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人生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各归各的,我们就是人类。欲购藏作者第一本书《小地方情思》的,可发消息至sxqyhxh@126.com。或加本人微信号sxqyhxh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9822
  • 开博时间:2006-11-08
  • 博客排名:第2213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给女儿的信

给女儿的信

女儿:

这是给你的第二封信,其实这样的想法是始于去年的。爸爸知道,离开这么远,如果仅有电话里的匆忙的问讯是很不够的。但是,爸爸仍然疏忽了。

爸爸给你买了那么多的书,比如《爱的教育》、《傅雷家书》、《刘再复、刘玉梅父女书》等等,当然,说是“让你读”,其实也是爸爸需要补的课,但是,仅止于略翻而过。妈妈每次看到我买书就要发怒,爸爸只能默语静听。开学那天,爸爸买了十多本书,也许卖书阿姨告诉过你的。但是,爸爸还要告诉你,一是妈妈那天又发火了。一是那些书(包括华罗庚)都没有摆在显眼的位置,都藏在了那些鬼怪神魔书的后面。阿姨说,“这些书都卖不了,真可惜!”

另外,爸爸很为你对《贾里贾梅》一书的评价而高兴,我还告诉了图书馆的金萍阿姨。这时的爸爸忽然有了一个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沁源人之一(连辑)

连辑,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非遗中心主任;1955年10月生,山西沁源人,1974年8月参加工作,1975年10月入党,中共十六大代表,研究员,辽宁大学文学学士,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俄罗斯布里亚特国立大学名誉博士。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李茂森

火线冲锋勇向前 恪尽职守无怨言 ——记李茂森

他叫李茂森,现任沁源县森林消防大队副大队长,他话语不多,但是,当他的话匣子打开的时候,我发现了他的闪光点。领导为什么用他,为什么推荐他,一个字,该! 好男儿就要当好兵 茂森是个抱养的孩子,按说他该是被宠着的,但是他没有。 1977年5月出生在沁县,家中2个姐姐3个哥哥,他排行老六,但是他没有享受到小弟弟的待遇,出生不久,就被抱养到沁源县定阳乡梭村,养父是供销社的销货员,应该也应该算中等收入的家庭,但是,家庭情况却很特殊,当时,养父养母已经六十多岁了,他的姐姐也三十岁了,哥哥刚刚病逝,可以想见,他承担的是怎么样的家庭重担。 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养母病逝。该到官滩中学读初中的时候,却害了一场大病,病好后上学不到三个月,养父也去世了,而姐姐一家生活也紧巴巴的,无法接济他继续读书。没有了生活经济来源,他只好辍学务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稚嫩的肩膀从此挑起了那个只有他一个人的孤单单的家,而且一挑就是好几年,那几年中间,他干过砖瓦工,下过煤窑,可以说,尝够了生活的艰辛和苦难。 转机终于来了。1997年,他报名参军,凭着憨厚朴实的本性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杨金贵

                  记杨金贵   

 

8月23日下午,刚在科室坐下,就有人进来说,“办公室有侯马的一个人,说是来宣传环保,还要盖章呢。”我一看停车棚里,那辆熟悉的自行车又一次映入眼帘, “噢,杨金贵来了。”

半个月前,全市环保执法培训班结束前一天的下午,一个留着胡子、推着那辆自行车的汉子和市局领导相跟着,不时地说些什么。晚饭后,培训办公室里人声喧哗,我便大胆、好奇地走进去,有个人也在那儿坐着,他的T恤衫后背上印着明显的标志,便问,“你就是杨金贵吧?”他说,“是。”又问我,“你怎么知道的?”我说,“报纸上介绍过你,也见过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乙未成长记

乙未成长记

 

人总是要长大的。随着年龄增长,我们的经历会不断丰富,思想也会日渐成熟。“四十而不惑”,我一直以为,所谓的“不惑”就是没有困惑了,而在与同学小明的长谈中,我却听到了新鲜的声音,“不惑,不仅止于无惑,而且,即使有惑也不去解决了。”这真是一个世内的高人。因为,他还让我彻底明白了,“读书为人生,码字写自我”,人生艰辛如此,咬文嚼字多累,努力做自己想做的,用心表情达意,抒写自己的性灵,就行了。今生复何求!

本年,由乡镇返县直局机关工作,其中波折繁复,由喜而烦,由兴奋而平静,又由平静而泛起波澜,恰似城边的沁河水遇到沙石河堤,衍射中复遇衍射波浪,重重叠加,以至于交汇为片片鱼鳞状波纹,然而,终归是一路向前,归于黄河,汇入大海洋。模糊记得,《一个人的朝圣路》中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图书馆

在图书馆

 

我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那里有我的兄弟姐妹,有我快乐的童年,不快乐的是,除了学习教材,我看不到更多的课外书,那里缺少一间图书室,而我就只能蹲在家里的楼板上,翻检着那些蒙尘近20年的父亲的旧书刊,在我的记忆里,那里有刘文彩的水牢,有“我哭豺狼笑”,有水浒里的鲁智深,也有孙悟空的大闹天宫,就像现在一些幸运孩子的小书柜。但是,我们家很不宽裕,每逢有下乡售卖图书的,我也只能转着边地看看书名,只怕弄脏了人家的书,怕自己心烦。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在外教书的父亲给我买了本《日历上的百科知识(366天)》,在那个饥不择食的年代,那样的一本书竟然让我的头脑里产生了“理想”,而排在最前面的竟然是,“当一个像李大钊那样的图书馆馆长和像罗蒙诺索夫那样的博物学家”,现在想来,那本书真的就是全世界,它让我拥有了比海洋和天空更广阔的胸怀。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师是杨栋

老师是杨栋

 

杨栋是我的老师。

梨花村是他的藏书楼。这个名字与他的故乡黎和村有一定的缘缘,不仅因为梨、黎同音,而且,故乡的山梨树肯定也是他经常梦回的地方。当然,他的启蒙老师孙犁先生的“犁”字也是同音,这就很有意味了。

很早的时候,他的小院门口就挂着那幅很有名的对联,“梨花院落溶溶月,浅草池塘淡淡风”,院子里有一棵梨树,虽然没有池塘,但也是有草、有风的,真美的意境,想着也能让人醉了。他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创作、思想,真是幸福的。才思泉涌,梦笔生花,也是自然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老师不仅仅帮我发表了许多文章,给我发奖,鼓励我多写。在梨花村座谈,往往能得到意外的收获,他不仅推荐我读书的书目,而且,“概不外借”于我仍有例外,《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后 娘

 

后    娘

 

后娘是与母亲相对的,可是,我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这可能是因为,我没有离开过母亲,而且父亲在离婚之后,在很远的地方与她又结了婚,我们很少碰在一起。

要知道,我们姊妹几个都是在含辛茹苦的母亲的哺育下长大的,狠心的父亲给了我们多少的资助,那又有什么重要呢,我恨死了他,我心疼我的寡母,就如同母亲心疼着我们。为了我们能健康地长大,她竟然几十年如一日,没有考虑过再嫁,她是怕我们遭罪,怕我们受那个不存在的后大的白眼,她深爱着我们。

母亲是先父亲去的。祭奠那天,狠心的父亲终于回来了,可是,没等屁股坐热,就起身走了。父亲是这样的不近人情,连来送葬的朋友们都看不下去了,我真是替母亲下泪,也替自己的不幸人生叫冤。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风家训小集》序

《家风家训小集》序

 

我们生长的世界,就是我们所处的历史方位。

当然,我们的古圣先贤生活所生活的中国也是经历着不断的变化的,那变化包含有融合的成份,也有现在无法考证的、丧失了的成份,当然,也该包含有拓展的意思。因为,历史上所谓的东夷、西戎、南蛮、北狄,都是中原汉族文化聚居地的统治者以自己所处方位为中心,对于其他方位的所谓的代表“落后文化”的统治阶阶及其区域内人民群众文化状况的称呼。

但是,文化是什么?确切的定义没有。但是,东西方共同的理解是,“文化是相对于政治、经济而言的人类全部精神活动及其活动产品”。由此可见,文化不仅是物质的产品,更是“精神的活动”,也就是现在所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除此以外,还应该包括这两者之间相互影响的过程,也就是“以文化人”,同时,文化也应该是前代人通知自己的思想对后代人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4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沁源乡情》出版了

 近日,由《沁源乡情》出版了。该书由山西省沁源县三晋文化研究会编辑,原任县政协主席、研究会会长杜天云同志担任主编,由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非遗中心主任连辑同志题写书名,列入太岳文化探源丛书,是该研究会继《三晋石刻大全.沁源县卷》、《沁源金石志》、《沁源民俗风情》、《水韵沁河》之后的又一部力作,全书约80余万字1500页,分上、下两卷。

该书编辑历时一年半,得到了各乡镇政协工委的大力支持。 该书收录了全县14个乡镇的特色民俗、节庆礼仪以及259个行政村的村情概貌、村名来历、历史沿革大事记、文物古迹、典故传说、历史名人、民间手艺传承人以及历届主职干部名录等,具有很强的史料价值。其中,典故传说部分尤其具有可读性,历史名人部分具有一定的传承研究价值,该书的出版必将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和全县文化旅游产业大发展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韩晓辉)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 屋

 

老 屋

 

 

 

照片上的院子和房子

妹妹叫老屋

父亲写过一篇《老屋蛙声》

此老屋非彼老屋

我的新居

也能听到蛙声

 

院子里有一棵果树

还有一棵梨树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2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大人,我们来了

王大人,我们来了

 

没有你的名刺,没有你的邀请信,也没有给您打电话、发短信和微信,我们冒昧地涌在了你的门前。

一切如同昨天,我说的是十六年前,而你家里的昨天,也还是那时的样子吧。可能不同的是,也许你正在衙门里,也许你恰好在家里的正房安排着管家,“去各处转转,看看有什么需要增添的。”或者,你正在啜饮着江南的名茶,想着朝廷里的恩人该如何报答,或者,你正在等着左宗棠大人或者李鸿章大人的题签,“人家可比咱有名多了,你懂得的。”

“进了咱村,你随便停。”车停下了,“王家可不是那么随便进的。”我们知道,名刺和拜帖通通地变成了门票。曲曲折折的走了五十步,其实只须二十步,听说,是为了安全,不只是王家的,还有我们自己的。“唉,那时可没有这么挤。”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2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桐荫下的春锦

桐荫下的春锦

 

读了《桐荫话书》,写下了这样的标题,想写一写远在浙江桐乡的夏春锦老师了。但是,头脑依旧的不好使,因为,我竟然忘记什么时候开始与他相交往的了。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是因为读书、爱书的缘故,当然也是因为同乡杨栋老师的连线。

几年前,在梨花楼闲坐,翻看到了《梧桐影》(创刊号),立即就被吸引住了,欲罢不能之下,冒着犯禁被拒的尴尬,斗胆向杨栋老师“讨读”,也许是老师当时心情好极了,我竟然借到了,而且好像还借到了吕日周先生编选的《回忆恩师王庭栋》。如同读过某书之后,只能记得一些小细节、小感动一样,并不能真正做到倒背如流,烂熟于心,现在的我依然记不起书中的篇什了。因为,即使是复印多册保留下来的《回忆恩师王庭栋》,也只能记得王特意安排吕在全国会议上做汇报的一个小细节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册书都在我的生活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乙未年大事纪略

乙未年大事纪略

 

甲午岁尾以来,顿觉周末迅忽而至,周复一周,乙未整年行将归去,盘点足迹,如许小事约略可备一晒。鉴于规范,先申一言,次序以记忆深浅为准,调整乃为条理而已。 诸君阅之,倘能会心一笑,当知做人难,为文之不易,如此肺腑而已。

本年出游北京,计两余天。乡镇工作已逾八载,早年公费旅游时,因囊中羞涩,不善交际,兼遇腰椎痛疼难忍,屡次婉辞。而今公务在身,令如山倒,为寻觅三人,晚八时动身,次早九时已至京城,然熙来攘往人流,技防措施作用突显,又次日早晨,三人即被搜获。为安全起见,余请缨陪三人早回。匆匆间,访鲁博虽未得入其门,然能流连东四条傅增湘先生故居,陪三人游天安门、正阳门,遥看外宾接待阵仗,甚可慰也。

五月二日假期,上午逾九时,同学杨华邀约去看沁河大转弯,然不知何处,遂随兴南行。午间由和川镇二郎庙返唐城镇就餐,将欲返家,忽忆安泽有荀子文化园,复走回头路达县城。文化园座落于县东况山之上,山门为秦汉宫阙形制。拾级而上,由后圣殿后门登堂,后圣殿内儒法道墨名五圣同堂,配殿中四弟子风神飘洒,文化墙上诸书体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3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桐荫话书》

我读《桐荫话书》

 

读书就是阅读作者,作者的生活、性情、追求和志业时不时地会坦露在字里行间。很早以前,就听到过“文如其人,字如其人”的话,就如同许多的成语,你耳熟已久,却只有在某种情境下,才能顿悟它的内涵。读罢《桐荫话书》,春锦的形象便跳在了眼前,“晓辉兄,我来给你说说我的书和生活吧!”

我老家福建寿宁,乡间著名人物不多,仅知的就是曾任职寿宁的冯梦龙,如同许多有名的官员一样,如果没有《三言》的帮衬,他也许就会淹没在寿宁仕宦长长的名册中。不才如我者,幸好还有学生时代的论文《山城卧治》,可以弥补自己对于故乡的疏离以及由此而产生的相对于桐乡的歉意,同时也不至于抱愧于这位著名的冯县令。

你可以看见的是,当我决心追随爱人远赴桐乡的时候,是教育产业化的时代浪潮帮助了我,这么多年来,是爱情把我带进了一个不一样的天地,是心中永远的女神不停地召唤我无限地靠近自己的

分类:《小地方情思》评论 | 评论:4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4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金金玉米

2017-07-19

长光军

2017-06-27

龙赐子心

2017-0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