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旧事天涯名博

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6127
  • 开博时间:2004-09-09
  • 博客排名:第346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浮图村庄(组诗)

  浮图村庄(组诗)
  
  村庄喻
  梦中的村庄
  被天狗咬去一半
  剩下的一半
  像一片桑叶
  放在蚕的嘴边
  被咀嚼得吱吱着响
  
  一阵冷雨敲打着村庄的土地
  一瓣花朵从地下出发
  想要抵达枝头
  花儿太艳
  村庄拒绝粉红的抒情
  镰刀斧头挂在墙上
  庄稼越过铁屑水泥
  长在天上
  
  我回不去了
  那一年洪水滔天
  泥沙漫过玉米地
  有人砍断了独木桥
  如今连结村庄的
  是架在空中的一条细钢丝绳
  许多人
  战战兢兢地往返于这条道上
  
  打工者自述
  你外出打工的时候
  别忘了告诉我,兄弟
  让我们结伴而行
  假如需要打架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秋走笔:歌词里的人生背影

  歌词里的人生背影

文/李云
洪湖水,浪打浪……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晚上回来鱼满舱。 四处野鸭和菱藕啊, 秋收满畈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 怎比我洪湖鱼米乡。 洪湖水呀长呀嘛长又长啊, 太阳一出闪呀么闪金光啊, 共产党的恩情比那东海深, 渔民的光景一年更比一年强。
——电影《洪湖赤卫队》主题歌,张敬安作词,欧阳谦叔作曲。

很熟悉,对吗?只要是中国人,就不会没有听过这首歌的。现在就连外国人都会唱了。不过,我听这首歌的时候还没有外国人的概念,我不知道地球上除了中国之外还有那么多的国家,我甚至一个字也不认识。那年我只有6岁,生活在一个被大山紧紧包围的村子里。我是听一个村姑唱的。我不知道她唱的是什么,但我一下就记住了那个弦律,后来就深深地印在心里。不用说,她的声音很好听,像百灵鸟一样婉转动听。这是我后来从书上学来的形容词。我当时感觉就只有俩字,好听。
村姑的名字叫菊花,姓什么,反倒忘了。男人们总是菊花菊花的叫她,这个说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1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高原过客的非典型性札记

  
一个高原过客的非典型性札记
文/李云

2011年8月18日。星期天。从早晨开始,陆陆续续下了几场小雨。在我所在的这个高原小城是很少见的。妻子打电话说,内地也在下雨,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幅雨雾蒙蒙的故乡秋景图。有点感冒,具体症状表现为:发烧、打喷嚏、流鼻涕。没有吃药。想看看能不能熬过去。以前感冒通常睡一觉就好了。现在不行,看来身体免疫力有所下降。可能是昨天晚上看书看的时间太长了,没有关窗户,吹了点冷风所致。高原上的风,尤其是秋风不是可以轻易吹的。我知道它的厉害了。
躺在床上不想起来,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意识相当模糊、混乱。想的事情也多,关于自己、关于家庭、关于未来……最后归结到生活的无趣与失落上。到了下午两点被电话吵醒,单位打来的,叫马上去加班。心里嘟哝了一句:他妈的。然后很不情愿起床——-顺便说一下,被人打断睡眠就像被人打断做爱一样令人恼火。窗外还在下雨,随手拎起同事徐阳的雨伞出了门。走到桥头上,那里围着许多人,脑袋像被人拎在手里一样向前伸着。这个细节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那些看客的形象。一个摆地摊的中年汉子正在变魔术,不知又有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迄今为止个人最满意的文字

  凌晨四点多重奏(散文)
  文/李云
  
  一
  我有过多少个失眠的夜晚,记不清了。这样说吧,你看到我有多瘦,便知道夜晚对我的损害有多大——像刀子一样一点一点地割着我的身体。先是从最不起眼的地方入手(任何伤害都是这样的,由小到大,由外到内,由易到难,积重难返)——脚,大腿,腹部,胸部,然后是脸,最后是眼睛,它深深地陷落在眼眶里。造成的结果是我很瘦,正如你在电视上所看到的大多数非洲男人一样瘦骨嶙峋。
  失眠是慢慢形成的,睡觉的时间先是12点,1点,2点,后来推迟到凌晨3点4点。这个过程有点像抽烟,起初是半包,一包,最后发展成一天两包。这个过程还表明:我的生活质量每况愈下,烦恼增多,或者说对自己的不满愈演愈烈。 
  我经历过黑夜的每一个时辰。这差不多是一句废话,我是说我在每一天的每一个时刻都眼睁睁地生活过。正如那些经常上夜班的人,一点一点地看着黑夜是怎样慢慢消失的。
  如果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像二十四枚鸡蛋的话,每一个的味道我都尝过。
  我相信这样的人还很多。在每一个时刻,都曾
分类:发表集 | 评论:2 | 浏览: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中的月亮

  雨中的月亮
  
  晚上七点钟我就上床睡了。这个时候还有很多人在河边散步,窗外传来孩子们的尖叫声,他们在高速奔跑,世界仿佛就在他们脚下。随手翻了翻放在枕边的书:《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一部聚焦普通人、集体农庄、劳改工作人员的书,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可我看了不到三页就放下了。头痛。像把锥子在不停地扎着我的脑袋。这是中秋之夜。我一个人在高原。隔壁的同事也睡了。他在房间里打游戏,传来很大的响声。我早已习惯,并且很享受这种声音。在这个地方,没有电视看,也不能上网,空闲的时候可做的事情似乎并不多。
  窗外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滴在雨棚上,传来清空的响声。这是我所喜欢的声音,一直喜欢。当我病态地爱上文学那天开始我就喜欢了。这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使我安静下来的声音。本来想先睡会儿,然后再爬起来看看中秋的月亮。因为下雨,这个愿望可能要泡汤了。
  电话响了,老婆打来的。你在干嘛?睡觉。没出去喝酒哦?没有。怎么这么早就睡了呢?疲倦。吃过月饼没有?不想吃。我又问,家里都好吗?都好。女儿在家吗?到成都参加同学的婚礼去了。哦,告诉她注意安全。知道了。
分类:发表集 | 评论:3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九月传奇

  九月传奇
  
  我喜欢长时间观察对面那座山峰。透过我右边的窗户,一切历历在目。九月的高原,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清、静、凉。天空不如夏天那么碧蓝,呈现出暗青颜色。云层有些厚,把天空满满罩住,有时露出一隙儿蓝色,被傍晚的夕阳烘托得发出光亮。山顶的颜色是暗黄色的,上面所有的草都枯黄了。那些隆起的山脊呈现出细密的纹理,像脱光毛色的野兽。只有在半山腰中还能看到一点点绿色,把零星的村落包裹起来。可以看到极富藏族建筑特色的民居,一律显得安安静静。住在里面的人家,忙着收割蔬菜、药材。还有核桃、梨子。有一天,我到一个更远的村庄去调研,村民都到山上挖中药材去了。野生的大黄、羌藿。名贵的药材。挖来以后卖给收购中药材的贩子。据说每天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我闻到大山深处传来的一阵药香,还看到草地上即将凋谢的山花。这个季节,在我的家乡,村民喜欢进山砍箭竹笋,摘猕猴桃。靠山吃山是村民的传统。有了来自大地的果实,无论什么年辰,都不会饿肚子。在内地,在高原,在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大自然正在演绎最美的传奇。
  我喜欢高原的秋风,微凉微凉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贴着肌肤,感觉痒痒
分类:发表集 | 评论:2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现在开始保持沉默

  从现在开始保持沉默
  
  我不想说话。我已经说了太多太多的废话。我想当个哑巴。其实说不说都没关系。即使说了也没有人听。那倒不如不说。再说这世界已经让我无语。有什么值得可说的呢?倒不如到山上去看看花啊草的,倒不如回家睡睡大觉,或者说默默想些心事。
  我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产生误解。那些句子仿佛没有经过我的大脑过滤,而是从什么地方兜不住了一下就蹦了出来。我越来越感到与人交流困难。所以我讨厌说话。我不希望让人了解我的真实想法,可是我又不会说假话。语言一旦出口便难以收回,这样一来尴尬的事情就经常发生。甚至搞得我狼狈不堪。我想还是少说甚至不说为妙。
  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书名叫《说话的艺术》,教人怎样说话,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得体。我认认真真看了几遍,一点收获也没有,不仅没有学到一点所谓的艺术,反而变得更加不会说话了。语言这东西真不知道怎样玩才好,所以我越来越喜欢保持沉默。照理说我是一个语言工作者,平时也爱写点豆腐块,应该很会说话才是,可实际情况偏偏不是。我很痛苦。我有我的做人原则。我不喜欢睁着眼睛说瞎话。
  要想说真
分类:发表集 | 评论:2 | 浏览: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不悲伤

  我不悲伤
  文/李云
  
  
  我有足够的理由写下我的伤痛,但是我一点也不悲伤
  ¬¬¬¬¬¬——题记
  
  中午我从长长的迷梦中醒来。梦中的我渴望飞翔。揉揉眼睛看看窗外,朗朗乾坤,阳光明媚。我依然感觉路走的异常艰难。
  这是我在人世间度过的第43个年头。再过几个月就将跨入第44个年头了。换句话说,我开始步入衰老的行列。我想只要一过50大关,我可能什么激情也没有了。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至今一事无成。这实在是一件令人羞愧的事情。从年轻时代开始,我为自己设计的种种人生预期,没有一件得以实现。我很沮丧,但我并不悲伤。原来人生不是可以想的,即使想过千遍万遍,到头来都是很平淡的结局。对于长长的人生而言,只有等待,只有包容,只有接受。不管多么激烈的挣扎,结局都是一样的。
  等不来可以爱的人,没关系;看不到自己希望看到的结果,没关系。像所有植物一样,活着仅仅是一个生长的过程。生根、发芽、挂叶、成熟、飘零,树犹如此,人莫能免
分类:发表集 | 评论:2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之罪

  时光之罪
  
  文/李云
  
  小时候,我住在一座巨大的城堡里,每一天都是阳光明媚。我从来不会感到孤独。我有数不清的的宝贝。我很英俊。我很聪明。可是有一天,我长大了。我变得愚蠢。说谎。庸俗。虚荣。我就是这样毁掉了我的一生。我一贫如洗。丑陋不堪。没有人爱。没有朋友。
  ¬¬———摘自〔法〕贝尔当•桑帝尼《我怎样毁了我的一生》
  
  
  一
  我出生时,我的村庄还有大片大片的竹林。林子里有许多动物,野猪、老熊、狼、狐狸、麂子之类的,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鸟儿。祖父喜欢打猎,隔三差五的从林子里拖回一些野兽,剥去皮毛,然后全家美美吃上一顿。祖母是个不喜欢见血的小脚女人,她对祖父的杀戮行为很是不齿。但并不妨碍他们愉快地生活在一起。祖父活到66岁,祖母活到74岁。
  我完全记不清村庄原来的样子了,也记不清我小时候的样子。只记得我是那一年村里出生的第19个孩子,还不包括已经出生的女孩子,算起来的话就更多了。这足以证明我们村子当时是多么人丁兴旺,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原秋正凉

  高原秋正凉
  
   这是高原上的秋天。中午雪白的阳光照在县城周围的山坡上,呈现出油画般的安静肃穆。更远处的山峰上,夏天长出的一层薄薄的草已经完全变黄了,与头顶上的蓝天白云形成鲜明的对比。近处那些被树木掩映的村落静静地卧在山凹深处,很不情愿被人打扰的样子。风吹在脸上,凉凉的,混合着苹果梨子成熟的气味。金川河两岸的河谷地带,成千上万株的雪梨苹果已经成熟了,散发着诱人的芬芳。我每天上下班,从农贸市场经过时,总能听到小贩的一声声吆喝:买金川雪梨,又甜又脆的金川雪梨。我买了几个来尝,味道的确与内地的梨子大不相同,很是好吃。这与当地独特的土壤气候条件有着很大的关系。
   高原上的秋天吻合我这个人的性格,寂静沉默、秋意盎然,我很喜欢。在离我更远的地方,象红原、若尔盖那样的草地县,秋意更为浓重了,大片大片的草枯黄了,草原上的野花也凋谢了,不久就要下雪了。人们开始期待又一个夏天的来临。对于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来说,一年可以遇到的好天气只有4个月。其余的时间都被寒冷包围着。生存环境实在是太艰苦了。难怪那里的牦牛特别有名,难怪那里的男人和女人体格强健。适者生存、优胜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的草是天地间最忧伤的诗句

  秋天的草是天地间最忧伤的诗句
  
   无论你来得来不及准备,秋天咔咔咔的就已走到跟前。连续几场阴雨过后,天气晴朗了一段时日,接着便见漫天的黄叶飘飞,草木萧疏。无缘无故的,心里咯噔一下,仿佛被什么东西轻轻划了一下,那个痛啊,不知不觉渗入骨髓。每一年,每一次,心里波澜的又一次劫难,仿佛战争来临前的巨大恐惧。
   早在炎热的夏季,我已经做好了入秋的准备。入秋是一种极佳的人生状态。山一程,水一程,走到此时最美。如果说人生是一次水被煮沸的过程,从童年走到中年,不温不火,正好,恰似人生的秋天。多少悠悠岁月,漫漶成秋草一堆。
   年轻时迷恋俄罗斯小说,没有任何根据地认为,俄罗斯大地的秋天是世界上最美的秋天。我向往白桦林,向往白桦林中发生的一幕幕青春情事。我还向往干草垛,晚上躺在草垛上看月亮看星星,听秋虫呢喃,任时光倒回。宁静的时光让内心虚空了一回又一回。我梦中的秋天,寂寥的时光,一场场青春往事的灰飞烟灭,恰似佛门寺庙的寂寥空灵。兰若寺,电影《倩女幽魂》中一个虚构的寺庙。当我轻轻喊出它的名字,秋天的烟花漫天飞舞,雾霭沉沉。天凉好个秋,短短的几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语者

  风语者
  
   从一段时光跳入另外一段时光,扑通一声,泛起岁月的浪花,然后一切了无痕迹,就像一阵清风吹过山林。我把人生的这个过程称之为:结束。细细想来,人生有多少种开始,便会有多少种结束。有的有始有终,有的花开无果。不过对我来说,我珍视每一次开始,同时怀念每一次结束。在反反复复的循环中,我渐渐走向衰老,最后不可避免地走向死亡。我不怕死亡,怕的是还没有看清每一次的来来龙去脉,死亡就已悄悄降临。如果是这样,死亡比死亡本身更为痛苦。
   无论是在内地还是高原,长久的沉思默想中,我的脑海总是不期然出现这样一幅场景:一个人孤独地站在风中,久久眺望着远方,风中传来无数的回声,分不清那些声音来自何处,像老人一样喃喃自语。有时我从梦中醒来,还会听到那些声音,我怀疑它来自我的灵魂深处。大约在数年之前,我已经迷上了这样的内心独白,作为我在茫茫宇宙中存在的一种方式。提醒着我依然活着,并且还会用这样的方式进行思考。内心迷茫的日子,我乐意回到这样一种状态,做一个自言自语的风语者。
   学会在风中诉说,我才会寻找到安详的灵魂。
   行走在小
分类:发表集 | 评论:4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炎热年代

  炎热年代
  
   从高原回到内地,那个热啊,真是叫人无法适应。汗淋淋的就过了一天,而且头脑一片空白。看着陌生的城市,我忽然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曾经很熟悉的生活场景,于我已经远了,散了,找不到一丝痕迹。我想我一定是得了夏天恐惧症,尤其是到了高原的这两年,感觉尤甚。我把这个季节命名为,寻找灵魂丢失的季节。真的,我无缘无故地感觉到,在夏天,我的灵魂丢了,需要重新寻找回来。
   刚回来的那几天,出现明显的醉氧反应,腹泻、成天昏睡。不想做任何事情,事实上也无事可做。晚上很晚入睡,倚在窗前,看着窗外灯火闪烁的城市,疾驶而过的车辆,那么繁华虚空,于我没有任何意义。仅仅是我眼中虚幻的风景而已。离开的这两年,城市倒是变得漂亮不少,可它的漂亮好像与我没有多大关系。妻子很早就睡了,女儿也睡了,她们白天都在上班,非常疲惫。我把电视频道上所有节目都看了一个遍,还是不想睡。看书呢?根本就看不进去一个字。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迷迷糊糊,折腾老半天方才入睡。早晨醒得很迟,起床后到常去的那家面馆吃面。外面已经很热了,火辣辣的阳光照着地面,一股热浪紧紧包围着我,像在蒸笼一般。赶紧
分类:发表集 | 评论:5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歌声中的高原

  歌声中的高原
  
  文/李云
  
  清晨的鸟鸣
  
   我被一阵清脆悦耳的鸟鸣惊醒。昨晚睡得很好,我感到神清气爽。因为是周末,我并不急于起床,还想再在床上赖一会儿。这时我听见了疾风管弦般的鸟鸣,如狂风暴雨般袭击着我的耳膜。窗外成千上万只鸟儿在集体鸣叫,像是有人在统一指挥似的。有单音,有和旋,有高音,也有低音,徘徊婉转,曲折动人。谁能指挥得了这群冥顽的精灵?它一定是自然界中最为出色的指挥家。
   我饶有兴味地听着窗外的鸟鸣,唧唧唧唧,那是麻雀的叫声;咕咕咕咕,那是鹧鸪的叫声。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声音,至少有十多种鸟儿的声音。我注意到高原上的鸟儿,个头比内地的都大,连麻雀也显得英武雄壮。我想这与高原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它们的肺活量一定比平原的鸟儿大,难怪它们的叫声是如此高亢雄壮。
   那些声音是从我住处不远的一处山崖上发出来的,中间隔着汹涌澎湃的大金川河。这个季节,水势浩大,水波荡漾。歌声从河面上飘过来,听起来就像从水底深处发出似的。依依呀呀,美妙动人。这个早晨我觉得非常幸
分类:发表集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6月手记

  6月手记
  
   我迷恋高原的6月,以及阳光、雷霆、洪水和闪电的力量……
   ——题记
  
   高原上的六月,这是一年四季中最美的季节。藏在密林深处的鲜花都开了,山更清、水更绿了,汛期也来到了。
   我记起刚刚过去的那个冬天,与之相比,全然没有枯黄的色调,没有寂寞的颜色。一切都是新的,树木和青草的绿色绵延到天边,形成水天一色。白云绕着山头悠悠漫游……圣洁的高原,我看到了你清晰的额头,如同藏族老阿妈露出慈祥的面容。
   因为回了一趟内地,感觉就更加深刻。那天我们乘坐一辆中巴车,从眉山出发,过映秀汶川后一路沿着大渡河上行。我们眼中看到的灾区,早已没有地震后的悲壮,到处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如果不是山崖上偶尔裸露的岩石提醒我们,根本想象不出几年前这里曾经历过一番地动天摇的惨烈。路边悬挂着两幅广告牌,其中一幅写的是“从悲壮走向豪迈”,还有一幅是“世界汶川、天地映秀”。不可否认的是,汶川作为一场特大地震灾难的代名词,将会渐渐被人们遗忘,代之而起的将是一个独具藏羌文化特色的美丽新城。
分类:发表集 | 评论:1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2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