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书童

生命的成长过程中,伴随着大量的迷惑和不解,边学习,边思考,从传统文化中去寻找智慧与答案。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9804
  • 开博时间:2006-10-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读史阅世六十年》:西南联大争取学术自由之一例

  


  
  缘1939年秋至1940年春夏之交,陈立夫以教育部部长的身份曾三度训令联大务须遵守教育部核定应设的课程,统一全国院校教材,举行统一考试等新规定。此项训令的目的当然是加强蒋政权对高等教育及高知的思想统治。联大教务会议以致函联大常委会的方式,抵抗驳斥陈立夫的三度训令。这封措辞说理俱臻至妙的公“函”的执笔者舍冯友兰莫属。由于此文在力争学术自由、反抗思想统制的联大光荣校史上意义的重要,全文征引如下:
  
  西南联大大学教务会议就教育部课程设置诸问题呈常委会函
  
  (1940年6月10日)
  
  ……(前文略)
  
  部中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11:苏俄军队的红色恐怖

  在苏俄军队挺进之时,红色恐怖降临到从北部的哥尼斯堡到南部的布雷斯劳德德国民众身上。自从1941年夏季以来,苏俄军队忍受了德国人入侵者的巨大伤害,现在他们开出了令人恐怖的复仇价格。道路上挤满了德国公民,他们离开自己的家,丢下财产,加入了退却的德国军队的行列。那些不幸的人被丢在了后面,大多数是老年人和儿童,他们很快就被苏俄人逮捕,遭到殴打、枪杀,或者被坦克压死,而妇女则被残暴地强奸,直到死去。……苏俄对德国东部的入侵导致了德国现代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驱逐民众行为。据估计,几乎有1400万德国人为了逃离苏俄军队的愤怒和东部民众的复仇而离乡背井。P750
  
  在1960年代,诺尔特对法西斯主义进行了比较研究,在研究中,他将法西斯主义描绘为形而上的体质,它的远大目标是对取代左派的极端化——左派也是建立在对社会现实形而上的假设之上的——引导出一个同质社会。诺尔特十分恰当地描述了绝对意识形态的冲突,它以灭绝战的形式在20世纪散播瘟疫。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诺尔特不再进行抽象的思考,而是考察意识形态的冲突是如何、在什么程度上在所有的方面导致种族灭绝行为的。这样,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10:从焚毁书籍到焚毁民众

  尽管纳粹党人喜欢吹嘘德国文化的优越性,但是,文化成就的质量在第三帝国经受了一个迅速的、惊人的衰退。……希特勒一度时间实际上在玩弄着清除知识分子的想法,不过后来又认识到了一个明显的道理:伟大的知识分子实际上推动了文化和科学的进程。
  
  尽管纳粹领导人对文化问题表现出粗俗态度,但是令人惊讶的是由许多处于领导地位的知识分子——至少是最初——给新政权正式祝福。
  
  那些为纳粹政权大唱赞歌、鼓吹它是一个创造性实验的人,很快发现了文化被纳粹国家所利用,根本没有自由可言。文化像其他所有事情一样受到了“协调”。1933年3月,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宣布文化和政治从此成为了同义词。
  
  1933年3月10日,德国文化史上一个惊人的事件——焚毁书籍——发生了。诗人海因里希·海涅曾经预言性的认为:从焚毁书籍到焚毁民众只有一步之遥。这个特别的“清洗行动”由德国学生联盟执行,其目标是从图书馆和书店清除非日尔曼或者外国的作品,尤其是犹太人的作品。全德国的大学举行大会,在会议上,学生、教授和党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9:纳粹德国的安乐死计划

  ……开始于1939年9月的纳粹的安乐死计划。这个计划可以追溯到 1933年7月14日的一项法律,后来这个计划登峰造极,对无法治愈的精神病患者采取绝育和“仁慈”的死亡措施。这里争论的问题不仅是人类生命神圣的根本原则,而且是一个凶残的国家将集体杀戮制度化的邪恶。现在我们知道这些仁慈的杀戮为劣等民族——尤其是犹太民族——的灭绝铺平了道路。不幸的是,只有极少数牧师——最著名的是大教主克莱门茨·冯·加林——公开地反对这种邪恶提出了抗议。
  
  尽管个别牧师的许多英雄主义行为在第三帝国时期被记录下来,但是教会机构——无论是天主教还是新教——都悲剧性地没有鼓起基督徒的勇气去阻止纳粹犯下难以言说的反人类和反上帝的罪行。这种体制性的神经虚弱——尤其是梵蒂冈方面——将永远是基督教历史上的污点。因为当教会面对纳粹邪恶的明白无误地证据时,它至多选择了以微弱的抗议作为回应,而不是激起民众的反抗,这种道德近视——无论是个人的还是集体的——从来没有人像涅姆勒姆市那样捕捉得那样尖锐,他的评论是难以忘怀的:
  
  首先,纳粹追逐着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5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8:纳粹德国的母亲崇拜活动

  纳粹党还发动了真正的母亲崇拜活动,每年的 8月28日——这一天是希特勒母亲的生日——都是一次向德国母亲们表达情感的大好机会,最能生育的母亲将获得奖励。德国母亲的“光荣十字勋章”分三个等级:金质勋章授予八个孩子以上的母亲;银质勋章授予六个孩子以上的母亲;铜质勋章授予五个以上孩子的母亲。
  
  在这种外表后面是邪恶和毁灭性的目的。事实上,纳粹党人视家庭为国家未来士兵的孵化器。换句话说,纳粹关于家庭的花言巧语是表面上虔诚的含糊话语,掩盖了恶毒的意图。在健康和正常的意义上,家庭是独立自治的安全岛屿,保护它的成员免予国家的严控。因此,集权主义的政府不能容忍这些与体制相分离的岛屿。——《纳粹德国》P455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7:纳粹德国的教育

  在纳粹统治时期,教育的主要目的是制造出一种新人。根据纳粹的理解,他是强壮的、具有种族自我意识的,他为国家骄傲,对元首忠诚。因为德国的教育体制传统上就是集权主义的,因此除了给予它强烈的种族主义因素之外,不需要在革命的意义上对其加以改变。尽管如此,纳粹政权最初在所有的层面上都热衷于清洗教学人员。这次清洗由文化部长伯恩哈德·卢斯特领导,结果是全面地解雇在意识形态上不值得信赖的教师,尤其是犹太人。
  
  在对教学人员经过了这些侵犯之后,各个层面的教师除了及其少数的例外,都能和党的路线保持高度的一致,其服从的程度可谓亦步亦趋,以至整个政权不需要对教师进行广泛的监视。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纳粹教育家需要德国的年轻人获得强烈的种族主义和侵略性的思考模式。因为忠诚、服从和为国家服务构成了新政权的主要美德,因此培养和奖励这种教育优先权的思维习惯必须建立和发展起来。分析的思想习惯自然受到了怀疑,因为这些方法是教育青年去提出疑问,使自己的思想开放或者具有宽容性。就是这个原因,纳粹教育家对纯粹的分析思考普遍的不信任。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6:纳粹德国青年团

  1939年初,希特勒青年团的人数达到了887万。其组织结构被划分为男女两个分部,每个分部当中还有两个支部,一共四个支部:
  
  1. 德国少年团,吸收10到14岁的男孩;
  
  2. 希特勒青年团,吸收15到18岁的男孩;
  
  3. 少女联盟,吸收10到14岁的女孩;
  
  4. 德国女子联盟,吸收15到18岁的女孩;
  
  所有的青年必须由他们的父母或者监护人登记;违者将受到罚款或者监禁的惩罚。加入仪式充满了宣誓和祈祷,充满了对元首、祖国忠诚和服从的庄严勉励。
  
  希特勒青年团的座右铭是“元首,下命令吧!我们服从。”p442
  
  许多依然在独立思考的德国父母越来越清楚地发现,希特勒青年团是一个国家青年组织,它的任务是将元首的思想灌输给青年。年轻人受到了青春理想主义烟幕的欺骗。《纳粹德国》P445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5:纳粹扭曲的价值观

  希特勒和纳粹党人公开相互吹捧,呼吁最崇高的理想,但是塑造“荣耀”、“牺牲”、“勇气”、“力量”、“无私”这些词汇的动机是不诚实的。据说,希特勒的诡计是运用按照他自己扭曲的灵魂设计的“疯屋”镜子来扭曲德国生活的积极价值观。霍华德·贝克透彻的观察到:
  
  爱德国的一切变成了恨非德国的一切,浪漫的理想主义变成了对思想的轻蔑;对身边价值观的忠贞变成了对其余人类所持有的价值观的否定;坚定的独立性变成了虚张声势、好战凶猛的侵略;对当选领导人的忠诚变成了对暴君盲目的盲从;对健康身体的尊敬变成了“我们用我们的血液思考”这一公开的反理性;对孩童的热爱变成了对炮灰的培养。《纳粹德国》P439-440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4:纳粹德国的生活

纳粹德国的生活受到强烈的、出乎意料的感情和激情变化的控制。德国人很少感到过安定、放松或者自我平静。他们一直被推进公共的活动当中。有人将纳粹德国的生活比作一个受过动员的士兵,他通过行军、唱歌、游行,或者参加剥夺其私人角色的活动来履行它们的职责。用理查德·格隆贝格的话来说:“这个政权无边的推动力来自这样一种能力,它使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认为自己是一位立刻可以舍弃自身的无名战士,而不是一个根植于公民生活的个体。”戈培尔更加直率地坦言:在第三帝国,没有哪个德国人感到自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公民。在政府的哄骗、骚扰和直接威胁的压力下,无论老幼,德国人的生活得到了协调,产生了完美的团体意识,这就是集权主义国家的理想。
  
  纳粹设计了独创性的仪式击溃个体性,包括行军方阵、群众集会、使公众对旗帜和制服产生崇拜、公共纪念会、无处不在的纳粹式敬礼。
  
  ……
  
  剥夺个人私人角色的另一个方法是将他们同家庭的纽带孤立或分离出来,号召他们经常性地参加党的会议,在那里,他们特别容易受到宣传的影响。《纳粹德国》P43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令人警醒的史实3:希特勒的国中之国

  当阿道夫·希特勒在兰德斯堡监狱呆了8个月或到慕尼黑时候,他决定将纳粹党重新建设为一个高度集中同时又富有活力的组织,这个组织将无条件地服从他的命令。他认识到:采用与其他的准军事集团的合作进行军事政变来夺取权力的策略是一个致命的错误。从现在开始,纳粹党的使命是在民主的制度中,运用民主的方法去毁灭民主。严格的合法性成为他的命令。希特勒还开始设想这个新生的党将成为国中之国,是一个准备颠覆政府的秘密组织,最终不动声色的取而代之。一旦获得权力,纳粹党将舍弃民主,在他的控制下实行一党专政。《纳粹德国》P249
  
分类:人文与社会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