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作品天涯名博

文林,男,中国当代诗人、小说家、画家、编剧。毕业于美术学院,当过教师和媒体人,居成都。喜欢驾车漫游,把自己搞得像一股风,一股大风。(博主所有作品未经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他用)联系QQ:79013316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8413
  • 开博时间:2006-11-04
  • 博客排名:第3658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绿道边的林盘人家

 

绿道是都江堰市近年来为大力发展公园城市,提倡环保生活而兴建的非机动车景观道路。由于绿道可以与周边区(市)县的绿道连接成绿道网,满足骑行和步行旅游的需要,所以对促进全域旅游及乡村文体商旅农的融合发展,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随着市政府“一山、四纵、五横、九河、多园”建设全域绿道网的推进,截止到2018年,全市已开工建设约86.1公里绿道,新改建各级绿道约82公里,其中区域级绿道1公里,城区级绿道30.6公里,社区级绿道50.4公里。人们沿着绿道上班,沿着绿道锻炼的生活方式正在实现。

 

黑石河畔的马祖社区

 

从都江堰城区过青城大桥沿玉沿路南行约25公里,再上彭青路直至徐兴路中段,便是位于黑石河畔的石羊镇朱家湾,马祖社区就掩隐在一片葱茏之中。这个社区之所以叫“马祖”,是因为唐代高僧道一禅师曾云游到此,当地人为纪念这位佛法无边的大禅师,将原有的一座废庙重建为马祖寺而得名。道一俗姓马,四川什邡县人,因以顿悟取代看经坐禅的传统,成为一代宗师。史料记载,马祖寺始建于唐初,也有说建于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人合一的田园情怀

 

小隐精舍的高山流水

 

早晨,一阵寒风打院子里掠过,那些香自苦寒的梅花有些得意也有些发抖。庭院自从银杏树开始落叶就没有打扫过了,如今地上一片金黄,很是灿烂。余鲲拎着一只暖瓶打曲径通幽的槭树下走来,一边往冻僵的手上呵着气,一边哼着京剧《三岔口》焦赞的唱段:恼恨奸贼太猖狂,太猖狂!私通北国害忠良…… 

余鲲自从在柳街建了这座院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都江堰,他说住在这里沾仙气,可以延年益寿。余鲲自小跟母亲长大,对藏于大山大水中的灵物,有着天然的敬畏。余鲲属羊,性情温和,喜欢古人不问世事的隐居生活。余鲲认为,隐居是一种自我疗治,尤其是对于儒家传统思想影响深重的国人,更有其特别重要的意义。余鲲回忆,那时候的都江堰,在人们眼里还是个偏远的县城,柳街就更是个被人遗忘的角落了。2005年,当余鲲买下这块地建院子的时候,周围的农民都以为镇上来了个疯子。他们瞪着一双双迷惑的眼睛,看余鲲把古装剧里才有的楼台亭阁,一点点搬到这一亩三分地里,然后摇头叹道:搞不懂这些城里人咋个想的,真是钱多了烧得心慌。两年后,院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都江堰西街

 

 

这天,我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东

脚下全是拼接的历史

一座因治水兴起的城就老在这里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天阴晴不定

 

我走过了李冰的传说,巷子里的烟火味,道的殊途

以及茶和马的缘分

这一路辛苦,只为了

看宝瓶口含一条鱼,想天府的肥美

 

这天,秋雨顺东南风冲洗着二王庙

翻开记载,一些事很潮湿

云中的秘密都与神有关,不信就听听

岷江撒着欢的歌唱

 

城墙上空无一人,雾中玉垒像一座佛

我打开镜头,对着世界的虚无

摁下更虚无的想象

人生的一瞬却变得充实

 

这天,我还认识了两个美女

一个是开客栈的小李,另一个是经营甜品的小刘

她们都有着灌溉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生活美学雕刻时光

一座伟大的城市,起码应该具有担当、不可替代和可持续发展三个特性。如果以此为参照,都江堰市可谓当之无愧。所言“担当”是指这座城市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带来了什么?或者叫奉献了什么?这个答案想必不用多说,只要听闻过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人,都不会有所反对和怀疑。而说到“不可替代”就更不用解释了,因为今日“天府之国”的肥沃良田,依然靠的是分流后的岷江水在灌溉。那么,它的“可持续发展”又在哪里呢?这就是目前我们常听到的那句话——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

拥有4300多年历史的都江堰市,不仅印存着人类文明艰难曲折的发展足迹,也经历了大自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巍巍青城山从孕育道教那天起,就懂得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千百年来,在这片绿草青青繁花似锦的大地,从来都不缺乏“更新、求变”的演进。伟大诗人杜甫曾写到:“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将都江堰作为古今变幻的参照,其意义实在是博大精深。当然,无论从自然还是人文的角度审视,都江堰都毫无悬念的担得起四个字——与天同辉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德松的“天人合一”

 

 

庄子说:只要真正做到忘掉自己,忘掉一切,就能达到逍遥的境界。庄子还说:只有忘掉自己的人才是精神境界最高的人。我不知白老师是否真的已忘掉了自己?但从刚刚展出的白德松系列绘画作品中,满载“出世”之念的“天人合一”情愫,却是一览无余的。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画本就以意境见长。也许还有人说,早在春秋战国,中国人就在探求“天人合一”了。但我要说的是自宋以来,也就是中国文人精神注入绘画以来,以人物画反映天地间音声相和,生命之永恒的画家,白德松还是第一人。

 

三十五年前,当我还是四川美院刚入校的新生时,曾见过白老师的一幅人物头像示范画,画中老人齐颈的长发被处理成一块岩石,老人的脸颊及眼鼻口耳,犹如从顽石中长出,给人一种体悟道之所传的震撼。那时,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绘画语言的表达方式还是苏联模式那一套,即使中国画有重意境的传统,但经过“反右”“文革”等历次运动的洗劫,也已沦落成“风尘小姐”,除了迎合,便没有其它的了。然而,白德松却是个例外,他不仅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0页/3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