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三言两语

山中晴热,晚间暑热未散,牵宝儿散步,路灯下,几条毛虫像火车小车厢似的行进着,一些甲虫翻倒在地,徒劳地划动细脚,蟾蜍坐在暗处,一只在路中央踞着,低头看时,它鼓胀起肚子,地上忽地就湿了,一滩水氤氲开来,差点笑晕,它在撒尿。宝儿忍不住,随即尿了一滩,更大的一滩。再看时,蟾蜍划起四条腿,走了。地上有湿的爪印。星星稠密,望久了,有一头跌进去的冲动。邻人笑着招呼,今年长高这么多,有一个头吧,明年要跟妈妈一样高了……客居,年复一年,时光的痕迹,映在他们的眼中,突兀,如大块的岩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逗号

暑气逼人。大清早的,阳光就已点燃大地,也有一种快意,比黄梅天来得酣畅。空气纯净,蓝天白云绿树,酷热中自有深沉的安宁。牵着宝儿的手,问,美不美,他说,美,有点像明堂山了。康德所言的合目的性就是如此吧,我们的感知与世界如此合拍,就像群山倒映于碧水。把宝儿送去暑托班,自己撑着阳伞走到邮局,把公证后的协议用EMS寄回。长舒了口气,手续暂告一个段落,接下来是等八月份面签,订机票,当然,还有租房。之间是一个逗号,容我微微喘息,不想从前,也不想未来,像暴雨间歇里,悬在叶尖上的一滴露珠,风来时,微微颤动。在我们被生之洪流推着向前奔涌之时,微微眩晕亦是一种奢侈。

昨夜推窗见月隐于云层后,今夜推门去看,月色昏黄,中天仿佛一盏旧时的灯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絮语

总觉得只有夏季才是游泳的时候,虽然冬日也有温水,但总觉得不妥帖,时令、节气,人与自然还是合拍的好。天冷时,也就不勉强自己去游了。近日又开始游泳,暑期深水池开放,我喜欢游深水,浮力好,人在水里更自如些。游过几次,可以较为放心地无袖裙了。总是胳膊粗,十年后的弟子返校,见面时,笑言,你十年前就在抱怨胳膊粗了。对的,几十年如一日地抱怨,又不肯放弃无袖裙的凉爽。前些日子,母亲看了,忍不住嘀咕,别穿了吧,虎背熊腰。我照旧勇猛地穿。

当然,锻炼是有效的,尤其是游泳。人在中年,愈发感觉到岁月腐蚀的力量,是自然的衰老,也是惯性的懈怠,衰老与懈怠联手摧毁人的意志,其结果是放弃,从精神到肉体的双重放弃。一日,在银行办事,看见一上了年纪的妇人进来,眼前一亮,身姿挺拔,有清新脱俗之感,她令我沉思人与光阴的关系,在万有引力拖我们下坠之时,需以心志淬炼精神,令之愈发澄澈轻盈。

或许,最直观的是,对待身体的态度。总有一些坚守,是由外而内的,又由内及外的。在这点上,不必执着于唯物论的立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流程(1)

平生最很繁琐的手续,最近深陷其中,总之,出去前必然是脱层皮的感觉。

周一下午拿到材料后,马不停蹄地开始忙碌,提交了校内出访的几份材料,但是这个就忙碌了几天,填表,网上提交,打印,签字、盖章、层层审核和批复,还有一个匪夷所思的与外方联系过程说明,截屏打印两份电子邮件作为凭据,感慨设计程序人的匠心。昨天跑体检,去指定的地方,6点多起床打车,赶到外滩,一看,7点多的光景,已经在排队了,所幸队伍还不长。外滩的海关建筑真是气派,大理石的地面,大厅顶上有雕花,并无心思细看。等到8点开始正式上班,放人进入,领材料排队、收材料排队、交钱排队,体检前的流程被切割成好几个环节了。真是海派的琐碎。也真是海派的体贴。素来比较糊涂,没有准备需要的照片。临时出来照相,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给了一张名片,不仅画了路线,又在下面仔细说明如何左拐右拐,两分钟的路而已,立刻拍了拿回来,阳光晃眼,天是水晶蓝。再进去时,跟工作人员打个了招呼,免得以为我插队,他笑道,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言两语

云气开阖,至傍晚时,大风骤起,有飞砂走石之感,天光兀自隐去,黑夜突如其来,奔向阳台,看天地气象万千,雨滴如豆砸下,雨声透削干净,风势更大,大雨暴烈,一忽儿就收住了,夏日总是如此。暴雨过后,云开处有霞光绽出,走在雨后的校园里,想起李贺,“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真是鬼才,夏日的这场雨,也有诡谲奇异之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语

夜雨,若说雨打芭蕉,还是这个时节的好,清凉,沉静,有勃勃的生机,穿过雨声,潜入室中。

忙是杂乱的忙,晚间静下来时,分外珍惜这片光阴。

蛙声浮起,雨声大起来,沪上六楼听蛙听雨,别有一番风味。

早上饮绿茶,午后喝祁红,晚间又泡了普洱,纷红骇绿,开水冲下,茶香泛起,越喝越沉郁,像是从少年到中年的况味,茶冷香散去,所幸青丝未白。“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一日饮茶,如穿越岁月几重。

去接宝儿,告知老师要走了,老师很是不舍,竟至落泪,说班上一下子离开了三个孩子,她喜欢宝儿的乖巧。粗砾很久的心,猛然被老师触。幼师,低薪、高压力和高付出的一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在等......

等材料等了三周,整日心猿意马,群里无人问负责老师确切的消息,就傻傻地等,高校里果真是多顺民。对方学校熟悉留基委的套路,说是按月资助,日期得写满一年,给我改了,又提醒我去学校重开份在职证明,免得签证时有问题。有些莞尔,可见伯克利中国人之多。昨日去开证明,顺便问了一声,说是要下周了。

后悔没有出去走走,等得心焦,整日心猿意马,手头的东西写写停停,效率不高。这样多云多雨的日子,树木疯了似的绿,肥腻感顿生。

我仿佛在两片树叶的空隙里,悬着,空荡荡的,想写点抒情的文字,更是无从下笔。

陈姐说,立夏节过了,小区的那棵桃树可以去摘了,去看过一次,今年气温低,桃子尚青。可是就算是熟了,也有些为难,我到底不会爬树,没有她的泼辣,像她那年鄙视我的,你们读书人就是没用。

今年是这颗桃树的大年,沉甸甸的挂了满树。

父亲把露台经营得很有生机,几颗茄子、辣椒和西红柿,都有收获了,茄子软糯香,辣椒不辣,西红柿酸得清爽。丝瓜黄瓜,还有一颗不明身份的瓜,像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步行到学校

从小区门口一路过去,竟然没有一辆小黄车,索性一路步行走到了学校。共享单车也已成为日常,自己的老自行车也还在骑,自己的车骑上去更自如些,只是没有小黄车硬朗。有一天读到一段文字,说到尼采与黑格尔的不同,不是对立统一,而是始终保留差异的对立与融合,就想到了共享单车,原以为在现代迅猛的推进里,自行车终将是被抛去的过去,然而并没有,它以一种新的形式与我们共存。70后们,对自行车情有独钟。

日子充满硝烟,杂事令人烦乱。留基委的文件迟迟不来,与对方反复沟通,明天终于要寄出表格了。长长舒了口气。这边的手续同样繁琐。深呼吸,深呼吸,就像Susan安慰我的。

女贞树在开花,黄白色的小花粒如汹涌在半空的波涛,香气飘荡在云端,下过两次透雨,雨气柔软了花香,花香果然贞静起来。香气里有时空的长廊,一端连着童年的小城。

步行的好处是,可以路过花香与蜂蝶,与树木擦肩而过,或者,是给树木和云朵一个看见我的机会,虽然,它们看不看见我都一样。天空倒影在广玉兰油绿的叶片上。

要入梅了,雨水丰沛,略微有些闷热,然而,晚间清凉如水,季节的推进有着无比细腻的层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睡前说瓜果

杨梅以余姚的为好,今日吃到几颗,才知果真是好,饱满的甜,甜得清丽,咬下去,像一眼清泉,有雨后芳草的气息,微微的酸,恰到好处,让甜味整个灵动起来,一味的痴甜,便没有吃头了。人也是如此,执着过了,便成执念,总得有点通透的、可回旋的余地,尤其是在中年。

桃子慢慢有了滋味,水果菜蔬,我是赶晚不赶早,早上市的,大多是催出来了,味道寡淡得很,徒有其形。我是深爱桃子的,它的香气,有点缠绵,是含而不露的深情。早些年,大多是硬桃,买回来,桃尖是红的,或者半透着紫,有的是青白色,我不惧桃酸,咬下去,脆脆的,真是口齿生津,吃一个不够,再吃一个,酣畅淋漓,吃硬桃需尽兴,硬桃最见风骨。当然,软了的也好吃。至今还怀念在米缸里捂软的桃子,真正是香甜软糯,是我祖母的最爱。老了,牙不好,都爱吃软的,老人与软糯之物也相宜,个性磨去了棱角,心性愈发的纯良温和,阅历多了,看淡了人生悲欢,心地愈发的慈悲起来。有时在米缸里捂久了,大米吸去桃的水分,桃子慢慢干瘪,浓缩了一腔浓情蜜意,轻轻一撕,露出暗紫或黄白的果肉,再轻轻一吸,仿佛曲径通幽,又仿佛直入云端。世间有如此美味,让人心生爱与感恩。不喜欢如今的水蜜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句话

傍晚时,阴云密布,倏忽间,天色暗了,半空墨色翻卷,残余的光被挤到楼群间,瞬间照亮灰白的墙体,玻璃折射出金属质感的白光,空中愈发暗了,墨色里有惊涛骇浪,狂风扫过天际,如天兵布阵,呼的一声,天河倾泻。盛夏气象,荡开胸中的郁积之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