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葭如斯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44010
  • 开博时间:2006-09-24
  • 博客排名:第6909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野豌豆的前世今生

  

       前些时候,朋友静相邀去户外骑行。返程途中,见大片生长茂盛的野豌豆。野豌豆盛花期已过,结满了荚果。好不容易才找到几个老熟的。轻轻掰开,取出里面的小豆豆,掐掉靠果蒂部分的一小截,放在嘴里一吹,哔、哔、哔声声清脆。久违了的童年乐趣赫然于心。静掐了几根嫩尖儿说:“这还能吃的”。我说“我知道”。上世纪六十年代初那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中国老百姓连观音土都吃了,野豌豆在那时应该算是口感不错的充饥之物吧?!

      我以为我是熟悉野豌豆的,其实不然。

      1966年文革开始,下半年全国学校大面积停课,美其名曰“停课闹革命”。停课后,我即跟随其时已下放劳动的父亲到了建字61部队农副业基地(今都江堰翠月湖度假村)。那时没什么书可读,父亲要求我每天朗读、背诵、默写毛的诗词,继而是毛的老五篇(《为人民服务》《纪念白求恩》《愚公移山》《反对自由主义》《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但每每在晚饭后散步时,父亲会根据记忆教我背一些古诗词。那时年纪小,

分类:旧情新发 | 评论:0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咏芙蓉

  

所住的小区内广植木芙蓉,这些天正值芙蓉怒放。特别是靠锦绣大道一侧更是开得云蒸霞蔚,使这条路也显得名符其实了。成都因芙蓉花而得别称“蓉城”。其花或白或粉或赤,皎若芙蓉出水,丽似菡萏展瓣,故有“芙蓉花”之称,因其生于陆地,为木本植物,又名“木芙蓉”“地芙蓉”、“木莲”。木芙蓉花色三变,故又名“三变花”,其花晚秋始开,霜侵露凌却姿丰色丽,占尽深秋风情,因而又名“拒霜花”。可见有的名儿是区别水中芙蓉,不为枝同为神同。有的是言其色变。“拒霜花”则是表明开花的时节。

芙蓉花有单瓣和复瓣。复瓣中以醉芙蓉最为人所爱,亦称弄色芙蓉。读宋人舒岳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0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活着的古镇

  

       

        尧坝,还活着的古镇,

        一如镇边流淌的江水。

        九十多岁的老奶奶还在缝纫儿孙的日子,

        爷爷的油纸伞依然在遮挡尘世的风雨。

        竹木挑担上不只有碧绿的时蔬,

        青石板小街上流动着从过去走来的时光。

        镇边的流水送走了朝闻、子风......

        离家后还能想得起街边的黄粑?

        愿长江上的大坝不会延伸到这里

分类:雨水蒹葭 | 评论:0 | 浏览: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甲午重阳

  

                                   

                                  甲午重阳前夜

                          明日即重阳,篱菊已抱香。

                   

分类:雨水蒹葭 | 评论:0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种Copper

  

      今年五月,我家新添一丁。我儿小松坚持给它命名“Copper”,不是因为他会英文,想洋盘一下,而是他还没忘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曾经养过的一只捡来的奶狗狗。那是一只褐黄色纯种中华田园犬,在那个西风东渐的年代,我家官人很时尚地给这土狗狗取了这么个洋名儿。后来,因为我婆婆罹患癌症,我们要不停地在成都与都江堰之间奔波,无暇关照。只好送了人。

      Cooper的妈妈也是一只刚出生就被遗弃的狗狗。是一朵花收养了它,给它起名儿“灰堆儿”,养在猕猴桃园里,吃百家饭长大的。灰堆儿是一条棕色的杂种,有一双漂亮的会说话的特别黏合人的眼睛。灰堆儿深得方圆十几里内的雄性狗狗的青睐,跟其中的一只黑白花狗狗尤为意笃情深,每一次天当房地当床的激情野合,都会生出一只熊猫一样的宝宝来证明它们的爱情。前几窝,因为无熟人领养,都被倪家弟妹背到公路边自生自灭了。今年四月,灰堆儿又生产了,又有一只熊猫宝宝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挪窝一年

  

       去年八月开始,花了差不多近两个月的时间打包装箱,共装了46个大编织袋,48个塑料筐,37个纸箱,22个真空收纳袋以及对全部家具进行包裹。在中秋节后把家从闹市搬到了温江。搬过来后,又花了四个多月时间才让东西们基本就位。还不包括先期借给系上应付检查的六千多册书。一忙活就是大半年。今年六月底,又把借给系上的书搬了回来,堆在画室和琴房里。一堆又是两个多月。实在是鼓不起劲来分类上架了。上个周末,在四个年轻人的帮助下,总算把这些书分拣归位了。挪窝终于算是大工告成了。

       虽然,前年就已退休,但是并没停止工作。搬来温江后,不那么方便了,于是不华丽地转了个身,从教室转到厨房,成了全职家庭主妇。虽然放弃继续工作是我的自主选择,但刚开始的时候,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纠结的。毕竟,三十多年来,一直笃信“工作着是美丽的”。每天早上听着我家官人悄悄起床,拉上卧室的门时,心里真的还是若有所失的。虽然每天都在忙着家务,但总觉得自己没有干正事儿。虽然,每天都没有闲着,但觉得自己在浪费时间,

分类:雨水蒹葭 | 评论:2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字师

婚礼那天,朋友一家都在忙,来客安排在婚礼现场旁边的茶楼等候。周围的客人几乎都不认识,陪老娘和新郎的外婆、小姑婆在茶楼休息,打孝心麻将。确实不那么有意思。好容易来了个替补,乘机到一边儿躲躲清静。

茶楼的后面是一座小山,山上树木葱茏。从茶楼侧面的窗户望出去是一片竹林,竹枝迎风招摇,送来习习凉风,很是爽目怡心。试作咏竹一首。       

 

                                   咏竹

 

    &nb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7 | 浏览:7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磊磊、婷婷

  

      端午节那天,去资阳参加了毛根儿朋友的儿子的婚礼,那真是一对才貌双全的金童玉女。由衷地替朋友高兴!我家官人有幸做了一对新人的主婚人,下面是他的婚礼致辞:

     今天是我的忘年交书哲和婷婷大喜的日子,首先祝你们新婚快乐!同时也谢谢你们给我们机会来分享你们成长的快乐。

   我和书哲的父亲是志趣相投的书画同好。内子与书哲的母亲是发小。内子的父母与书哲的外公外婆是大学同学和同事,更是几十年的患难之交。我们两家是三代人近七十年的友谊。

   我们目睹和亲历了我们的父母在那个动荡的岁月里对那危若累卵的家庭的呵护。我们也正在经历着我们的婚姻。今天,当我们的孩子也步入婚姻的殿堂,开始人生新的里程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4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中吟

  

     前些时候整理书柜,找到一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1986年古诗台历。估计是我家官人在旧书肆上淘来的。扉页上有“赠龙泽荣老师”,落款是“成都中医学院85级党政班,86年元旦”等字样。小小的,织锦缎装帧,所选诗歌应时应景,节气还配上一方篆刻小印。挺喜欢的,于是就做了近一段时间的枕边书。

     一夜,我家官人的鼾声一改平素里如雷之声势,变得尖细绵长,搅扰得人无法入睡。我只好把枕边书拿来,从春读到夏,从夏读到冬。几乎到了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或许是枕边书起了作用,梦到在名山双河骑龙村茶园春游,跟回故乡之路等一干人等,诗兴大发,吟诗作赋的,不亦乐乎。很古典文学了一把。第二天早晨醒来,忆起昨夜梦中所吟之诗,居然还有点古体诗的意思,赶紧记了下来并做了修改。

     晚上,我家官人回到家,我拿着那本古诗台历,随便翻到一页,问他“你觉得这首诗怎么样?”,随即把我的“三月十六日游名山双河骑龙村茶山”读给他听: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6 | 浏览:4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拉萨的骑行者中也有我的亲人

  我的叔叔1948年前后随国民党军队去了台湾,他有一双儿女。因为结婚晚,堂妹堂弟的年纪比我小得多。九十年代末,叔叔过世后,联系少了。加之他们那边电话号码升位,我们不知道,很长一段时间电话联系不上他们。后来,在做美领馆的外交官汉语培训项目时,向一位台北来的同行黄先生打听,才知道电话号码升位了。再打过去,电信局提示我家的电话改套餐后,没有国际长途功能了,平日里忙,也没有抓紧时间去重新开通。
  前一段时间,维达、苏拉台风肆虐,从电视新闻报道上看到台湾新北市几成汪洋。我的堂弟、妹就住在新北市汐止镇,心里真的着急了。赶紧去电信局恢复了国际长途。然后每天给他们打电话。电话是通的,却总是无人接听。我心想,他们可能因为遭灾住到别的地方去了。连续打了一个星期,终于有一个女生接了电话,听上去不是堂妹的声音。最后她告诉我,她是房客,可以把我的电话号码转告我的堂弟。于是我开始期待他们打电话来。
  那天晚上,我看了一部杜家毅拍的根据谢旺霖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电影《转山》。 一个24岁的台湾年轻人,在寒意渐生的10月,为了帮助哥哥完成遗愿,从丽江出发,独自骑行穿越海拔在两千多米到五千多
分类:说七说八 | 评论:3 | 浏览:9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退休小记

  (一)
  五十五岁生日的第二天,退休登记表就递到了我的手上。交了登记表,一个月以后学院办公室就把退休证办下来了。但得我自己去校人事处盖章。
  走上川大行政楼高高的台阶,找到校人事处的办公室。诺大的办公室很安静,屋里摆着两张办公桌,显得空空荡荡。与我们学院办公室和学生科那种三个人挤在一个十来平米的办公室里的窘迫迥然有别。两张办公桌前各坐着一男一女,都专注地看着各自面前的电脑屏幕 ,对我这个来者不闻不问。"请问,退休证盖章是在这里吗。 "我轻轻地进去迟疑地站在办公室中央。那位女士抬起下巴"那边"。那边没有任何反应。我走到那边,"你好!麻烦你盖一下章",我把退休证放在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5 | 浏览:5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苦竹笋

  
  朋友的老家在洪雅柳江镇附近的孔坝,那里住着孔子后裔的一支。上周末,朋友回了趟老家,特意为我送来一捆苦竹笋和一把宽叶韭。当它们带着山林春天的气息,静静地诗意地躺在苇条筐里时,心里一下子涌动起一种难以言状的感动,为笋农、为菜农、为朋友、也为天地日月、山川河流。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6 | 浏览:3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长的碎片

  患自闭症的儿子27岁了,周末,按惯例我们和一朵花一家给他和归归过了生日。我们两家的孩子年龄虽然相差好几岁,生日却只间隔一天,所以,总是一起过的,如是已经二十多年了。遗憾的是这次伯叔叔不在,他去马来西亚工作了。
  近两年,我们和周围的亲友都明显地感到这个家伙的自闭状态在慢慢缓解,这让我们内心的希望在不断滋生。看着他点点滴滴的进步,觉得自己和正常孩子的母亲一样,也能感受到孩子成长的快乐。和她们不一样的是,因其少有和期待时间的长久,快乐的强度更高。写在这里,以资纪念。

  (一)关于天堂的对话
  儿子:妈妈,奶奶去天堂了,只有到天堂才看得到啊?
  我:是啊,你想奶奶了?
  儿子:嗯!
  我:那我们去天堂看她吧!
  儿子:不行,天堂没有回来的路。
  我:(愕然!他五岁那年,最疼惜他的奶奶去世了,我带他去给奶奶告别。我告诉他,奶奶去天堂了,天堂很远,没有回来的路,一定要给奶奶说再见。那时他懵里懵懂地啥也不知,没想到那时他是听懂了的。)
  随着爷爷的去世,在
分类:雨水蒹葭 | 评论:5 | 浏览:6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了一个劳动的节

  今年五一的手机短信有“劳动把猴子变成人”一说,使我重温了文、革期间学马、列,恩、格、斯说的“劳动创造了人”。隐约记得劳动节的由来似乎是与纪念十九世纪美国芝加哥工人大罢工胜利地争取到八小时工作制有关。但是,好像现在的美国和欧洲的一些资本主义国家并没有这一天放假一说,这个问题明天得向我的学生们证实一下。
  但是我这个劳动节是名符其实地劳动了的。一朵花去马来西亚慰安回故乡之路,这期间正赶上猕猴桃开花,她走时做了周全安排,对我们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们去盯着,就怕猕猴桃开花期间出问题。我跟她说,“你放心去赴你的花期,桃们的花期有我们呢!”
  昨天,去了猕猴桃种植园。猕猴桃的人工授粉已经一切安排就绪,昨天花们已经开始零星绽放了,有六个工人在园子里逐一查看并进行人工授粉。
  
分类:雨水蒹葭 | 评论:2 | 浏览:5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插花

  因为喜欢花花草草,除了在阳台、窗台的有限空间里种一点外,平日也买一些不贵的鲜花插在瓶子里,图一个赏心悦目,改善心情。我插花的方式很粗放,买来一束,往装上水的花瓶里一插就了事。今年春节应画家朋友洪涛之邀去听香茶社参加一个新年团拜。团拜会上,一位来自宝岛的插花教师介绍了中华花艺,并表演了插花。感觉插花的过程也挺能养性的,遂生学习之意。
  三月,去拜访了那位花艺老师。因为事先没预约,结果老师正在上课。从老师的助手那里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学习的诸般事宜,心里就打了退堂鼓。上个初级班,二十次课,学费、花材费、花器以及工具的费用将近八千元,太贵族化了。
  回家后,在网上花两百多元买了剑山等几件必需品,自己试着插了几个小品,放到博客上,请懂行的看客指教。
   春在溪头荠菜花
  
分类:洒扫庭除 | 评论:7 | 浏览:5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5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