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孔多

嬉笑怒骂皆文章信箱:mlc@xawb.cn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635182
  • 开博时间:2004-10-07
  • 博客排名:第2502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幸福的张大千(难得更新一次)

“南张北溥”是民国时期喊出来的,南是张大千,北是溥心畬。画坛双峰并立,各擅其美。

可是旧王孙溥心畬并不买账。他私底下对人说,这口号是张大千说的吧?他为宣传自己才会这样说。他为什么不说北溥南张呢?旧王孙对张大千压他上头有些愤愤不平。

其实,张大千每回见着旧王孙都还是非常谦恭的。私底下他也认为溥是他老师。两人初次在一起吃饭,还是北平时期,溥请的人中还有他的朋友及二哥张善子。兄弟俩为了这顿饭,还提前做了沙场推演。搞得相当紧张。结果一见之下,旧王孙并没有传闻中那么架子大,也不难处。谈起艺术来,两人还是颇有共同语言的。

究张溥两人一生而论,张大千显然要比溥王孙来得幸福。至于两人艺术之高下,也难以一概而论。都是罕见的天才,又都极勤奋,幸福度之不同,那只能归究于命也运矣。

溥王孙离开大陆时,是偷渡过去的。还在舟山一个小岛度过惶恐不安的几夜,以为是共党匪谍,准备把他们一行三个人枪毙掉。刚好有军长下来视察,看其中一位长者洵洵然颇有风度,且举止颇贵气,不像是匪谍。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展小记

  

两年前,南薰社成立,我前往观展并报道,此际的我虽然和画家已打过多年交道,还有不少画家成为我的笔下人物,但终究还是画外人一个;两年后,我却成了南薰社社员,还有4幅作品入展。

开展日,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我写这篇文章时,已是14年的第一天下午。上午写字画画忙了半天,午后歪在床头看会儿书,终于有气力拉扯一篇文章。

13年的最后一天,在合肥这个大都会,据我所知,便有三个画展,在不同的地方同天开展。

省博一个,是太河人氏、客居北京多年的知名画家王永亮大别山写生作品展。曾是我笔下人物的王永敬,是他的堂弟。这对堂兄弟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丰富与单纯

  

中年学画,半点根基也没有,不过,审美感还是有那么一些。学画半年后,有了一点感觉,便想,如果要亦步亦趋地走下去,如同少年学画一般,那得哪年才守得云开又雾散呢?

便想走捷径。当然,捷径说有也有,说没有也没有。至少,基本的技法你总得学吧。总不至于跳过这些就能升堂入室进而登天吧。但要说没有也是有的,吴昌硕半百学画,也还有更晚些学画的人在,也都学出来了,甚而有些成了大家或名家。比如最近微博上转发甚火的一条微博,说是美国一个农妇,76岁时因关节炎放弃农活开始绘画。80岁时到纽约办画展,引起轰动。此老妇在101岁辞世前,开过15次个人画展,留下

分类:照片 | 评论:1 | 浏览: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培养

  

 

现在我一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烧水。烧好水后,就泡一杯茶,一杯咖啡,迎接第一顿早餐。

有人说,你这样喝法不科学,又是茶来又咖啡的,两者会否相克呢?会否相克,还真不是我考虑的。就算有点小相克,那无非也是一种小冲突,应该并无大碍。食物相克法,渊远流长,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有多半也只是当时人类认识误区所致。比如,人参和萝卜,这传说中的经典相克食物,萝卜虽泄,人参虽补,但两者不在一平台上,各走各的道,实在克不起来。已被药理实验证明了的。

何况,如果吃点东西就这样小心翼翼的,人又有什么乐趣呢?胃喜为补嘛。关于这,我也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二十年前,当然也是有根有据的。你的胃喜欢这两样东西,一早喝它,于我有醒胃醒脑的功用,我何乐而不为?那种小相克,我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我的胃至今健康,还活泼,也是个明证。

我的爱喝咖啡是女儿培养的。而她爱喝咖啡,则是现行教育体制培养的。初中时,孩子

分类:照片 | 评论:2 | 浏览: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仿画者(配画)

  
  说来,他得算我老师,学书画的老师,我也的确叫他为老师,他姓祁。
  但我又号称是自学派,这老师不老师的,看怎么说。如果以一字之师来论,那是没半点假,这样的老师我能举出很多,有专在微信上挑我印章错的老师,也有在博客上专挑我错字别字的老师,还有偶尔见到我的画点评一二的老师。所以我有一方章,“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其实这章也是别人给的,看我喜欢写这字,人家刻了这章便送上门来,让我喜出望外。世上好人好事还真让我碰上不少。还有一课之师呢。有位培养出中国美协秘书长的超级美术老师,姓潘,名家忠,是他鼓励我学画的,而且非常肯定地说,我一定能学好。既然有人这么信誓旦旦,我也权且实践一下,半年前便请他来我家授课。那次是私下授课,一对一的,可偏偏后面还跟了些人过来,最后变成一对四的了。这堂课教兰草,倒没教会我,只是有些话语,比如学画要胆大,大胆落笔小心收拾,法无定法什么的,倒记得牢牢的。我和他的师生情缘,也就一课而已。不过,他不能不算老师吧。半年后在一画家那里碰到,潘老师就得意地介绍起我这位学生来,我内心还是有点小欢喜的。我不能不算他学生吧?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阿Q写续篇

  

研究鲁迅,吃鲁迅饭的,在大陆有多少,估计也是个不小的数目。

三十年前,鲁迅当红岁月,那时的鲁迅饭吃起来也香也甜,也没危险,文学工作者趋之若鹜也是在情在理,可以理解的。我公公的一个朋友就是吃鲁迅饭的研究员。我在他家借过一些书,有几本发黄的小书迄未还他,他大概也早忘了。

给鲁迅小说写续篇的有没有?我记忆中没印象,也没做过老实的搜索功夫,可我感觉是没有,就算有也很少吧,尽管我不吃这碗饭。

我喜欢鲁迅是在鲁迅热退潮后的事。就像我的同龄人,大陆知名作家,我的前医生同道,余华在《十个关键词里的中国》里说鲁迅,说他原先很厌恶他,因为我们的教材书充斥着鲁迅文章。从小被逼着读鲁迅,自然会产生厌恶心。我倒是没他那么强烈。不过,鲁迅文章不那么好懂,却也未必喜欢的。上了年岁后,重读鲁迅,又读出另一个鲁迅出来。这时候的迷恋鲁迅,那是内心的一种需要和发现吧。当然,鲁迅的文风我是一直喜欢着的,也不自觉会模仿他。十几年前我写杂文,就有些鲁迅痕迹在。别人这么评价过,我自己也觉察到有一些。甚至鲁迅的笔迹我也是熟悉的,虽然不刻意模仿,但在内心,却是很欢喜的。我这样

分类:照片 | 评论:2 | 浏览: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品数帧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金盏花》

  

最近看了一部名《金盏花》的长篇,很有些感触,便拿出来说一说。我已经很少写读后感了。然,这个读后感还值得写上一写。 于读书,我有一半是乱看。没系统。前一阵子,好歹有点体系了,先是吞吐了很多近现代史的东西,把国共抗争总算理出那么一点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习作几幅

  

分类:专栏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一篇写老马的文章

  老马的那些事儿
  作者:hc328 2012-07-17 15:59 星期二 晴.  
    认识老马快二十年了吧,每次见面都聊得开心。但细想想,我们不能算是闺蜜,我们更像哥们。闺蜜是嘈嘈切切错杂弹,总要交换一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可我和老马似乎更喜欢就公共问题交换心得,天马行空,指点江山。偶尔聊家事,也是她闺女如何如何;我儿子又如何如何……我和老马都是白羊座,也许这是白羊座的共性吧,不是没有小情绪小情感,但我们更愿意用自己大女人的心态去化解小女人的心思。尘世至繁,天地至简,我们不想被生活的枝枝蔓蔓绊住,丧失我们虚拟于高处的自由天地。
    
    第一次见老马,是一个老乡带我去的。原是到《安徽日报》的一个编辑那里去谈事情,谈完了,这个老乡说,《新安晚报》有一个编辑叫马丽春,她常发我稿子,我们顺便去看看她吧。
    我随着老乡在那栋楼里转了几个弯,在各部门探头探脑。找到副刊部,老乡伸头问:“请问马丽春编辑在吗?”
    沙发上,一个正和人聊天的短发女子大咧咧地站起来:“我在!你们是?”
分类:笔记 | 评论:0 | 浏览:6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