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空一羽

用一般的设备拍出非一般的摄影图片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0676
  • 开博时间:2006-11-07
  • 博客排名:第4771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笔名的人生况味

上世纪中叶,我曾用“戴务农”这个笔名,写过一篇墙报文,说到某些做领导的,喜欢给违迕其意的下属“穿小鞋”,引用了慈禧太后在光绪帝戊戌变法时说过的一句愤慨的话:“今日令吾不快者,吾也令彼终生不快”。我的文字措辞,被单位的某人揣测到,此文为我所写,见面笑呼我“戴务农”;更有人呼我“戴老板”的,他以为我心照不宣,其实是他搞错了。他呼我“戴老板”,意在调侃我是国民党军统的戴笠。可他记错了,戴笠,字“雨农”,非字“务农”,一字之差,也是一音之差,同事拿我的笔名打趣,只好颔首笑之。

没想到我这个“务农”的笔名,在后来的日子里,还真的与务农纠葛在一起。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坚书法习作印象

陈坚书法习作印象

                            碧空一羽(戴正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沙青峰三门岛

     

    打开1比340万分之一的广东省地图,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以东,大亚湾与大鹏湾之间的海域图上有两个不标地名的芝麻点,那就是大、小三门岛。

    三门岛面积约4.9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3公里,距香港海域仅8.7海里,因与小三门岛隔成三条水道而得名。由于处于大亚湾与大鹏湾交汇的“漏斗口”位置,是粤东、福建及浙江沿海船舶来往港澳的交通要道,因此地理位置非常重要,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1942年,日军占领三门岛,在大亚湾海域集结2个师团兵力,共4、5000人,之后进攻澳头、惠州,直扑广州,展开对中国南方的侵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因特拉肯途中

告别威尼斯,旅游大巴迎着沉沉暮霭,向奥地利西部边陲小镇因斯布鲁克(Insbruck)进发。行程387公里。

行车将近4个小时时,大巴在路边一树丛处停下,司机匆匆拎包下车。导游忙说,司机去办奥地利的入境手续,大家不要下车,呆在车上等过境。我想,海关人员该不会上车来一个个检查过境吧?

伸头向车窗外张望,寻找应该有的海关一大楼,却只看到孤独的两间平房,墙上镶着德文标志,看不懂是个什么意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国桂河大桥参观记

     2012年兴起一股泰国游的热潮,俺也脱不了俗,报了个旅行社,12月9日赴泰国旅游。行程表上,有到桂河大桥的项目。据俺了解,旅行社的泰国游行程,一般不安排去桂河大桥,因为这个地方靠近缅甸边境,在曼谷西北122公里处,没有什么可供购物、消费的。 

 

     俺在本世纪初,初上英特网时,看过一部大卫•里恩执导的电影《桂河大桥》。这部1957年10月上映的二战电影,堪称世界电影史上最出色的战争片之一。剧情描述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军上校尼柯逊率领的六百官兵在新加坡被俘,日军将他们运往缅甸丛林中的战俘营囚禁,并逼令他们在该营所在的桂河建筑一座桥梁,藉以接通曼谷与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威尼斯印象

915日,在佛罗伦萨匆匆一瞥后,傍晚车行255公里至威尼斯,在一所叫宫殿酒店(Palace Hotel)夜宿。次日晨,乘车至亚得里亚海滨,坐水上巴士去威尼斯本岛。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佛罗伦萨一瞥

佛罗伦萨(Firenze), 意大利语意译为“百花之城”。它还有个诗意化的音译名:翡冷翠。首译者是民国新月派诗人徐志摩(1897—1931年)。1921年徐志摩赴英国康桥大学(现剑桥大学)留学,1925年游历佛罗伦萨,6月11日写了首新诗《翡冷翠一夜》。“翡冷翠”则是根据英语Florence音译而来,这两种译名,相比而言,在诗文中译作“翡冷翠”更显优美,不仅音似,而且意思恰当,然而,在一般交流中使用毫无文义的“佛罗伦萨”才不易被误解。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罗马一日

14世纪初,由马可·波罗(Marco Polo 1254年—1324年)口述、鲁斯蒂谦(Rustichello da Pisa)执笔的《马可·波罗游记》,叙述威尼斯人马可.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巴黎巡河游

人类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拉近了各国人民往来的距离。

2012年4月12日,上午九点,来自巴黎的法航执飞的波音777-200ER宽体客机首次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武汉首条通往欧洲的客运航线正式开通,激起了我要去欧洲旅游的欲望。

2017年9月13日,参加了一个罗马进、巴黎出的旅游团,14日清晨抵罗马(Roma)后,行李装上崭新的旅游大巴直奔罗马景点,一日内游了罗马古斗兽场和梵蒂冈两个景点,黄昏时分驱车逶迤北上,开始根据旅游合同走“行程”。从罗马到巴黎,中途游览圣吉米亚偌(Sangemiyaro)、锡耶纳(Siena)、佛罗伦萨(Firenze)、威尼斯(Wenezia)、奥地利边境城市因斯布鲁克(Innsbrnck)、德国菲森(Frisen)、瑞士的因特拉肯(Interlakan)、乘缆车登瑞士铁力士雪山(Mount Tili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东音乐声中的羊城旧影

上世纪50年代,大众传媒主要靠报刊(平面媒体),上海出产的晶体管收音机(也称半导体收音机)才面世,还没有进入普通家庭。那时我就读的中学配备有广播喇叭,主要是播体育广播操,有时也播音乐唱片。记得有一天课间休息,喇叭里播放一首广东乐曲《雨打芭蕉》,流畅明快的欢乐旋律,令人愉悦的器乐合奏,描写打在芭蕉上淅沥雨声,给人一种芭蕉在雨中婆娑摇曳的遐想。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美妙的音乐,顿时感到陶醉极了,知道我国有一种没有唱词的地方音乐叫广东音乐。

广东音乐是标题音乐。有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在街上个体书摊蹭书看,见有一册广东音乐乐谱,是用中国古代的工尺谱记谱,即使现在从事音乐作曲的人,也很少有人能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