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桃花源天涯名博

在这个将粘土烧成瓷的国度,我们真的能把谎言变成真理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7989
  • 开博时间:2006-09-29
  • 博客排名:第552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禁止沉默

你们在说什么?真是太不礼貌了。

你们不知道这是公共场合吗?哦,天呐!你竟然说这是私人客厅,可是你没看到客厅有客人吗?仅有卧室才是私人的场所。

什么?你们要到卧室聊去?难道你们没有认识到你们的话题会改变一个场所的属性吗?如果,你们都挤到床上去,那床与车站的候车大厅、与医院的候诊室有什么区别吗?我建议你们不要再讨论笛卡尔了,笛卡尔能使卧室变得宽大吗?

空气不好,这是事实。可是,你们不能少抽点烟吗?看,有人竟然抽起雪茄。为什么你们都喜欢抽点什么呢?你抽的那个是电子烟吗?你们这群喜欢自慰的人,你们为啥不喝点绿茶呢?

龙井好吗?我更喜欢碧螺春。看,我这话多危险,我竟然涉嫌误导你们。每个人对每件事都有自我选择权。就我个人而言,我喜欢碧螺春,它收缩成球状,然后在杯子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唱歌的煤气罐

陈洁被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大失所望。

“你是陈洁吗?”我发问。

“我是陈洁啊”,被带来的这个女人一副局促而又受到伤害的表情,“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我疑惑而又仔细地端详着她,她的下巴没有红痣,个头也过于高大,隐藏不住的东北口音令我厌烦。我的目光让她的愤恨消失了些许。“你不是陈洁。”我摇着头说。

“我就是陈洁,”她显得很执拗。

“放她走吧。”我向押解她的灰狼和蘑菇摆了摆手,“这不是我要找的陈洁。”

灰狼和蘑菇感到很失望,我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窝囊废!”我骂道。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防队员

我的邻居养了一只公鸡,仅仅因为它爱打鸣,时常半夜就叫起来,到天明都不停息——他喜欢听鸡叫——那鸡蛮挺迎合他的,白天也同样叫着,每天仅在《新闻联播》结束后休息到午夜。为此,这鸡吃得很多,但不怎么长肉,鸣叫使它消耗太多卡路里。他给鸡喂自己收获的稻谷,而宁愿自己吃野菜。

接下来的故事,不容许任何人再听了,因为这有增消防员的荣誉,消防员不希望自己成为英雄被膜拜。在偶像众多的时代,消防员不希望再成为偶像。我之所以要讲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自己希望听到。这故事很新奇,但也老生常谈。你们或许听说过,或许没听说过,或许听说过你们忘记了却又以为自己没听说过,或许没听说过而以为自己听说过。不管如何,不许你们听了,要不,你们听后也要迅速忘记。我接着说我的邻居和鸡———

我的邻居是我乡下老家的邻居,从来没进过城里,他小时候是个孤儿,如今是个孤老头,那公鸡是他六十岁生日那天从一只母鸡生的蛋中孵出的,公鸡小的时候生得跟所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醉梦国(未)

  

我妈在做新娘的第二天清晨醒来,把洗过脸的一盘水端出门去,想泼到门前的菜地上。也许是怕落得别人闲话,所以她起得比所有人都早。她穿着一件艳红的短袄,拨开门闩,推开前屋两扇简陋的木门。在将水泼出以后,她站立在门前,才第一回认真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叫王大庄的村落。

这个村落,在建造时没使用一块砖头,也没一片瓦。在这广袤的河道交叉的苏北平原,唯一不缺少的是泥土和草木。村落里所有的房舍便都是泥土和草木构造。泥土加入草筋经过反复和匀,被打制成土坯,然后垒成墙,用树干制作成人字型凸起的斜梁,形成屋脊,再覆上麦秸或者稻草,一座房屋便成形了。当房顶的麦秸或稻草朽烂以后,屋顶就低伏许多,失去原有的高度,墙体也会因风吹雨淋而落下尘土或坍塌,这也使得土屋使用五、六年后就会呈现凋敝之色。对于村民而言,建房是与婚嫁、葬礼并列的三桩大事,房屋落成之际,亲友会送来贺礼,然后是盛大行事的酬宾宴请。每户人家根据人口的多寡、实际需要和财力决定了房舍的数量。一

分类:醉梦国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赌国梦

  

赌局在梦中展开,我向地面拍下五毛钱,纸牌翻开,五毛被一只被香烟熏黄的手卷走;紧接着,我向地面拍下一块,纸牌再次翻开,黑桃爱斯战胜了我引以为傲的红桃皇后K,一块再次易主…就这么,我最后空手拍向足下的那块土地,纸牌翻开,我就成了失去土地的人。

 

祖上的光荣在我手里葬送殆尽。属于我的只有游荡,我为此想到了井冈山。起先,我游荡在乡镇,之后我游荡在长沙街头,面对空空如也的人生,首次涌现革命的念头,我梦到我在北京的一个图书馆狂读《水浒传》,成为一名纵横天下的侠盗。我在人家的屋顶飞行,在他们咿咿呀呀的梦里,我盗走了他们的财宝。

 

后来,我想我这么光荣的人应该创立自己的党派。我知道上海是流氓的天堂,在一个窄弄堂我买通了几个破落的子弟,我们的党派成立在一个虚有的年代,和几个乌有的人,他们都生得面目青黑,为此喜欢在皮肤上刺字或各种花纹,我刺下青龙和光荣。

 

我开设了一个再也不会让我输掉的赌场,我把赌场命名为“某某共和国”,然后,为了表示我尊重赌徒,我决定加入“人民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窖

  

我钻进地窖,把两只备作冬粮的红薯扔出地窖口。毕竟,人不能饿死在眼前吧,我也只能丁吃卯粮了。至于未来,我不敢多想,在这样一个死人成堆的时代,有多少人能保证自己平安度过这个晚上呢?

 

地窖是一个隐蔽的反建筑,我把它视为房屋的相对体,它们共同在于营造一个虚空部分。当我往里面塞进几只红薯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那时还有树叶和草茎可以采摘,可如今已经进入天寒地冻时节,饥饿与寒冷使我难以抵御对火堆烤红薯的怀想。

 

我不知道何时才能不为食物发愁。在藏有红薯的情况下,我确实无法再忍受观音土对消化道的折磨了。虽然,光荣党还在广播里报道丰收的好消息,可是它始终未能为我送来任何粮食,却在初秋的时候从我这搜刮不少。我不能靠广播塑造的假象活着,我只能在深夜偷偷溜进我的地窖,摸索一下我私藏的几只红薯。可如今,摸索已经解决不了我咕咕叫的饥肠对食物的渴望,看着仅存的两只犹如胡萝卜一样瘦小的红薯,我觉得它像上帝一样闪耀着慈爱的光芒。

 

 

透过地窖那笔直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更年轻时

  

胡光荣一生气就说粗话,一高兴也说粗话,而他是一个难以把情绪守在“平静”状态的人,所以,他每天说的粗话特别多。

 

胡光荣所说的粗话,并不仅仅局限于“我操”、“他妈”或“他妈逼”这样具有普通话气质极为普及的词汇,也含有地方方言特色的“格老子”、“小赤佬”、“丢你老母嘿”、“马拉隔壁”和“一比屌操”这样具有音调转换的更生动的词汇,这些粗话是他走南闯北、广闻博见而又始终跟基层老百姓打成一片的见证,为此,他对那些连一句粗话都不会说的干部存有天然的偏见,总觉得他们跟真正的老百姓距离远,更反感他们代表着老百姓的拿腔拿调。

 

胡光荣是一个知耻的人。当我第一回带着女朋友请他吃饭的那一天,他显得特别高兴,仅仅在一见面时不小心放了一个“他妈的”,之后憋了一整天楞是没说出一句粗话,这使我特别感动,连我的女朋友都跟我说“你这位大哥真是个雅士”,我兴奋过了头,晚上吃饭时喝大了酒。有几个玩伴跟我起哄拼酒,我不知为啥显得那么好胜,总觉得自己宁肯输在别地,也不能输在酒这种水上。所以,胡光荣几次劝我“别喝了,照顾好小燕。”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启蒙课

  

我的老师任继承不是一个称职的画家。那一夜,他困于语言的贫乏,在无取暖的冷清的房间离开温暖的被窝,走下地面,他决定给我一个清晰的图解。

 

他喜欢裸睡,为此,离床后几乎全身赤光,我说几乎是因为他的裆间还悬着刚好兜住屌蛋的红色布丁。

 

他拧开悬在床头的台灯,我便看到一颗黄色的五角星在那红色兜裆裤凸起的地方闪耀。他费劲周折终于从远离我们床铺的一个陈放杂物的条形桌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支简陋的圆珠笔和一张沾有污渍皱巴巴的A4纸。然后,他兴奋爬上我的床铺、钻进我的被窝,他是那样的热情友好,使我无法拒绝他,我只有向里面挪了挪身。在他试图进入被窝的那一刻,我的右手离开了已经勃起的生殖器,扯上棉被的一角向身下压去,以防他到来后跟我争夺这海水般一样纯净蔚蓝的单人被。幸亏我穿着一条绵内衣,隔开了他已经变得冰冷的身体。

 

“来,我画给你看!”他半躺在我的单人床铺上,把被子扯到自己的胸口,左手持着一本伟大精神领袖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那是一本薄薄的小书,任老师把那张皱巴巴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汤圆与翠花

  

一、

一个不像冬天的冬天就这么过去了吗?失去冬天还叫四季吗?可是,我如何能把一个未能让我见到冰的季节叫着冬天呢?每个人一生的幸福仅系于童年。我童年的冬季挤满了通明的冰块,我们在河面上滑行,冰楞也挂在屋檐上,冰雪覆盖着大半个冬天,风呼呼地刮,尽是北风,春夏才刮东风和南风呢。如果难得有艳阳高照,那是冬天的幸事,所谓幸福便是寒冷中得到那一丝的暖意。没有寒冷做底色,一切的暖意便无从谈起,这朴素的道理一下子有了嘲讽的意味。

今日,我们生活在另一种失去底色的世界之中,一切都像是在伪装,所谓幸福也变得不那么真切与动人了。十二岁的冬天,刺骨的凉,即使是正午。正是如此,我们爱上了一种运动,打羽毛球,在河道里(记住,我说了我们)。冬日的河道水面显著降低,河岸很高,风仅能从上面掠过。但脚底滑顺,我们挥舞着球

分类:荆棘与花朵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骨头与飞鸟

  

你提出去看鸟的那一天,我有些犹豫,我说为啥要去看鸟呢?能看到鸟吗?

你说,看鸟就是看鸟,不需要为了啥;如果不去,又怎么知道看不到?

我说,这话有道理。我问:能吗?我的意思是你能坚持走那么一段路程吗?

问题是为什么不能?因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那么,我们理所应当地能。你说,这是唤醒超能力的一天,来吧,让我们开启全新的旅程!

这次旅程,我们要让自己找到感动的眼泪。关于去哪里看鸟,你说猜硬币。

分类:蛋疼的时光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7页/4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高山仰止xrk

2017-06-16

觉中

2017-05-27

不隐藏

2017-05-03

仙翁童子换

2017-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