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玛丹增天涯名博

一个人的行走。一个人的旅程。一个人的视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8
  • 总访问量:997037
  • 开博时间:2006-10-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雅安记忆,上里西

雅安记忆,上里西

 

四川历史文化名镇上里古镇,位于雅安市雨城区北部,名山、邛崃,芦山、雅安四县市交接处。上里古镇直线距离芦山“4.20”地震震中龙门乡仅9.6公里,房屋受损严重,短期内难以恢复旧貌。上里古称“罗绳”,曾经作为南方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既是临邛古道进入四川的重要驿站,也是进入吐蕃(西藏)的重要边茶关隘和茶马司所在地。

 

无论我从哪个方位进入,都没能调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12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格桑梅朵:站在街角,一无所待

  

    几个你的年青读者,很认真地列出一些选项给我。
  有关你多年的执意行走,和记录身心长旅的文字。说想了解哪些他们的认知,与你的生存和精神倾向更贴合。
  我知道,你的有些如凯鲁亚克一切在路上的存在样式,对生死来去灵魂有无的自我拷问,唤醒了一些人沉睡心底的自由梦,又在冲动地想准备行囊走向远方的一瞬,隐约怀疑起自身是否有你一样执拗到底的深度意愿。
  才有小心翼翼的求证:嘎玛是不是信教啊?
  
  我笑了。想你新书出版后,很多这样的问吧。想起上次说《祖堂集》,说到《祖堂集》里和你相关的两个称谓的禅林注释,你的极度惊讶和良久沉默。
  作家:善度众生者;善对机锋者。
  行者:尚未出家,在寺庙做杂物的带发修行人。
  
  那天你说:标签是别人给的,公德心自己要有哦。
  以后更得念念省察,不虚,无妄,真的、自然的走去自己。
  
  我知道诸如孤单流浪、直面灵魂、悲悯生灵、执着有信,它们被别人从你的文字后挑

分类:随笔 | 评论:4 | 浏览:2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品

  

第八届滇池文学奖获奖作品

 

唐棣 唐棣作品辑 短篇小说 2011年9期河北

何鸟 何鸟作品辑 中短篇小说 2011年7期临沧

杨小凡 杨小凡作品辑 中短篇小说 2011年6期安徽

吴寅菁《失落的忧伤》 散文 2011年10期昆明

聂 勒 《人类的孩子》 诗歌 2011年11-12合刊 昆明

 

第八届滇池文学奖提名作品

分类:文评 | 评论:2 | 浏览:1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贡嘎读本》获“21届孙犁散文奖”一等奖

  

1031,由中国文化报、天津市文广局、东丽区人民政府主办,天津市群众艺术馆、东丽区文广局承办的天津市第二十一届“东丽杯”全国孙犁散文奖颁奖会和第五届东丽全国群众文学散文创作论坛在东丽湖大酒店举行。本次“东丽杯”最终评选出东丽文学大奖1名,新人新作奖2名,单篇散文类一、二、三等及优秀奖86篇,作品集类一、二、三等及优秀奖32部。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19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灵的证词·《分开修行》后记

  


  
  我是一个缺少信仰的人。
  我知道,我的人生一直都在错误的道路上。所有的神灵,在我出生之前就离开了这片土地,它们在距离我心灵很远的地方,以未知的形式存在。上帝、安拉或者阿弥陀佛,在我的教育背景里,早就被我的父辈们软禁在迷信范畴。在世界本源单一存在的社会,我奔突于名利和油盐,愉悦于体性,无暇顾及心灵。我任性于音乐、诗歌、美酒和女人的感官,对宗教或哲学的多元和混乱,自然难分对错。
  虽然,我所处的意识环境,不应该成为信仰缺席的唯一理由,从我生命的开始直至当下,一直深陷于物质空间,它所锁定的精神地址,给其他线路贴了封条。长期的唯物活动,把我变成了一堆垃圾,醒目地摆在黑夜门口。我已经离开精神本源太久,很多时候,孤独潮水一样漫过我的白天黑夜,把我逼向了既不闻人间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0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散文集《分开修行》上架及网购地址




  《分开修行》
  作者:嘎玛丹增
  书号:ISBN 978-7-229-05541-7
  开本:16
  定价:36.00元
  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出版 2012年8月
  全国书店和网店同步发行
  
  《分开修行》这本书,是作者嘎玛丹增深入大地内部,对天地自然、人文地理、传统生活的发现、缅怀、挽留和回归,也是对工业革命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传统文化的失语和迷茫,民族记忆的丧失和重建,地球物理可能的荒凉未来等,进行的批判和思考,完全有别于一般意义的游记散文,切合人们“寻归传统、敬畏大地、朝向自我、朝向终极”精神诉求。文集收录了作者近三年在西藏、新疆和西南古镇的感官经历和心灵旅途。充满神奇、诗性、自
分类:散文 | 评论:5 | 浏览:1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嘎玛丹增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8月21日,备受关注的第五届冰心散文奖(2010-2011年度)在广西北海揭晓。嘎玛丹增的《杰玛央宗的眼泪》获得单篇散文奖。
    冰心散文奖是我国权威文学大奖中以散文为评选对象的奖项,也是中国目前散文单项评奖的最高奖。根据已故作家、中国作协名誉主席、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冰心先生生前遗嘱于2000年创立,每两年举办一届,目的在于繁荣散文创作、培养文学新人。此前,铁凝、贾平凹、肖复兴、赵丽宏、迟子建、叶文玲等上百位作家曾获此殊荣。

第五届冰心散文奖获奖作家作品名单
(2010—2011年度)

(以获奖作者姓氏笔画为序)
第五届冰心散文奖(单篇)获奖名单

作 者 获奖作品 出版单位

于 兰 你好,时光 散文选刊
王 飞 月出龙门山 牡丹文学
王 族 骆驼之死 散文
王 然 我的风信子 青年文学
石华鹏 政和红茶 中国文化报
白阿莹 饺子啊饺子 中国作家
兰宁远 依旧守望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17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符乱说

  寺庙的钟声里,游出了鱼的身影。
  

  周围,充满了威胁。
  生活,在阴沟里奔流。
  叫嚣铺天盖地。不知道城市的管道,流着谁的经血。绝望。恐惧。困惑。战争。瘟疫。灾难……向同一个方向靠拢,计划在科技霸权的统领下,赶往月球抹水泥。
  橄榄色的季节在河边开会,发言的有老子庄子墨子,也有浓妆艳抹的明星、满腹经纶的学者教授,以及被香水酒精加热的体温。十二级风暴如期来临,褒姒裸身回到了骊山。古国烽燧,再一次被当成了玩具。
  一个披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从黑夜中醒来,站在黑暗深处,对着黑夜,扣响了自动步枪。
  穿着树皮裙的女人走出陶器,站在苏富比大厅,大声叫卖天空。小区收发室外面那些人,也在谈论飞涨的油盐酱醋,并把张三、李四一次次安排在路上,任人指手画脚。其实,恐龙早就远离海渊,枯死成了石油。世界经过数百万年的沉寂,重新获得了种子和温度,不曾想未经完全证实,瞬间就在一个考古学家的榔头下粉身碎骨。在奥林匹斯山顶,有人正在举证黑夜。此时,世界东方的某一剧院,刚好演完电影《水世界》。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24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贡嘎读本(节选)





 我们应该继续匍匐和仰望,而不是奴役和征服。

` —— 题 记

王者贡嘎
`
那是一个可怕的高度。
生命在那个高度,成了盲区。我只能趴伏在坚硬的漂砾上面五体投地,寒凉忧伤和绝望对我的叫喊,静默地等待众神,把我从灰烬中扶起。
许多人认为,那个高度不属于人类,属于自然万物的神灵。然而,它优美的技术曲线,陡峭的坡度及高难的攀岩系数,依然成为挑战世界级别登山者的梦幻之地,在国际高山探险和极限登山活动中声名远扬,其登顶难度远远大于珠穆朗玛峰。1932年,美国人摩尔(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4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着的阿蓬江

很多河流都死了,阿蓬江还活着。
  夏天的时候,我在渝东南见到了阿蓬江。那是一条古老的河流,就像记忆中,任何一条活着的河流一样。它从湖北利川出发,一路向西,在高山峡谷中,静静地流过武陵山腹部,经过250公里的长途奔袭,在重庆酉阳一个叫龚滩的小镇,汇入了另一条活着的河流乌江。时间,对于阿蓬江没有太多意义,它从岁月远方流来,一直我行我素,依山就势,随物赋形而已,对文明的发生、争斗、变革和突飞猛进,并不十分关心,始终坚持独立的姿势,深情地清润着鄂西、渝东南大片土地。有这样一条古老而年轻的河流滋养,对于生活在那里的汉人、土家人和苗族人,应该非常幸运。
  先是坐在汽车上,看到了阿蓬江。离开黔江双江镇以后,汽车几乎挨近大山山脊前行,道路狭窄而弯曲。植被丰厚,风景迷人,把道路的惊险化解了,可能的尘土也被过滤,空气格外清新。有限的土地里种着包谷、小麦、土豆、花生和烟叶,绿得密密实实;而香樟、麻柳、斑竹、松柏和灌木,一起制造了绿的汪洋。我们裹夹在绿色之中,汽车船一样穿梭。突然在丰满的绿里,看到陡峭深谷中的阿蓬江,就像看到了暗恋已久的某个女子,不知什么时候,把翠绿的腰带留在了大山
分类:散文 | 评论:7 | 浏览:46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藏王的羊群

  


   《呼吸山南》节选
  风在山原谷地疯狂吼叫了一夜。黑暗里,好像有一群庞大的野兽在狂奔,整个大地都在颤抖。我没有听到过如此震耳欲聋的风声。这种声音,让我在山南的最后一夜难以安眠。朦胧中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站在宫不日神山肩头。
  世界一片静默,只剩下萤白的雪,铺满了大地。
  雅砻河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大河,河床狭窄低浅,河堤上的灌木坚硬而柔软,三月的水流清澈见底,看上去更像一条缓慢漂移的丝带,悄无声息地蜿蜒在白雪覆盖的大地上。它所浸润的雅砻河谷平原,是青藏高原腹地最为富庶的土地,西藏历史上惊动世界的重大事件中,有大部分发生在这个地方。它发源并滋育了藏族人类和雅砻文明,整个藏王时代的历史和文化均在这里成长和沉
分类:散文 | 评论:7 | 浏览:4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桑耶寺,和一只鸽子说话

桑耶寺乌孜大殿南墙有一块旧石碑,刻着古老的藏文,于今没有几人认得,据说是根据三十七代藏王赤松德赞的敕令题写,记载了废除苯教,立佛教为国教的历史。这块四角已经严重剥蚀的石碑,究竟是不是赤松德赞书写,于我和大多数人,没有任何意义,它的价值和真实身份,最好留给学者们去面红耳赤。但桑耶寺和赤松德赞的骨血夤缘,倒是不争的事实,不仅仅因为这个地方是他的出生地。他和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第三十三代藏王松赞干布,历史上并称“师君三尊”(持佛法的王),他们在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等西藏文明史上取得的辉煌成就,至今让人们记忆犹新。
  宗教信仰,应该是慈悲宽容的,但我了解的人类历史,血腥和杀戮,几乎成了世界宗教史的主要内容。从古罗马人将犹太人赶出耶路撒冷开始,让这个古老而智慧的族群,在世界各地流浪了2000多年,漫延两个多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有千百万圣骑士的亡魂孤茔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新疆喀拉汗王朝时期,穆斯林和佛教徒的残酷争斗,持续了数百年。吐蕃王朝的时间史,其实就是苯教徒和佛教信仰之间的争斗史……
  我一次次站在信仰的门口,一次次迟疑不决。
  从一种信仰变成另外一种信
分类:散文 | 评论:4 | 浏览:4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地上的声音

  习惯了乘坐火车和飞机旅行的人,桑耶寺稍显偏远。
  交通和道路,在西藏还没有现代化,距离泽当镇38公里的桑耶寺,在下午五点以后总是显得有一些冷清。朝圣礼佛的人们,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午间从山南行署所在地出发,抵达这个没有边际的寺庙时,途中就经受了三个多小时的颠簸。
  即便道路上堆满了古老的冰雪,以及不知什么时期跑来的沙尘暴,人们总是不辞劳苦,在桑耶寺熙来攘去。你要寻找遗迹实体或事实真相,原本就不会像在互联网一样,随时可以拿取。你必须要经过艰难跋涉、付出耐心和毅力,有时,还需要为之不惜性命。世界上没有现成的东西,唾手可得。
  我喜欢走弯路,不管旅行还是人生,总要在同一个地方绕来绕去,永远在路上颠沛。抵达桑耶寺前,因为见到雅鲁藏布江日渐枯瘦的水流,突然遇到的沙尘暴,中途多次逗留,把寻找信仰可能的精神之旅完全放在了一边,心思突然拐弯跑到了雅江源头杰玛央宗,以及我们正在往肠胃填塞的化学和农药,对日渐萎缩的冰川,可能引起的水源困境喋喋不休。朝圣者大不一样,他们的行程和路线相当精确直接,身体和心灵向着一个方向,布达拉宫就是布达拉宫,噶陀寺就是噶陀寺,
分类:散文 | 评论:5 | 浏览:33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昌珠寺

  昌珠寺很热闹,信众和游人混在一起,在放着两个巨型经筒的大门转来转去。
  昌珠寺的热闹,和我们在内地寺庙看到的热闹一样,但熙攘在经堂佛殿的人群,身体语言又有很大的不同,属于两个不同方向的热闹。藏民族全民信教,不是一种形式,他们把身体和心灵都献给了精神。这是一个没有姓氏,没有族谱的民族,不需要在复杂的血脉纹路里追宗寻源,不像我们那样,传宗接代、子孙万年的传统在血管里根深蒂固。一个人干干净净地来,干干净净地离开。现世所要做的,就是以全部的热情和信念,日夜转经,终身礼佛。寺院只是给了人们一个集中弘扬佛法和修持审觉的场所,以及修持可能的法门和方法。修持心性本质觉悟(佛),解除生老病死之苦,最终出离六界轮回,实现个体生命的永在之乐。
  这是一种神圣而美好的宗教理想。
  他们终身旅行的不是今生,而是灵魂流转的心灵长途。这和内地庙堂初一、十五的热闹自然不同,冷清了几十年的寺庙,从本世纪初开始,出现了空前的繁荣。人们纷纷拥向了庙堂,到了新年正月初一那天,中国大大小小的寺庙,总是拥挤着各式各样的人群,怀着各式各样的心事,烧着各式各样的香烛祈祷,管它是何方的神灵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38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德木的尼玛措

距离尼洋河和雅鲁藏布江交汇处不远的地方,德木寺耸立在一座孤零零的山顶上,四周都是陡峭的悬崖。山下有茂密的森林、草地和零星的民居包围着它。
  下午的时候,天空和大地都很安静。偶有微风路过,在柳树和经幡唰唰轻响一阵,水波样翻过山原谷地,此起彼伏地涌向远方。黄土便道凿在山崖上,汽车上下都很惊险。我原本应该从小路上爬上去,那样更安全。当地信众就是通过弯曲的小路,将酥油和朵玛源源不断送进了寺庙。
  高原的阳光太灼热,粘在皮肤硌铁样滚烫,于是选择开车。没想到,陡峭的山道,让我的四肢僵冷。汽车惊叫着向上攀爬。我的额头冷汗淋漓。因为贪图安逸的一念之差,我把自己陷阱于进退维谷的山腰。
  德木寺依然在高处。亮晃晃的阳光下,依稀可见房顶上刺眼的经幢,以及四周摇摆不定的树木经幡,看不清楚寺庙的表情。
  尼洋河在山下,静静地穿过深秋的丛林,河谷滩地草黄一遍。雅鲁藏布江在更远的地方奔跑,无声地追赶着洁白的云朵和连绵的高山。远远看去,雅江河岸风沙弥漫,要不是熟悉西藏,很容易把飞舞的沙尘,错误地诗意成云雾。
  可能是神谕。尼玛措的出现,缓解了我的惊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3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1-18

笨笨客栈

2019-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