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蓝居天涯名博

主要以日志\诗歌\散文\书评\随笔等为主,欢迎光临,非允勿载.电子信箱:gxq6887@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439979
  • 开博时间:2006-11-04
  • 博客排名:第537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风抹残阳

2017-08-12

理洵

2017-07-28

李玉洋

2017-07-24

拾青里

2017-06-2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牧歌

《牧歌》

掠过湖面的雀群,仍然

最爱阔叶的杨树和梓树
在雨后的平原,在刚刚散去的
黑夜的咏叹之中,时间是一场浩劫
一些我们熟悉的事物消失了
比如恍惚,寂静,没有边界的口语
而在河的对岸,在牧羊人沉默的预言里
时间又是一场恩泽
一些令我们惊奇的事物诞生了
比如合理的清澈,不合理的简洁
引领天空朗诵过草木的朝霞
在铁皮屋顶和我的头发上
同时发光,并互相折射出陈旧的堕落
和新鲜的秩序。在此之后
那些开过花的,就要结籽了
那些象征完美的呼唤
又要划过村庄,传向远方了

2016/07/29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

《枯叶蝶》

时间还没有结束。而越来越多的
黑暗事件,正构成我们的生活
比如,一场谬误的洪水
不得不让一只卑微的枯叶蝶
把单薄的翅膀,形容成
阵亡的某个深夜。
比如,一轮乡村的明月
在城市某个肮脏的拐角
遭遇意料之外的机器碾轧
猝死,不得不让我们深藏于
胸口的和平,又一次震颤
而形容和震颤,也将是多余的
比它们更为谨慎的悲伤
只一瞬间,即被扭曲的空气按住
或删除,仿佛今后的日子
只有一个梦境,等待我们
齐刷刷跳入,也只有如此
我们的心跳,才不会被乌云
以日光的名义强制拆毁

2016/07/28

 

《丙申夏长春遇雨》

从汉口街左转,是杭州路
向前,是西一条,一条瘦得不能再瘦
甚至比我还瘦的小巷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个

《在陈旧的人间,想念江南》

可以醉酒,但不可以点灯
挑起整座黑夜的重量
可以望月,但不可以在湖畔
触摸柳叶的刀锋
可以无情地挥动手掌
拍打栏杆之上的空气
但不可以深情地流下平庸的泪水
把自己压成一页白纸
想象美好的生活永在别处

2016/07/20

《夏日晨起,与故人书》

天有些阴,但还不是告别鸟鸣的时辰
即使满目的河水,被南风驱役
但它仍执着的涵泳于故地
我们额头上的阴影,也并非全部
来自于燔烧明月的草庐
虽然石头依旧是石头
闲雨依旧是闲雨
但朝霞永不是暮落
逸想永不是迟归的马蹄

2016/07/19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鹅绒藤之歌

《鹅绒藤之歌》

这些鸟鸣,大多来自我年轻的时候
只有极少数,来自随风震荡的树枝
在大太阳之下,它们一般不会像
令人惊惧的闪电与雷霆,于黑暗中
划过我们卷曲,或缠绕于空气的荣耀
与内心的平衡,比如幻想
之于神话,绝望之于自决
突然的黄昏,之于我们洞察的夜晚
草堂,明月,那橘黄色的飞行
并不属于你的空寂,和我脆薄的雨丝
比如,我在你的梦幻中散步
你赋予我大道至淡的乳汁
它是天空的颜色,也有天使的翅膀
让我向左,或非左,向右,或非右
似乎死亡从未存在,也从未降临

2016/07/19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本草经

《本草经》

 

1.

 

有人和我提起草玉梅

绿叶,白花,像一个明媚的早晨

在风中盛开

 

而我只记得它萼片上的

露珠,太阳出来,就消失了

像某个王朝

 

2.

 

这让我想起旋复花

开在平原路边的,一种极为普通的

小花,我叫它野菊,它不高兴

我叫它风语者,它兴奋地

 

摇晃着脑袋,向来自南方的萱草

挺直了身子

 

3.

 

轻盈的蓝雀花,我是说曾经开在

树林边儿上的两株

被我移到了室内

因为没有风吹

 

也看不到星月的起落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二首

《朗诵》

空气中多了些七月将尽的味道
之于繁花,我仍耻于把黑夜
放在它们的餐桌上

在下了一场小雨之后,草原开始干旱
让更多的树木看起来像一座座废墟

仿佛秋风要提前到来
把生活这只漏斗,吹得一干二净

2016/07/16


《丙申夏,夜不能寐,怀苇岸》

你让我在漆黑的边上站着
我不敢转身……

也不敢呼喊――
我知道,在满身伤痕的土地上
你早已缄默。我呼喊,必无回声

现在,连星星也忍不住
闭上了眼,仿佛熄灭
仿佛这人世需要更多的黑

我站在那里,空荡荡的,站在那里
仿佛要成为空荡本身

也仿佛荒芜,又一次遇见并陷入
更大的,也更深远的荒芜。

2016/07/17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丙申夏夜雨,重读陶潜

《丙申夏夜雨,重读陶潜》

 

以前世的名义,停云背后的上弦月

也想和我们一起,在东窗下谈笑,饮酒

饮平原之上错误的湖光与水色

但说出它是困难的,用陈旧的往事

修改它,更令人难过。

譬如蓬庐,清阴,遗影的紫燕

这些都是无法搬动的事物

譬如我们在灯下抚琴,怀古

坐看日暮与落雨,以一生的枯槁

鞭笞同昏的八表和荒芜的灌木

这些都是无法分开的暖意

而小雨之后,夜里起风了

仿佛醒着的光阴有毒

人间天上,从未让黑暗中的野菊

和重复练习的自我得以脱身

 

2016/07/13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王维二首

《丙申夏夜读王维》

没有什么能够让黑夜改变走向
也没有什么能够让空山
忽然落雨。在时间看来
也没有什么能够让尘土获得安慰
比如松风,暮禽;比如“万物静默
如谜”,如旧林之下的满月,渔歌
禅唱里的悔意与灯火
我曾深情的写过它们
而现在,我想它们早已变成石头
或石头上的反光,为自己
收拢逐渐消亡的证据

2016/07/09

《丙申夏夜宿哈尔淖,再读王维》

想想夜色也是美丽的
沙嘴鸥完成了白昼的光芒之后
开始屏住呼吸。小叶樟白了头
仿佛上弦月的清辉,只为淡淡地
罩住它的香气。
上弦月升起来,也就意味着
萱草要替代莲叶,拦劫漂泊的菱角
三叶堇要替代野百合
秘密的爱上蛙鼓上的浮萍
比如我们坐看苍苔
忽然心生怯意,我们挽住
清风和飞溅的篝火,却不能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丙申夏,过哈尔淖

《丙申夏,过哈尔淖》

 

风过之后,湖水变得更加稠密

但仍比成片的小蓟低些

如果遇到黄昏,山茱萸则会低下头来

向摇曳的篝火打开自己幽暗的往事

苇莺的叫声更近了,也更繁复了

仿佛途经此地的江水

因此而变得更加辽阔,更加接近于

被反复涂改的浮云

只是我对此地之神秘浑然不觉

犹如一块中年的月色,一直向下

再向下,陷于兰盆草的短暂

与恍惚,不能自拔

 

2016/07/12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暑

《小暑》

 

之于平原,一朵雏菊的热爱

总是超出我昨夜的预期

无限虚无的黄昏之上

闪着蓝光的天空

比疏钟里的渔樵

更善于克制对一座湖

或一群鸟的怀念

直到今天,我仍不想告诉你

渡头的杨叶是旧信

牧归的暮色是沉思

落霞的泥土就是天堂

足够让我模仿夕颜花

黑夜中的秘密,以及它一生

难以逾越的深情

 

2016/07/08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3页/29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