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蓝居天涯名博

主要以日志\诗歌\散文\书评\随笔等为主,欢迎光临,非允勿载.电子信箱:gxq6887@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439995
  • 开博时间:2006-11-04
  • 博客排名:第53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风抹残阳

2017-08-12

理洵

2017-07-28

李玉洋

2017-07-24

拾青里

2017-06-23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立冬短札》(组诗)

《立冬短札》(组诗)

1.一位西方诗人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雪,可能会比灯光更明亮,更孤独
像风过之后的图书馆。而开通镇的小雪,总是让我想起一些
笨重的夜晚,墨一样的纸上,行人被谨慎的留白控制,今生不得自由

2.雪

是在下雪吗?
忽念这雪也曾落在百年之前某个面容与我相似的人脸上
不禁悚然一惊。

3.平原

这是时间放弃自我的救赎之地
到了深夜,马群将是月亮的颜色
彼时,有人怀抱枯枝取暖,有人丢下灯火自尽

4.自我

在银行存取款机的某个拐角被风吹起
在上帝的眼中,那个影子是多余的

5.咏物

隔着半尺深的积雪,一些黄昏转身离开
另一些留了下来,你可以视它为梦中的亲人
也可以视它为来生的羁旅

6.《诗经•鸿雁》

谓我劬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挽歌

挽歌

——兼致博尔赫斯

 

黄昏过去了,“天色确实有点儿黑了。”

那些死去的三叶草,死去的浓雾

和死去的天空中的月亮,以及死在

十字架上的基督没有什么区别

与密谋中的黑暗相反,古老的时间

开始在一场大雪的喧哗中

向后倒退;破败的星空之下

我们停止了对隐喻的漫长追寻

在鸟鸣起落的,白色的地平线上

我们都是沉默不语的人

我们都是不肯泄露天机的人

我们都是脚踩着大海和眼泪

奋力地摇晃风中之烛的人

而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游荡者

我又和你不同,你写下了寓言

我就在寓言的拐弯处屏住了呼吸

你写下了昨日,我就在昨日

尚未逃离之前,关掉了

只剩空名的云烟,哦,寓言是云烟

昨日是云烟,今天和明天也是云烟

你说,生活并非一场梦境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笔记——向博尔赫斯致敬

诗歌笔记

——向博尔赫斯致敬(组诗)

 

 

《圣马丁的月亮》

 

有多少黑暗不能亵渎

就有多少街区和平原上的屋顶

需要我们用缓慢的心跳一一衡量

并在无聊的茶叙中持守,打发

如同某种不能表白的秘密

不能互相混淆的梦中之梦

在圣马丁练习簿的反面

又有多少河流需要我们

以不洁之躯横渡,有多少

凿不透的海水,需要我们

在有月的夜晚将其密闭

或像漆黑的花园,将昼与夜

无情地瓜分:“逐渐远去的事物

终将归于消失”,不是吗?

那宁静中的自我,不过是

一份草草写就的手稿

而我们仰望拱门时唱出的哀歌

更近于企图免罪的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原罪

原罪

——兼致诗人简单

 

“近处除了黑暗,再也没有别的了。”

在一场新的大雪到来之前

纸上的诗句都是被动的暮晚

或黄昏推送过来的群鸦

尚未被纷扰的人间洞察

而你用笔尖重新勾勒的神话

不过是臆想中蝴蝶的翅膀

一再弯曲,直到成为某种

期望中的悬念。而悬念

常用于灯火反复地拍打

比如月光寂静,但其背后

是汹涌而阴暗的大海,比如

平原辽阔,持续楔入我们的咽喉

仿佛一根巨大的芒刺

让我们不肯盲目地

垂下桀骜无比的头颅

是啊,“除了近处的黑暗

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

那光滑的时间之脸常常过于扁平

但有时也会忽然激烈地旋转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作七个

《有赠》

没有任何征兆,一场大雪就无边无际的落了下来

落在平原上的雪,大多不再起身,归于沉寂
只有少数的雪,落在稀疏的树枝上
偶尔会被黄昏的风又一次吹起
在剧烈的跳跃中,发出夺目的微光

仿佛有一种不明方向的疼痛和热爱
又一次降落人间

2016/10/29

《旧信》

一些星星落了,在我重新抵达之前。

你知道,我更喜欢一场大雪
降临之前的安静,空旷,甚至不可克制的寒冷

那些提前熄灭的星星
仿佛一群被风吹散后走失的草籽

在我从未到达过的,纯净的角落里
一边哭泣,一边收拢着无限的光芒
在更深的孤独中,等待着下一个夜晚的来临

2016/10/28


《冬夜杂咏》

最后一片叶子落下来了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断片10条

1074.又一个冬天到来了,一场最初的雪,仿佛是只有用想象才能构成的荒诞图景。无须辩护,它就是你的狂热病。

1075.加缪:“形而上的罪孽足以使人完善。”一场雪落下来,就是说,形而下的神性有时也能令人在恍惚间进入臆测的天堂。哦,废弃的人间,即是需要补充的天堂。

1076.而补充,即是某些时候的怀念,也是不言自明的界限。当你说出痛苦,那久悬未决的困境即得到意味深长的和解。

1077.仿佛那些从未存在的自我否定,实际上也是一种头脑中的真实,困于其中的人总是无辜的。

1078.无辜,又是独自存在于空间的另一种形式的对立。以一生为根基,对立,让你在线性的时间上挖掘更深。

1079.我说的是比

分类:筱强散步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间之伤

时间之伤

——兼致诗人荣荣

 

从午夜的一场小雪开始,冬天到了

那暗中的欢愉,已构成黎明之前的

幽僻的夹角和某种临界的限度

而时间仍是自我体内的碎片

无法彻底剔除。冬天到了

那惯常的惩戒,不可掩藏的

暴力,背叛,决绝,隐忍的疼痛

不约而同地向后转身

融入可能的暗喻与反讽

“无妄的天空还需剪裁吗?”

“起伏的坚贞仍在继续悬浮吗?”

在盛大的苍凉之下,风抱着风

黑夜抱着黑夜,自我抱着自我

无声地越过充满疑虑的月光的栅栏

仿佛某种禁忌仍需打破

某种泪水中的光芒

仍需暮年的寂静将其折断

哦,古老的冬天到了

惟愿放纵的苦难得以横渡

惟愿低垂的忧伤得以平息

 

2016/10/25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卷读罢,秋水映天

一卷读罢,秋水映天

——读袁滨《盈水轩读书记》

 

与身居淄博的盈水轩主人袁滨先生相识多久了,我已忆不大清晰了。只记得当初结识他时,他的书房雅号还是“草云斋”,且自己不揣见陋识拙,为他的随笔集《草云集》写了一篇读后的感想,笔谈了他为文的清新雅致,为人的豪迈热情,为事的旷达周详。相交十余载,他一直潜心上品图书的阅读与收藏,并深耕于书话书评创作,数年来佳作迭出,文质之美可圈可点,遂被内蒙古教育出版社策划的“纸阅读文库”慧眼发现,收纳其中,即结轶为他的这本新著《盈水轩读书记》,让我丙申年的秋日书斋时光又有了阅读的喜悦与快慰。

梁代钟嵘在其《诗品》中评价陆机之文时说:“才高词瞻,举体华美。尚规矩,不贵绮错,有伤直致之奇。然其咀嚼英华,厌饫膏泽,文章之渊泉也。”袁滨先生的这本书话随笔所秉承的,发扬的,不仅有传统文章的纯正风

分类:筱强说书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艺术报发文一篇

中国艺术报发文一篇

属于自己的生命印记

——读彭程散文集《在母语的屋檐下》

葛筱强

 

与著名散文作家彭程先生神交久矣。记得六年前,我在次第翻阅了他早期的两本散文集《漂泊的屋顶》与《镜子和容貌》之后,集中细致地阅读了他的散文集《急管繁弦》,心有所感,写了一篇读后的文章,题目为《我读彭程》,以一己之管窥蠡测,借用孙犁先生的几句话,对他的散文风格作出了“有深厚的文学素养;有严紧沉潜的创作风

分类:筱强日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首,齐活。

《浣溪沙》

过了中秋,桥头明月的衣袂
便可分开晚风了
马蹄声也不再幽咽
一如空阶上的落花
或闲庭上的云雨,醉荫
冷香暗浸的荒芜草径
明灭的灯火之下
有那么多的旧识需要遗忘
又有那么多的沉吟
需要在薄梦中一拒再拒
比如画屏轻浅,墨竹无计
终不能安放一颗帘拢的波心

《小重山》

饮了一对儿蝴蝶的旧梦
更兼黄昏后几丝微雨
横过辗转的池塘
秋光就更深了
不必听取最后的蛙鼓
与矮墙下的蝉唱
亦可知北国的花期
将渐沉于墨染的夜色
也渐沉于某人紧蹙的
愁眉和空置的弦歌
揖别后,天街更远了
星光也更淡了,一如

野葵花折断的柳枝与落月
残灯照处,一径黄叶
正卷入半掩的寒衣

《菩萨蛮》

窗前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3页/29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