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堂

老印人新上网,倾盖故旧相见欢。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6558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re 我们需要怎样的书法部落,请大家议议。

  大家都甚麽地方人呢?南方人多一些?北方人少吧?
  我有个小问题就是一天中甚麽时候上网发帖子比较快?常常掉线是怎莫回子事啊,这个服务器用着是大大滴不爽啊,斑竹得和天涯管理员说说
  上天涯太麻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83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re 部落的事

  比方说可以分成三大版块,书法,绘画,篆刻
  这样的话,我愿意去篆刻版,再请神仙MM也来凑凑热闹怎样?另外还有谁谁亦请斑竹任命了事
  神仙MM虽说一女流之辈,可她的思想学识创作水平及新观念皆在一般人之上,她有句话说得好我甚为欣赏:篆刻不分男女.
  书法命题作业我可不参加否?我平日写字属于瞎写,上不了坛子的,到是见得不少,从小的耳濡目染嘛,这样就可客串一下别的版块了
  
  大家也都介绍自己擅长的或并不擅长的"活",让你我有所了解好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1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部落的事

  部落的事都怎摸搞啊?芳草兄都有和想法?请一一说来
  另外是不是也能给俺封个甚摸"官"当当啊,哈...开个玩笑拉
  我有一点想法,就是人不必多,人多则乱
  还有,咱们是否要定期开个会甚摸的,形成制度
  大家要齐心合力,每人主要抓甚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43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由韩阳的书画所想起的

文/柯文辉
我很高兴地读了韩阳的一批作品。孩子的字写得很有气势,一点不怯场。这样的字,我是写不出来的,表示很佩服,也很喜悦。
但老这样写下去也会凝固,在一定的时候应练一些笔路相近的碑帖,加以吸收,帮她寻找并发展个性,到可以走出前辈蛋壳的时候,再从前辈的笔法里走出来,变成她自己。我愿她成为一个很渺小的大师,而不是一个伟大的门徒!孩子的绘画非常天真、可爱。用这种方式来培养孩子的思维、观察能力,开发她的智慧,是一种极有效的手段。但是孩子画画到十三、四岁以后,视觉起了变化,不再是孩子的视角,原有的一点稚拙美会随着天真的消失而消失,而画家所必须具备的生活阅历、文学知识、艺术技巧都不具备,难免不摹仿大人。
有些好心的叔叔、阿姨们把孩子的书画推荐到电视台、报纸上发表,换取批评。我也很理解,只是希望年轻的父母们,把孩子将来当画家的观念淡化。一百个孩子在小的时候,几乎有九十几个都能画得好,但能成为画家的可能一个也没有。所以我泼一点凉水,免得让孩子在小的时候就奔走于名人、首长的周围,到处题字、展览。结果,看不起老师、小朋友以及父母,知识得不到全面发展,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9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拥抱美好-读韩阳书画有感

文/北鱼
韩阳的书画洒脱自在,她就像清清泉水发自心底,她就像片片白云游戏于太虚,无挂无碍,无生无灭。在她的画中,我看不到墨、色、形、像,看到的是一颗天真无暇的童心。
这颗天生本具的真心,本是群灵万物之本源,人人本来拥有,无欠无缺。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杂念日生,业识日深,才贪欲日重。世上本来美好的事物随之被扭曲、变形。人们终日操劳,时时贪求直至老死而不知所以。其实在世万般之苦,本不从外来,而是妄心自生。
看了韩阳的画,我在想,她是在画画,而不是画在画她。理法本是人为自己创造的工具,如果捡起了理法而失掉了本真,理法就会成为心灵的屏蔽,人就会成为理法的奴隶。如果能够运用理法又保持本真,或许那就是艺术。不论是做工、务农、经商、从艺,如果人人都能够运用理法又找回那颗无暇的童心,那么人人都会成为味尝生活之美的“艺术家”。
原载于1997年第一期《七彩画报》天津美术出版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9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你看,韩阳的画

文/刘桐君
韩阳胖嘟嘟的,总是在笑。
五岁的时候,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眼缝里却还是亮晶晶的;六岁的时候,她搂着妈妈的脖子,笑得裂开嘴巴,憨憨的露出两颗稚嫩的小虎牙;七岁的时候,她叉着腰挺着胸脯站在胡同里,向着迎面而来的阳光,笑得灿烂而豪爽;再大些,一群女孩子都在笑,但你还能一眼看见韩阳:她笑得捂着肚子,东倒西歪,笑得开心,笑得放肆,无拘无束,一副小男孩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样子。
我真羡慕韩阳,她有一个怎样快乐而自由的童年哪!我更羡慕韩阳,小小年纪,就拥有一只马良的神笔,把她对世界活泼泼的感受,尽情泼洒出一幅幅画面,让我们这些“大人”苦涩麻木甚至失神的眼睛,也受到她的滋润,明眸善睐眼波流转之际突然发现,身边竟还有这样一个溪水般纯净清凉、春天般新鲜生动、萌芽般稚嫩纯真的世界。
我不懂美术,或者说,简是个十足的画盲。很多次聆听“大师”们讲解自己高深的作品,出于礼貌我频频点头,心里却哈欠连天,味同嚼蜡。可不知怎么,韩阳的画却深深吸引和打动了我,站在她的画前,我长久的驻足不愿离开,那些最简单的线条,最自然的形态,最朴拙的笔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诚开金-记韩大星

文/徐光耀
前二三年吧,见到一方“铁凝”印章,立即被吸引:它构图匀称,刀法坚劲,在神闲气静中,另有一番灵秀飞动之致,非常耐看。心想,它必是从一位大手笔那求来的,实在难得。直到最近,忽从一扎资料中发现,此枚图章原来是韩大星所刻。
思绪一下就飞回到二十多年前的莲池。那是我同韩映山住紧邻,他有两个半大小子,都住在小南屋,恰与我的小北屋对着屁股,“文革”还在喧闹,高音喇叭十二小时“联播”,学校半放假,孩子们谁也不认为“学习”还有什么意义,正是个促人尽情荒废的年代。可是,那间小南屋中,人烟静静,灯火幽幽,生之气息经常闪烁到半夜,那时的大星,也就十四五岁吧,瘦伶仃的,少言寡语,一副痴痴迷迷的样子。可是,有一天,他突然钻进我的小北屋,赠我一方自刻的名章,我这才知道他在学篆刻,那样的年月,打哪儿找老师去,他竟无师自通地把章子刻出来了。字,当然还稚嫩,,但很好玩儿,自有一番天然之趣。我于是把一本藏之许久的《篆刻入门》“借”给他,他竟然双手捧着,又要作揖,又要敬礼,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连说:“好久好久我都在找它呀!”后来,他又给我刻了好多小指头大小的各类石章,也拿些得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女韩阳


文/张微
对韩阳的第一印象是在报上看到一篇《韩家有女》的文章,因是好友韩大星之女,很是留意,便把这篇文章剪下来保存,我家与韩家是世交,双方的家父都是省文联作家,我与韩大星是在天津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又是同桌的同学,后来我家离开天津,来到石家庄后与韩大星有近二十年失去联系,再见面时自然首先的话题就是孩子。韩大星的女儿韩阳如今也算是个名人了,小小年纪举办了三次个人画展,学画十年,有近千幅作品问世,在省城书画界也算的上是一个骄子。可韩大星谈起他的女儿多用的是“忒废”、“贪玩”、“不像女孩”的词汇,在我脑海里的韩阳便是一个极其顽皮好动的假小子。
今年夏天,韩大星约我去看韩阳的画展,站在韩阳的画展前,我不敢妄加点评,因为我不搞画,实在不懂,但一幅幅的作品在我眼前流过,心里便生出许许多多的感动,有些作品甚至使你感到是一种震撼,而这种震撼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韩阳的画是奇异变幻的,每一幅都充满了神秘的色彩。看着她在各年龄段的作品,我感到疑惑,八九岁的韩阳画这些画时想的是什么?她是用怎样的一双眼睛来看世界呢?也许她什么都没有想,她眼中的世界就是这样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韩阳


 文/张智慧
我没见过韩阳,只见过韩阳的字和画。
 韩阳出生那年,古莲池幽荷竟放,香气弥漫。据老人说,莲池的荷花已经多年没有这么盛了。事情虽然过去了整整十二年,可是提起来仍旧记忆犹新。如此说来韩阳生在那年颇为幸运,但更为幸运的是她有个当作家的爷爷,有个搞篆刻的父亲,两代人的灵气滋养了韩阳的艺术感觉,使她小小年纪就冰雪聪明,出笔不凡。
 韩阳眼中的世界是新奇的、变幻的、充满色彩的,所以她的画总是那么天真朴拙出人意料。她用手中的笔自由的诉说,从容地传达,让人们从她那充满稚气与随便的画幅中,感觉到平淡事务中的绚丽余韵致。
 韩阳有颗清空灵动的心,她觉得今天的一切于昨日无关,画中的世界与现实无关,所以她画中的形象即飘忽又明确,常画常新,愈变愈奇。她觉得人不妨在天上行走,鱼也可以长出翅膀,她觉得花草树木很美,衣架灶具也很美。她把自己感觉中最好看的颜色赋予她认为美的东西,而全然不顾这些东西的功用与真实。
 韩阳的画的确很天真。
 其实不仅仅是韩阳,在其他儿童的书画中寻求天真都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星三味

文/秘锡林
 读《史记.俪生陆贾列传》,中有俪食其见汉高祖事:“沛公引兵过陈留,俪生踵军门上谒....使者出谢.....俪生瞋目按剑叱使者曰‘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孺人也’”。这俪食其虽一介书生,但一个“高阳酒徒”何等豪迈四溢,痛快淋漓。又见绣像本小说《水浒传》,其中所绘英雄,每有阔脸虬髯尖唇者,这或即古人所谓狻猊之像?世上阔脸者固多,虬髯者也不少,尖唇者却少见。
 印人韩大星,河北高阳人,阔脸卷发尖唇,不留胡须,固不知是否虬髯。初见大星,虽明知两个高阳并不相关,却不禁要想起“高阳酒徒”的典故,大星便也“酒徒”起来;又不紧要想到《水浒》中的绣像 :原来古人也并非臆造,世上居然真有此等相貌者。细一思量,此高阳非彼高阳,韩生亦非俪生:俪生仗剑鼓唇要建的是一番功业,韩生不过执铁笔耕耘于方寸石田;想那俪生模样,太史公虽无点墨言及,大约该是一副瘦弱的儒生相;大星出生书香门第,大约也算得“儒生”之类,体魄却强健,决无酸腐相,虽于时下所谓“靓”无关,却属于有味有个性的那种:见过一面便不会于旁人混同。
 大星生性直爽。某日,有友设宴招饮,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