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旧事天涯名博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6126
  • 开博时间:2004-09-09
  • 博客排名:第346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时光呼啸

  时光呼啸
  一
   喜欢喝咖啡,这是我近年来才有的习惯。虽然在当今社会并不是什么稀罕的物件,可是在我父亲出生的年代却极为罕有。父亲是个喜欢新鲜事物的人,我想要是他不死的话,一定会像我一样喜欢喝咖啡的。因此我把父亲定义为:一个没有尝过咖啡味道就英年早逝的男人。可悲么?有点。我还想说的是,父亲没有见过的事物还很多。而最最遗憾的是父亲没有见过他的孙女、外甥、外甥女们,这不过是他死后十多年就有的事情,假如他再耐心活上十多年的话,他一定会见到。可惜的是他在时光的另一条河流里,而我们属于现在的河流。两者阴阳相隔,不复相见。我的女儿常常问我,爷爷长什么样子的?为什么我没有爷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好。
   我现在的年龄已经超过父亲了。我今年40,而父亲死的时候36岁。我已经不大想得起父亲活着的那个年代,有没有出过太阳,树叶是不是绿的,每年的冬天是不是都在下雪。我已经想不起来了。岁月的浆糊黏在碗底变质发黑发霉,看不清具体的颜色了。虽然我只有四十来岁,可是激情全无,喜欢回忆过去,却老是记不清过去的样子。只有一点我倒记得清楚,父亲死的时候没有电视,就连黑白电视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蛾

  夜蛾
  
   当夕阳向着西边坠落,天光渐渐黯淡,到了下班的时候,我开始考虑晚餐怎么解决的问题——每天都会面临到的相同问题,相当麻烦而讨厌,在家里从来用不着担心,来到高原后竞成为一种负担。我挎着我的小提包兴味索然地走出大门。来到街上遇到了一同援藏的一个同事,他手里拎着一大包从超市买来的东西:方便面、火腿肠、罐头、牛奶之类的东西。这是一个像我一样晚饭没有着落的人,准备胡乱吃点东西,应付了事。我决定效仿他,也去买点东西回去应付一下。我对吃的并不讲究,只要肚子不饿就行。
   天好像要下雨的样子,天边黑得不行,起了一阵狂风,我买了一包方便面,一根火腿肠赶紧回到住处。
  明天是周末,我想给老婆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干什么。其实不问也知道,只不过是找个人说说话而已。我迫切需要把我的一些想法告诉老婆,家庭的、社会的、现在的、未来的,其实我很清楚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倾诉对象,以我对老婆的了解,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会烦我。而在我的生活中,除了老婆之外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女人了。
   打完电话后,我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瞧,我还是比较会享受生活的。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飘过

  飘 过


2011年我在藏区已经呆了一年的时间,像一个与世隔绝的独居者。在此之前,我生命的痕迹先后停留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在那里度过;后来是一个有着很多植被但略显破败的百年小镇,我是镇上的一名初中教师,从18岁到37岁,教过的学生一茬又一茬,有的后来考上大学,有的已经结婚生子;再后来是一个离成都只有60多公里的二级城市,成为一名机关工作人员。我的经历就像少女一样单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回忆完毕。到了晚年,假如我动了撰写回忆录的念头,也许三五千字就可搞定。因为值得书写的事情实在太少了。“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知否,路长人困蹇驴嘶。”苏东坡的这首《和子由渑池怀旧》我一直喜欢,其中包含着难以言说的深意。
我人生的姿态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飘。因为飘过,所以懂得。不是秋叶在空中的静静飘飞,而是被狂风席卷的飘落。不管怎样,飘来飘去,总须落叶归根。
我的名字中包含一个“云”字,原来父亲取名叫“荣”,我嫌俗气,后来就擅自加以改动,充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赋

  别 赋
  
   李锐离开的这两年,对刘芳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对李锐来说是不是一样的呢?刘芳想可能是的,不过男人的感觉通常都比较粗糙,绝对没有女人细腻,说不定不是她想的那样也未知。在她的想像中,丈夫到那样一个地方去,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条件又比较艰苦,能吃得消吗?那样瘦的一个人,两年回来不知会变成啥样子。也许早就晒成一块黑腊肉了。刘芳皮肤很白,她不喜欢皮肤黑的男人。
   丈夫李锐到藏区之前事先没有和刘芳商量过,还是在临行的前几天告诉她的,她想反对也来不及了。他就是这样一个我行我素的人,她了解他的性格。结婚这么多年了,他一向是想干啥就干啥,没人能够阻拦。她看中丈夫的正是这点,有主见,有男人味。虽然让她哭过不少鼻子。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他们结婚已有20多个年头了,女儿也快20岁了。但在刘芳的眼中,丈夫李锐一点也不出老相,不明底细的人以为他只有30来岁。可是刘芳却感到老了,人一老就爱怀旧,容易伤感,尤其是丈夫不在身边,更是感到生活没着没落的,很不是滋味。
   刘芳去年下岗了,她效劳了整整二十多年的一家水泥厂,说垮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5月10日的日记

  5月10日的日记
  
   我想我应该从昨天晚上开始叙述。昨晚我失眠了,睡不着。怎么办?我就起来抽烟(我的烟瘾就是这样变大的),一边抽,一边听窗外的狗叫声。不知是谁招惹了它,叫得越来越大声,没完没了,汪汪汪汪……在夜空中传出很远很远。后来又起风了,狂暴的风,吹得窗子沙沙作响。我就更加睡不着了。我的良好的睡眠就这样完了。近段时间都是这样,也许我是太想念内地的亲人了,她们的面孔在我眼里叠加成一幅催人泪下的电视连续剧。只好读书,读《癌症楼》的某一章——美好的回忆。写的是科斯托格洛夫在流放地的美好生活。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下还能具有如此良好的心态,我实在是佩服。只要生活还不是最糟的他总是能够做到乐观,“一切都是美好的,只要活着就是美好的”。要是换成我也许一天也过不下去。在书本或是在现实生活中,我的同类总会给予我默默的鼓励。前提条件是,要善于观察和阅读。
   是什么时候入睡的,我已经不记得了,总之是很久以后才沉沉睡去。因此今天一天我都感到很疲惫,尤其是中午特别想睡觉。可惜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睡成。
   天气不算太热,和内地比起来,简直算是凉爽了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83年的夏天

  1983年的夏天
  
  文/李云
  
   回头望去,我一眼就看见了1983年的那个夏天,我离开村庄前的最后一个夏天。阳光迷人,小溪边的野花开得烂漫,几只蝴蝶在上面飞来飞去,还有蜜蜂的身影,似乎不是为了采蜜,而是为了加入夏天的合唱。蝉无疑是那个季节的最佳歌者。天空蔚蓝碧透,没有一丝阴云。树木的叶子长势旺盛,仿佛要把整个村子都罩在浓荫底下。村子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人们都不知躲在哪一处浓荫底下劳动。偶尔可以听见几声犬吠,一定是村子来了陌生人,但要不了多久又归于沉静。
   这是我印象中的1983年的夏天,温馨甜蜜、与世隔绝。我是一枚被寄放在世间的种子,正在悄悄生根发芽,长出须脚试图与外面的世界发生联系。
   高高的玉米叶子在我家门前形成一片青纱帐,遮住了大半的光线,更远处的田野,水稻正在扬花抽穗。母亲站在瓜架旁摘黄瓜,又长又大的黄瓜,散发着一股子诱人的清香,这是我喜欢的蔬菜。母亲说,中午吃黄瓜煮腊肉。看得出来母亲很高兴,因为她的儿子考上外县的一所师范学校了。录取通知书刚刚从镇上的邮局领回来,装在一个精致的信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谷雨

  谷 雨
  
   今天是谷雨。我对这个节气没有印象。小时候听奶奶说过,这个节气对农民很重要,谷雨有雨,全年有米。我在乡下呆的时间很短,根本不能理解农民对雨水的那份特殊感情。从早晨到现在,高原上一直都在下雨,气温有所下降,我感到冷,不得不加了一件毛衣去上班。
   如果我说高原上的雨水是天神的赐予,这话大概听起来有点矫情。但高原的确很需要它。干涸的土地需要它,正在生长的植物需要它。不仅人需要,生活在高原上的各种动物也需要。
   雨中的高原像一首清新的诗。
   下午我去上班的路上,雨越下越大,我没有打伞,周身被打湿了,但我仍然很兴奋。雨水对高原来说是多么珍贵。路上打伞的人并不多,他们像我一样光着脑袋,急匆匆行走,各怀心事,呈现出不同的表情。此情此景,让我想起电影《生化危机IV》中的开始镜头,东京的街头,人们打着雨伞无声无息行走,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时间仿佛永久凝固……下雨后的山川有一种氤氲之美,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尤其是那些树叶油光发亮,惹人怜爱。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植树活动,浩浩荡荡几百人的队伍,在荒坡上种下上千株小树,当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尘世中我看见自己卑微的影子

  在尘世中我看见自己卑微的影子
  
  文/李云
  
   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
  
   高原的四月是一年中最美的季节,恰如一个正处于豆蔻年华的女人。植物的叶子刚刚长出,带着些许的鹅黄嫩绿,树荫并不茂盛,但看上去清新极了。阳光也正好,蔚蓝色的天空中没有一丝阴云。风吹在脸上感觉舒服,不冷不热,正如一出火候拿捏恰当的优美剧情,既不让观众过分感伤,又能保持着一定的激情。还有阳光下的雪山,以及离我的视线稍稍近些的静静群山都拥有一种无法言说的美感。我可以长时间地望着它们,不发一言。
   还有一年的时间,我就将回到内地。回到熟悉的城市,熟悉的人群,熟悉的空气,熟悉的氛围,我离他们已经很久很久了。我很想念家里的亲人。母亲。妻子。女儿。兄弟姐妹。他们不会理解我的感受。从本质上说,我是一个懦弱的男人。我比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要懦弱。如今,我在高原上孤独地想念他们。想着我过去所做的种种错事,心里感到万分惭愧。时空的疏离,让我更能看清在尘世中行走的自己。在略显寂寥的高原之中,我又进一步清醒
分类:发表集 | 评论:3 | 浏览: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时光里打坐

  在光阴里打坐
  
   我是一个无趣之人。这个发现来自我的一次孤独之旅。在高原,那么多的人都在开开心心地生活,接受或者容忍,而我却总在拒绝。拒绝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导致我的生命逐渐枯萎。意识到这点大半生的光阴已经悄悄溜走了,不复更改。遗憾、后悔,无济于事,只好索性一条道走到黑,保持一点独有的个性。虽然只会越来越无趣,越来越不合时宜,但也顾不得许多了。
   我想起里尔克所说: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难道命运真的可以一成不变吗?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性格往往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在你出生之前,上帝早已写好了这出戏的脚本,你只需要好好扮演自己的角色就行了。还有一点至为重要,不管你喜不喜欢自己的角色,你都得去扮演它。不容选择,无法逃避。认识到这点,没必要去跟无常的命运较真,顺其自然罢了。人生就像在大海中航行一样,只能顺着波浪高低起伏,否则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我很喜欢光阴这个词语。它由光和阴组成。光,让我想到光线,天光;阴,阴暗、阴晦,还有阴阳。老祖宗在发明这个词的时候想得极为周到,把人生存的时空刻画得非常准确。人生是在光与阴中交替成长的。有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的忧伤及其他

  四月的忧伤及其他
  
   进入四月以后,高原上的天空突然变得明丽多了。每天中午艳阳高炽烈,山川轮廓清晰可见。加上山腰腹地深处那些正在生长的植物,使得我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显得很有生机。我不得不承认,高原的春天很美。更美的季节还在后头。假如我有足够的耐心,它将一一呈现出来。对此我毫不怀疑。我已经经历了,见识过。去年的时光就是明证。我还想让更多的风景刻在心灵的底片上。
   中午,我戴着厚厚的墨镜,走在阳光照耀的街道上。小贩的声音在耳边固执地叫着,干涩,不带任何激情,“凉粉、凉面、包子、馒头、鹌鹑蛋、火锅面…”(从名称上判断和内地的小吃没有任何两样)。我身边走过很多男人和女人,没有一个认识的。陌生的面孔,陌生的气息,提醒我以一个外地人的身份置身在高原的天空下。我总想把自己当成一个本地人,可很难做到鱼目混珠。我的思想和意识都带有浓厚的内地色彩,别人一看就知道我是个异类。我走过的地方依次是:新华书店。前天进到里面买了一本书。《八月的乡村》。我喜欢这个题目,本身包含的美感不言而喻。店里只有一名售书的女子。年轻,谈不上有多漂亮。我看到她每天按时上下班。不知一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偏僻乡村里的生与死

  偏僻乡村里的生与死
  
  一
  母亲百年之后会躺在老家后面的一处竹林深处,好多年前就已经修好的墓室,我们乡里人称之为山郭,和父亲的土坟隔着两里的距离。这个伤她太深的男人,她死后已不愿和他合葬在一起。母亲的世界里,早已没有这个我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他走得太早,太远了,36岁就走了。后来的时间足以淹没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痕迹,仿佛从来就没有来过。不管母亲内心有多么善良,也无力抵挡时间的腐蚀。死亡是个巨大的空洞,多少刻骨铭心的记忆早晚也会被它吞噬得一干二净。
  在那个偏僻的乡村,我们李姓一族是少数。祖父独自一人扛着家族的大树,把它移植在这里。无法说清,是对是错,但不管怎样,若干年后开始有了我。所以从骨子里讲,我成为在自己出生的村庄中的陌生人。我不知道我的故乡究竟在哪里,它应该是什么样子。迷恋、背叛、感伤,都不足以表达我对村庄包含的复杂感情。许多年以后,当我在城市中行走,故乡只是一团模糊的影子,我已经快把那里的一切忘得一干二净。但我想,等我老了,我一定要回到故乡,盖一间草房,晨昏夕晓,永不分离,让童年到晚年发生的一幕幕往事重新温暖我的寂
分类:发表集 | 评论:4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原的诗性与神性

  高原的诗性与神性
  
  你来到高原,目睹了雪莲花开的圣洁与美丽……
  --------作者题记
  
  我站在这里,站在高原上,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主动也好,被迫也罢。总之我是真真切切地站在高原上了。此刻,我的眼里满是高原的风光,高原的天空与大地、高原的河流与山川,还有高原的梨花与雪山,它们像一束强烈的白光投射在我的瞳孔上,令我眩晕。我能够站在这里,仿佛是前世的宿命。一个人与一个地方结缘,不是无缘无故的,我相信其中一定蕴含着某种玄机。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是的,我轻轻巧巧地就站在了高原上,仿佛做梦一般。令人奇怪的是,我眼前看到的一切仿佛似曾相识,并没有感觉那样陌生。以至于我不得不怀疑,这个地方我是早就来过的。可我一次也没有来过,除非是在梦里,除非是在前生。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尤其偏爱那些被冰雪覆盖的山峰,太阳出来时,群峰上面云气蒸腾,宛若仙女般的圣洁与妩媚。还有那些沟壑纵横的绵延山腹,土地一律呈现黄褐色,零星植被散布其间,犹如脸上刻满沧桑的诵经老人。
  我在高原上已经生活了10个月左
分类:发表集 | 评论:2 | 浏览: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水深流

   静水深流
  
   我从眼前看到的是什么?看到的是高原上一片明丽的风光。大街上老百姓来来往往,显得并不匆忙。阳光洒在每个人脸上,他们面孔黧黑,脸上布满慈祥。我无从知晓他们的内心世界,我看到的是一种简简单单的生活,宁静而陌生。
   才只是三月,高原上的阳光已经很厉害了。尤其是中午走在大街上,感觉全身像被火烤一样。阳光里洒满尘土的味道。路旁一阵神秘的诵经声音传入耳中,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搁在我心中很久的忧虑和烦恼仿佛在这一刻都可轻轻放下了,没必要去在乎那么多的得与失。
   走在高原灿烂的阳光底下,我若有所思,仿佛一切都不存在。我只是一个局外人,而这一切看起来都是一幅静水深流的样子,按照它各自的秩序静静流淌,波澜不惊。大自然似乎格外眷顾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让他们一年四季都能充分享受阳光的沐浴。在阿坝洲十多个县中,这里算是气候最好的了,人们自豪地把它称为“小江南”,不仅如此县委县政府还提出了十二五期间打造阿坝“新江南”的口号。我想不管这个新江南最后能不能建成,这里的人们照常会过着一种安详宁静的生活,他们对生活没有那么多的诉求,只想看护好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些连绵的山脉

  那些连绵的山脉
   我的面前是一片连绵不断的山脉,因为春天还没有真正到来,看上去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呈现出灰褐色,那是枯草的颜色。山上的草木也许要等到5月以后才能发芽。藏区的春天要比内地来得迟些,有些地方,比如若尔盖、红原等地,7月份以后,野花才会开放。
   天空的颜色是蓝的,炽烈的阳光下,半山坡上富有藏族特色的民居,熠熠发光。那些零星分布的房屋,像一群安静的牛羊,在无声无息的星空下静卧。山的轮廓清晰可见,呈锯齿形,把天空和大地一分为二。极目处,一群鹰绕着山头急速盘旋。所有的一切背后都隐藏着一种神秘的氛围,一种深邃的诗意与内涵,雄性与空旷。那是与内地的山脉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风格,硬朗充满力度。
   今年春天,再次来到金川,对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们又有了新的认识。我每天行走在大山环绕下的河谷地带,大渡河水比夏天折了不少,颜色清凉纯净。岸边的垂柳在一夜之间就发出了新芽,春风细叶,令人赏心悦目。布满河谷两岸的梨树,正在酝酿一场春天的风暴,可以料见,再过20来天,“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开”的盛大景象,将是何等引人入胜。
   曾经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地的疫情

   大地的疫情
   毫无疑问,人类居住和赖以生存的地球正在爆发罕见的疫情,具体症状表现为:火山、地震、海啸、气温连续上升……面对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不禁要问:地球到底怎么啦?我们该怎么办?人类最后的家园到底在何方?
   从汶川大地震到印尼海啸再到日本大地震,短短几年的功夫,地球上出现了一次比一次更大的灾难,严重考验着人类的心理承受极限,以至于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难道传说中人类的末日就要来临?当科学在人类面前表现得如此软弱无力时,人类像受伤的小鸟一样惊恐万状,不知所措,内心充满恐慌。更让人担心的是,未来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样的灾难。
   中国古代有个杞人,天天担心天会垮塌下来,人们都笑话他,现在看来杞人忧天并非完全多余。有专家早就指出,近年来地球灾难频发,与人类对环境的严重破坏有着直接的关系,所以人类已经开始受到惩罚了,而且还会受到更多更严厉的惩罚。可惜的是,人人都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丝毫没有放弃对地球的野蛮掠夺。
   面对大自然这个亘古以来就存在的暴君,尽管人类与之不断进行着抗争,却总是败多胜少,伤亡惨重。现在是否应该考虑改变一种斗争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