没做。那天填一个单子。问我觉得自己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么,我想了大半天,最后添了“无”。苦笑。这两年来,小晓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看书、写字,然后做着那些可有可无的学生工作。前段时间同志陈,来找小晓约稿,希望我为他们即将推出的杂志写字。小晓应了下来,并前往谈了写稿细节,却弄的小晓哭笑不得。原来同志陈是要为某品牌做宣传,而宣传的所有框架却完全没有。而人员配备除了小晓也只有两个美编。这样原本只打算
分类:那些花儿 | 评论:0 | 浏览:6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