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原的博客

神说有光,就有了光。QQ172177814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04095
  • 开博时间:2006-10-06
  • 博客排名:第4095位
最近访客

龙赐子心

2017-06-13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弓

到莘镇的第三天,淳义便一头扎进一个梦里。梦里,他站在湖边的一块蕉岩上,远处的水边站着一个人,那人套着一件透明的胶衣,手持一把硕大的弓,背上斜插着几只雕翎。逆光里,背弓的人盯着身下的湖水一动不动。淳义从蕉岩上纵身跃下,再抬头,那人已经不见。

每年的暑假,淳义都在莘镇的外婆家过,城里的热闹到了这里已经烟消云散。

莘镇是个镇,在地图上被山山水水包围的一个小镇。来之前,淳义就在电话里问,卫星电视装了没有。电话那头的外婆用干僵的声音说,什么星,我耳朵不好使。当舅舅在电话那头告诉淳义电视早就能收台的消息后他才大舒一口气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1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禅》刊《香港作家》2015第一期

  

《浮禅》刊《香港作家》2015第一期

这是我喜欢的一个小说。

《浮禅》刊《香港作家》2015第一期

 

《浮禅》刊《香港作家》2015第一期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与你

  

我与你

 

 

大概在我三十岁的时候,我以为我可以回忆了,我在双线的本子上写下很多名字,罗有强,张野春,周波,王芳,阿飞……大概这类文字总源于一时的兴起,又淹没于一时的寂寞,直到最后的不了了之。我的叙述,常被当成一个年轻人的呓语,情与爱的加减法,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喜欢这种默默的写作状态,内心是暴风骤雨的,文字是颠三倒四的,这种纠缠,或许是一个写作者毕生的自虐。

 

我喜欢清凉的夏,像一个人的名字,经常盘踞在我心口,他是未知数,又是约等号。我去他的画室,坐在他凌乱的工作台前,他的画室一度变成我假象的思想高地,我和他变成文字和线条里的隐形人,有交汇,也有擦肩而过,写作和绘画都是孤独的,只是我们都逃离的生活太远,所以,我们的孤独和寂寞就显得可怜,我们被遗忘的爱反倒显得伟大了。我们都不善于和生活周旋,所以,那些变形的线条和夸张的字句描写的都是我们的心声。我们经常孤独,却不谈论孤独。我与你,是两层缓慢的风,带动一样的寂寞。

分类:镜中影像 | 评论:1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江文艺小说选刊》9期载《盛宴》

  

《盛宴》被《长江文艺小说选刊》第9期选载。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盛宴》(中篇)发《百花洲》2014年2期

  

一个2万字的中篇。是我喜欢的那种叙述格调。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1 | 浏览:1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组诗)

  

《夏天》

吃过端午的粽子,

石榴和金银花细碎的脚步被风阻挡

 

一个淘气的孩子,整个下午都在凝望他们

我在为日常哀愁

他却笑着折下一束花枝,消失在巷口

 

二十四节气,不动声色地在月份牌上动刀

河流已成垂钓者的墓园

再也不现散发的人儿携带好酒轻舟而上

有心人,开始刻舟求剑。

 

老旧的居民区特别安静

这里没有爱恨情仇,只有生老病死。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捕手(小说)

  

                                                                                   捕手

莫大可

    

天未凉透,白床单下便爬出丝丝凉意。韩丹用毯子紧紧裹住了身子,又打了一个结实

分类:镜中影像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子(组诗)《芒种》2013.11期

复兴诗坛

独白(组诗)……杨邪

天上的恋情(组诗)……王丽文

日子(组诗)……莫大可

渴望幸福(组诗)……邹晓慧

 

日子(组诗)

……我们

……河道边

……秋天

……庭院

……喷泉

……相片

……雨未停

……云朵朵

 

日子(组诗)《芒种》2013.11期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宴

夜宴(莫大可)

精致的食物修饰着傍晚的时光

我很少说话

干杯,或者笑

再或者用深不可测的目光

看一眼身边的人

我们各自玩味每一段笑话

再让时间灭亡这短暂的喜欢

有谁会来寄念这一场夜宴

用清汤煮完最后一块玉米,然后

把瘦瘦的思念收进身体

像失去法力的道士,在一堆空符间

摸进凋蔽的光阴之镇

门外的东洋女人

红唇耀人

我喜欢的人瘦得像根稻草

我不再思考食物的烹煮之法,

酒精改写着血液的浓度,跑出来抽烟

吐出大大的烟圈

仿佛看到我的旧爱,牵出两匹白马

邀我一起散步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跑步

跑步

 

  

  大概一年前我开始练跑步,原因简单,锻炼身体,积攒革命的本钱。

  长期坚持跑步的好处太多了,使心肌强壮有力,增加心脏的耐受力;增加肺活量,使呼吸机发达;跑步还能增加消化和吸收能力,增进食欲,补充营养,强壮身体。跑步于我来说,成本低,收获多,加上年过四十,屁股与板凳打交道的时间太长,于是决定把双腿交给坚实的大地。

  那是我第一次开始跑步锻炼,妻子睡眼惺忪地看着我说,你那一身肉糟透了。美人继续和衣而睡。天光在宝蓝色的苍穹上却开许多口子,于是我开始在清晨的城市街道上自由呼吸起来。

  中天体育场,第一次跑步,不能丢脸,环顾四周,皆是“短裤汗背心”,很少有穿着一身标准行头来跑步的,这是平民的世界,你洋里洋气的,弄不好别人说你神经病。跑吧,仗着身体里的蛮劲一口气跑了六圈。这六圈等于我日常走路的三倍有余,二千多米,在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我用六圈完成了步入中年以来最激烈的一场身体“初锻炼”。我汗流浃背,索性脱掉背心,袒露着身体,人的身体构造有许多优越之处,比如依靠发达的汗腺迅速释放身体的热量,燃烧脂肪,邪恶的赘肉开始萎缩。我是这么想的。

  六圈跑下来的后果,第二天走路歪歪扭扭,韧带酸痛,两腿无力。

    妻子说是跑得太猛了,又问其他跑步锻炼的群众同志一般跑几圈。对于这个问题我羞于回答。我能告诉她那些五六十岁的老同志一般都是十圈以上的骨灰级锻炼者吗。骨灰级。很自嘲的说辞。

  妻子说,你还是跑三圈,走三圈,这样比较合理。跑步锻炼也要得法,不然是适得其反。你起这么早,不是把自己练成一滩烂泥。

  虽然妻子这样劝我,但我依然坚持每天跑六圈,六圈跑下来大汗淋漓,大口的呼气,吸气,排出体内的浊气,筋骨舒展了,脑子清晰了,天在一点点亮起来,植物在风中舞动,清晨变得无限美好起来。

  

  经常去跑步,也熟悉了一些老面孔。其实练跑步,也是搭一个圈,每天看着那些老面孔,我会觉得生活很踏实,地球依然在转动,烦恼和不快也会随着汗水排出身体。要得就是大汗淋漓时的一个“爽”。来看看那些常年坚持跑步的老面孔吧。

  教练是一个五十过半的男人,跑步的行头是短裤子和汗背心,每次都是跑十八圈,慢速,手里一块小毛巾掖着汗水。教练跑步的姿势像搏击,两臂摆动幅度极大,教练曾经是练举重的,跨出的每一步都像开杠铃,气势如虹。

  ——迈步吧,生活中要得就是这口气。

  短裤男,皮肤黝黑,年龄五十出头,身上永远只套一条彪马短裤,他的外套呢?这是一个疯狂的男人。教练跑完十八圈,短裤男还在一圈一圈跑着。跑完,在球场的一角开始拉韧带,每次俯身,短裤男都会大吼一声,声震四野。他疯狂吼叫着,像在与大地高声交谈,无视其他人。他每吼一声,或许积压在生活中的不能承受之轻就减掉了一份。

  ——吼吧,生活中需要的正是这份正能量。

    眼镜男也是老面孔,据说是报社的,斯文的很。腰部的赘肉显示他的锻炼很不得法,这又有什么重要呢?在他的身边总有几位同年龄的人,他们排成一排,散漫的走着,更像一队随意聊天的人,说到欢处笑声四溢。

  ——笑吧,生活中需要的就是这份淡然与从容。

  

   跑着跑着,身边划过“空竹”慢条斯理的嗡嗡声;跑着跑着,邓丽君的歌声从花甲老人的声音机里飘出;跑着跑着某个老面孔和你笑着打招呼;跑着跑着,脚步越来越轻松。你看那些腿脚不便的老人,那些穿着背心短裤的中年人,那些光着膀子的汉子们,那些跑起来屁股性感的女孩子们,哪一个不是活色生香。

    跑步成为习惯,也是生活的一种态度。

  当跑步成为一种习惯,你必须努力坚持这种生活态度。

  在大酒,大肉的“熏陶”下朋友们调侃道:

  你要死咧,跑六圈,有病的啵。

  不得了,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九点就关机睡觉,老年人的生活。

  你跑步锻炼身体是为家里的那位吧,增强耐力,夫妻生活更和谐。

  小姊妹在等你的吧,不然你跑得这般起劲……

    有时候我羞于和朋友提起跑步。跑步不是一种时尚,是对生活的一种认知。我很想说动他们和我一起跑,包括我的妻子,包括我的孩子,包括我认识的朋友们。我想对他们说:跑起来吧,解放你沉重的肉身。

  

  那是一个次冷冽的寒冬,身边的美人打着轻微的鼾声,她还在梦里,身体里或许有着一匹小马在奔腾。我悄悄起床,换上跑步鞋,空旷的体育场被隔夜的雨洗得格外干净。一位长者推着一辆轮椅车费力的上了塑胶跑道。轮椅上坐着她的老伴,那双蜷缩的腿也许曾在大地上飞速的奔跑过,又有谁知道呢?跑道上画着醒目的白色分界线,他们选定一条,缓缓走下去。

    生活中有许多看不见的跑道,在山林,在田野,在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2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昼与夜的呼吸

  

就用这个做新小说的名字,《昼与夜的呼吸》。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1 | 浏览:10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欢

  喜欢
  
  喜欢
  是一道莫名契
  喜欢
  是石头上刻字
  喜欢
  是一场空欢喜
  喜欢
  是不可言说
  喜欢
  是灯下别影
  喜欢
  是竹子和青苔的印痕
  喜欢
  是一种交错
  喜欢
  是一种说不出的离别
  喜欢
  是一种幸福的纠缠
  喜欢
  是一种狭路相逢
  喜欢
  是我题记二十 你后续四十
  喜欢
  ……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3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1日

  

想起父亲,老友,家人,爱的人……一一杯酒何以共今宵啊。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0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去无痕》刊《山花》第12期

    

  


山花2012年第12(总第517)目录


小说窗


季栋梁佛裸蒙(中篇)


津子围老霍丢了


莫大可来去无痕


谢方儿如梦令                    


七零后VS八零后


杨凤喜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1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一组

   枕水的故乡
  
  我们知道的江南,更多的是指苏锡常。吴侬软语也是指具有江南特色的民俗民风。运河的水滋润了江南人温柔的秉性,那些因水而生,因水而兴的人和事成为江南的记忆。常州襟江凭湖,人杰地灵,2500年造就了常州独特的人文景观与城市气质。
  曾经羡慕苏州,苏园雅韵,因为苏州的园林赋予苏州城经典的城市气质。也羡慕杭州,西湖的湖光山色和湖边深厚的人文景观成为这座城市特有的标志。常州呢?常州比不上帝王之都徐州,也比不上六朝古都的南京,常州称为齐梁故里,而六朝里是有两个王朝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从兰陵。常州也算是掷地有声的。
  常州的气质就像穿城而过的运河,内敛、宽广,这座城市的呼吸变得如水绵长,一吸一呼,吐出绿油油的江南,她的通灵隽永原来就是故乡水边的旧梦。
   常州为江南水乡,多桥。桨声灯影,夜归的人在石桥上小歇。或是有人在春雨里徐徐而行,临水的吊脚楼会传出一两声词话的轻吟,敲门而入,熟悉的故友端出茶盏,请吃苦茶一杯。东方传统的文化精髓仿佛都隐在木头与石头的世界里,守着一成不变的寂寞。
   我站在锁桥上,这座建于清代的老桥横跨在狭窄的桥湾上,弯弯的单孔石桥造型简单,斑驳的桥身,粗砺的石砖,石头上的卷草纹依然清晰,断裂与残损处用水泥修补着,依着桥有一处老屋,临河的一层开着窗,木窗雕刻精美,却一样和眼前的老桥一样寂寞。屋里空荡,早已人去楼空,桥两边的一些建筑破败凋敝。消灭要比建立简单的多,我们的城市发展循着这样一个畸形的发展轨迹。
   记得谈恋爱的时候,邻居帮我介绍对象,女方家在西直街,于是骑着自行车从南门踩到西门。那家人住在一户老式的庭院里,从有门楼的大门进,一路曲折蜿蜒,一进又一进,上了年纪的老人在门前做针线活,看到陌生人,一口地道的常州话,“看嗲人啊”。当时我的兴奋是极其饱满的。十几年的今天,我在桥边已经模糊了记忆,只能边走边寻。泥灰墙,永远敞开的大门,走进去,又看到熟悉的落地长窗,蒙着塑料布和油毛毡,墙上是个大大的“拆”。有话声传来,“嗲人啊”,昏暗的屋子里一位老太坐在轮椅上看着我。我说,进去看看,拍些照片。老人说,“去吧”。我说,“我进去啦。”老人挥挥手,闭目,不再搭话。
   西边的水在这里汇聚,穿城而过。随着漕运的发展,豆市河、米市河应运而生。河道上
  泊着商贩的豆船、米船,木排和各色民船穿梭,岸边的居民往来码头,有讨价还价声,有洗涤声,也有航船溅起泼剌剌的水声,卸货时的喧闹,船老大的吆喝,一派喧闹和繁华。
   又有多少江南的人家就这样听着缓缓的流水声,慢慢入眠。
  我拍下一张阳光穿过漏窗印在墙上的相片,一块快的白色光点,是光阴的记号。但愿我的每一次凝视不是最后一次回望。犹如当初巷弄里的人们四散着没落城市的周遭。他们有的再也没有回来过,年老色衰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了却余生。
   舅舅久居北京,年事已高,不能回常省亲。打电话说,常失眠,恍恍惚惚的听到老家河边的流水声,哗哗的缠着心……母亲说,你还记得唐家湾和白云渡?
  言毕,电话两端的人开始哽咽。
   那天清早,我遇见的都是我的前世今生。我欢喜运河边密匝匝盘胀般的巷弄,我走的不深,因为那些石头与木头的世界太过忧郁了。他们的前世是一位高僧,一位隐士,一位依靠窗弄弦的芳馨。
  沈书枝在《南方籍友邻收集器》说起乡愁和故乡,“虽然明白再不能回去,然而心里总把那些房屋田畈、池塘阡陌当作此生最真切的所在的离乡人,以后要再往哪里放置乡愁呢?”
  故乡,有多少个夜晚我头枕着你,不再是虚设在心头的一个传说。
  
  
  
   文亨琐记
  
  说起文亨桥与篦箕巷,那可是在常州鼎鼎有名的。一座城市也像一个人,谈东说西的总要抖点家底子,讲出来惹人艳羡,心底里却美滋滋的。常州人引以自豪的人文历史有很多,与周边邻居比,“八驿名都”常州确实可以“风雅”一把。
   先说这石头做的文亨桥。《武阳志余》记载:“毗陵郡西,朝京门外有桥曰‘文亨’,跨东西运河,古驿东南隅。”《武阳志余》称文亨桥为常州桥梁中“唯文亨雄杰未之冠”。 我对文亨桥的第一感觉是,这桥造的牛。他比我在乡下常看见的石桥要高大,气势昂然,顶端有浮雕云纹装饰的望柱,块块青石相依,古朴有方。古代匠人的智慧有时令现代人不可思议,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已经离中国古典的山水情怀越来越远,乃至我们会无端生出感慨:那桥是怎么造的,石眷如弓,拾阶而上,如踏云端。”神奇,壮哉。
   午后,一只黄狗懒洋洋地躺在桥上。他绝不理会相机的快门声,悠闲的晒着太阳。走这样的桥,要步履缓慢,含着敬意。一对小情侣彼此依偎着靠在凭栏上,他们一定是喜欢上了这座桥,被两端的景色迷住了。我想告诉他们,月色如水的那一刻,洁白的月辉洒在石桥上,玉兰树上的花朵如新灯一盏,骄人可爱。那份静谧,醺着潺潺的流水一路铺到心上。
   文亨月色,不是笔尖能摆得动的。
  常州一直离不开一个“陵”字,延陵、毗陵、兰陵,我多把这个陵看做陵云之意。升上云霄,超尘绝俗的,神仙的境界。抚摸着石栏,掌纹与石头的肌里相合,也许,也许,你能听到历史的回音在鼓动。
  《红楼梦》有写贾政见宝玉最后一面,“船到毗陵驿,看见船头的雪影里一个人,光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拜下。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是谁。那人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 ……一僧一道,夹住宝玉说道:俗缘已毕。说完,三人飘然而去。锦衣玉食的生活到此为止,渺渺茫茫,归彼大荒。
   芹溪先生的小说充满隐喻,却给常州凭添了无限神奇。
   往西下文亨桥,入眼的是不长的篦箕巷。巷子两旁
分类:暗盒笔记 | 评论:4 | 浏览: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