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998
  • 开博时间:2015-10-08
  • 博客排名:第12240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流丽年华昧

2018-09-26

jfsvwn1746..

2018-09-25

u_10364556..

2018-09-25

liulianyua..

2018-09-25

露台风月

2018-09-24

binwang510

2018-09-24

九州神国阜

2018-09-23

mejojo01

2018-09-2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中秋夜

深爱这四季分明的亚热带气候,春夏秋冬,时序更迭,一入秋,天地气象为之一改,白云悠远,大地沉静,林木安详。

阳光照进我通透的厨房,阳光下,我洗着一挂紫葡萄,又从冰箱里取出晶莹剔透的柿子,它饱满着一腔蜜意。无以回报似的,我默默享用,这季节的美意。 

时令是有神力的,威严与慈悲同存。 

风里的凉意起来了,裙袂间,有秋的落拓。 

昨日秋分,今日中秋,我不看月,江月年年望相似,几千年了,早已望进个体与族群的文化潜意识,望不望,它都在那里,心间都有一片清辉。 

虫声清越,人在中年,更适合听秋虫声。 

当然也适合喝茶,茶泡的不浓不淡,红茶和绿茶交替着喝,今晚,以绿茶收尾,绿意幽然,白露已过。

 越来越寡言了,就像田间一株低垂的稻谷,它把风雨雷电都转化为能量与养分,丰收,实则是季节的一则寓言。

 中秋夜,花好月圆,人在中年,反倒越来越喜欢年少时鄙夷的俗气了。这是古典中国的喜庆,就像大观园里的贾母,花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所思

天涯是个冷落的地方了,然而,我恋旧,虽然写得少了,但还在。

今早去办公室,看见门上的门牌,只剩下我的名字,同屋的老师,退休了,她的桌椅还在,她还有研究生未毕业,然而,毕竟是正式退休了。看着空落落的门牌,有种苍凉。

凭谁敌得过时光的力量?一波波的人,朝阳里走来,活泼泼而健壮的生命,发着光热,怀抱各式的梦想,眼光投向遥远的地平线,仿佛未来在天际,而天际遥遥,许诺永不闭合的玫瑰色时光,然而,白驹过隙,这只是年轻的幻觉罢了。

隔了一年,再看同事,惊觉一些时光的印记。印象里,她是中年的模样,衣裳讲究的矜持,猛然相见,一眼看见苍老的气息,无可遮掩。叹息,当初那些风华正茂的,如今两鬓风霜,曾经众星捧月的,一脸的落寞,长江后浪推前浪,好年华不长久,热闹也不长久,经久不衰的,是少数的智者、有大才华,或者,格外为命运垂青者。

秋风起,黄叶满地,放眼四望,天地清旷,徐步独行,宠辱不惊,这是大境界,需心胸、阅历、眼界成就。

夏末的闷热未去,时令上已是秋天,近日沪上阴晴变幻,云散云聚,暮色起时,打开落地玻璃窗,云天就在眼前,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切回

多汁,饱满,潮湿,绿得过于幽暗了,这是沪上的盛夏,无端地令人联想起沉塘的女子。从一个世界切入另一个世界,不动声色,是中年人的淡漠,或者,也是中年的波澜不惊吧。伯克利的明净与艳丽,不谙世事,又仿佛尘世之外的透亮,倏忽间如同梦境,尽管它们也曾是日复一日的日常,日复一日直到厌倦的日常,海上的白云、山陵上的高树与雾霭,人家的庭院与四季接续的花草……人生的光景大抵如此,一骑烟尘,绝尘而去的是岁月。

格局变动。不能免俗地走上了赁屋而居的日子,为了好的学区,在暂租的公寓与自己的家之间来回奔波,尽管深刻怀疑这种努力的意义,与其说是期盼好的结果,莫若说做到心安,不给自己后悔的机会,这是为人父母的脆弱与虚荣。

飓风来时,中心云淡风轻,它存在一个平静的风暴眼,庄子看到天地之道,需要进入隐秘的风暴眼,让时光慢慢旋转,世事安宁,心有星光日光琉璃光。

傍晚时,落了阵雨,雨停风起,风吹起无袖长裙,一肩雨后的清凉。暮色四合,走在行道树下,半空的绿,浓重的吹不动似的,然而,风是轻盈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印象

整个七月在动荡不安中走向终点。是情绪的,也是事务的。一段生活即将结束,闭合的圆向外绽裂,日子的气息变了。

暮色升起时,从伯克利的山陵一路下来,西天暮云卷起,吞没夕阳余晖,云边一抹昏黄的残光,混沌朦胧,如同油画的质感,山路高低起伏,云像潮水,卷过小镇,天地人都在暮色昏冥之中了。

七月,就是这样风云变幻,一切被云卷过的仓促与徒然。

在玫瑰园里留影,玫瑰,盛花期已过,余下的一些,零落地开着,花瓣残了,小了,花色枯涩。一座花园,如同半壁希腊古剧场的格局,层层叠叠,从山坡下到谷底,别有迷人的情致。从坡上西望,是海湾,海上雾气与暮霭交接,一派迷离的暗蓝,暗蓝里又跳跃着霞光,海湾大桥、旧金山大桥,都市的楼群,云色海光中隐约可见。

时空中,我们只是一个观望的点,世界在眼眸中摇曳,纷繁的印象与情绪,如同海波荡漾。

世界岿然不动。

回首看小儿,他在金色的光里,夏令营的浅蓝T恤,松松垮垮地套着身上,玫瑰开在光里,他也是光的一部分。

风一直在吹,风动,似乎又是静止的,定在阳光的深处,看花的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镇斜阳

快走了,再看小镇多了些闲情与柔情。

最美时分,是日薄西山,反影余晖,夕阳照亮房屋、街道、高树,高树下的洋房,人家屋前的花草,白粉灰墙愈发的亮了,亮的逼人眼目,彩色的屋顶墙面,色调反倒低沉下去。光,静止了,小镇沉睡在光阴深处,而风依然在吹,安静的风斜过街道,吹起发丝,略微有些凉,凉意沁入肌肤,愈发的觉得恍惚。

我仿佛走在梦境。

高大的枫树、橡树,伟岸的红松,肃穆地站在暮晚的光里,如同守护神一般。

丘陵起伏,小镇如同睡在山林的臂弯,一侧是海,海在西侧。日落时,天空色彩斑斓,暮云变幻无穷,半边山站在金光里。抬头看天,烟灰、绯红、墨兰、湖蓝、砖红、赭红,粉红,赤金,而天空,总是无限温柔无限耐心地蓝着,任霞光云彩变幻出无限丰富的层次与形态。而对面的山上,雾气苍茫,慢慢涌起,白雾墨云与夕阳相拥,纠缠不清的爱与忧伤。

风还在吹,我背着夕阳,走过长长的街道,回客居的公寓楼。

楼前,青松翠绿,而红千层,又开了一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call me Jane (2)

图书馆内里接到Jane的电话,说是买了鱼,等我们回来,用烤箱做了请我们吃,否则来美这么久,连烤箱都没用过,实在说不过去。她一直说要教我们用烤箱,可以做出诸多美味,然而,一直忙,她是真忙,做着一份邮局的工作,加班加点地送邮件,平日里,还做着这栋公寓楼的维修、管理和清洁诸多杂物,夫妻俩一起打理着,有时忙到十来点,才回去吃晚饭。真是什么都会做,开关坏了,来修,马桶堵了,来通,取暖器坏了,夫妻俩趴在地上折腾半天,终于让煤气重新烧起来。去年圣诞节,平安夜还在公寓楼忙,圣诞节当日,又去送邮件了。看她这么忙,我们不理解,她说,我赚钱开心呐,加班费是平日的两倍,为什么不赚呢。她赚钱心情好,然而,从来不享受,赚钱对她,本身就是享受。

她让我看到,第一批移民是怎么勤奋努力的,以及移民对这个国家的重要。像Jane这样的移民,是这个巨大的帝国的根基性的存在,当然,还有另一些,撑起它文明壮阔的穹顶。

夫妻俩也真挣下不少家产,邮差工资不高,两千多的样子,但加班费翻倍,她负责好几个区的,夫妻俩加起来上万了,又有这份公寓楼的工作,这个她没说过。小镇上,坐拥几处房产,有一日刚巧收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帮忙

昨日去大华,买菜,又拎了一小袋米,预备把六岁半的小儿当劳力,他把米袋抱在怀里,有些吃力,又很有些骄傲。穿小路回去,一刻钟的路程而已,一侧是小溪,溪上是山林,天蓝得柔和,阳光从高树上洒下来,有点让我遥想起童年的感觉,不同的是,身边雀跃的这个小男孩,有时是令人恍惚的,一晃如此多年,生命是一种无法预测无法控制的奇迹,他注定陪伴着我老去,而我的童年,陪伴了我祖父母的暮年。

他抱着米,走一段,走不动了,我接过来,歇息会,他又逞强地抱回去,我赞叹,你已经可以帮妈妈忙了啊,真是长大了。也真是长高了很多,一年的光阴,短了衣裳,修长了身条,是株挺拔的幼树了。又故意说给他听,嗯,看来,男孩子也好,力气大,只是淘气些。他望望我,眼眸黑亮,那你还说让我跟爸爸一起回去!言下之意是,看,我不在,有谁能帮你?他一下子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了,我对他总是贬抑,淘气,贪玩,费心,可惜不是个女孩儿,带着太累,买张机票,你直接回上海吧。。。他听我唠叨,并不以为意,觉得他有强大的内心,或者,说没心没肝也行,打过骂过,哭了又转眼破涕为笑,从不往心里去的性子,是快乐的孩子,眉眼间一派开阔的明朗着。其实,他还真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期结束

今天小宝最后一天上学,感觉基本最后一周都处于放假前状态了,各种小活动,有一天是戴各种怪异的帽子来上学,今天是睡衣日,有的老师安排小聚会,请孩子们吃冰淇淋,当然,东西由家长捐赠,有一天,安排孩子们户外吃热狗之类的,钱从餐费里扣除,课后班排练了一点小节目,当然不能跟国内幼儿园隆重的表演比,感觉干什么都不成气候似的,大概取的只是放松愉悦的意思。年纪大了,对这些都不大入眼,小宝不肯戴怪帽子穿睡衣上学,也就懒得张罗了,表演,他根本没告诉我,也就是唱唱歌,做几个动作而已,偏偏那天托室友去接,压根也没看到。学期末,必然要给老师表示谢意,出份子钱,每位带班老师建议是20美元,其他教辅人员,各班按比例抽取,觉得这有点像让家长给老师期末发奖金的意思,牵头的家长最后会公布账目,算下来,也只有一半的家长捐了,也有的家长送花,国内来的大多送些文化特色的小礼物。

客气、礼貌,热情,氛围友好,对孩子总是不断的鼓励与赞扬,今天遇见他的英文老师,说,Allan学的很好啊,差不多like a native speaker了,he has an ear for language,好吧,我谢了再谢,其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今日热了些,终于有点夏日的气象了。气温总是在20度上下徘徊,早晚温差又大,某一天忽然热了些,以为初夏来了,然而,又冷了下去,如此反复,令人心生困顿,深切地觉得,到底身在异乡。山川河流、节令物候,草木鱼虫,所谓故乡,都在此间。生长于亚热带,四季分明,冬去春来,到了四五月间,一日日热起来,梅子红了,枇杷黄了,石榴花火苗似的闪耀,棉衣厚被洗了晒了,收入橱柜深处,身上的衣裳一日比一日轻薄,忽而,有一天,女孩子裙裾飘飘……

地中海气候的加州,令我盼天热的心情受挫,受挫的期待成了隐约的惆怅,这异乡的土地啊,虽然鲜花是终年不落幕的盛会。

午后,带宝儿去小镇最繁华的街上理发,理好发,去附近的冰淇淋店,然后,我们沿街坐着吃冰淇淋。周六的午后,街上格外的安静,而阳光耀眼的亮,一些行人都是盛夏的打扮了。街道、建筑、店铺,都有它迷人的风情,美在格调上,也在细节的精致上,不像国内的都市,总在堂皇和繁华上用功夫。身边是一棵晚樱,一团团粉色的花,安静地开。这些街景的片段,这些光阴的片段,很快,都将化成记忆。曾经驻足的街头,曾经看过的花,路过的云,匆匆把我们抛开,花还是花,云还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谈(2)

东亚图书馆收藏了周氏14卷本的散文集,建国前是9卷,有点纠结,觉得至少看到40年代初,看少了,不敢动笔,都看吧,觉得在海外读这个,实在有些不合时宜,还有一种纠结,是从自己阵地逃脱的不安,致力于若干年的东西,也铸就了一种模糊的忠诚。彷徨间,好些时日过去了,翻过几卷,也看到一些心路印迹,人到不惑,观念自然会变,血冷了,理想淡了,怀疑却深了,然而,有些基本的认知,是年轻时种下的,年深日久,枝繁叶茂,无可撼动,所以,大抵还是有迹可循吧。

进东亚,径直下楼,去那一排书架上拿书,两三日翻完,还了再去取。借书处有个白人小男生,瘦小的个子,总是一脸热情的笑容,又总是用双手把消磁后的书本捧给我,真有儒门弟子的风范。今日,馆外遇见一高个头的学者,平常打扮,黄发一缕簪在脑后,木簪突兀地横在脑后,想必是汉学家吧,学问深了,时空也模糊起来,或许,他穿行在衣带当风的汉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18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