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处——两月丫头的博客

不为君王唱颂歌,只为苍生说人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632066
  • 开博时间:2006-11-09
  • 博客排名:第2133位
博客门铃
博文

如果不写作,他能开F1,如果不开车,他能拿诺贝尔

  最近关注韩寒比较多了,已经别有居心,然后居心不良了。
  
  韩寒写了一篇很烂的辩驳文,这是他自己声称写了10个小时写出来的,但是,水准却不如“韩寒之前的文章”,韩寒解释说,这是由于过度愤怒导致的,出于科学的精神,“过渡愤怒”是一种应激状态,近期文献将其归为“亚临床”状态,就像生病请病假一样,这的确是一个写不出通顺文章的绝佳借口,但是韩寒用10小时写一篇语病丛生,逻辑野蛮的文章不妨这样诠释:白酒一口口咪,2小时喝不成一杯,一口闷下去,痛快淋漓。
  
  作为一个执笔者,我写过很多文章,无一例外,无人知晓。纵然我写一些这样“狗不理”的文章,也付出了极大的精力和时间,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体力方面,我800米得过省大运会的第五,1500米得过第三。是国家三级田径运动员,至于智力,算上体育加分,也能上个一本医学院,所以我的精力和著名赛车运动员韩寒,至少不会差他太多。
  
  记得很多年前,几个韩国人将谭静从21楼扔了下来,我写了一篇《飘荡在风中的谭静》,千把字,用了18小时看方方面面的资料,而写《如果周正龙的老虎
分类:我写故我在 | 评论:7 | 浏览:18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丫头不知羞耻,竟敢为韩寒修改作文

  回头检查了一下文章,我发现人真的(真地)不能和小人动气,(主语是什么)会直接降低你的产品质量和智商(本来“质量”“智商”还算有点音律美,但是两字对四字,很不河蟹啊)。因为一直有人在诽谤说(诽谤就诽谤,还“诽谤说”)我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你的文章,当然是你自己写的,这不废话嘛?),或者我幕后有团队帮我策划帮我创作并推广(一句话3个“我”+4个动词,这这这……),我无法证明我(这个我是不是太多余了)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从来不辩驳,但这两天走在街上还有人问我我(我我都来了,你你你想笑死我呀?)的团队是哪里找的,他们也想找一个。今天遇见一位朋友还(前面“还有人问我”这里又“还”,有完没完了?)问了我,你的文章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写的,甚至晚上还(已经“甚至”了,就别再“还”了吧?)再还有我的初中同学打电话给我,说年底了,要借我写作团队里的人给他写点东西(写点什么?又不是特别风趣,捕风捉影扯上这么一段有什么意思呢?)。我是一个特别看重职业操守的人,这(这指代不明)已经触犯我作为写字人(新名词来了)可以容忍的底线。我的每一个字都是我(多余的我)亲手(还亲手,键盘敲的吧)写下的,我无法证明,又特别不
分类:我写故我在 | 评论:1 | 浏览:8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孝闻街的新典故

  第一次尝试在线写点东西,这个可是纯在线的,现在,我在宁波市的图书馆wifi状态。
  图书馆的旁边,是一条叫做孝闻街的巷子,在宁波,这可算是一条挺有名的巷子,两旁有很多的古迹,虽然不死不活地将就呆着,但古迹就是古迹,这赖不掉的,安妮宝贝好像也在这条巷子生活过,虽然,她那时候也不叫安妮宝贝,写的文章只是交给语文老师,但是生活过就是生活过,这也赖不掉的。如果我的头发再白一点,皱纹再深一点,我就可以说道更多关于孝闻街的典故幸好,我仅仅知道这些。
  
  在孝闻街的中段,有一个不甚奢华,确充满传奇色彩的宾馆,也不知道它具体是几星级,但是,即便暴发户有再多的钱,也不能在这里随心所欲的,它就是中山饭店,一系列3层高的平楼,淹没在破败的古迹中间,这里是宁波市领导开会商量事情的地方,至于为什么选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也许是因为这里离市政府比较近的缘故吧,我纯洁地这么想。
  
  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路过中山饭店的门口时,只见各种凯美瑞和奥迪蜂拥而来,当然,这些车本身也和中山宾馆一样的普通,只是那些车牌就不得了,基本上是清一色的17
分类:我写故我在 | 评论:3 | 浏览: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韩寒很忙

  


  (丫头是一个凡夫俗女,才平平,貌平平,胸部也平平,最近里面装了一些小舒凡的食物,穿着羽绒服,总算勉强可以看出点起伏。
  一直都无法理解,像我这样一个没有事业的弱“智”女流,居然忙碌至此,我梳理了一下每天的事情,免得生活比头发更糟更乱,基本上就是朝七晚六的上班,然后就是买菜,饭后和小舒凡玩一个小时,看半个小时的新闻,上网看两篇医学论文和新进展,隔三岔五给小舒凡喂奶,没有更多其他了,也没有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凌晨5点,拨开先生手脚并用的纠缠,蹑手蹑脚坐到了电脑前。在博客里承诺要经常更新,现在就是来兑现一些。在这样一个冬天,没有人情愿这么大清早起床的。但是,
分类:我写故我在 | 评论:5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张选民证

  


  从今天开始,继续写博客。
  不寒暄了,总之非常想念。
  
  从超市回来,照例大包小包,好不容易腾出手来开门,随着屋门开启,两张白色的小纸片飘落在地,已经习惯了无缝不入的小广告,欲顺手搓成一团扔进垃圾桶,突然三个字印入眼帘……
  
  在这里先卖个关子,谈谈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说最近炒得火热的校车事件,校车之所以火得烫了领导屁股,那是因为它撞扁了,或者掉沟里了,偌大中国死几个人,本来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倘想死得其所,还得死得恰到好处,所以北京那个穿布鞋的老家伙发话了,要保障校车安全云云,虽然这个人的话往往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在局
分类:我写故我在 | 评论:7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6页/27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