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意象、语言与自足的文学世界

在雨后春笋般纷纷林立的文学少年里,费滢无疑是另类的。在一派青春、疼痛和尖锐当中,她的作品显出了与她的年龄和阅历不相称的老成与平和,已然 形成了独特的“费滢风格”。她不像别的“80后”作家那样风起云涌,公开发表的作品数量也并不多,但顽强的文学生命力以及鲜明的“费滢”记号,却让人无法 忽视。

 

  蔚然纷披的意象营造

 

  费滢的文学是一张意象密布的网络,这些意象指向费滢自身,虽然对读者来说,它们有时幻如迷宫。她所使用的几乎每一个词语都有着属于费滢自己的词 条解释,从费滢的高中时代开始构建的语义词典,至今已经蔚为大观,生长出无数相互纠缠勾连的枝枝蔓蔓,构建出一座费滢专属的文学异世界。

 

  之所以称费滢的意象为“异世界”,是因为她对意象的处理有其独到之处。她习惯在作品中过曝自己熟悉的人、物、景象与事件,将日常事物以一种抽象 的、形而上的标准打乱重排,分类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的哲思——读杨澄宇长篇小说《晨光》

作为一位八零后的写作者来说,杨澄宇的小说实在本分。没有炫目的技巧,没有抓人眼球的情节,没有天马行空的想象,有的只是老老实实的一个故事,而且是一个并不算新鲜的三角恋爱故事。但正是这些叙述背景,衬托出《晨光》那种当下罕见的清新与纯洁,仿佛是从遥远的“八十年代”,那个激荡着思想与艺术的岁月,一下子“穿越”而来。

在这个小学生都已经开始“恋爱”的时代,我们或许会觉得杨澄宇的故事过于保守和单色了。尤其是像李文这个人物,只是在爬山的时候拉了一下小艾,就觉得“心有如电击”,并肩走一走,就激动得话都说不全了,让人觉得纯情到了需要脱敏的地步。就算比较“大胆”的角色洛云和琴琴,也不过是主动和自己喜欢的对象走在一起,多说了两句俏皮话,有一些疑似暧昧的肢体接触而已。大概现在的大学生一定会觉得诧异了,这些“指标”在眼下根本够不上一场校园恋爱的准线,而更像是父辈们所经历的爱情体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建家园的外乡人

谢宗玉是一位多栖作者,他写小说,写散文,还涉足诗歌创作。作为一个“读书改变命运”的农村子弟,谢宗玉的文学目光一开始并没有直接地投射在自己故乡的土地上。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文学青年,通向城市的道路上的挣扎成为了他最初的文学资源,再后来,他成了一个警察。刚离开那种带着青春气息的彷徨与呐喊,就必须直面城市暧昧地带许多隐秘、惨淡和惊悚的人生。这份职业拓展了他的生活半径,迫使游走于城乡之间,赋予了他书写城市的新的角度,也拉回了一直存在于心底的乡村。所以现在广为人知的谢宗玉,竟然是一个实力不凡的乡土散文家。也许会有人感到诧异,一个是书写城市黑暗传奇的小说家谢宗玉,一个是描绘乡间日常生活的散文家谢宗玉,他们究竟是分裂的,还是交汇的呢?

 

都市外乡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字在生活

写字对爸爸来说,是一种生活。

爸爸喜欢写字。写字不是书法,不必非要摆开架势,端砚湖笔伺候,不必时刻静心静言,屏息凝神,写字可以随时随地,材料内容都可以因地制宜的,是心血来潮的,是下意识的,是在爸爸的生活中无处不在的。

爸爸总是在写字。他的记事本都仔仔细细的用不同的字体写着标题,他的文章都是一笔一划的手稿,他的书眉上抄满密密麻麻的读书笔记,甚至他接电话的时候,都会边打电话边写字。我常常观察他,电话接通之后,他自然而然地握住一支笔,可以是铅笔,签字笔,圆珠笔,再拿起身边的一张纸片,或是半张报纸,一张超市小票,一份宣传单,纸片上不断再现着电话中的零星谈话,在爸爸的笔下,有时是方正的楷书,有时是随意的行书,有时候是草书,看也看不懂,有的时候甚至会是艺术字,空心的,描着边。爸爸电话打得专注,写也写得专注,好像不让他写字,这谈话就没法顺利进行了似的。等到电话终了,字也写完了,纸上原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妈的模拟人生

  

      在屏幕上的冰天雪地里,我妈创造的奇葩人物艾米lee正孤独而艰难地走在单亲妈妈的道路上,而她的上帝,我妈,正急着找一个男的喜当爹。我看着及膝深的雪地上行动不便的艾米,真是有些不落忍。

 

      其实艾米lee长得挺好看的,当初我和我妈在创造她的时候花了数个小时,电脑死机了三四回,才创造出这么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又一脸清纯的形象,她本来可以有美好而远大的前程,因为她的个性特征被设定为善良、天才和魅力满点。又聪明又美丽的少女啊,原本可以是所有男生眼中的女神啊,她也可以像我手中的人物一样,以全优的成绩从大学毕业,找到好工作,然后谈上好几个男朋友,最后和最帅最有钱的那个结婚,可惜她的上帝是我的母亲。

 

      其实我妈这个上帝是很正常的,她不会故意让情敌在游泳池里累死,不会开挂开后宫,也不会遗弃小猫小狗小朋友,也不会无视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祭祖

我一向认为祭祖是一个非常温馨的仪式。

我外婆家祭祖是在年三十的中午,先由家里的男丁——以前是外公,后来是舅舅,最近是弟弟——出门去迎接祖宗,对着寒冷的空气说一声:“祖宗都回家吃饭啦!”再折返回屋。屋里早就点上红烛高香,做好鱼肉豆腐四样热菜,祖宗的照片放在椅子上,方便他们对号入座。桌上还摆着碗筷,真的就像祖宗已经跟着回来做客了。接下来就是全家人依次磕头,口中还要招呼着,让祖宗吃好喝好。磕完头还要出去化钱,让祖宗们吃饱喝足之后,还有钱可领。等到桌上高香烧尽,祖宗就该回去了,再由男丁引着离开。这过程其实并不复杂,但总是有很多的讲究。比如饭菜一定要是热的,要见着白烟袅袅,才算合格,据说祖宗是吃不到冷食的;再比如吃饭的过程中要动动筷子动动碗,以示祖宗们都吃的心满意足等等。

虽然是“祭”,整个过程却没有什么庄严的气氛,大家都围在祖宗的桌边闲话家常,还时不时地招呼招呼,让祖宗多吃一点,就像平常的聚会一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崔智友的大衣

  去年在《文学报》实习的时候,每天都会坐地铁到南京西路下车,出站是一个巨大的优衣库,上班下班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进去转转,但从没买过什么东西。优衣库的衣服款式简单,颜色低调,没什么花样,所以要穿得好看,很难。像我这种身材不好的,基本不去尝试。
  
  有一天恰逢优衣库打折,我就进去凑凑热闹,那天的店员非常热情,拿起购物篮就往你手里塞,容不得你拒绝,我提着空荡荡的购物篮,看着店里菜市场般的热闹景象,觉得非常不可思议,说起来是打折,但款式质地好的衣服仍然是贵的,可是大家都好像抢免费的赠品一样。兜兜转转到了二楼,忽然看见一件大衣,黑色的,薄薄的,里面没有衬里。衣服没有腰身,没有外扣,没有任何装饰,直通通的一身黑。可是我就是喜欢,喜欢的要死。我试了又试,看了又看,实在挑不出一点毛病——穿上它,我好像找到了我一直想找的那种感觉,有点正,有点乖,又有点man。于是我当机立断把它买了下来,虽然它很贵很贵。怎么办呢?如果我不买,我一定会后悔的。
  
  我到现在都很喜欢那件大衣,一直穿一直穿,我又一直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件大衣呢?我喜欢黑白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5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18号楼

  春天到了,18号楼的快递渐渐多了起来。
  
  送快递的师傅们掩映在18号楼下的李子花迎春花白玉兰当中,阿姨啪的一声打开宿舍楼的大门,半倚在门框上,一只脚顶着就要合上的门板儿,签收着申通圆通韵达宅急送。快递师傅急急忙忙地赶往下一栋宿舍,阿姨一抽身,脚一抬,啪的一声,门又关上了。阿姨回到一楼她的小房间里,掏出一支粉笔,在评卫生的黑板上写下快递包裹上的名字,掂掂手上软塌塌的小包,什么呀这是,又是衣服吧。
  
  18号楼是女生楼。楼下种满了花花草草,很招摇。楼上也差不多,二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要多漂亮有多漂亮。春天又到了,十八号楼又明媚了起来,利落了起来,从脚步上就能看出来。一大清早就开始了,楼上楼下全是高跟鞋,嘀嘀笃笃的,快极了。18号楼的女孩子们心眼儿开始活动了。别看都是一样的鞋跟儿声音,鞋可一天一天不重样儿了。樱花都快开了,垂丝海棠都快开了,天要热了。
  
  于是试衣大会又一年一度地开始了,总是聚集在某一间寝室里,几个要好的姑娘,抱出自己多年的积蓄,加上近日新添的家当,比呀,试呀,搭呀,配呀,才三月,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宿敌(爸爸作)

  听女儿讲,时下学生流行的话题是“我们的宿敌”,这“我们”自然是正在上学和成长中的孩子,而“宿敌”,这个永远的命中的敌人则是“别人家的孩子”。说现在校内网上不少小朋友都在热议,因为放假了,回到了家里,又要接受父母的耳提面命,这宿敌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搞得孩子们非常的失败,非常的沮丧,灰头土脸,颜面扫地。他们只能在网上相互倾诉,聚在一起对各自的宿敌切齿跺足。听女儿谈论孩子们围绕宿敌的交流真是大开眼界,宿敌,或者别人家的孩子只是统称,具体到每一个人则是各各不同的。这些敌人可以是张三,可以是李四,是自己的同辈小亲戚,楼下的小妹,隔壁的帅哥,父母同事的子女,班上的同学,如此等等。这些宿敌的门派、功夫与武器也不一样,可以是聪明,是勤劳、刻苦,也可以是懂事、孝顺、能干……他们大都是某一门派的掌门或高手,握有置同龄人于死地的葵花宝典,他们傲视群雄,是人中龙凤,是出国深造者,拿奖学金者,竞赛获奖者,名校保送者。
  
  说到这里,我明白了,这宿敌本是别人家的孩子,是家长引入的,是为自己家的孩子量身定找的克星。不管自己家的孩子怎么优秀,都有弱项,都有成长的空间,而且,他们都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独唱团》:关于理想的课堂作文

  如果上网搜一搜“独唱团”这三个字,跳出的页面数都数不完,在几乎每一篇对《独唱团》这本杂志作介绍的帖子中,都会有这样一句话:“《独唱团》,原名《文艺复兴》。”这个原名没有能够印在杂志的封面上,却通过这样的方式广为流传,宣扬着这本杂志的初衷和目的。
  “文艺复兴”在历史上是一次文学艺术的高潮,但却是打着复兴的旗号在进行创新,这个名词既是浪漫的,又是战斗的,还带有一点点的无奈,也许这正是主编韩寒对这本杂志百感交集的定义。现在封面上出现的名称“独唱团”,也同样值得玩味,它是一个“团”,演员却在“独唱”,这是一种期待,一种理想,一种所有人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必被迫写出一个调调的作品的理想,一个不管想说什么,都可以直抒胸臆的理想,也是一个不论发出什么样的声音,都可以在这里和谐共处的理想。
  一、文学理想的生活感悟
  在《独唱团》卷首语中,韩寒有这么一段话:“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SB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 这样的世界观是什么呢?是“写点小诗,弹点小吉他,摘些小花,女生们都被迷倒了”。女生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