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蓝居天涯名博

主要以日志\诗歌\散文\书评\随笔等为主,欢迎光临,非允勿载.电子信箱:gxq6887@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439356
  • 开博时间:2006-11-04
  • 博客排名:第538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风抹残阳

2017-05-20

蓝紫木槿

2017-05-02

理洵

2017-03-21

诗酒试年华

2017-03-15

一心先生

2017-03-06

changyh081..

2017-02-28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三个

《丁酉初春,旅次长春夜读加缪》

在若有若无的积雪之间
重温旧梦,或推石上山
仍是穹顶之下对时间的一种嘲弄
不是吗?所有的事情如此简单
又是如此幽闭,晦暗,繁复
我们与罪恶为友,或与虚无为敌
都无法抵抗自由的律令
那充满毁灭的力量。而匍匐在黑夜的
善行,欢欣,仍会像灯光一样枯萎吗?
拒绝得救,也就是拒绝地狱和天堂
也就是拒绝上帝的沉默或喧哗
但我们从未拒绝圣徒带血的
手掌与呼吸,从未拒绝早春的拥抱与
对自我的简化,直至成为深夜中的
某一斑点,或某一脸谱,或某一惊讶
使自己在静寂中坠入永恒
坠入星光倒映的倾斜中

2017/03/04


《丁酉惊蛰,长春落雪》

在黄昏的路灯下,雪是苍老的
也是迟疑的,而在一张过期报纸的夹缝里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1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

《给》

 

天亮以后,没有一片比瓦片更大的云

能够让我以它为镜,能够让我从它的反面

清楚地看到早晨的薄雾,在女贞与胡杨之间

是否仍有昨夜星斗互相辨认的折光

和一场小雪之后的无限寂静

离我身体最近的这个村庄,叫大围子

它依旧怀抱着旷野之中童年的辽阔

和山坡上蒲公英深情的俯视

仿佛时光从来没有被微风吹走

仿佛行走其间的人们,从生到死

只隔着一盏盏照亮黑夜的灯

 

2017/01/25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作六首

近作五首

 

《丙申冬夜小雪再读王维有寄》

 

宿雪是无需轻屐叩问的

也不需要连着星星的寒柳

为旷野上的云霭布下阴晴不定的棋局

隔着柴门堆满的夜色

独向南山的日暮与落晖

也不再拍打次第落入襟抱的灯火

只是结冰的明月仍旧眷顾着

高过头顶的蓬蒿,仿佛白鸟皆尽

徒留随风摇荡的漠漠空林

仿佛四愁仍旧连着江水

而尘埃笼罩的老槐,仍旧不能

阻断叫醒繁霜的雁声

 

《丙申岁末吉林诗人新年诗会与诗人张牧宇对谈有寄》

 

在云雀酒吧高大的穹顶

与低缓明灭的镁光灯之间,一首诗

更像一个拥有多重身份的隐喻

在它的指引下,我们可以

纵酒,谈笑,食腥膻

也可以秉烛,掌灯,侧身聆听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3 | 浏览: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吉林日报发文一篇

人生之根

葛筱强

 

近两年来,一直不敢在洁白的纸上写下这两个字,因为写下它们,自己人到中年日渐浑浊的眼中就会溢满泪水。

开始时也说不清是因为什么。自年过四旬之后,对故乡的印象越来越复杂,也越来越惦念。后来想想,除了地缘上的根基在那儿,主要是血缘上的根基也在那儿,不仅仅是自己的年龄大了,归到最后,实际是惦念比自己更为年老的父母与兄长。

人们常说,亲人在,故乡就在,家就在。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句话的理解越来越深切,也越来越入骨。而且自己内心中的惶恐也与日俱加。这惶恐不是别的,就是怕到了亲人渐次远行后,最后让自己找不到家的方向。

分类:筱强日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五首

新年五首

 

《修鞋匠之歌》

 

我想这中午也是黑暗的

像一再翻版的生活的供词

我想这供词也是陡峭的

像一再打磨和抛光的铁钉

而我坐在某个稍显明亮的角落

终究不能为此说出人群的全部隐秘

和天堂与地狱之间狭小的通道

比如,轧鞋机忽而旋转

并未否定此在和彼在

比如,风吹食指,也未能暗示

隐喻不过是一块雀斑

而朴素仍是一种光

 

《眺望》

 

天晴后,成片的云朵

会次第落入平原的湖里

如果没有胡杨树粗大的枝桠

将这个冬天的早晨托住

那些朝向天空的雀鸣

也会像一盏盏明亮的小灯

一个不剩的,熄灭在

村庄渐起的炊烟中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下村庄,纸上故土

月下村庄,纸上故土

——读李海宽诗集《月光下的村庄》

葛筱强

 

在北方的旷野,四季更番是极为缓慢的,但只要细细观察,内心敏感的人也会在此过程中常常发现,这缓慢的更番也是极其令人心惊的。这令人惊心的季节轮回消长,既让生于斯长于斯的人们感叹与热爱,更让胸次婉转的诗人无限地徊想与追怀,叹而兴之,就有了记载其间自然与心灵嬗变的文字与诗行。李海宽就是这样一位生活并行走在北方旷野中的诗人。这本新诗集《月光下的村庄》,就是他多年来潜心吟咏低唱的结轶,也是他为自己挚爱的月下故土献上的一份饱含着热泪与深情的礼物。

北宋张戒在其所著的《岁寒堂诗话》一书中说:“诗文字画,大抵从胸臆中出。”在我看来,此实为历代诗话中入骨之断语。每位诗人

分类:筱强说书 | 评论:6 | 浏览:8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居短赋五首》(修订后)

《乡居短赋五首》(修订后)

《晴日书》

此时,除却黑夜和霜雪
并没有什么值得我为之疼痛和落泪
太阳出来后,那些令人不安的事物就全部消失了
在高大的胡杨树冠映衬下,伸向远方的道路
开始折叠,堆积,有时甚至会被缓慢的风吹动起来
当它们在起伏中穿过更加遥远的时间裂隙
我也会忽然拥有优美的弯曲
与另一个我的阴影形成互相对衬且对峙的夹角
也会被风轻轻吹动,与身后高远的天空
构成卑微中的辽阔与壮烈

《村庄》

一座村庄的黑夜是这样降临的
先是遥远的风吹向屋顶
然后是近处的黄草一寸寸逼近
并摇动落向树梢的星星
这一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复杂与曲折
在这个名叫莲花泡的小村
古老的河道依旧是静默无声的
次第明亮起来的灯火没有一盏是错误的
就像脚下的泥土,依旧活在宿命中的热泪
也像泥土之上的积雪,依旧在隐秘的暗影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2 | 浏览: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首

《村庄》

 

一座村庄的黑夜是这样降临的

先是遥远的风吹向屋顶

然后是近处的黄草一寸寸

逼近并摇动落向树梢的星星

这一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复杂与曲折

在这个名叫莲花泡的小村

曾经的河水依旧是静默无声的

次第明亮起来的灯火没有一盏是错误的

就像脚下的泥土,依旧活在宿命中的热泪

也像泥土之上的积雪,依旧在隐秘的暗影下

为一个人的凝视盛开出幽蓝的光芒

 

《雪后》

 

雪停之后,我常常把一团没有完全融化的雪

误认为是一块缷去锋芒的石头

除了厚厚的落叶,只有它

能够挡住我折向村庄的道路

并在沉默中和我一起凝望着树林

和树枝间起起灭灭的雀鸣

我们同样一无所有,也对万物一无所知

却在某一重要的时刻共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个遥远的地方叫柴达木

有一个遥远的地方叫柴达木

——读甘建华《柴达木文事》

□葛筱强

 

知道柴达木,还是在中学的地理课上。我的地理老师语言描述能力强,把柴达木这个辽阔之地的资源之富、构造之奇和荒凉之美讲解得让人心之向往。我居东北,因而我记住的,不止是这些,还有它的遥远,乃至于遥远得有些神秘,以至于多年来,因一直未去过彼地,对其仍是当年那个烙印。丙申年冬,网上结识了湖南作家甘建华先生,在阅读了他的大著《柴达木文事》一书之后,才发现自己视野的狭陋和识见的粗浅,才发现在柴达木这个遥远的边疆,亦有文脉的清溪一直在涓涓不息地奔流,而负载文化薪火的人们亦如

分类:筱强说书 | 评论:2 | 浏览:1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个

《母亲手扶着柴门》

 

对于我一次次的转身离开来说

落在母亲身上的雪是微不足道的

天空晦暗,雪花一片片被风卷向树梢和屋顶

而屋顶和树梢又摇晃着向天空伸展,眺望

就像又一个冬天到来了

我只有站在离家更远的大雪深处

才能够看清母亲手扶着柴门

迎来她生命中因牵挂太久

而无声疼痛的暮年

 

《大围子村的黄昏》

 

雪后的黄昏又漫过院墙外

那片羊群散尽的栅栏了

在大围子村,黄昏有时还会意外地

多拐几道弯儿,才慢腾腾地栖落

在杨树林成排的阴影里

仿佛它在途中遭遇了更多的秘密

比如,草场寂静,正被时光逼退

比如,星斗提前悬于头顶

正好照亮牧羊人蹒跚的归途

 

《莲花泡的树》

分类:筱强写诗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3页/292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