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清生专栏天涯名博

旅食天下,一个会游走和饮食的动物的文化表达.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99611
  • 开博时间:2004-09-19
  • 博客排名:第154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天下雪了

  

神农架森林白雪茫茫,我的茶园已经被雪覆盖,这是神农架最美的季节。

分类:读后记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哈会沦为野狗吗?(4)

  

 

在时间的杯子里,盛入岁月与阳光,丝丝缕缕,在森林中独自品饮。出走的小哈居在桥头人家的豆萁堆,它出走的日子,身体居然壮硕起来,与之消瘦下去的大哈恰好相反。我以为正确的状态应该是大哈不断的壮硕,小哈消瘦下去,并且瘦骨嶙峋。

分类:读后记 | 评论:1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哈会沧为野狗吗?(3)

  

 

美国学者贾雷德·戴蒙德在《枪炮、病菌与钢铁》中写到:非洲的4种斑马情况甚至更糟。驯化它们的努力已经到了让它们拉车的地步:在19世纪的南非,有人试图把它们当役畜,怪人沃尔特·罗特希尔德勋爵坐着斑马拉的马车在伦敦街上驶过。可惜的是,斑马长大后变得难以对付。斑马有咬了人不松口的讨厌习惯,它们因此而咬伤的美国动物园饲养员甚至比老虎咬伤的还多!斑马实际上也不可能用套索去套——即使是在牧马骑术表演中获得套马冠军的牛仔也无法做到——因为斑马有一种万无一失的本领,在看到绳圈向它飞来时把头一低就躲开了。因此,给斑马装上鞍子或骑上它是很少有的事。

我相信狗在被人类驯化以前,它也是一种难以被捕获的野兽。目前的情况不存在驯化问题,中华田园犬作为家犬由来已

分类:读后记 | 评论:1 | 浏览:1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哈会沧为野狗吗?(2)

  

早晨起来,去院子门边,未见小哈回来。大哈躺在它们的小屋门口,它喜欢睡在门外。以前,在屋里面睡觉的时候,也是小哈睡在里面,大哈睡在靠门,头枕着门槛,时刻警视外面的世界。彻夜不归,对于小哈是今年秋天以后的事情,以前白天在外面游荡,夜间回来睡觉。偶尔因为大铁门锁起了,它在外面急着叫。自从它把大铁门下面的铁花钻开以后,它会钻回来。近时,它也在菜地里过夜,搁了半袋腐殖土那里,种大蒜剩下的,小哈躺在上面舒服。

吃罢早饭,开车去村小卖部,小卖部主人与我同姓,古姓属于非常小的姓,极少遇到家门。盖神农架森林中,山民来自各地,有些乡亲能回忆起爷爷辈从家乡逃难而来。民国时期的原始森林,皆无主土地,到此开一片荒,盖一个木屋,就能安逸地生活。因此,一个村能凑够半本百家姓。此外,神农架有一条走私贩盐的古盐道,亦可看成是一条商道。查过去史料,有个地方叫十三条命,据载那里曾有十三个背盐的盐夫被土匪劫持,捆绑在树上,土匪掠走了盐,盐夫就死在那里,得名叫十三条命。

分类:读后记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哈会沦为野狗吗?(1)

  

         小哈会沦为野狗吗?

 

这个冬天日子过得支离破碎,完全不像我需要的。每一年的春天,心中都有无限多的计划和目标,像森林中的植物一齐萌发,想象着这一年,要做成许多事情。种茶、做果酱、摄影、出书,还有将茶园妆点起来。或者不止这些,养鱼,种玛卡,栽玫瑰……冬天来临,一年的时间即将过完,才发现计划与目标,都是春天的一厢情愿。春天萌发的树叶纷纷凋零,我的心情也像枯黄的树叶卷曲而悠悠坠落。森林中的岁月,冷暖炎凉,流泉远逝。然,让我操心最多的是大哈和小哈。现在,小哈几乎让我精神崩溃。

这次从北京匆匆赶回茶庄,只有大哈在家。大哈栓着铁链,无法出走。夜色降临,从宜昌一路长奔,驾车六个小时,到茶庄熟悉的大铁门前,透过发动机引擎声听到大哈的尖吠。它知道是我抑或以为陌生人来了呢?下车打开大铁门,它发现是我,跳起来摇尾,改用尖细的“呜呜”声叫,清瘦的身子,尾巴像秋

分类:读后记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悠悠茶香

  

           悠悠茶香

                                  古清生

 

在森林里,时间弥漫着芳香。今年茶季到来的时候,我终于决定自己亲自担任炒茶师。有那么百多亩茶园,一个茶厂,位于神农架原始森林深处,春、夏、秋天三季鲜花繁盛,冬天的森林一律雾淞,宁静悠远,若琼瑶仙境。只有冬天,我会驾车出山去,来年春天的三月返回。只要我在森林的时间,皆鲜花、鸟语、流泉相伴,间或有兽。在此植茶,做茶,人生与茶结缘,坚信自己就是一个茶人。

分类:读后记 | 评论:1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满园茶香--神农架种茶手记

黄瓜菜 古清生 神农架既号称植物库,野菜总是多的,包括菌类。以前吃过异叶变豆菜,俗名为鸭脚板。今年到神农架,季节的步子向这里走得慢了些,我的茶园的茶叶,只冒了少许的尖尖。高山地带,想采明前茶,亦是枉然。忽然在茶园人家饭馆吃到一种野菜,名字叫做黄瓜菜。我问此名是否学名?坐者答:可能不是,它只是有黄瓜的味道。待我回到居所,查了资料,居然是学名,黄瓜菜,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 由于将黄瓜菜皆炒完,想看一眼生的黄瓜菜苗,未遂。只是品尝黄瓜菜时,感觉它的青涩之味,有一些滑爽。比较之年年月月重复入口的人工蔬菜,它亦为一种清新味道。二天去官门山,我想去探察一下安装红外相机的地点,在官门山去往大神农架(一座山名)的方向,直觉有一块野兽密集生活的区域。 驾驶我自己的越野车前往,路上遇到俞杰,他领我去到那片原始次森林的深处。下车来观察了山势,他指出这几天此山头多传来麂子叫,但这里已经不宜安装红外相机,因为已经有人往来。看着山坡的植物,我就想起了黄瓜菜,问他,哪种草是黄瓜菜?俞杰说,他也不认识,但可以叫人带我去找。 开车返回,到博物馆建设工地,俞杰喊了人来,让他带我去找黄瓜菜。那人是喻杰的兄长,就领了我去山坡上找黄瓜菜。我原打算只是拍了黄瓜菜了事,他却说,可以采些回去下汤。我一想,采野菜回去吃,当然好。于是,拍了坡下的一株黄瓜菜。然后,采了它,闻一闻,果然它的气味如黄瓜一样。后查到,李时珍对黄瓜菜有描述:其花黄,其气如瓜,故名……通结气,利肠。 采了一大把黄瓜菜,又遇到另外一种野菜:家乡菜。家乡菜已经熟了,学名叫大叶碎米荠。采了更多,它生在河边近水处。带了两种野菜回到木鱼镇,去到杨敬元所长家,尝一下自己亲自采摘的黄瓜菜。 黄瓜菜的叶子,看上去如革质,像玉米的叶子,椭圆形,叶面有墨色的油斑点。整体来看,黄瓜菜依然青绿,它生长在神农架的荒山野坡。洗净了下到腊肉汤中,熟了便吃。果然下汤比之清炒滑爽,极新鲜的嫩苗,然熟后不见有黄瓜之味,似乎黄瓜熟后,它原来的青鲜气息不在,这有一些相似。只是黄瓜菜作为菊科植物,巅覆了我的一些想象,比如它没苦涩味儿,并且叶子如革质,只道是大千世界,完全不能有太多想象与推理。 于是就开始立下一个志向,感觉也是比较好笑,我经常立一些志向,这次的志向就是自己去采野菜,将神农架有的野菜,都尝遍,看到底有多少种,它们的味道又有如何的不同。也罢,纵是立一个五分钟志向,也不是大过,人生中始终有一些念想,似乎还是有一些可造之处。昨天在MSN上与《自然与科技》的编辑夏建宏聊到,有关中国的生态与人文科普的创作,以为这真是一项可以努力的事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72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清江如画:科考证实人从建始直立

此番去了湖北恩施州的建始县,这是一片人文历史最为久长的土地。中科院古椎脊动物学家多次考察,并推出学术著作《建始直立人》,科考成果将人类起源重新锁定在武陵源北缘,长江三峡生态圈。这个地带已经考古确定有长阳人、郧阳人、巫山人和建始直立人。我这次直接从建始取回了建始直立人的科考资料。 然而,如画的清江,对于中外广大旅友来说,似乎更值关注。在建始吃清江鱼,喝苞谷酒,听土家情歌,漂野三河……漫游清江,当是人生之旅的一个至境。 在此,便也陆续开始上照片,并请等着我的美食美酒报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51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户外自驾]神农架:眼睛的天

凉风垭云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8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户外自驾]神农架:眼睛的天

雪寂风无声,落花满地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59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42页/4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