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桃花源天涯名博

在这个将粘土烧成瓷的国度,我们真的能把谎言变成真理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9021
  • 开博时间:2006-09-29
  • 博客排名:第544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故事N则

蒋碧娟是我年青时的恋人,我们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后来,在家族的压力和媒妁之言的蛊惑下,我却和毛阿梅结了婚。毛是一个十分喜爱权谋斗争的女人,进门以后很快入主朝堂,全家都得听其号令,为此家族中可没少争吵和武斗的,甚至还死了人。我和毛的婚姻无幸福可言,同床异梦,没和她做过爱,六十多年来,我成了她名副其实的长工。毛仅懂得发些朝令夕改的命令,我为此一时种菜,一时种瓜,荒废时令的事也时有发生,光新修的猪圈就无端地扒过好几回。毛整天端坐高堂,吸着水烟,偶尔闲极无聊就双手叉着肥腰到田头巡视一番。正因为生活的百般不如意,我成为默默寡言、勤苦工作的牲口。为此,我种的白菜萝卜、玉米大豆总是长得很好。我们家的日子也渐渐有了点样子。毛时常在家人和邻里间吹嘘治家有方,说没有她我们田家早已玩儿完。这话说得多了,我和家里的其他人也就信了。可是面对白净而肥胖,每天只懂得抽水烟,吃饭还喜欢挑肥拣瘦的毛,我实在看不出她对我们家的贡献在哪?我记得就在她入我家门不久,我们的近邻—一户张姓人家发生兄弟内斗的事情,她竟然指使我一懵懂中不谙世事的侄男

分类:燃烧的向日葵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词语出来作证

《奔马》

我无处可逃,只有选择面对。当我正在用力的时候,传来了该死的敲门声,晓婷把我从她的身上推开,一脸惊愕,我也不能镇静,但在环顾四周以后,我从惊慌中缓过神来。我轻声地说,床如此之低根本钻不进人去,而厨房和卫生间也是那么狭小,毫无能盘曲身体的地方,更别说那简易的衣柜,难道要我从阳台跳下去?这可是九楼,如果跳下去我肯定会摔死的。既然敢于去死,为什么不选择勇敢面对呢?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必须开门,要不那人可要硬闯进来了。瞧,他在说什么?晓婷,你在干嘛?我知道你在家,不要给我装死。你应该吱声,不能这么闷着。勇敢地开门吧!没啥大不了,他不是还没有跟你领结婚证吗?就跟他好好谈谈。我们这点私情让他知道也好,就说在他之前我们就有了。是你欺骗了他,爱谁谁去。开门,要不我去开!我说,你为啥保留这种神态,赶快穿好衣服吧。怎不能让他撞见我们一对裸体?  晓婷穿上她的内

分类:暮歌(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丢失的词

言及很多,又言及很少。
似乎从来没有说到“你”。
你存于我记忆的深处,云朵之外的云朵,
在第二个天空之下 被忘却。
有时,被贴近地面的暴政清洗。
时常在记忆中失去,又会让我在梦里得到。
飘忽于眼白之外,又在虹膜中游荡。
因自由之名,闪闪烁烁,迷迷矇矇,
你被丢失,被禁止出现在这儿,和那儿。
你在另一个他处。

分类:暮歌(诗)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有乡

你的吻形成天空的月亮,照耀大地。
大地这儿那儿地开花。
你将名字赐予万物。万物欣欣向荣。
你为我所属的尘土祛邪。
你的目光形成湖水,
让我孤舟远行,
摇动橹桨在太阳穴的营地,
模糊后影 像狮子星座
于波光闪烁的银河。
呼吸,深重地呼吸,
让疼痛在空气里传播。
无法靠岸,
也无法靠月光清除心湖的淤泥。   

分类:暮歌(诗)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论语》与菊花

轻微一震
荒凉的村庄一片哭声。
《论语》被深埋了。
鬼旗在飘!
割除体内的一块
毒瘤被扔进粪池。
昨夜,尿出黑血,有人说患的是胃癌,
又有人说是肝癌,更有人说是淋巴癌。
但这阻挡不了我谈笑风生。
从西侧抖动的峰峦,到东边波动的海水,
互联网,禁止词语通行。
但还是有一些抵达流血的耳朵。
闯过黑关口,萤火虫的故事。
一次一次的军号
和爱人的歌唱
令我沉梦难醒。
已无法从《论语》中寻章摘句。
我迎风而卧,让刀锋出海。
在这不能安居的大地上
必须让死者得以安葬。
来吧!
把撕碎的《论语》糊成册,
我放弃今日 怀念祖先。

 

分类:燃烧的向日葵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面獠牙与它的歌

“噗”,一声屁响,我感到小爽,在《新闻联播》出字幕时站起身准备离开饭馆,不用看表,晚七点半了。这时一个金属光闪过,撞击在我脸上,然后我看到一枚一元的硬币在地面滚动。我很好奇这钱撞脸的事是否于预示财运?正在我思及钱币的来源时,又一枚硬币掷在我的脸上。这时我想一定有熟人在此,想跟我开玩笑吧。我环视了餐厅的几群食客,并未发现有面熟的。我将目光在硬币飞来的方向又扫视一番,觉察并无异样便决定不理会,躬身去拿放在座椅上的提包。就在这当儿,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那只刺着青龙图案的手臂在空中划过,一枚硬币再次落到我的面前。

我提着包,来到手臂纹着青龙的男子跟前,以平静的语气问道:“朋友,我们认识吗?”那人冷冷地说道“可以认识。”

我问你朝我扔钱是什么意思。

分类:燃烧的向日葵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帝,请赐予我们雨滴

“你们向我祈求什么?”
难道你们不知道人民已被关在历史之外,
关于虎斗 我无言叙说,
一个又一个的骨灰瓮砌入墙壁。

我仅是长城表层的一抹黑暗,
早已被打入冷宫。
看守是一伙挥舞星旗的狼群。
还是那宣告着宇宙真理的人。

在阳光之下,
我听到丁香谢绝开花,
玫瑰紧随其后。
春天死去的消息传来。
冷冬的雨滴犹如石块,砸在小民的头上。
无法治愈的自由症患者,
有时会梦到其它星球。
这里属于老虎和它们的狼群。
苍蝇飞舞着,
在这个党员营造的盛世,
从广场飘来一阵尸臭。
永不消逝的著名尸臭中裹挟着野蛮的爱国者气息。

严厉的警告一再发出,
这早已不是人的世界。
如果生活是一块面包,
这面包仅为增加我们的饥饿而来。
在一只被命名为“幸福”的牢笼里,

分类:献给狗蛋的诗篇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悲痛这枚果实被标注为失败

悲痛,躺在耻辱旁边睡着了。一个民族在泪水中生长,像泼辣的荆棘丛,痛苦形成红色的果实挂在尖刺上,不需要采摘。历史的河流中尽是黑臭的污水,可是泛起的浪花却是笑声。幸福,是性高潮前的梦境。所谓的存在,所谓的忠贞不渝,所谓光荣正确,所谓的浩瀚辽阔,形成阴阳莫辩的世界。

 

这一年就这么匆匆过去了。这一年却又如此漫长。这一年你把什么献给了自己,这一年你又把什么献给了他人。这一年在路径交叉的空中,你每次都完好无损地回到地面,你要感谢这一年。这一年,你有背负沉重的肉身走过,累计8760小时,在每个虚无空茫的小时里,你的心跳砰砰撞击着自己,你活在血液的奔流中,承受着岁月之刀的锯割。在你压迫过的每一张床上,你丢下碎发和皮屑,每一次梦境都成为中国宏梦的一部分,无论是令人心花绽放的春梦,还是汗毛直竖的噩梦,你这一年没有漏掉一个夜晚,没有漏掉一个阴晴转换的白昼。当活着成为死亡的时候,死亡又何尝不是活着呢?

分类:燃烧的向日葵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云之舞

你在白云中起舞,又舞出白云,

从音乐般的痛苦中你舞出了自己,

并把我舞了进去。

进入到你的白云里。

白云说:大风起时,你要站在原地。

可是,没有原地。

 

白云随你而动,我进入你的白云里,

分类:暮歌(诗)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耻辱与光荣是一堆孪生兄弟

有一次,耻辱把我按倒,想在我身上贴上“光荣”二字,我四脚朝天动荡不得。耻辱太有力量了,我陷于梦魇一般,但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光荣的人,我仅接受“可耻”,可是耻辱觉得“可耻”是它的,我说“那我宁愿什么都不是”。我肉身的反抗纵使徒劳,但我的意识是顽强的,最终“光荣”离开了我。我依然活在我之中。

又有一日,光荣又把我按倒,想把“耻辱”扔给我,我陷入一阵迷狂里,一种巨大而不真实的幸福笼罩着我,我突然问光荣:“你是从哪里弄来的这可耻?你凭什么会把可耻给我?你能代表耻辱吗?”

光荣说,“可耻”这称号从古至今都是属于我光荣的,我爱给谁就可以给谁,不要质疑我按倒人的权力,也不要质疑我给你贴“可耻”的权力。

光荣的话激发我从未有过的顽强抵抗

分类:燃烧的向日葵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9页/4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03

whxlp123

2018-11-15

雨后芳草

2018-11-10

假行家A

2018-11-08

流丽年华昧

2018-10-30

叶小琛挪

2018-10-30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2008_8_2

2018-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