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01633
  • 开博时间:2006-11-06
  • 博客排名:第270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出租车司机

 

 

 

小华前几年回家,不再去新疆,他本来在他小伯在新疆开的厂里打工,但他小伯经营不善亏了本,钱又被一个姘头骗了去,原来一个大土豪突然变得身无分文。听说很多在新疆的亲戚赚了钱,就小华一人好像没弄什么钱。

村小队里总有人请客吃饭,有时便在饭桌上碰上小华,大家客气一回,谈谈时事说说山海经,不怕没人说,气氛总是不错。小华这时不凑趣,脸上黑黑的,他翻来覆去对人说,,一个人在外总是特别伤神,整夜整夜想事情,觉得社会无情可怕。但想来想去,想不明白。桌上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我听了有点逗,但大家几个菜一过又嘻嘻过去了。

小华比我大四五岁,穿衣作派很时髦,但回来以后变了个人似的,衣着随便,黑黑的脸上没有笑容,性格越发内向。他一看见我,便要和我攀谈,我只能顺着他说,因为要是开玩笑瞎扯,他目光闪烁了会仍接着他说,我

分类:在此处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厨子海勇

 

 

 

海勇是厨子的儿子,现在也做厨子。

儿时在乡政府一帮孩子中,海勇是落单的一个。他很少和别人玩,住在东边一排宿舍的当中一间里,每天上下学看不到他人影,回了宿舍,他就把自已关在宿舍内,极少看见他出来。有次大头上学时,经过他的宿舍推他的门,进去一看,看见他正坐在临窗桌上吃饭,一碗泡油面加两个蛋,大头问,吃什么?海勇不好意思也没回答。大头说,这什么蛋?海勇说,鸭蛋。大头说,鸭蛋有什么好吃的。海勇不好意思地又不答了。

乡政府内有两个厨师,许厨师就是海勇的爸,是个瘦巴巴的中年人,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另一个是施厨师,每次家里缺饭,大头妈总让大头去食堂打饭,大头如果要二两饭,施厨师每次总是多加半两。大头便只喜欢施厨师,施厨师总是打趣大头,说一些笑话,有趣的很,许厨师虽然总笑着,可总是言中带刺,偶尔见到大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镇电影院

 

 

 

那是一条尘土飞扬的小镇,东海镇,与一条河比邻而居,粮油店杂货店裁缝店,暗漆漆的临街小房子,镇上除了乡政府供销社实在没像样的房子,有一年乡政府旁边建起了一家电影院,风格宏伟巨大气派,南面是三层楼高的放影楼,西边接着一个宽阔的大礼堂,临街处是一个篮球场。那时苏北的乡政府旁往往建有电影院,可能建在一起看上去就比较气派,去镇上看电影是非常时髦的事,也常有歌舞团巡回演出,那更是万人空巷的大事。

电影院是乡政府那帮孩子寻欢作乐的地方,电影院四周有围墙,正面两边各有一个铁栅门,小孩子扳弄门上铁条就可以钻入,当然乡政府孩子平时进入电影院不需门票,可大头还是喜欢钻门看电影。影院建成那天,大头基本上天天就在电影院玩。放了学吃完饭就往电影院跑,他从来不做作业,作业都是第二天在学校抄一下同学的。

大头起先总

分类:幽暗的年代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执拗的陈华

 

 

 

乡政府北边有个玩具厂,陈华的妈妈是工厂职工,陈华是单亲家庭,爸爸很早去逝了,死于一场事故。陈华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小个子小脸,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黑皮肤,看上去透着一股认真劲。他有一种奇怪的性格,多愁善感又偏激执拗。

那时大头,姜华,赵熊华,陈华经常在一起玩,踢毽子抛沙包,偶尔也搞一些小恶作剧,在厕所内说说下流话,或吓吓女同学,所有的游戏基本上是无师自通。那时被老师批评是毛毛雨,说了就忘,所以每天就是等着疯玩。一下课一放学,他们就琢磨着今天该去哪儿碰碰运气。一下课最先冲出去总是大头和陈华,两个人把作业一交上,箭一般窜出去,在操场上甩开手臂忘乎所以起来。大声嚷嚷还不够,他们还骂脏话,骂脏话是陈华的嗜好,乌鸡脚鱼戳泥妈老逼!班主任往往在教室内听了笑笑,但有时隔壁班的老师恼了,把他们叫到隔壁班罚站一节课。陈华有时还给赵熊华大头家打电话,在家里接电话可是郑重其事的事情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聪明的泉子

 

 

 

泉子什么都能玩,样样精通。

泉子的妈妈是个瘦巴巴的女人,苍白的脸,一对眼睛红丝丝的,总像哭过似的。但爸爸却很严厉,泉子看见爸爸像老鼠见了猫似的。

泉子对大头说,小平头好,打架时别人不能揪住头发。大院内的孩子几乎全都被泉子揍过。冬生和泉子同龄,有次冬生和泉子闹矛盾,大院的孩子便分成二派。泉子买来铅笔橡皮贿赂跟着冬生的小孩,大头没要,可最后冬生也接受了贿赂,只剩下大头成了一个人。

泉子和冬生在校庆大会上表演相声,泉子问,遇见老人过马路,你该怎么办?冬生总答错,最后答对了。下面的同学谁都没笑。

大头和一个同学在大会上表演竹节人对打的样子,五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锦超的小自行车

锦超的小自行车

 

 

有一年,学校暴发了腥红热,大头是班上第一个得腥红热的,脖子上冒出一点一点的红疹子,班主任摸了摸大头的脖子看了看,真的感染了,回家去吧。

下面十几天,大头乐坏了。终天有一次名正言顺的不上学,大头在家乱转,妈妈一看见太阳就要晒被子。搬出两张木凳上两边放上两个木楔子,放好毛竹铺开连子。妈妈把床上的褥子被子抱出去晒太阳。外婆总躺在床上,要晒她床上的东西,先要挪动她,妈妈把外婆抱在藤椅上。

外婆就坐着晒太阳,她满头的银丝,由于长年弯腰身体已变形,那始终弯着的大脊椎骨已经损害了她的身体。她眯着眼用一蓝手帕不停地擦试眼泪,她的脸像核桃,布满皱纹。妈妈只做外婆爱吃的菜,外婆最爱吃的菜是豆芽。

场心是菜地,周围一排方水泥柱,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胖子同学

 

 

 

小镇上一片灰尘飞扬,乡政府气派些,两个白板条挂在两边,写着和合镇乡政府,中共委员会,穿着朴素的人进进出出,办公楼南边是居住区,都是平房,房前是自留地,妈妈白天总是拿着把耙锹,刨个不停,冬天种茄子,夏天移载青菜,旁边是个公共厕所,妈妈有时还掏粪,累满一整天,她提着耙锹进来了,洗把脸,一屁股往床上一坐,马上又开始炒菜做饭。她寡言少语,看见大头,总是喝令他走开。大头坐在里间编一本诗集,他自已写的,他还画画,画美女图,可大人说他比例失调。

爸爸总很忙,进进出出的,感觉又像没事做一样。他喜欢站在门外大声讲话,讲到把别人吸引过来,声音更大了。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到了退休那天,没人听他说话,可他嗓门不比从前小。家里天天有人找他谈话,他没话说时躲在最里间,大家不好意思跟进去,便逗大头玩。

文化站长是个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头

 

 

 

大头的课桌在第一排,他人不矮也不高,不知为啥老师这么安排。前排是矮个男生的天下。教室内总是乱糟糟的,什么样的声音都有,所以一上课各种声响还回荡在大头耳边。老师说什么,显得像是一种背景声,况且这么多老师轮流站在前边说什么一点听不清,外边的空气静得冲淡了老师的声音。

大头身上穿着一件灰毛毛的外套,一条同样灰毛毛的裤子,脚缩在课凳上,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老师。同桌永华是个瘦子,一比看上去像竹杆,总是精神百倍。大头成绩坏,老师挑难的问永华,容易的问大头,大头答不上来,为什么容易的问我?大头即宠又自卑。

女班长正好坐在大头后边,红红的脸蛋,脑后扎着一根粉色的发带。大头有时恍惚之间,回过头不安地看上一眼,只见她的眼睛里也有一丝不安。老师有时语带调侃地说个人说件事,课堂上一片哄笑。永华笑得把课凳前后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沙地人家

 

 

还在很多年以前,我看见过二舅,他一个人在大街上默默地走着,头耷拉着,脚步单调,他高瘦个子,黝黑脸庞,衣服破烂,神情算不上快乐,但也并不悲伤。那时我还不懂什么是孤独,只是直觉,我喜欢二舅。

母亲有时看见他,加快脚步,紧跟上去,小心地喊,阿哥,阿哥。二舅神情不安,加快脚步,头也不回,他的声音分不清是什么感情,你别乱叫!语气只能说是果断的,同时伴着一种纤弱。

母亲红了眼睛,沉默了一会,就走开了。母亲回娘家时,常去看望儿时的伙伴,有个婶婶常对母亲说,妹子,我们那帮小姐妹,只你嫁得有福,看看你二哥,现在真叫人心酸。母亲谈起伤心事,脸上总是和蔼的,这点上,大人们真是叫人费解。如果说自已伤心时,对人也必须亲切,这是为什么呢,这种笑眯眯,让我不喜欢,我喜欢二舅,喜欢他的孤独。

二舅,二舅,我在大街上追着他,大声叫出来,引来旁边的人一阵大笑,我毫不在意,继续叫他,但二舅的神情让我扫兴,他呆若木鸡,看我象在看个鬼。不过,我回家后,见到父亲,仍是兴奋地告诉他,今天我看见二舅拉。父亲严肃地看了我一

分类:写下就是永恒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片断——回家

往事片断——回家

 

 

一个人住了很多年,回家当然是指父母家,有一种奇怪的心理,说愉快不愉快温暖不温暖都不正确,和父母在一起的大半时间是令我不适的,可能和网上很多半大孩子一样觉得父母是祸害,觉得他们不理解你不给你自由,但随着一家人年龄都在漫漫增长,这事有个意料不到的转折,有一天我想到了死亡,所以当然的我在很多事上只能尽可能谅解了父母。

有时觉得不被世界改变是轻易的,只要你内心足够强大,或者足够愚笨,像我一直SB在做的这事。但面对至亲的所作所为必然令你方寸大乱,比如在家我总会打开电视,往往调到央视新闻频道,然后琢磨着最近赵&家&人大事记以此取乐,但如果我在饭桌上忍不住骂上一句,二老一定是奇怪地看看我,不以为然地,我妈还会用筷子敲敲饭碗,有时我当然会采用说理的方式,可这只会加剧情愫的反应,我妈会气得走到另一个房间,怒火完全写在她脸上。专制的父亲更让我觉得,有一天他会

分类:在此处 | 评论:1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片断——三个华

往事片断——三个华

 

 

人是不可改变的,就是说你一出生有些事就决定好了。

沿着河岸向南走,走过一条小巷,再向东走,一片密集的人家,有几个同学就住在这儿。恩,到了,儿时的红星小学,那时它的大门是开在西侧的。

幼儿园和小学部是连在一起的。学校大体分成两片,北边一片房子是幼儿班,南边一片是三年级以上的,中间有一个通道,每次经过,不知为何有点懵。

我长得笨,一年级时还不会背数字,从1念到100,背到10我头脑一片昏暗。

北区的操场上,有一棵松树,我从没注意这棵树,但后来回记中全是它的样子。

分类:在此处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片断——班长,我的班长

往事片断——班长,我的班长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请原谅这句酸话,因为我的确开始老了。

第一次转学,是升初中,就读于江海中学。后来,高中的班主任对说,你的作文我看得都笑了,又说,你怎么现在还记不全同学的姓名。他不知道我初中的同学名也记不清,出于一种内向胆怯吧。

我那时对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经常吃不准,比如,做班主任的老师一般是语文老师,上了初中怎么换成数学老师或地理老师了呢。英文的字母怎么和汉语拼音一样。还有很多现实的事情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几乎近二十年后,我才明白那时的老师是自已笨,所以也要千方百计的弄笨你。

初中班主任接手我们这个班时,第一个动作是搞清我们的底细。比如,关键部门子弟的名册表上一定划上括弧。我一直觉得他对学生的利用和对教学的理解不相上下。

班长的厄运来了。她只知道看武侠小说,而且是古龙。她捧着大人物吃吃笑着,课后和我们谈论书中的情节。她好像说过我是天才白痴。班主任是侦察的天才,他可以坐在男寄宿生的蚊帐中听尽你的

分类:在此处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片断——卖鱼的蔡伯

往事片断——卖鱼的蔡伯

 

 

还是儿时乡下的故事。蔡伯住我家西侧,他的西侧是他的兄弟,帮人家打临工的,他们的大哥在镇上贩蔬菜,是不大不小的一个老板。他自已在镇上贩卖鱼虾,中午一过,他骑上摩托去达子上进货,到点埭路上一定看到他的身影,着一件通身的皮衣,摩托后座上扎着几个大筐子,他叨着一抽烟,伴着突突马达声,感觉很精神。大概到晚上七点左右,卖完鱼他又回家了。

苏北的农村,在九十年代末期开始流行盖小楼,前后经过十多年,家家户户住起了小楼。蔡伯家那时也盖起了二层的小楼。他老婆平时是干农活的,他有一个女儿,和我同龄。我仔细观察过各家各户的生活,发现大部分人家贫穷。在我们小队里,富有的人家,一般是做医生,或者是做什么行销生意的,只有几户。可以想像,盖楼一定花了他们不少积蓄。

他夫妻两人早起晚宿,不停操劳,所得的积蓄除了盖楼,其

分类:幽暗的年代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片断——大姨

 

 

 

在我父母的兄弟姐妹一大帮子的伯伯姑姑舅舅姨妈中,最令我难忘的是大姨,想想事情往往是这样,大人对待小孩往往是居高临下的,某些表露出来的关爱有时只是他们自已领袖欲的满足,而在小孩面前表现得谦恭卑下的大人更能被小孩子视为朋友。大姨身上稀有的品质是她善良坚韧,比起邻里中普通的伯伯婶婶更谦和慈悲,没有任何机巧之心。我不知道这脾气是她个人性格中生长出来的,还是环境令她形成这样的性格,但不管怎么说,乡里亲戚说起大姨都要称赞一声,好性子。

记忆推着向前,最早的关于大姨的印象,还是儿时在在乡下公社时,大姨和姨父每年夏天来我父母这儿贩卖西瓜。那还是八十年代,距离现在太远,是完全不同的时代,令人想起时,可以说每一丝空气都飘荡着悠远的怀旧的气息。姨父剃着平头,穿一件深蓝色中山装,脸红红的,总堆着笑,我总听见他大声的说话,而大姨则很少说话,走路时都看得出她小心谨慎,她黑黑的脸,眼光内

分类:幽暗的年代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来临:吴国桢的回忆

  

夜来临:吴国桢的回忆

 

 

读这本回忆录的过程中,本来对解答的一些问题已颇感满意,但读到最后远超本来预期的目的。吴国桢对GCD的分析研究,可说平生之未见,他对自由的坚守令人心折。如果说以前读的有关这段历史总是遮遮掩掩,那这本书是直面操蛋的世界,因此必须说一声,这是现代史必读书之一。吴当年也是置身于时代洪流,面对各种错综复杂的现象,但却看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GCD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吴仔细分析了DCD崛起的原因,我们知道苏俄将满洲关东军的武器装备留给了赤匪是令它根

分类:读读写写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