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的博客

本博客所有文字,除注明转贴外,均属原创。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40546
  • 开博时间:2006-11-08
  • 博客排名:第503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冷自知胺

2020-09-21

小奋青滤pe

2020-09-20

若芊我芊n

2020-04-20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拥抱青春,放飞心灵

  

拥抱青春,放飞心灵

                                                               &n

分类:专业 | 评论:0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词的修养境界

  

叶嘉莹的《小词的修养境界》。先生说词,旁征博引,信手拈来,如满树繁花,朵朵灿烂,直迷人眼;如江河之水,汩汩滔滔,沁润心田。

分类:转贴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遍覆苍苔(五)

  1、
  唱着《小小的我》这首歌,我看见你迎面走来,谦虚而腼腆。
  
  青春的世界早已一片模糊,但我依然记得你娟秀整洁的字迹,细腻的文字,一如你温婉的气息。在青春的长河里,只有你的微笑从未改变,一点点羞涩,一点点温暖。你瘦长的身躯,在学校举行的运动会上,在800米跑道上,在阵阵掌声中,执着坚忍地奔跑,在胜利的终点,总有你骄傲的面容。
  
  常常有人利用我作为接近我美女朋友的媒介。接我看电影,其实是为了讨好我的朋友;接我吃饭,其实是为了和我的漂亮朋友更多一次接触。在所有的面目中,我知道,只有你最真诚;只有你的微笑,最清亮最澄澈。
  
  青春总会有一些若有若无的憧憬,总会有一程似近还远的距离。在茫茫不可预知的世路里,我们各自默默地朝前方奔走,用一些文字慰藉彼此的孤独,用一些书信诉说相互的人生。在风雪里,我们相聚;在阳春里,我们寻觅。在最后的底页上,永远记得那行熟悉的字迹:“will you still love me tomorrow?”是那时最流行的歌星童安格的旋律。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探询,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遍覆苍苔(四)

    
  歌曲视频: 何必当初相识 
  
  后来,我们升入初中,从家到学校大概八九里路。初一我们每天走着去上学,尤其是冬天,天不亮就起床,和英子一起,边走边聊,边聊边走,走过铁路,走过涵洞,走过小河,那时的心境似乎从未觉得路途遥远,似乎只要一直走,就会不知不觉到达。
    
  初中学校和小学一样,坐落在一座单独隆起的山包上,不同的是小学的山更高,而且山上长满了翠绿的松林,而初中的山包周围,则是学校开辟的勤工俭学农田。每天到校后的第一件事是将从家里带来的米用自备的小圆土钵淘好,放好水,然后放在学校统一的大蒸灶里,,每个学生都有这样一个用来蒸饭的土钵,上面写着自己的班级和姓名,食堂的师傅负责蒸好,到中午的时候就抬出来放在操场上,一下课,同学们就蜂拥而上,纷纷去寻找自己的饭盒,食堂里不提供菜,学生的下饭菜都是从家里带来的,初二、初三的学生则是周末就带好了预备吃一个星期的咸菜,有的是榨广椒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5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遍覆苍苔(三)

  
  村里的小学建在铁路右边一座隆起的小山包上,学校的老师不多,绝大多数都是本村人,十多个老师中,有一半是民办教师,他们大多是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被安排到学校来的代课教师。我们的班主任就是其中之一。他高高的个头,圆圆的脸庞,红润润的面庞上镶嵌着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直到今天想来,依然觉得他是英俊的年轻小生。只是,英俊的他却有着终生难以弥补的缺憾,他只有一只右臂是完好的,左臂肘部以下残缺了。小时候过马路时被车撞了,从此留下残疾。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英俊潇洒甚至刚毅。他的字别具一体,瘦长刚硬,他的乒乓球气势如虹,攻杀凌厉,那几个健全的年轻小伙也敌不过他,更重要的是,他英俊阳光,洒脱俊逸,像一棵青脆挺拔极富生命力的青松,没有丝毫因为身体残疾带来的阴郁肃杀之气。
  
  我是班长,他总让我帮他做一些事,那时还没有印得飞雪一般的卷子,他总是让我把考试题目抄在黑板上,有时也让我帮他改改试卷。他讲语文课时,并不多板书,但他所说的内容我可以迅速地记在书上,小时的聪慧灵气总是很惹老师喜爱。学校里唯一的一台乒乓球桌,在老师打得意兴正酣的时候,我们这些小不点也被允准上去打三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4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遍覆苍苔(一)(二)

  旧时岁月渐行渐远,然昔日故态,那时音容,仍依稀可见,每每念之,依然感怀。
    
  在往昔的时光里,是有这样一个个面容鲜活、个性鲜明的人物向你走来,渐走渐近,却又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时间的长河,凝结成一段段久远却又永恒的记忆。
    
  沐浴着故乡冬日温暖的阳光,旧时岁月也一幕幕浮上心头……
    
    (一)
    
  门前的一条小河将村庄分成沿河两岸,两岸是一户户人家,屋后是一坡一坡的青山。沿岸而上,左边是一条省级公路,公路的右边,是一条铁路,供山里煤炭输出,现在则成了运输水泥原石的重要通道。
    
  我们的家就在铁路右边的高坡处,喜子的家则比我家更高,是全村最高的一户人家。沿岸所有的人家,都依山傍水。早晨打开门,门前就是一座座青山、一片片烟霞绘就的天然水彩画;晚上,山衔斜阳,瑞霞漫天,宛若仙境。春天,油菜花开,两岸流金,金黄灿烂,美不胜收;夏天,绿盎盎的秧苗,映着汪汪田水,稻子抽穗,稻香悠悠;秋天,两岸青山渐渐转为苍黄,枫叶先是被秋雨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近自然,怡情山水

  亲近自然,怡情山水
   ——《 冬之恋 》《溪涧之恋》比较阅读
  宁大清
  
  【阅读引航】
  大自然充满了美,许多作家对自然景物的描写,神思俊逸,文采斐然,境界深邃,带给我们极大的美感享受。进入文章情境,欣赏富有鲜明特征的景物,赏析多种多样的写景状物艺术手法,感受作者流淌于笔端的情思,可以陶冶情操,净化灵魂,丰富生活情趣。读一篇优美的散文,犹如聆听旋律优美的名曲;陶醉于美文之中,仿佛历经心灵的洗浴。散文之美,令人心旷神怡。阅读《冬之恋》和《溪涧之恋》这样的美文,会让我们领略到大自然醉人的意趣。
  
  美文回放一
  
  冬之恋
  文/马丽君
   是夜,我听到了雪声。
   走近阳台的窗口,——是玉屑撒落的声音。仰头,天空成了暖暖的玫瑰色,似乎是为了和逼人的寒气交相辉映。侧耳,沙沙声从房顶、从树梢、从若有若无的风的呼吸里,渐渐弥漫开来。伸手,一粒粒细沙密密匝匝地落入手掌,凉意沿着指尖荡漾到心间。开窗,沁人心脾的感觉轻柔地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恩施游

恩施大峡谷和利川腾龙洞(亚洲第一洞)照片:
  



  



  
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4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撕光小人书的人

  文 / 申赋渔
  
  从家到镇上有 10 里多路,有时候,爷爷会带我们去赶集。
  
  弟弟 5 岁,我 8 岁,我们边玩边走。到了镇上了,爷爷给我们每人 5 分钱,让我们去买烧饼。每次,我都费尽心机地说服弟弟,让他把钱给我去买小人书。一本小人书要七分到一角钱。
  
  爷爷是木匠,手艺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只是年纪大了,已经 70 多岁,不过偶尔也有老主顾请他,打两把凳子,修补一下桌椅犁耙什么的。所以过年的时候,他还会有点钱,给我和弟弟压岁。
  
  大年三十,每人给 1 元。这可以买 10 本小人书。这么个大数目,弟弟是不会给我的,他给妈妈,攒起来,给他买一只书包,等他上学时用。爸爸妈妈也给压岁钱,可是过完年就会收回去。只有爷爷给的,才是真正的压岁钱。
  
  对小人书的狂热,使我最喜欢夏天。先是可以采桑叶送给伯父,他养蚕。等到蚕“上山”了,卖了茧,他会给我几角钱。还可以摘桑椹,摘满一篓了,放在河水里洗,洗出桑籽,桑籽也可以卖钱。 平日里挣钱就不容
分类:转贴 | 评论:0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报纸的那些绝妙标题

  
  俗话说“看书先看皮,看报先看题”,“题好一半文”,读者打开报纸,要看什么,先看什么,取决于标题。旧中国的老报人们对标题制作非常重视,有不少神来之笔,不仅幽默风趣,而且辛辣有力。
  
  上世纪30年代,何应钦任湖南省代省长时,有一年清明节曾去岳麓山扫墓。当时据官方要求,各报必须及时配发新闻,指令标题为《何省长昨日去岳麓山扫其母之墓》。不料,翌日某报却把标题改为《何省长昨日去岳麓山扫他妈的墓》。虽然字数、题意与原标题毫无二致,且更加通俗易懂,但“他妈的”三个字却又是一句国骂,因此,这一语双关的妙题令当事人啼笑皆非,而广大读者也忍俊不禁。
  
  也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天早晨,丰子恺翻开上海的“新闻报”,一篇题为《丰子恺画画不要脸》的文章赫然入目。他不禁大吃一惊,心想:自己素来与人无冤无仇,何以对他这样破口大骂?因而怒不可遏。待他看完全文,却发出了会心的微笑。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是有人在针对丰先生的《乡村学校的音乐课》一画进行评论,画中的孩子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跟着拉二胡的先生
分类:转贴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宽窄巷子的那些大门

  
成都的景点很多,但因这次经过成都时间匆促,只能选择最有名的宽窄巷子去看了看。最早知道宽窄巷子,源于洁尘的博客,洁尘的文字我比较喜欢,逛宽窄巷子的时候,还顺便淘到了她的电影随笔《华丽转身》,之后又在网上购买了她的几本书,读起来都很舒服,舒服包括身体和心灵的愉悦,能读进去,也能走出来,不陷溺,不怅惘,是一种很享受的阅读境界。但其实阅读似乎在客观上也造成了这样一种状态:不愿说话,更希望沉在安静的氛围里。
  
走马观花逛那巷子,印象最深的是那巷子里各式各样极具艺术气息的大门,古色古香,优雅别致,展现出不同的建筑风格,还有书写在大门之上不同庭户的户名,既有书法艺术之美,又有文字本身丰富的意趣。在打的去那儿的途中,的士司机嘟哝着说:“宽窄巷子有什么好看的,都是打造出来的!”如果都是这样精心的打造,我觉得还是不错的。在所有的命名中,偏爱“偶尔”和“意滴”(也有人读成“滴意”,但我更喜欢“意滴”这种读法)这两个。这两个词我觉得在意趣上是相通的。偶尔相忆,偶尔相思,偶尔相忘,或许偶尔相恨,似乎偶尔什么都可以,是一种断断续续点点滴滴的情思意绪,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途(一)


  
  像是水到渠成,也像是长久等待之后的回报,终于等来了期待已久的旅途。说它是旅途,是基于长久呆着的土地而言的。就像一棵在一个地方的呆久了的大树,偶尔也会想抬起脚来,走出去见见另外的天空。
  火车在静夜里哐当哐当的长途奔袭,越过千山万水。安静地躺在卧铺上,凝听这一声又一声的哐当声。夜是黑的,只有这划破夜空的哐当声,是此时的路途。如此单调,但在我,却又如此意味深长。
  凌晨五点半,我们登上了两辆旅游巴士,一个鼻子右边长有一颗黑痣的女导游告诉我们,到达目的地时间是漫长的,要我们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道路比我想像的要好很多,出了城区,基本上沿江逆行,所有的道路都修在山脚下的江边,这让坐在车上的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至少不用担心车子跌下悬崖。走过了郫县、都江堰、映秀、汶川、茂县、松潘等等。 一路之上,看到了很多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遗址:歪垮的房屋、被石头覆盖的道路、断成几截的公路大桥、落在路边的巨大的天崩石、无处不在的从山上垮下来像溪流一样的泥石(如果下雨,它们就是威胁巨大的泥石流),走着走着,我就想起了只有在《西游记》的神话幻境里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寨风景

更多风景移步空间

1、长海
  
  


  
  2、五彩池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寨沟之树正沟风景

  


  
  


  
  


  
  
分类:照片 | 评论:0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为生命的感受去写作

  为生命的感受去写作
  
   ——迟子建访谈录
  链接: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王薇薇:你的中篇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刚刚获得了第十二届《小说月报》“百花奖”,而且还是中篇里面得票最高的,祝贺祝贺!这个奖是全国惟一一个由读者投票评选的文学奖,很多作家都非常在乎。你屡次得奖,可见你的作品被读者认可的程度。上一届,你的中篇《踏着月光的行板》和短篇《采浆果的人》还同时获奖,请问今年是你第几次获百花奖了?
  
  迟子建:谢谢!没记错的话,大概是第四次吧。
  
  王薇薇:我在“百度贴吧”里的“迟子建吧”里看到了很多读者在上面发贴,表达自己对你的喜爱,总共有几千条贴子。贴里有关于你的各种评论、推荐、询问和信息,很热闹。你去看过这个吧吗?
  
  迟子建:哦,我也听说过这个贴吧,但还没上去看过。有朋友告诉我,他
分类:转贴 | 评论:0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