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雅而永远

心灵的世界是自己的天堂,也是自己的地狱.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19405
  • 开博时间:2006-10-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春苗

  我总感觉身后有人一直在哭泣,声线微弱,哀怨,冗长,温柔而强劲地切割开夜的沉默。然后,我看到那个哭泣的影子一点一点被一团白茫茫的雾气所淹没,先是声音的消失,然后是牙齿,脸,衣服,身体,一起消失的还有她在人世间枝蔓缠绕的关系。又一次,我从这个梦里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是的,我准确无误地辩认出了这张苍白的脸,我初中两年的同学张春苗,当年她的座位就在我的后排,我一回头就能看到她。她在二十年前死于喝农药自尽。
  那年我们都14岁吧。春苗家在农村,爷爷去世早,她和奶奶跟着城里的二叔一家一起生活。一直想着再生个男孩的父母带着年幼的妹妹在外地打工偿超生所借的罚款,一年难得回来一趟。有次开家长老师和她父亲联系好了确认来了,春苗就站在校门口左等右盼,直到会议开始了,还不见人影,她才失望而回,敦实,微黑的脸上有两行亮晶晶的泪珠就要涌出,她强忍着,瘦小的身子拖着黄昏的余晖,一步一步,似乎背负了千斤的重量。
  春苗学习不好,上文化课很吃力,开始她很努力想学好,听不明白的,下课还去请教老师。由于基础太差,渐渐地,她就跟不上了,每次考试都倒数。她不爱读书,只有上劳动课的时候最积极,洒水
分类:兰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怀念外婆

  在我离家以前,每年的清明都照例要随父母去给外婆上坟的,也只有这一天,我才能想起外婆,时间早就熨平了我们心中的悲伤,故人在不知不觉的岁月中就被我们遗忘了。外婆离开已有二十年了。
  我的外婆一生是泡在苦药里的。年幼的时候父母早逝,被哥嫂从遥远的贵州山区卖到江苏来做了人家的丫环,长到十八岁上,又被主人卖给外公家做了填房。一下子成了三个男孩的继母。后来的十年里,她生了三个女儿,收养了一个女儿。二十八岁,外婆承担起了照顾全家人的重任,她是七个孩子的母亲,两位老人的媳妇,老公大她近二十岁,野蛮,专制,偶尔还会被他打骂。没有绽放过的青春也无从凋零吧?她的一生就这样被收拾掉了,对手是谁呢?
  外公去世后,继子们今天拉她的电闸,明天断她的水,她实在住不下去了,搬来和我们同住。冬天的夜晚,窗外的北风咆哮着,木碳炉子上滋滋地散发出热气。我坐在外间的灯下做作业。外婆在房间里早早把烫水壶充好了,放在我的被窝里隔五分钟就移一处地方,直到整个被子都温暖了,她就唤我的小名:“萍萍宝宝快上床,婆婆讲八哥挑水唱山歌啦。”她的睡眠很少,常常我一觉都醒来了,她还在昏黄的灯光下织补毛衣,薄暗中望
分类:兰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6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湖春简

  雷峰塔的废墟
  我到达西湖时,正值早春二月,万物葱笼之际,空气中蕴含着南方草木的清香。翠意掩映下,雷峰塔孤独地耸立在西湖南岸的夕照山上已有一千年的光阴,然此塔非彼塔,只是后人在它结痂的伤口上重新耸立起的一座现代化的建筑物罢了。
  此情此景,于我倒也很相宜,一个人的旅程无非是想排遣内心的孤独,疼痛之感,可竟是不能的,原本就没有世外桃源一说,是文学赋予了生活的美好和神话色彩。雷峰塔因凄美的爱情而流传千古,美丽的白娘子已修炼千年,她不愿成仙,只愿落入烟火人间,挽起钗凤,穿上布衣,做一个平实的普通人,与许仙过起男耕女织的生活。可恨的许仙并不能托付起她的理想,懦弱的他身为丈夫却不信任自己的妻子。白娘子在心神不宁的日子里迎来了卫道夫法海,法海蛊惑了不分是非黑白的许仙,施法让白娘子露出真身,永远禁锢于雷峰塔底。
  白娘子选择做人,就是她的全部罹难。成仙可以在功德牌上留下名姓,做妖也不枉风流快活一场。可是白娘子不要。逆天行事,盗取仙芝又何妨?水漫金山后,被镇压千年又何妨?神仙都不做,又何惧于被禁锢呢?西湖的水可干,桥可断,那个“人”字永远不能被篡改。
分类:兰的散文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行

夕阳渐浓,小城染上了一种忧伤的情绪,穿过时光的甬道,在记忆的根部有多少坚硬的往事像油画般层层剥落?潮湿的光阴中,巨浪般的油菜花拍打着远方苍茫的大地。夕阳在旷远的天边焚烧,霞光飞泻,向大地投射过来,赤色的光芒淹没了我,恍若身在强大的气流里。炊烟四起,薄暮游弋,晚归的人奔赴在回家的路上,温暖而疲倦。
我拎着行李站在简陋的站台上,等待晚点的火车。一生中有多少的时光是用来等待?这是一九九七年的三月底,我将去另一个城市上班。我二十岁,已呈现出一种千疮百孔的破碎感,好像只有远行,才能摆脱这一团糟的生活。在我贫瘠,冷漠,荒凉的故土上我是一个叛逃者,义无反顾。故乡不是世外桃源,也没有多少温热的片段感动过我。相反,它是现实的,世俗的,我的父亲母亲蝼蚁一样在这个小县城生存着,不敢言语,谨小卑微,他们的腰永远是向下弯曲的,他们见到了生人永远是低眉敛目,随时准备聆听教诲,他们的工作也是不美丽的,从被奉献了二十年的光阴的单位用两万元买断工龄后,为了生存,就在菜市场卖牛肉,要时时忍受管理人员的挑刺,贪婪,,同行的挤兑,还有原来同事朋友的冷嘲热讽,他们挣的每一份钱都饱含底层人民的辛酸与泪水。(很
分类:兰的散文 | 评论:2 | 浏览:7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好,生活

1996年夏天,阴雨连绵,雨水细密,激烈,瞬间破碎,吸附着地面的暑气,院子里的茉莉花馥郁,飘散幽静的芬芳。布满青苔的石阶上,偶尔有一两只灰喜鹊来避雨。天空和大地的呼吸融为一体。在等待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些日子里,每天坐在窗前观察雨丝是我唯一可做的事情。
成绩揭晓,我落榜了。这样的结果也是在父母预料当中的,所以他们没有太过愤怒。能读完高中,我的父母就认为很说得过去了,他们对我当然也就没有过高的要求。我没有太多悲伤,甚至觉得是一种解脱。我当然不会选择复读。我厌倦了读书,除了语文,我对其他学科一样都不感兴趣。他们问我接下来怎么打算。我漫不经心地说,找工作呗。从十四岁起,我开始发表文章,到了十九岁,已经剪帖了厚厚一本。我想,找一份文字类的工作应该不难吧。
没多久,生活就让我尝到了苦头。学历和社会背景的双重原因,我满意的工作都淘汰了我。我辗转徘徊在一个又一个的招聘场所,每次都是失望而归。一张张破旧的公共汽车票根见证了我求职路上的坎坷和苦涩,也见证了我零度以下的生活。生活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原野,它冗长的傍晚,纷乱,野草丛生,阡陌纵横,我有一种流离失所的感觉,哪里才能容
分类:兰的散文 | 评论:3 | 浏览:7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缺席

  谁在石头里种下花朵和泪水
  谁在陌生人的掌纹里看见了自己的一生
  谁在虚妄,幽暗的午夜忆起一首尚未老去的诗歌
  
  窗户在抵抗岁月的侵蚀
  旷野的风吹走了喊痛的尘埃
  生命是渺小的
  何必再妄论伤口
  
  在秋天温柔的暴动里
  十一月深埋在你被石化的骨骼里
  我俯视时间
  不必转身
  岁月的深寒包裹了零度以下的你
  我是你在心里关上的一扇门吗
  十一月,成了去向不明的失踪者
  
  辗转难眠的守夜人
  点燃那朵绽放于石头的缝隙里的野百合
  爱的缺席让你纵身跃入夜的深渊
  你说,你只受雇于
  ———时间之外的玫瑰
  
分类:兰的诗歌 | 评论:2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诗

  暗淡的日子没有离开
当陈旧的黑夜到来,我决定宽恕所有
让热泪和着月光破碎
让滚烫的夜晚退回到时间以外

醒来一个词
一滴痛,渐渐洇开
顺着语言的梯子,缓缓而上
废纸篓在三楼写着晦涩,忧伤的诗
不可能——
诗歌会脱离诗歌
去做别的事。

遗忘是电梯,把孤独远远抛在低处
然而有时,词语会醒来
醒在疼痛的时间里
永恒就是纸面到纸背的距离

分类:兰的诗歌 | 评论:1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

  仿佛一夜间你就变老了
  伤口处的积雪
  淹没一个敏感的夜晚
  仅仅一个狂风之夜的掠夺
  沸腾的心已是那样的空旷
  一走动
  就摇荡出孤独的声音
  
  痛苦已凋谢
  连灰烬都被岁月的大风吹散
  ---于石头之中
  打开手掌,打开时间的内核
  你学会了用另一种语言生活
  
  而风仍然不停息地从季节穿过
  如此逼人
  彻底吹进你的骨髂里
  放弃或是坚持
  你都将日夜兼程
  
分类:兰的诗歌 | 评论:4 | 浏览:7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纪念日

  当我从冗长,繁琐的生活中感觉出安宁和美
  我已经年过三十。
  事实证明 星空的瑰丽在于
  我和它遥遥相望的虚无缥渺中
  我懂得了 为什么白天不那么白
  黑夜也不是那么黑
  被时光之利刃切开的生活也不是那么痛
  
  我当然知道最好的菜市场在哪儿
  每天我都会在讨价还价中把自己准确地领回家
  
  大地上,花朵像补丁
  麦子也拒绝做一个梦想家
  
  哦,是生活把抒情诗改写成记叙文
  
分类:兰的诗歌 | 评论:4 | 浏览: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阅读

  我沦陷在他的词语里
他说:“遥远而且哀伤,仿佛你已经死了”
十年光阴在我的纸页间流淌
蔷薇,尘埃,尊严,泪水,身体,背叛……
取消被误解了的痛苦的定义
重新站立成词语本身

在生活的漩涡里
他笔下的诗歌在强迫我记忆


分类:兰的诗歌 | 评论:2 | 浏览:6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关注更新

0明夷02019-10-16

在深秋

0明夷02019-10-16

徒步

0明夷02019-10-16

隐喻

0明夷02019-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