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更远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635
  • 开博时间:2006-10-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贴一首老诗(火,在燃烧)

   火,在燃烧
  
  在今夜
  用肢体和灵魂
  拼凑一堆寒碜的柴禾
  点燃 一腔熊熊火焰
  
  思绪像梭一样跑来跑去
  记忆回到以前 再以前
  烙下的微笑被泪水冲涮
  只留下空白一片
  我知道 这张苍白的画卷
  此生 已无人再绘织出绚丽的图腾
  
  夜 静夜
  有旅人的汽笛在城市中心或者周边
  来回穿梭
  灯光暗了又亮 亮了又暗
  拖过的地不忍再拖
  地上的脚印那就再保留保留
  只是 不知道哪只是你的
  哪只是我的
  
  燃烧的火焰照亮了整个夜空
  却照不亮你沉睡的脸
  声音传得很远很远
  却再也无力传到你的耳里
  电波从此中断
  不知道 你是否知道
  不只是你一人 在此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汶川大地震周年

   汶川大地震周年
  
  
   时间过得很快,今天已然是汶川大地震周年。
   好几家电视台都在直播地震周年祭的节目。很多感触,在内心狂烈地驰骋。
   老杨给我打来电话,电话号码很陌生,但从开头几位数可以初略判断是从市政府办公区某间办公室打出来的。杨说,兄弟,去年的今天我们差点就永远在一起了。隔壁办公室里,还在反复播放着央视周年祭的节目。而我的思绪再一次回到了一年前的今天——地震发生的时候,我和摄影记者正在成都广播电视大学二楼老杨的办公室里和老杨谈着事情。老杨是那所学校的副校长。
   冲下楼后,我便迅速投入到采访中。之后天天奔赴在抗震救灾一线。半年后,老杨携夫人与我聚过一次。此后,由于彼此的工作都很忙,我们虽然同处一城,但后来联系渐少。
   再次接到老杨的电话时,是今天。很多同胞的周年祭日。
   杨在电话里告诉我。他说兄弟,我换单位了。接着,我们侃谈。但在经历灾难后,我们谈任何话题都显得沉重。
   一年来,生活的这座城市车水马龙,繁华依旧,而我们身边的人来来去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

写在2008年的最后一天

 其实,关于这个年头的最后一天我曾有个很多种版本的猜想。喝茶、睡觉、运动一下……最后,没曾想到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坐在城南的办公室里写着这垃杂的文字。
 盘点2008年,感觉过了好几个年头。但仔细回首,这一年仍然是365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这一年,对于国家来说,经历了南方冰灾、拉萨骚乱、汶川地震、北京奥运。如果我是一个官员,这一年的年终总结应该是林林总总、扬扬洒洒。然而,我只是一个记者,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岗位上的一个工作人员,我能写点什么呢?
 这是一个并不丰收的年。这一年,悲怆地过着。这一年,从不少人身边路过,也有不少人路过我身边,可彼此,谁记住了谁呢?
 有千言万语,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又该从哪里结束。有千万思绪,不能串成文字。改日另作总结罢。
 曾想过年底的工作应该结束得轰轰烈烈,但当岁末的钟声敲响的时候,生活依旧平静似水。前几天给成都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做的节目终于草草制作完毕,作为新年的第二期节目。发几张剧照,作个留念。(照片附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宁静来电

写在前面的废话:
2008年11月8日凌晨,睡不着。起床,写完这首不知何年何月开了半个头的诗,缅怀我们那些过去的岁月。的确,那年那月,我们都意气风华,我们都年少无知。但也正是那年,才是我们此生最珍贵的财富和回忆。

宁静来电


这是秋天的最后一天,电话响起。宁静说,
大春,你好。
紧接着,她停了几秒
好像,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
这个电话,让我的痛从耳朵一直走到心脏
宁静,那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我初恋的情人。

宁静说,孩子生了。男的。
刚办完出院手续就想到了你
她说,我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
没想到你的电话还是原来那个号码
一直没变

宁静接着说,龚大炮也生了,是个儿子
还有张小兰,王小生,朱八哥,他们去年就生了。
在县医院,周蔚蓝给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想、新闻和生命的支言片语

这是一篇从霜降前开始写的文章,而明天就是冬至了。中间,经历了立冬、小雪、大雪…… ——写在这篇文章完成前后的话。


理想、新闻和生命的支言片语


最近日子过得很蹉跎,甚至不知道现在是晚秋还是初冬。办公桌上的日历显示,再过两天就是霜降了。
不说日子的事,说现在的心情。
今天中午去台里食堂吃饭,看到三张讣告。
一直很反感讣告这东西。因为我们总是在某些地方看到讣告——某单前任局长、前前任XX领导因病去逝。这样的讣告不单单是为了让人们感到悲恸,但更多的是给某些领导一生成绩的肯定和沉痛缅怀,怎么看,都给人有拍马屁的嫌疑——如果他不是局领导、厂领导,会有撰写讣文的人那样精美的总结吗。其实,盖棺论定,一个人做了多少,无须洋洋洒洒下笔千里。世人自有论道。一篇政治色彩或者是马屁色彩很重的讣文让人很反感,悲恸之余,剩下的全是愤恨。这样一来,死者不能安息,拍马屁者也良心不安。
话说回来,那天(注:由于文章时间跨度较大,现在是接着写。)看完讣告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老诗(解剖城市)

解剖城市


除了月票,我的口袋里只剩下五元
人民币,五元人民币
在这座高消费的城市里
除了与我这苍白的文字有关以外
这些人民币,与总统套房、KFC
完全无关

这些钱,甚至不能在这座城市
最偏僻的巷子里,叫上一碗充饥的阳春面

车箱里,满是刺鼻的味道
酒精、香水,以及泛着恶臭的汗味
各色的人群在电波中疲惫
麻木地行色匆匆
一上,一下

摸摸四只一样重量的口袋
我是唯一的穷光蛋
车箱里的红色专座上
满是这座城市年轻的残疾人
人很多,就像是被拉往屠宰场的猪一样
磨踵擦肩地来回晃动
只有在汽车偶尔刹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周年补记

 七周年补记
  
  很长时间不曾写东西了。今天这番话不算东西,补记已然过去的七年。
  
  2000年
  从七年前说起。七年前,2000年8月23日,到成都求学。学的东西不多,更多的是在四川大学认识了一帮受益一生的兄弟。那个时候是个愤青,这种性格一直延续到现在,并且一直影响着我的人生。
  
  2001年
  一年后,2001年,我从四川大学辍学,搞过一年自以为是的文学,后不了终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不是个写作著书的料。昔日一帮热闹过的兄弟都上道了。毕亮、水格、何睿都在文学这条路上进步着。那些关于文学的故事在我自身上看来,只有尘封于往事和感叹之中了。只是很感谢这些曾陪伴我人生历程的兄弟,那是我一生最值得怀念和回味的年代。
  
  2002年
  回到2002年,到成都第二年。混过广告公司,也在投资顾问公司待过。2002年,七月,去若尔盖干公差,带着向往与好奇第一次去草原。在去黄河九曲第一弯的途中偶遇一寺,当地向导与寺院负责人是熟人,进去坐坐拜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忆故居》陈寅恪

《忆故居》陈寅恪

渺渺钟声出远方,依依林影万鸦藏。
破碎山河迎胜利,残余岁月送凄凉。
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
竹门松菊家何在,且认他乡作故乡。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是一个寻找的过程

 中秋到了,部门搞了个策划,寻找失散的亲人。
 策划宣传片在电视里播出后,寻亲电话几乎打爆了热线电话。找初恋情人的,找战友,找恩人,找……
 天天看栏目热线记录,于是就有了一种莫名的感怀。是啊,岁月流失,多少人颠沛流离。想一想,为什么?可能是谋求发展,可能是逃避现实。也许理由总有万千,为了活着才是真正的藉口。
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 此时,我在离家乡500余公里的蜀中写这些拉杂的字语。6年前来到这座城市,求学,谋职。一眨眼,几年忽拉拉地就过去了。很多旧时好友,血性兄弟都天各一方,生死不知。听闻,有兄弟结婚了,有同学病故了。就在这短短的数年,活着的,活着。逝者,已然。如果说寻亲寻友,我又当寻找哪些人呢?
 这是一个秋天的下午,太阳温和。躺在成都以西的办公楼里,闭目遐想往事。众多人影涌入脑海……
 大学时,认过一个姐姐。此人姓辜,四川眉山人。这么些年过去了,我甚至不能回记忆起她的模样,只能隐约地记得他是个美女。在当时,我只能用倾国倾城来形容她。人美,心美。她几乎完全占据了我青春期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