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底吴钩看不休

谈我军源流;解战例旧事;析将帅因果;构人物形态。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2
  • 总访问量:1405986
  • 开博时间:2006-11-08
  • 博客排名:第1050位
博客门铃
博文

小议《万马战犹酣》一书(转文)

《万马战犹酣》是一本有很多严重失实叙述的书。

 

楚江曾承诺寄书给我,但是后来楚江说“书寄丢了,我正在找,最近很忙,下周再和你联系,前段时间我住院了......最近忙于战友聚会,事务性工作很是繁忙!我会转告大哥,要他直接寄给你,用纸条把地址发给我...... ”。等了半年时间也没等到书的到来,笔者不得不托人在武汉买,还终于买到了一本。这本身说明卢江林心虚,担心书的真实性被人质疑。

 

虽然《万马战犹酣》一书不是在中央军委或总政治部指导下完成的,但总体上写得还是很不错的。正因为没有中央军委或总政的指导,所以,难免出现一些不准确的地方。一是该书仅仅是凭卢老个人的记忆,单凭一个人的回忆出现偏差在所难免;二是卢老的很多红军老战友很少有活到2011年的,当事人不在,很多事情就无法确认是否真实与准确;三是该书由卢老儿子整理完成,难免儿子对父亲有过度溢美之处。

 

卢江林对卢来发老将军的过度溢美,主要原因是卢老自始至终没有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少将,而与卢老

分类:著名将帅 | 评论:1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老庄连”番号改变过程之推想(原创)

前篇博文(简称前文,下同)在研讨新四军3师7旅19团的编制时说到了“刘老庄连”的问题,现在先来看该连是怎么诞生的?

 

对此,19团老人魏祥成有个回忆:“游击三大队当时集结于石城、李单楼一带,(39年)5 月中旬出发,经黄口以东,跨过陇海铁路封锁线,到达萧县之华家湖,遭遇日军500 多人进攻,经二、三中队顽强抗击,战至天黑,击退日军。但每个中队各负伤20 余人,没有阵亡。鉴于当时形势和部队情况,组织决定由二中队中队长陈兴振、三中队中队长包承宗带伤员回地方养伤。陈、人是进步绅士,因年岁较大,决定同时回地方工作。之后,部队继续东进。经固镇,越过津浦铁路封锁线,6月,到达皖东北之灵壁、泗县以北地区,部队进行整编。撤消游击三大队番号,并入一大队为第三营,下辖九连即原二中队;十连即原一、三、四中队合并;十二连是原六、七中队加河

分类:历史研究 | 评论:1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大红军团对“三四制团”编制的坚守-原创

笔者一段时间在搜集、整理、研看我军团队史料时,发现115师的687、689团,120师的715、716团,129师的769、772团,历史上曾长期保持着“三四制团”(三营十二步兵连)编制(或架子,下同)的现象。像689团,到48年春上东野全军大练兵了,这个编制(团番号时为东野2纵5师14团)还依稀闪过;又如715、716团,这个编制是一直实行到了49年2月西野全军统编;129师的772团也一样,49年2月中野统编改称二野了,4纵10旅28团(772团时下番号)“三四制团”的架子才落下。

 

这几个团,715、716团红军时期是红2军团的4师、6师,769、772团分别是红4军10师、红31军93师,而687、689团,前者是红15军团73师,后者则源自刘志丹的陕北红26军,都是红军时期一个方面军的标志性部队,所以称之为“

分类:番号整编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文章——苏燕燕笔下的李作鹏

同室操戈,尘埃落定。历史会见,殊途同归:同室操戈是中国历史的一大特色,可以说文化大革命就是中国历史上从上至下规模最大、混乱无序、时日最长的一场同室操戈的大场面。“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你上场跑马一圈掀翻在地,我扬鞭挥舞落荒而逃。昔日骁勇上将,瞬变阶下囚徒。操戈之人,枪挑各路小梁王。于是乎,仇家上来,原为打天下、耕者有其田的同人志士,全变成仇家乌眼鸡。很多良将都卖了良心,变成一锅滚肉汤。

 

在我们海军,人人都认为后来被划为林彪集团的李作鹏政委是被打倒的前海军老政委我的老父亲苏振华不共戴天的政治死敌,是迫害苏振华的海军元凶。可悲的历史描述!作为苏振华很喜欢的二女儿,却在文革过去李作鹏被定性,似乎家仇已报的几十年里,始终在不停地讲述三封信的故事。

 

这故事的真实是因为我和弟弟们生命还在延续,是我们在那挣扎和无奈的青少年时代竟然获得“政敌”给予的生机。由于还活着,我感恩于一个在人性之火泯灭,人际变得势力和冷漠,不惜落井下石的时代中,那一颗清醒的大脑,敢作敢为敢担当的“反派将军”。

分类:资料留存 | 评论:2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晋察冀老八路团中红军连番号的排列(原创)

开篇前先作定义:篇名中的晋察冀“老八路团”指的是1937年底前相继组建的晋察冀军区1、2、3、4、5、6、7团等;各团中红军连的“番号排列”指的是其在1949年全军统编中的番号序列。这样定了,文章就成了一次专题研讨。

 

我们先来看看“老八路团”中的红军连初期编入时和一段时期后的情况。

 

1团:37年11月115师独立团1营营部及2、3、4连、3营营部及1、2、3连组建晋察冀军区独立1师1团,1、3营序列不动,1营2、3、4连改称1团1营1、2、3连,3营1、2、3连改称1团3营9、10、11连(注1);12月1团改称晋察冀1分区1

分类:历史研究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343团的六个红军(步兵)连(原创)

大家知道,军史中39军343团最早对应的是1940年2月重新编成的八路军344旅687团,这个687团是由老687团团部、1、3营与40年2月于太南组建的该团新2营合成的。该新2营成立时,调入了老687团的两个红军连队作为骨干,坊间原来认为是调入了687团1营的2连和3营的10连(分别改为新2营5、6连)。这个认为符合一般性的“调动”规律,因为在687团的前两个2营(都是红军营)先后调走后,原来1、3营的八个步兵连依然存续,那么现在要组建一个全新的2营,从两个老营各调来一个红军连队,是非常合乎团队保持各营战斗力的均衡性的一贯做法的。

 

但是笔者从原广州军区《荣誉团队史》一书中看到,44军132师394团1连的前身为687团3营10连,而该10连是通过调改为新四军3师特务团1连、编为东北民主联军7纵21师61团1连等“桥段”归结为394团1连的,这样的沿革路径是可靠的,没有问题。

 

这样,就否决了坊间关于3营10连调为687团新2营(40年2月版,下同)6连的说法。

 

分类:历史研究 | 评论:3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冀鲁豫军区的三个21团(原创)

抗战期间的冀鲁豫根据地是连接我党我军华北、华中战略区的主要交通枢纽,为保证这一地区的通畅,我华北大区的八路军部队,不时组成南下部队进入该区“维稳”(主要是对付陇海路南北的国民党部队)。一些时候,北边区域日军“扫荡”激烈时,也有不少八路军旅、团部队南下“避风”。本文说的就是冀中、冀南区南下“维稳”或“避风”的两个21团以及冀鲁豫自己的第三个21团。

 

这三个21团,其番号都大有来头。冀中21团番号是39年秋冀中吕正操部队统一整编时授予的,属于晋察冀军区野战团编排序列。40年初随冀中军区机动的7支队南进冀南反顽,从此有了冀中南进支队21团的称谓。41年春21团随支队继续南进,目的是支援彼时主力欠缺的冀鲁豫军区,夏季正式划入冀鲁豫军区(2纵兼)。42年冬冀鲁豫军区大整编,冀中南进支队并编经营新成

分类:历史研究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议议本轮裁、整军的番号改动(原创)

本轮集团军级的裁、整军,分为“脖子以上、以下”两个部分。“脖子以上”部分暂不讨论,那是笔者甚不以为然之处。“脖子以下”部分主要内容是师改旅,取消团建制的裁、整、改。预计整改之后,旅为基本战役单位,其建制、兵员、装备会大幅提高,其种类也更加齐全,这些是优点,不可否认。但是,整改缺点也为众多网友所担忧。譬如有人说:七改八改,毛 泽东思想化不能改。也有人说:本轮师改旅基本是参照美军现有模式,“钢多气少”的特色会不会也引进来?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笔者认为,我军的“毛 泽东思想化”其特征之一是其革命传统,而革命传统的最具体体现就是现存的红军部队。如果红军部队(师、团、连)在裁、整军中大量消亡,传统必然趋于空心,苍白,这不会为体制内的某些裁军专家的说法而辩白。

分类:番号整编 | 评论:3 | 浏览:1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彭雄与686团入鲁初期的两次重组(原创)

抗战中期牺牲的新四军3师参谋长彭雄,也算是我军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说他传奇,是因为他抗战中的几乎每次调动都与我军新部队的组建有关,譬如39年3月686团分灶成立东进支队(115师)1团,他(时任团参)与杨勇一起去了1团;40年4月115师独立旅改编组建黄河支队,他由鲁南调为首任支队长;41年2月八路军5纵改制为新四军3师,他又从山东远赴苏北,出任该师的参谋长。彭雄的这些调动,都是可以进入“大军史”的记载,而他的一些较小的调动,也和我军主力部队的创建紧密相关。下面,我们就来追踪他在686团入鲁初期的几次调动。

 

1937年8月红1军团4师改编为八路军115师686团,彭雄从4师参谋长变换为686团参谋长,随团东渡黄河进入了山西。38年3月林彪隰县负伤后,115师进行了一次大的调整,杨勇接替李天佑出任686团团长,彭雄仍

分类:历史研究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军队番号要拨乱反正!——博文重帖

现在在公示媒体上看到裁军后未来军队组织的消息,不外乎这样的内容:××军(或集团军)即将裁并;××师将予“转制”,或者整编;…… 裁军是世界性的趋势,是利于国计民生的好事,不容置喙的。关键是“裁”的技术,“并”的方法这些工艺性问题,应给公民、政团、专家以及军队基层予讨论权,仅“肉食者谋,何必间焉”?非也!见仁见智的事,流经千古的事;人民养育之恩,国家倚重之托;布衣竖子,清流白丁,千虑一得。

 

话归番号。我们目前经几次裁军后保留的陆军兵力规模基本上是恰当的,今后在这基础上进一步裁并这也是必然的。去芜存精之举容易,精于求精之事颇难。这“进一步裁/减、理/并”就是肌肤腠理的“手术”运措问题,非行家里手而精益求精“操刀”不行。就说陆军军(或集团军)番号这层面,现在留存的1、13、21、38、54等军的番号编制,这个安排还是比较专业的。就军队的战斗力看有骨干性,就军队的发展史看有代表性,就该部队

分类:军事评论 | 评论:16 | 浏览:7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