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玛丹增天涯名博

一个人的行走。一个人的旅程。一个人的视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96994
  • 开博时间:2006-10-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沉思者的灵魂剖白


 一个沉思者的灵魂剖白

 ——嘎玛丹增《在时间后面》赏析


 文 / 蔡先进


 嘎玛丹增是新浪、网易、天涯社区、红袖添香、榕树下等文学论坛资深写手。我最初读他的文章,是在涛声依旧文学吧。嘎玛丹增自称是“新散文创作探索者”(见其散文集《在时间后面》个人简介),引起了我的注意。

 何谓“新散文”?马叙在谈论原散文特征时提到:“原散文写作中,他们凸现出了一种面对真正的叙述才华,与以往散文中对真实的平庸叙述形成极大的反差。他们把事物置于文字的高处,从中取得它形而下的质地,并从强大的形而下中抽离出事物内在的存在感。并把原先的发言权悬置后予以重新分配,去掉原先上帝式的判断,把哲学还给哲学,把上帝还给上帝,使得文字与事物互相间显得平等而粘滞。也由此把事物与生活拖到读者面前,逼近着读者。”

 嘎玛丹增新散文的关键词有“神”、“宗教”、“哲学”、“生死”、“喧嚣”、“平静”、“
分类:文评 | 评论:14 | 浏览:30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摄影]云南罗平九龙瀑布群




九龙瀑布全景接片。

九龙河瀑布位于云南罗平境内,与贵州、广西交界。





瀑布中景。



分类:照片 | 评论:32 | 浏览:4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松香弦上的音符,《在时间后面》读书笔记(一)

  
  
  文 / 《读者论坛》冷晰子
  
  
     写字,我习惯用笔墨纸张。一支小小的并不昂贵的钢笔,一笺素纸。或者,偶尔兴起,寻不见素白的好纸,废纸也行,我并不挑剔。
  然,这次,为了记录这本《在时间后面》的读书笔记,我特意选了一个笔记本。很素雅的封面,两个简单的字母,碧天,蓝水,草地,云朵,长颈鹿——童年的想象。
  生命一直朝前走,不能回头。他说:”回不去了,爱情和青春回不去了,单纯和理想回不去了,岁月回不去了。”他还说:”回不去了,并不等于放弃,我执意地寻找,尽管,我的生命不再豪迈。”
  我喜欢的作家张爱玲也说过这句话:回不去了。但是,她没有后面的注解。所以,她注定在大上海的十里洋场停留。而他不,他在继续寻找,寻找生活的目的,生命的方向,寻找诗意的灵魂纯粹的处所。  
而我,注定在他后面,因为流逝的岁月,因为,伴随岁月流逝的时间的梦想。
  若月如星。
……假使,他是天空。

分类:散文 | 评论:20 | 浏览:3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漠深处枣花香,评菊香满楼散文集《大漠弥香》


一个把青春岁月安放在大漠戈壁的女警察,在如花的愿望时期,行走在阳光裹挟着风沙的西极边地,用一双柔性的目光梳理着充满激情和危险的生活。作为一个女人,选择了刑警职业,她的一生将会被什么样的观现缠绕?需要怎样的勇气去面对直接呈现的事物本质?
这个世界,在我们很可能接近真相的时候,真相又一次次远离。她的一生都会执意在对真相的追寻中,这既是作为警察的菊香满楼的职业属性,也是作为文字呈现者的菊香满楼的必然选择。
正直、豪爽、义气和细腻,是我对菊香满楼的最初认定。
《大漠弥香》,是菊香满楼的第一本散文随笔集。文集的第一部分,和我对她的最初认识基本吻同。在文集的排列上,她把属于遥远边地的青春岁月放在了第一部分。这是一个直接而稍显沉重的开篇,初看,好像冲撞了文本的散文性,完全有别于一个普通女性的选择。但随着文字的铺开,可以看出,这种编排是作为一个刑警的必然坚持。
她说,“我的一生,和善恶争斗紧密相连,就是和政治意味浓厚的深灰肢体相连,我无法抹去这笔痕迹。抹去了,就等于抹去了我一生的足迹”。
这样的真切表
分类:文评 | 评论:28 | 浏览:66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身体的棉花

  雪花,落在窗台
  和我的梦境相遇
  我被黎明
  盯紧的一场约会,刚刚
  解开衣扣,就被
  鸟的叫声赶走。还没有
  来得及看清女人的模样
  留在被盖上那些斑痕
  属于什么隐私?惊恐。不安。兴奋
  就像月亮和星星的光亮
  只能交给暗夜清洗
  
  母亲说,吃完了早饭出门
  记得穿上棉袄
  炊烟扶着房顶,追随风
  踉跄着,在竹林散步
  最后撞死在了山的怀抱
  刚刚走近河湾,就想转身
  潜回灰瓦覆盖的房间
  继续,和一个梦境重逢
  
  我担心,塞在床下的内衣
  已被黄狗叼到了堂屋
  很想告诉父亲,儿子
  已经成年。只是
  身体的惊慌
  不知道如何在白天开口
  最终,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起
  背起书包来到了学校
分类:诗歌 | 评论:14 | 浏览:38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时间后面》,真诚与生命的剖面

  文 / 空中白雪
  
  一个在门后面叩问死亡的人,一个习惯独自梳理岁月划痕的人,一个喜欢自己倾听自己并独立思考勤与记忆的人,一个独自行走大半生一直追寻人生理想的人,他就是《在时间后面》的作者――
  嘎玛丹增。
  在我看来,这本书是独特的,具有其自己的魅力,并对读者有不浅影响的价值。
  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真的不凡。从你刚一接触到这本书时,就能强烈地感受到极富张力的文字所产生的一种气场环绕着你,你会自然地沉浸在既感性又理性的文字中,用心地品读。那是一种有色彩的跳跃的节奏感强的诗性文字,令人紧紧跟随,甘愿被其中纯粹的感觉缠绕、浸透……
  作者的第一篇文章就把你带到了他的精神世界。作者从中学时代就把爱尔兰血统的美国人杰克•伦敦视为自己的偶像与宗教,热爱到几近痴迷,并当作自己的图腾。不曾有过偶像与宗教的女性读者我,虽然无法体会作者因痴迷而热血迸发,但还是会被他的执着感动。作者是这么告诉我们的:“如果你读过《马丁•伊登》、《热爱生命》、《野性的呼唤》……毫无疑问:你一定会和我一样热爱这个永远沾满阳刚之气的名字
分类:文评 | 评论:21 | 浏览:35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羊和一匹马的幸福


<
  
  
  《一路向西》旅行笔记之十二
  
  
  赛里木湖在天山西段,博乐市西南的高山盆地中。我由伊犁方向进入。果子沟公路在扩展维修,难行,翻过陡峭险峻的科古尔琴山垭口,就抵达了赛里木湖畔。
  其时正值盛夏,由于雨水少,高山草甸的草色枯黄,疑是秋天的式样。
  哈萨克青年热合曼,骑着摩托车把我拦在赛里木湖畔公路上。他说,“朋友,你们有好多人?”我把头伸出车窗,顺口胡说有七、八个人。“走,到我们家去。”他手指的方向位于科古尔琴山脚,茂密的云杉林在草甸上方郁郁葱葱,一直伸向神秘的远方。
  
  之前,我在科古尔琴山垭口松树头,一座蒙古敖包前站立了很长时间。我之所以站在那里,不为祈祷,我对古老的萨满教不
分类:散文 | 评论:17 | 浏览:40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鉴一帆:因为真诚《在时间后面》

  文 / 鉴一帆
  
  鉴一帆,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编剧、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著有长篇小说《鲜血洒在大山上》、《爱河惊魂》,报告文学《他别无选择》、《钢铁是这样炼成的》,散文集《深藏在心底的眷恋》等.
  


嘎玛丹增是我的朋友,一个很纯粹的散文家。冷月清禅写的《在文字后面》中谈到嘎玛丹增是一个富有激情且善于表达的男人,只是他的表达多是留

分类:文评 | 评论:12 | 浏览:37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背影深处的阳光,《在时间后面》读后


  


  背影深处的阳光
  
  读嘎玛丹增散文随笔集《在时间后面》
  
  文 / 心印飞雪
  
  当我们想走近他的时候,他就在原地。
  我一直在想,嘎玛丹增是站在一个很远的地方,留给世界一个厚厚的背影。天涯网上一张照片中的背影与嘎玛丹增的文字同时同刻深深的留在我的记忆,挥抹不去。深秋的北京,我坐在靠近车窗的座位,阳光透过来的亮,散漫着柔和的气息,我的指尖,触觉着《在时间后面》宽厚温暖的纸质,车在高速路上笔直奔驰,我在嘎玛文字里跌宕漂浮。我似乎是再一次轻轻推开一隙与高原上潺潺水畔一样明净而澎湃的心扉。
      
  我不知自己是第几次流泪,或许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曾已经习惯当一个沉默的听众。但《童年生活的三个
分类:文评 | 评论:18 | 浏览:4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秒两页,还是不能放下

文 / 天堂号角
    
   收到嘎玛丹增的随笔散文集《在时间背后》时,我以每秒钟两页的速度翻了一下,印象是开本大方,图文并茂。“图文并茂”只是对美编的说法,每秒钟两页,文章根本不可能细读。该有一个月了吧,这两天终于找到时间仔细拜读这本书。
   我认识嘎玛丹增纯粹是在网上。潮流兴博客,去年,我终于耐不住寂寞,也跟了一次潮流。做媒体我勉强算“前辈”了,但开博客还真是大姑娘出嫁,头一遭。第一篇博文发出去,我便急急忙忙搜索,认认真真观摩别人的博客怎么整。就这样,我来到嘎玛丹增的博客。那时候,嘎玛丹增正写着两组文章,一组是关于川南小镇的游记类散文,一组是关于宠物狗的随想式笔记。等我把这两类博文的读后感讲完,《在时间背后》的读后感也就完成了。
   嘎玛丹增关于川南小镇的散文,我说是“游记类”,几乎是一种不敬。真正的游记早就随徐霞客一起长眠了,现代人的“游记”总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王顾左右,不知所云,不管你反复研读多少遍,也不如看一次无声纪录片或者拿一张景区导游图得到更多。嘎玛丹增关于川南小镇的散文不是这样。他对川南小镇的人文背景非常了解,
分类:文评 | 评论:17 | 浏览:5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浪在天地之间的嘎玛

  和一个行者对话
  
  ——看《在时间的的后面》

文 / 叶隐西行
  
  
  
   许多年前的我,因为一场死亡的猝不及防和不能言说的恐惧,陷入了无边的追问里:世上有无神祗?死亡有无公允?生为何来?死往何去?人生有无意义?
   我那时还是个孩子,不知道这是陷入了终极形而上。这样的思辨状态,使我变得与生游离;当我一脚踏入现实,又极端地嘲笑自己,觉得这样的追问,就像一个小小的蚂蚁,试图翻越高高的山去。
   这样的极端矛盾中,我犹如困兽,时时想冲出去,又不知所之。
   然后的一个清晨,我在路口看到一个行者,一身绿褐色行装,厚重的靴子,大大的行囊,一脸苍桑. 北方七月的清晨,这个人成就了一幅这样的剪影:青蓝的天空下,大地辽远,他足下的靴子,知道心里的方向;面朝阳光,绑架了太阳的阴影,清澈的眼神里有高山和雪原的苍茫。从他的眼睛里,我分明看到了一个远方。
  
   我知道有一个远方。我的眼睛看到的,都经过了别人的滤过,我
分类:文评 | 评论:26 | 浏览:58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停留在阔孜其亚贝西巷的时间

  
  停留的时间
  
  ——阔孜其亚贝西巷
  
  
  为了阔孜其亚贝西巷停留的时间,我万里迢迢,抵达喀什,就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放了进去。
  艾提尕尔广场,有一尊毛泽东的巨型塑像,他挥手的时间应该是70年代。伟人停留在不变的手势里,俯瞰着南疆这座最大的城市。但时间没有在伟人的肩头留藏,很多建筑的高度,已经一次又一次超越了他。只有在他的身后,右侧的路口里,时间却是静止的。拐进那个紧邻着喀什大巴扎和艾提尕尔清真寺的路口,穿过一条名叫吾斯塘博依巷的小街,就是维族人集居的黄土高崖。那些用黄泥和杨木搭建的房子,既像积木又像纸盒一样密布在黄土高台的东南坡地上,层层叠叠,错落无序。南坡即是阔孜其亚贝西巷,意为“高崖上的土陶”。这个地方,就是我要找寻的时间。通常,汉语称作它喀什噶尔老城。
  关于阔孜其亚贝西巷,我的文字和游走没有意义。我找不到合适的位置和入口。当我和在喀什做小生意的表妹进去时,居然没有找到售票的地方。表妹在喀什已经十年,一次都没有进去过,这让我感到了惊讶。幸好,我们在一座即将
分类:散文 | 评论:24 | 浏览:4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声音的孩子

    风和雨,在叶落的时候
    封锁了道路
    在深秋,我的季节已经枯萎
    
    源自北方的一条跑道
    开始下雪
    只是,我的旅程
    没有了风的消息
    整个冬天
    都会在酒瓶里结冰
    就像一座孤岛
    在我怀里睡眠
    
    北方,北方
    在手里是鸟的舞鞋
    扶着树枝飘落
    一次透明地飞翔
    我想坐成海岸
    让那些细腻的沙子沿着阳光的方向
    和水一起沉没我的帆
    不管鸥鸟追着浪花如何弹唱
    我已经不想
    再一次启航
    
分类:诗歌 | 评论:16 | 浏览:60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喀拉库勒和萨提拉迪

  
  我被包围在昆仑山黎明时分的苍茫和静寂中。
  离开塔什库尔干河岸,在塔合曼草原和萨雷阔勒山岭离我越来越远之后,我进入了风雪弥漫的乌鲁克•拉帕特山口。
  我这样急匆匆地离开塔什库尔干县城,为了在中午之前,赶到喀拉库勒湖畔。上午,是无风的时刻,如果天气晴朗,我就可以拍摄到喀拉库勒湖最静美的瞬间。三天前驻足湖畔时,由于天候条件不好,没有看到我想看的风景。
  道路上没有同向行驶的车辆,更没有行人。换一种说法,我是第一个在早晨独自开车驶向中巴公路的游人。帕米尔还没有醒来。我的贸然,虽无探险故意,但有危险存在。
  在翻越海拔4267米的乌鲁克达坂时,遇到了一个装载着集装箱的车队。这个车队很长,之所以很长,是为了结伴行驶,以防止翻越冰达坂发生不测时相互照应。道路,顿时十分拥挤。风雪,把我前方的视线彻底缩短,会车显得异常艰难和惊险。翻越弯曲陡峭的雪山垭口,我的手心和后背均被汗水湿透。如果,这个时候汽车出现故障,被滞留在接近雪线的地方,由于雪天雨地,结果不难想象。这种闪念,让我的无畏空洞起来。突然从脑中跳出的假设,和进入南疆以来
分类:散文 | 评论:19 | 浏览:40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塔什库尔干

  
  【昆仑山深处之塔什库尔干】
  
  走进西昆仑,就走进了这一生,距离我最远的地方。
  关于这个距离,既有地理的,也有精神的。塔什库尔干县城广场上有一座鹰的雕像,它是塔吉克人最古老的图腾,也是塔吉克人的精神标识。尽管我没能在太阳落在石头城残墙的时刻看到这座雕像,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站在雪山顶上的塔吉克人, 以及数次穿越过这个地区的瑞典人斯文•赫定、匈牙利人奥里尔•斯坦因和唐朝和尚陈玄奘,甚至把我的追寻和敬仰也放了进去。
  当历史和神话纠结不清的时候,我更愿意置身在神话里。神话,先历史而存在,神话就是神话,不是诗歌也不是散文。
  帕米尔,原本就是造物主留在地球上的神话。
  来到塔什库尔干,就走到了我国西极的边境。公元七世纪,唐朝和尚陈玄奘从这里西去印度等中亚国家,在此逗留,并做了记录。他的《大唐西域记》在一千多年以后,成了斯文•赫定和奥里尔•斯坦因探访西域文明古迹的旅行手册,这两个在我国西域大方光芒的外国人,正是通过陈和尚的原始记录,分别发现和盗掘了丹丹乌里克、楼兰、尼雅等失踪的古国文
分类:散文 | 评论:24 | 浏览:50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笨笨客栈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