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随记

上周五有场翻译方面的会议,因为sponsor是co-chair,也跑去看了一下。第六届翻译与跨文化研究亚太论坛,很磅礴的感觉。应该说主办的是中国,广外和清华外院推动的,这一届伯克利英文系承办,但看起来,他们并不在意,尽管中方主办的人发言时,很开心地说,这是首次在排名前十的名校英文系开会。这边主要得力于老爷子,他是亲中人士。他发言也率性,直言不懂翻译研究,随即絮叨自己使用Paypal时,各种的不懂和困惑,然后感言这些孤独中挣扎的个体的确需要协助沟通和交际。中方的教授谈了论坛的历史,还有他们主办的期刊,总之,中国学者争取话语权的努力也是不容易的。据参会的中方老师说,这次会议来的人少,国内高校对参会审批和报销管的紧,看看会议室,总共不过40来人吧,参会的还大多是中方老师。

听了一场主题发言,是芝加哥大学的一位教授,这位是语言天才,懂很多门外语,从他夹杂的汉语片段来看,中文应该也很不错,题目很有意思, Master Zhuang's Blue Guitar,讲的是慧远如何通过引用庄子,来翻译和传播佛经的,分析的是他的沙门不敬王者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后

来后一场雨。雨前,天空低平,乌云并未翻滚,不觉间就长满了天空,西天,一团明亮,霞光在此聚拢,金色里映出红铜色。下雨时,并无知觉,7点多的光景,再出门时,夜色已覆盖小城,空中飘下一些雨滴,看树叶的雨滴、地上的水洼,才知下过雨了。空气里充满植物的芳菲,令人想起王维的辋川。

清晨,云天低垂,显得电线杆愈发的低矮了,这边一律是木制的电线杆,或许是森林多的缘故吧,也不甚讲究,横七竖八地延伸着,云天倒下来,电线网愈发的醒目,刹那间,时光倒流,童年的小城,阴雨的天空,也被这般杂乱的电线网切割。

乌鸦时常站在电线上,挺着肚子,有种目空一切的笃定。

黑鸦、阴云、山上铁青色的林木,有点古典山水的意境了,只是阳光一起,云开雾散,又是光鲜炫目的加州了,光天化日之下,没有阴影的美国,这是霍桑置身罗马时的抱怨。

来了加州,才知一望无际的晴朗也是令人厌倦的。空气过于干燥,花草憔悴,总让人想起年华易逝,拼命撑着一抹姿色的女子,有太多的委屈。

雨后,天地气象为之一改。山丘间有了氤氲的雾气云气,植物水意淋漓,枫树红了外层的叶子,红里透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水

舒了口气,把困扰我两个月之久的牙齿问题彻底解决了。都说美国看牙医贵且麻烦,J-1保险不报销牙医费用,所以一直心存巨大的畏惧。原以为不过是牙龈出血,慢慢的越来越严重,是一颗种植牙出了问题。群里问当地人,如何看牙,推荐去大华的某位医生那里。大华其实是一家华人大超市,英文叫99 Ranch Market,当地人都亲切地喊它大华,从白菜、萝卜到方便面到烤鸭一应俱全,人家常说,在加州,不说英文也可以,这话有点夸张,但在大华绝对如此。推荐的这位牙医是从上海过去的,如今每年也回上海几趟,对我这个新上海人,也有几分亲切,付账时自动给了折扣。第一次去时,拍片,清洗,消炎,告知,一周后不能保证不会复发。需要知道种植牙用的哪个系统。果然,一周后又复发,且愈演愈烈,问了国内牙医具体型号,周末无法预约,今天就直接跑去了。人并没有想象的多,所幸种植的是美国系统,一应工具俱全,很快处理完毕,尽管还有后期治疗,但终于可以彻底解决问题了。收费也没有传说中的可怕,当然换成人民币计算的话,比国内相对贵一些。

小诊所很是温馨,他的助手叫海燕,很体谅国内访学的境况。跟我唠家常,说,美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英文系的一个会议,关于新叙事的,跑去听了听,才知道是旧金山本土文化圈的一个运动,属于LGBT群体的,与语言诗派有一定的渊源,有很强的本土和身份意识,很有圈子概念。创作注重身体、性、主体性、个体经验、强调讲故事,叙事声音等,也强调社群的关联、作品的对话性等,技法上推崇先锋实验,诗歌与散文、自传与虚构的融合和越界,碎片、拼贴。来的大多是这个圈子的领袖人物和活跃分子,他们是作家、文化人、有的也是评论家。也不同于一般的学术会议,除了报告和小组讨论外,还包括周末的观影、去旧金山参观等活动。发言形式比较有趣,一组人坐在上面,轮流发言,各自谈自己的经历、创作的历程,圈内人的影响,夹杂对作品的朗读和评议等,很富于感性和个体性,大概这也是他们所追求的艺术宗旨。有一位以书信的方式与作者展开交流,先朗读自己智性而优美的信件,然后是作者的答复。内容不熟悉,也只能听个大概。总体印象是仍在70年代以来的话语体系里言说,关于阶级、性别、性、身体、表征、主体等等,时常听到依利格瑞、西苏、拉康、福柯、本雅明等人的名字。也还是在谈这类写作的政治性问题,表征如何干预社会,总觉得这个有点力不从心。又想,这类高度理论自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路过

来了这么久,慢慢安顿了,只是觉得心如浮萍,身如柳絮,与周遭的世界隔膜,形同路人。路过一些人,留下一些浮光掠影的片段,仅此而已。

加州华人多,去大华买菜,收银员直接说中文。昨日从校园出来,前面几个,像是华裔移民,一位风度翩翩的混血男子在谈以前华人取名的事,得取英文名,既然姓李,律师就说,那就叫Robert Lee,多好,内战时南方的将军啊。于是,很多个Robert Lee,多滑稽。他感慨,旁边的女士附和着。左边三两个女生在说地道的国语,夹杂着时尚的网络语汇,应该是大陆留学生。伯克利华人多,只是永远不能确认是本土华裔还是国人,不可唐突地说汉语。就像在图书馆的电梯里,一国人试探着问我,日本来的?不,中国。同为英文系访学,相视而笑。

有一日从大华买菜回来,夕阳满地,给草坡和高树抹上金色的调子,空气弥散着光与水汽的分子,很有种抒情的迷离。路边两个青年在争辩,非裔小青年赤裸着上身,激动地喊着,依稀听见几个字眼,还是在控诉他们为奴的血泪史,白人小伙应该是犹太裔,免不了扯二战和希特勒,路过时,听见谁说,美国人从来不为他们所做的而羞愧!觉得有些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植物闲笔

秋色是有的,比如,枫树的叶子红了半边,橡树的叶子黄了,路过一颗橡树,扑簌簌的一地黄叶,还有一地的橡子,踩着了咯脚,抬头一望,乌鸦在树丛中忙碌,间或又掉下一颗两颗。花照常开,开的有些倦意了,叶子干巴巴的,花朵也有些干涩,真是的,从夏到秋,几乎就没有分界线似的,温度高高低低,冷时要外套,热时,恨不得短衫,只是我们再热也不敢短衫夏裙,像本地女子那般。她们仿佛是种恒温的花朵,冷也罢热也罢,总是露着美好的肌肤。有时去接宝儿,看金发的小女孩儿依然穿着吊带小花裙,而我从不敢懈怠,一定给长袖T恤衫加外套。那些阳光里欢笑奔跑的小女儿,让我突然对小说里描写的nymph有了可以想象的蓝本。欢乐的、轻盈的、人间烟火之外的小精灵们。花与女子美起来,都是不可方物。至于小镇的花草,我极力辨识它们,所识者不过千分之几吧,有些初相逢,有些一如故人,比如美人蕉、鸢尾、玫瑰、月季,高大茂盛,粉色、白色、大红、黄色,黄色开得分外娇艳。迷迭香,rosemarry 很久以前只知道歌里唱过,小镇随处可见,一丛丛的,原以为是某种柏类植物,谦卑的小蓝花,散落在微硬的针叶丛里,有种含而不露的温婉,揪下一枝,气味芳菲。有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铁

小镇地铁站这一段露天,实际上是高架线,像沪上的轻轨。沿电梯上楼,可遥望远方的天际,西边是海,青蓝的海面与青天交接,分不太清天际还是海面开始的地方,尤其是太阳来得迟的清晨,此地奇异之处是,早上阴沉沉的,看似有雨,到了中午,又是阳光灿烂。这样半阴半晴的天气里,天、海、云、树,都朦胧在一团青灰和灰蓝里,有种抑制不住的抒情的调子,就像李宗盛的歌,漂洋过海来看你,那种情怀,不为世事所羁,一如青春华年。东边有时堆着青灰的云团,云在树梢之上,压着树,又透着霞光,也是奇异的美,有时堆成沙丘,有时如墨团,风吹散了,像一缕一缕的青烟。树,一丛丛的,在青蓝的世界里,绿得沧桑。小镇没有高楼,大多两三层的宅子,一些红墙、赭红的屋顶格外抢眼。两条长长的轨道向远方延伸,有点绿皮车时代的意境。

从小镇到学校是两站,去时,车子轰隆隆转入地底,出城时,突然间,呼啸着从黑暗里冲出来,阳光灿烂,总有种莫名的惊喜,很有点文学隐喻的味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

  清晨和室友把孩子送到邻近一户妈妈,她载着三个孩子去学校,我们折返,走去坐地铁。地铁是这个小镇最快捷的公共交通。住的地方已经挨近小镇的北部边界了,过去就是另一个镇,El Cerrito,  西班牙语的地名。我一概称镇子,巴掌大的地方,他们都管叫城市。两镇交界处是一个购物中心,规模不大,但足以满足日常所需,附近15分钟的步行距离,就是著名的大华,华人大超市。地铁在购物中心的东北角,初来时,不熟,总靠谷歌地图导航。走熟了,就走捷径,穿过横竖几条人行道,直接爬上一道草坡,再穿过一个红绿灯就到了。

天总是蓝得一往情深,纯净、透明,阳光金灿灿,淘金热发展起来的城市,或许金光一直闪烁到今天。高树随处可见,松柏与阔叶树相映成趣,植物太过丰茂,我无法逐一去领会每一株的美好。

有时走得早,Trader Joe's的理货员还在搬运货箱,阳光灿烂地跟我道早安。小镇人大多还是保持了这份传统,对路过的人微笑,问好。今天爬上草坡时,路边的石凳上坐了三个流浪汉,我快步走过,但目光交接时,他们还是兴高采烈地喊,早安。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谈

在小镇上穿梭,路过一家中药店,跑进去看了一眼,红枣、枸杞子还有其他几样摆在对门的架子上,西洋参和其他一些中药材陈列在玻璃柜后,店主人懒懒地坐着柜台后,没打招呼出来了。针灸、按摩、中草药和中餐馆,这是华裔鲜明的文化元素,当然,也是营生之道。小镇上的中餐馆去过两次,川味,吃过牛腩面、回锅肉饭,都很地道,每有本土化,估计本土化的菜谱也有,店员小伙子跟我们说中文,茶是花茶。当然,用餐后,得上他们的lucky cookies,华人在美国发展出的奇怪传统,不知历史如何,想来是迎合西方想象中的东方,神秘、非理性、风水、占卜、吉凶之类吧。如今宽泛化了,大多是哲理、谚语、学中文、祝福语,有时也有点预测的意思。我只看里面塞的纸条,不吃蛋卷味的小饼。有家印度人的店,路过时望进去,一片金光灿烂,摆着佛像,令人生畏,就不进去了。有的卖泥泊尔的饰品,披肩小手包坐垫之类,比淘宝贵,也只是看看。有天接宝儿回来,路过一家门店,隔着玻璃往里面一瞧,很是热闹,是跆拳道培训班,一帮孩子在地上轮流翻滚,教练是个帅气的白人小伙。我说,没咱们国内的环境好嘛!有一天,路过一户人家,门前矮矮圈了几块石头,这边一律没围墙,花草树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爷子

我们被背后这么称呼他。过来发现这位教授sponsor了三个中国人,我和沪上另外一所高校的老师,还有昆明来的一个联培博士。他对中国很有感情,来过不止一趟,也到过上海。英文系开学时,教职工开会,然后后面有个招待会,原本没邀请访学的,但北外有个女生很勇猛,写信去问,人家当然只能说,欢迎,所有的国际学生和学者都欢迎。于是,也去混吃混喝。一群陌生人,很尴尬,结果他也来了,几个人扑上去,他笑呵呵地,说简直像我收养的孩子啊adopted children,北外那个,回应说,您是我们的祖父。年轻真是好,倚小卖小,倚老卖老,两相契合。倒是我们这些中年人,怎么都尴尬,就只好尴尬地笑着。

实在是很有风格,来前,很多次邮件往来,无论我怎么套近乎,他就一句话回复,回复得极快,且直奔主题。开始时,很忐忑,后来明白,就是学者风格,不客套,不寒暄,无意间又透出他的关切。我说,要提交材料,等结果,以为他没啥要说的,结果他回了几个字,祝好运。刚来,跟他说忙着给孩子入学,很头痛。他回复,其他学者也带孩子,你可以survive。第一次见面时,他说,你们分头给我邮件,我们约时间吃饭,中间忙得七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