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堂

總有曾經,不是空白。象我昨夜明明沒有做夢,早上醒來,為何又沿窗看了一次青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0649
  • 开博时间:2006-10-29
  • 博客排名:第2009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秋记草草,五之:桂花

一、
桂花开得浓了,像个颇识风情的少妇抹的香水,日日地纠缠着我。最初闻到,我还有些欣喜的,随风飘游着来,渐渐地,这种香味由清淡而至浓郁。在秋季里,我走到哪儿都甩她不去,我去杭州,西湖的边边角角都是桂香,我从杭州回来了,这桂花也跟了回来,坐在办公室里写字,她从窗户里偷偷地溜了进来,我下了班,她又紧随着我不放,小区、广场到公园里……到处都是桂的香气。看来,桂花要是闹腾起来,让人挡也是她挡不住的。
于是,就有了憎意,原来好端端的一个东西,怎么就香得这么盈余?直至令人恶俗了呢?
  
二、
说起桂花,还得说一说王维的《鸟鸣涧》,其中写:“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这一句常引来人议,一说这花是春桂,另一说是《桂花落》就代表唐朝的一首曲子。我想还是解释为春桂比较符合诗中的情境,
如果前一句是在“夜静春山空”的时候唱起小曲儿,后一句的“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就显得毫无意义了。毕竟前一“静”与后一“动”的呼应,可以让人查到空灵处的生机,可以相互地关联起来,若前一句已经唱起了小曲儿,后一句的“惊山鸟”
分类:白云生 | 评论:2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非雾

夜深,下起了雾,站在窗前往外看,马路边的行道树在路灯的映照下化为朦胧的影,偶尔有车驶过,车灯又探出来一抹昏黄,落在不远处的点心担上,点心担上热气腾腾的,我听见生意人敲着竹梆,也不吆喝,也没有吃客要来,午夜这情境便有些寡落。

白居易说,“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我不晓得他说的什么夜半要来,什么天明又即去。而此时已是夜半,我站在这里往窗外看,什么也没有要来。

有人说这白文公这一篇是在写情,借咏物而喻青年的短暂,情爱又易逝,感慨一下“春梦几多时”正有必要。倘若唐朝真有夜里的春光,大概也就像我此刻见到的模样相似罢。

也有人讲这是在禅明理。看来禅与情都是很圆滑东西,你当它是它即是了。

顾随写《揣龠录》至第四篇,人问“你如今写的《揣龠录》便即是禅么?”他答道,不是,不是。我看到两个“不是”后,就很想笑,一下子想到了他前一篇的文题,是叫做《不可说》的。闻佛语如闻冤家语,果然。
分类:幽夢影 | 评论:0 | 浏览: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得茶意忽念远

  夜里醒来,听到屋外的雨声渐渐小下来。起了身,吃茶。
  
  最静的时刻可以听闻不到世情,也是人生中常要想愿的。《红楼梦》里写潇湘馆是“一带粉垣,数楹修舍,有千百竿翠竹遮映”,黛玉见了就喜欢,“我爱那几竿竹子,映着一道曲栏,比别处幽静。”可此时的我未必就有青竹浓阴、远山含翠的宠幸,但白天里那些浅薄庸碌的思绪毕竟远去,能余下与自己独对着,又吃着茶,又缅念起过去也曾有过的十分安宁的日子,便觉得应景。秦观说,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想起当下,还真有这么点儿的意思。
  
  静是真静了,剩下来的空荡荡的感觉,仿佛凭手可据。
  
  若院里的竹子真的生得茂密,我看也不尽是什么好事。晴阳暗阴反差得太大,“窗竹影摇书案上”总让人觉得是在夏季!不若后院,种着大株的梨花或兼着芭蕉。这才是与春天有关的,烟雨梨花和芭蕉夜雨都是很诗情的事,前者让人惊艳,后者的寂寥之境更让人生情,都不流俗,也合适吃茶。
  
  去年年尾开始喝普洱,渐渐喜欢上它。这种陈年后暗藏着的生机,确有一种波澜不惊的宽厚,什么东
分类:幽夢影 | 评论:1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

一、
  夜里收到那于我的留言,心里陈杂味各异。象语言文字终究是能体会契合最好,不说不写处戛然而止,轻轻抚案,这刻,便是连吃茶亦不辩其味了。
  人生总有几多感慨细微处,把握得好,且有光明远景无尽美。若真是处得差了,回过头来亦不会恨恨地悔悟。这是那与我的旧言,让我想起在新月如钩之下的盼望,其实是深藏着对圆满归宿的俗念的。
  轻风亦好,明月亦好。只当这个寒冷的季节是在储蓄着对在草木朝气的盛景的想愿。我坐在离屏咫尺之处,看天涯有如此遥远。

二、
  新近写的一篇游记,常常让人深陷追忆。虽然至游历的时间也不久,但在我的笔触之间总想叙述新鲜的感觉。那怕是写得不好呢,但一下笔总因心里有个障碍在阻止着我,令人也写不下去。拖泥带水至今,晃及一月了罢。每每感觉自己有过于沉重的想法,大约是如何求得生动之类,终于弄得令笔生涩,连个思想也不能动弹了。
  但要写出一个如何来呢!自己也觉惶然。

三、
  年暮降温,随之是全国范围内的冷空气。这样也好,谁都能感觉得到。不似我冷,你却不知。
  唐寅说“岁暮清淡无一事”不是真的。偏偏是现在不似当年,闲居不得,花事无常。我是“竹堂寺里看梅花”的福份一点也寻它不着。偶然有抄起一笔竹竿挥霍浓墨的时间,却偏偏为俗事杂念扰了去。报社里的脚步声听着都是这样匆匆的,不可形容。但这情境毕竟是我自寻的,怨它甚么。
分类:螢窗記 | 评论:2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嘴对嘴

  人渐老,朋友也越少,能坐在一起吃茶聊天的人就少之又少了。经常一个人吃茶,不用杯子,端起茶壶就喝。一来是茶水经不起在壶与杯之间来回地倒,冷得快。另外反正是自酌,省去自斟这一环节,其懒散之态与我的脾性也是相宜的。

  壶是小壶,宜兴紫砂,说不上有多地道,而其简洁的形式却叫人喜爱。壶嘴亦小,吃茶的时候,细细一啄,可有悠然之音自壶内轻轻唤起,这边的嘴便应喝着,咕嘟一声,万山踏遍,神凝苍郁。

  这是独享的快乐了,谓之嘴对嘴。

  苏东坡说,“除烦去腻,世故不可无茶”,仿佛谈起吃茶,是要在茶馆里细数旁人的吆喝声才是好的,哪怕不这样子热闹,进个雅间,听听琵琶或者扬琴,也有些世故的姿态。而嘴对嘴的这样吃茶,非但不似有世俗相,且要暗藏着好呢。

  坏就坏在习惯成了自然,某日我突入“世俗”,几人成众,一起吃茶时,端起茶壶就来个嘴对嘴,众人骇然,即而愕呼:什么意思,这是?

  半天回过神来,看来真是独自喝茶的时间太长,惯了我。

分类:螢窗記 | 评论:2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嗜睡

昨夜夜里,窗外挂着一轮圆月。
今天大约没有,只是觉得它没有,我无真凭实据,亦不愿探头往窗外看。
  
看什么呢!倘若有月,依稀如水,明晃晃的照着心里,心里定要生发出感慨来,万端千端的层层叠叠,也不是什么好事。索性闭眼想着,今晚这寒意当中,定是千里苍茫,万物可得安静又沉宁。
可是,今夜下山的时候,明明是见着一轮圆月的。纵是多云,也没有掩去那光华韶韶,树们都站得比我高,惟有投下的影子会打在我身上,有的是这颗树的,走着走着,在我身上投下的,瞬又是另一颗的树影。

嗜睡是真实的,身体的切实感觉于人而言多么具体。我自小嗜睡的罢,(归根结底要回溯到历史源头上去。)以至此刻故作坚强地坐着,困意重生。
嗜睡的特点是要背上懒惰的罪名,你看,这个懒人,说话间即要睡去了!

还有必要看书么!听他人言讲,南晴北雨,左高右低。当你心乏时,纵是眼下山水青碧,亦无任何感知了。
这是嗜睡者言。真正构成人生之实学的,不是倒头睡就的空枕。喧哗声可有错?车水马龙与车马水龙一般热闹。清风明月是生之品味情趣所在,之于我,仅为低语,窃窃声,恨比不得秋虫唧唧,叫得这样自豪。

也凉了,我这里,你那里。
旧日里一本要送出去的书,现在仍旧挤在架上,眼睁睁地看我。
它问:我还仍旧要站在这个地方,继续这么矜持又僵持站下去?

分类:幽夢影 | 评论:1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那

  我走在上山的路上,看看天,天尚未明,看看身边的蒿草,草已枯瘦。阔叶离高枝,掉在坡上就算不上是阔叶了,阔叶是它的前称,现在怕连名字也要改的,可以叫它是落陌、或者是护花。时间再长些,许该叫做煤、再或是屑。偶然间看书,看到一则对话,抄下来是这样的。
  僧问新兴严阳尊者:如何是佛?
  师曰:土块。
  问:如何是法?
  师曰:地动。
  问:如何是僧?
  师曰:吃粥吃饭。
  严阳尊者是禅宗弟子,此则对话象上述文中的一个寓意,譬如:阔叶、落陌、护花以及煤屑。但有广闻,再骇人心的是云门打杀世尊喂狗,丹霞烧佛取暖。各各可谓异端,然而一惊,就生出一个觉醒来,这个觉醒如果要写,只能写作景仰,觉得他有无比的俊俏。
  
  午后的一刻时光这么漫长,我想坐在冬日的晴阳下写几个大字,还可以算做倜傥。但我写的字太轻浮了,倜傥也就是摆摆样子,变不成寒冬里的树枝,因见其有些胖胖的,笔墨里是一点禅意也没有。
  写下来的字有一句是“以常为常”,“常”是自然天地一样都无私,草木自得从容安生的气象,可人心有惑,惑因无常。前几日与友谈天说:烦恼是菩提。我倒不愿意简单理解为菩提心是在烦恼后的一种觉悟。那在哪里呢?
  
  那在哪里!我打电话找去,电话也不应我。这让我生出悔意,更见晨起的山头有清明之光,可以等待,譬如红日即要喷薄。譬如我之见护花为泥,更新尚荣,春芽将在,不见来年之光华,犹可思念。花未开,而日日趋于晴暖,就让我寄情。
分类:白云生 | 评论:3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仨俩事

  中国字真是有趣,三与两字字旁可以立个人儿,加上人的仨与俩就不再是三与两,染上了人气。夜里走山路,若单见树影摇曳可以用浓墨团儿去形容它。可有月光,树影即生出层层的斑驳来,映照在青石山路上与林风与溪涧的轻流声多了一层契和,可写出诗意来的。再若有虫鸣,或者间着夜鹰的啼叫,就能感到一份寒意。这都是氛围造就声势,也能以人不同的感受。我在山间走,夜里听到纺织娘“轧织、轧织……”的叫声反觉更添了山里的安宁。有人说《诗经》里的“螽斯”就是它,我想是差不多,很象。如果不是呢,也应该是“三两”与“仨俩”的关系,少了个立人儿罢。

  《京都一年》买来已经一月有余了,只少读它。是哪个少眠的夜里,雨打西窗,就着它做梦前的宵夜呢。不是烧炒的,更不是炖品,象是白煮出来,有青豆清蒸的味道,吃起来不油腻,也不补身,落个口齿清爽去睡觉,真是美。
  书上的纸页摸去很光洁,还是青豆清蒸的味道,我以前并不在意这种事,以为册页与文字不能混为谈资。现在看来是错了,还去认真地纠于其形。我常常看着看着文字就不禁要抚着它,象摸过一堵斑驳陆离又被盖上一层平滑的白漆的墙。

  前天在体育馆门前的小店里买了个羽毛球包。包蛮大,除了放几支拍子外,还可以将一套运动的衣裤都装进来。我很满足,红夹黑色也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一种配色。这给人一种迟疑的感觉,象是红欲要扬,黑却偏偏地压抑着。偶尔看到红与黑,我会记起于连,那个让瑞那夫人想要回到十年之前的人。可我不能回去,十年之前,我的羽毛拍还没有这样装进漂亮的包里过。
  十年是个断层,多数人的十年前与十年后会换若两人,《王蒙活说红楼梦》里有一节是叫做《你的脖子上挂着什么》的,这个题目取得很漂亮。宝玉的脖子上挂着长命锁、寄名符、落生时衔着的那块玉。我们也曾经将一个个希望挂在我们的脖子上,而这些挂件可有十年之持?

  入冬以来第一次落起了雨,萧瑟索然。站在西窗前听雨声,喝一口壶里的茶,可以尝到这个季节的寒冷与微温。去看马路上的车子往来。已是夜深了,车们象赶着要回家睡觉,开得都很快。毕竟这么迟,若回家还要敲门,必定要惊醒一个梦,那梦不完全了,就是残梦。
分类:幽夢影 | 评论:0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草事,一

  有时候去爬山去游园,看到满山遍园的花花草草千姿百态,形势各异的样子,就想,既然有了这番大世界何必又要去打理我屋里案头的几株盆栽呢。这些生长在自然界的植物们远比我珍爱的小盆景要壮观许多,美好许多,也实际许多。昨天才购置了一株春雨,被我种在水里,放了三条小锦鲤游走其间,养春雨的玻璃瓶形若茶壶,且有手柄可以提,锦鲤们穿梭于杂根草隙之间,有一种人生于世的曲折与迂回的情形,但得仿佛。茶壶是我喜欢的,花儿是我喜欢的,小鱼儿还是我喜欢的。天下事难得就是将几样喜欢的事物都集于一处,我还将一块小小的太湖石放入其中,如此状似更加完美了。这盆水培的小景被我置于案上,单单看着,心里便有了山水草虫,讲不出有多喜欢。我想这就是近的好处,山园里的花草纵得野趣,毕竟不能每每触及,而此处是括于囊中拥有着的好。
  好事不久远,说的是真的。
  早起时见盆里的两条锦锂已经死去,剩下一条形影相吊的更加让人怀伤。我很久都没有养死过鱼和花草了,便责备自己过于精巧,原本工于匠心事物,甚至是艺术类型都不是我喜欢的,可这回偏偏又落了俗套,春去花还在么,不对。
  我想,精致的东西还是让它继续存在于商业链接里做做广告推销着才好。
分类:白云生 | 评论:1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记草草,四

  无以为题,便纠住旧日的情怀不放了。“秋记草草”可以表述的内容太宽泛。凡关秋事秋情皆可以记。叙以“草草”二字,本就说明也不当回事儿,草草嘛,一岁一枯荣,或经人见了,而由唏嘘感叹,草命但要惶恐着才好。
  他的起始是这样的: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我不该抄袭人家,但写作:这几天心里很宁静。一则是老妻心态不错,每见我也笑容可掬,二则,小儿心态亦不错,在幼儿园里得了些奖赏的话,见了老子便要带着欢喜来了。三则是屋里的花草们搔首弄姿的情形也似讨好于我。真是良性的循环,如此顺达,我自然要“宁静”着。所谓入境,大约的程式似应当如此罢。

  说说吃的。
  我先前不爱吃莲藕,总觉此物无甚味道,如嚼泥屑,嘎嚓嘎嚓咬在嘴里,并没有尝出些酸甜来,到得肚子里仿佛还是坚硬的,难能消化的模样。可这两日确是喜欢上了,今晚做菜,还帮老妻打了下手,刨去外皮,切出片儿来,妻恨我切得厚了,要重新过刀,可藕片毕竟不能重塑,只得让它多煮会儿。锅里咕咚咕咚的响,换眼似水塘,然而它已然不是“污泥不染”借喻中的物事了。仲深时节,泥塘里的莲花已经败落,浅雨残荷,有满怀秋愁的人正沿水而行,彼时但有星稀或者朗月,有些言语一旦诵出是这样的:
  斗地西风吹袅袅,剩得残葩无数。又不耐、清宵冷露。(贺新凉 ·谢琼)
  卷地萍颸翻露盖,舞到香鬓似雾。剩倩影、几番回顾。(金缕曲 ·孙锡)
  而今一片烟波冷,只剩得,双双鸥鹭。知恁时,越女还来,空忆采莲前度。(疏影·郑抡元)
  ……此处省去诗人词人一百零八个。我很诧异莲藕与女子之间的关系,而诸君伤怀,借景之时情牵素衣,可见旧时多有菜莲的女子。不若我,突然有天心血来潮,去乡间田塍边看到的摘莲藕的是个小老头儿,泛舟日当午。所以吃藕的时候,少却心思细密的描绘也是当然。

按:
  本文当要长些,亦觉有得写。写完吃的,可再写穿。秋天毕竟是富有的季节。吃亦然,着亦然。吃的东西多了,秋收嘛。二来是穿着也要好看起来,与夏天大祼露与冬季严裹实不同,有风情藉以谈资,所以可写。
  但明早得起大早,友约登山,不爽约,故得眠,然然。 
分类:隨喜錄 | 评论:6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