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182792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3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秋凉斋

2018-04-09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5

小奋青滤pe

2018-03-21

李明诚

2018-03-20

湘派小子

2018-03-17

蓝蚂蚁jyblue

2018-03-15

阿锋的骏马

2018-03-0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微笑不答的秘密

1963年1月31日下午4点多钟,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一同来到周瘦鹃的紫兰小筑,周瘦鹃在《一时春满爱莲堂》一文中,记载了这个过程,其中有一个细节写道:

“爱莲堂上,灯火通明,也似乎分外热情地欢迎贵宾。进得门来,我指着高挂在上面的‘爱莲堂’三字横额,含笑问道:‘总理府上的堂名,可也是爱莲堂吗?’总理微笑不答,我立即明白过来,他老人家早年献身革命,背井离乡,自不会留意到这传统的玩意儿的。”(见周瘦鹃《姑苏游踪》)

面对周瘦鹃的问询,总理微笑不答,意味深长。据周瘦鹃的理解是,总理大概没有理会到自己的堂号,答不出,所以不答。当年我读这文,并不如此理解,我想的是总理不可能不知道自家的堂号,过去大户人家,厅堂里面都挂有堂号的匾额,进进出出,自幼习见。他之所以不答,或不是爱莲堂,免得周瘦鹃扫兴,或生怕说出是同宗,周瘦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偶然发现的秘笈孤本

                             郑所南《心史》

一本世人闻所未闻的书,忽然在某种偶然中横空出世了,这本书不但是秘笈,而且也是世间仅存的孤本。

郑所南的《心史》,正是这样的一部书。

郑所南,又名郑思肖(1241~1318)宋末福建连江人,诗人、画家。他宋亡后改名思肖,字忆翁,思念赵宋,不忘故国;他又号所南,日常坐卧,要向南背北,这点和文天祥简直一样。宋亡后他后客居苏州,寄食寺庙为生。郑思肖擅长作墨兰,每不画根土,意即无土可依,他又称自己所住为本穴世界,本穴者,大宋也。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昆山三贤祠

昆山三贤祠,奉祀的是昆山历史上的三位文人学者,分别是归震川、顾炎武和朱柏庐。

三贤祠的创建,说起来,还与民国史上的大汉奸王揖唐有关。那块地原是王揖唐的今传是楼所在,是他慨然捐出来才有了后来的三贤祠。

王揖唐(1877—1948),安徽合肥人,中华民国时期著名政客,曾受封为袁世凯洪宪朝的男爵,北洋政府上将,属于安福系主将。早年在日本留学,三十年代中率先叛国投敌,沦为汉奸。抗战胜利后于1948年9月10日被以汉奸罪枪决。

这样一个人,却也崇敬归震川、顾炎武和朱柏庐,觉得这三个人既足坊表彝伦,其书尤足津逮后进,宁愿捐出自己的宅第,奉祀三位大贤。

一个合肥人,为什么在昆山有这么一块地呢?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文二章

书籍的作者署名
                      
    书籍的封面,有三要素:书名、作者名和出版社名。作者名往往就是某某著,很少有署名:“某某先生著”,因为这样未免太托大了。
    然而,鲁迅的《野草》初版封面,却是堂而皇之署名:鲁迅先生著。
《野草》1927年4月由鲁迅亲自编定,同年7月由上海北新书局印行,列为作者所编的《乌合丛书》之一。
    鲁迅为什么要这么署名呢?
    这并不是鲁迅的初衷!
    原来,《野草》的封面画是孙福熙(春台)所作,孙福熙为了表达对鲁迅的崇敬,特意在封面画中署上:野草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堂与《思痛记》

江宁李小池的《思痛记》,在知堂藏书中有其特殊的地位。其特殊之处,乃在于多,即有很多复本也。这书在知堂是见一本收一本,不厌其多,据他自己说,最多的时候曾藏有十一册。

据知堂自述,他最早买这书在光绪戊戌,即戊戌变法的1898年。其日记云:

 

十二月十三日,阴,午。至试前看案尚未出,购《思痛记》二卷,江宁李圭小池撰,洋一角。

 

1937年,知堂又买了《思痛记》,分别是1月2日在北平买得,价二元四角。3月中托友人在上海买得一册,价一元二角八分。

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买这书呢?知堂说:我看这本书前后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典小说里的科幻成分

近来天热,闲来读读古典小说消遣,如清朝康熙年间的《红楼梦》和道光年间的《儿女英雄传》,就常拿来翻翻。这一翻不打紧,居然看出书中的一些科幻成分来。

说起来,这两部书都是世情小说,问世时间相隔一百年左右。对这两部书,我也读过不止一遍,不知何以今天会看出科幻成分来,或别具只眼乎?

这两部小说里各有一面镜子,《红楼梦》里是风月宝鉴;《儿女英雄传》里是天人宝镜。这两面所谓的镜子,都被作者赋予了一点奇迹,凝聚着作者丰富的想象,而这丰富的想象,蕴涵着科幻的奇思妙想,经过世人的努力,都在如今一一实现了。

《红楼梦》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贾天祥正照风月鉴》里有这么一段:

 

贾瑞收了镜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阔家头巷与阔街头巷

带城桥路东有一条小巷,如今叫阔家头巷。

这条小巷通向古典园林网师园,其西巷口有沈德潜故居,如今用作昆剧传习所,网师园东,则有玄通寺,过去住着书家萧退庵,清朝时因避康熙皇帝玄烨的讳,改称元通寺或圆通寺,如今是一个私人会所。这条小巷在上世纪二十年代末,费孝通一家也居住于此。

这条小巷经常走过,去网师园,或只是从巷口路过。巷口有一个标志牌,写着阔家头巷,下面还有它的历史的简介。

今天早晨路过此巷,我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阔家头巷,民国有写作阔家豆巷的。今天忽然想到,很可能过去有条阔街,这里是阔街的起头,故名阔街头巷。吴语中家、街音同。如今十全街后段过去是没有的,从红板桥(十中后门)过桥转凤凰街的。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荫榆和她的“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

1936年6月24日,正是章太炎先生在苏州锦帆路寓所去世的日子,杨荫榆创办的“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 第一次出现在苏州人的面前。

那天的《苏州明报》上有一篇杨荫榆创办“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的报道:

 

杨荫榆等创办学术研究社 名流赞助者百余 闺秀加入者颇多

俞庆棠、杨荫榆、罗韩孝芬女士等,发起在苏州创办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业经张一麐、张一鹏、李根源、唐蔚芝、金松岑、陆鸿仪、刘敬禳、杨永清、汤国梨、汪典存、袁世庄、许博明、周琢英、王佩诤、薛葵珍、文乃史、江长川、顾丁渭琦、朱周囗及上海方面陈鹤琴、黃任之、江恒源、沈恩孚、杨卫玉、李登辉、胡敦复、何德奎、聂曾纪芬、郭鲍懿等名流百余人,热烈赞成,或慨允捐助巨款,或尽力匡襄社务,进行颇为努力。现已拟定在最短期间内着手招生,视时间许可,暑期即须开班,校舍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中的“坟墓”

知堂的《山海关孟姜女墓》引昆山柴桑的《京师偶记》云:

    “山海关澄海楼东有孟姜女墓,墓在水中央,与波涛上下,纵银涛万丈,不到坟头青草处。”

读此,不免想起三山岛的“水葬台”。三山岛的“水葬台”也叫姑亭,孤峙水中,坟头上也有青草,还有一棵杨树,当年乘船在三山岛四周的水里游玩,有当地导游指给我们看湖水中的一棵杨树,说下面是吴王阖闾女儿的墓。

吴王阖闾有一个女儿叫胜玉,死后就葬在这里的水中,因为是未出嫁的处女,所以人称姑亭。也有传说是西施之墓,“越浮西施于水”,即越国战胜吴国之后,把西施沉于水,被人民殓葬于此。

据当地人说,这里条石纵横,分明是人类建造的什么建筑,其特异处,就是大水不能没过上面的树,而树也长不大,几乎一直是那个样子。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周双休

一周双休,自1995年5月1日起,在我国已经实行有20多年了。

说起来,周作人很早就有一周双休的提议。

1923年10月10日,周作人在《晨报副刊》以荆生的笔名刊出《“终止星期放假”》一文,针对浙江四中由经子渊任校长后废止周日休息,浙江省教育会代表李杰在全国教育会联合会提出各学校废止星期日放假的议案,表示自己的反对意见。

经子渊即经亨颐,近代有名的教育家,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任浙江省教育会会长,同时兼任浙江四中校长,他讲过学校不是“贩卖知识之商店”这样著名的话,还曾以倡导新文化运动,大胆改革教育著称一时。不过,废止周日休息,也正是他提出的一项教育改革的措施,且得到同僚李杰的呼应。

当年,他们认为周日休息是虚耗时光,玩时愒日,这样会“举六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虎丘的金孝女墓

1934年春,虎丘添了两座新坟,一座是有名一时的张孝子墓;一座名气稍逊,却也与孝有关,名曰金孝女墓。

金孝女何许人也?

说起金孝女,不得不先说其父金德洋。金德洋(1895-1979)江苏盐城人,南京中央军校中校交通教官,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十七军第四十三师师长,后任国民政府国防部监察局中将副局长。

金孝女就是金德洋的长女金成牟。

1927年北伐成功,金德洋以国民革命军宪兵第一团团长的身份驻守苏州,金家留在了苏州。金成牟就成长在这样的家庭。

当年,金德洋和地方关系融洽,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鱼水情,然而,作为军人,是不可能一直呆在一个地方的。1932年6月,“鱼”离开了。作为陈诚的十八军的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失的虎丘:塔影园

虎丘塔影园有二:文氏塔影园和蒋氏塔影园,这两个塔影园是时代不同的存在,前者存在于明末清初,后者出现于清中叶,确切地说,是乾隆年间。两个塔影园都处于虎丘东南隅,但地域上有参差,并不完全重合。

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虎丘环山河建成后,塔影园原址就处于虎丘景区之外了,割裂了它和虎丘的血肉联系,变成了山塘街上的古迹。

先讲文氏塔影园。

文氏塔影园是文征明的孙子文基圣(名肇祉,号鹰峰)所建。他是国子监博士文彭之子,虽然有个文林录事的官衔,其实只是一个画家、诗人。文氏一家此前一向没有出过大官(他们声称是文天祥的后代,这未免太遥远了),真正贵显要到他的下一辈文震孟(文元发之子)才耀眼而璀璨,不过文家在文征明生时已经是苏州有名的豪富之家了。

文基圣和文元发这一辈,仕途蹇涩,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鸡和鸡蛋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据说是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最早提出的,应该是来自欧洲的古老问题。

然而,近来看清初的笔记,发现王锡阐也思考和回答过这个问题。此事载在钮琇的笔记《觚剩》卷二“吴觚”:

 

去年此日

戴耘野名笠,我邑之同里人,高隐工诗,妙达禅理。康熙庚戌,寓烂溪周氏,王寅旭,潘次耕邀余同访,是岁之八月二十一日也。周留宿小饮,戴举一令,以几案食物为问。能辨对明晰者,免饮,否则罚。随手拈豆一颗,问予曰:“或云豆形似蚕,或云豆熟蚕时。二说孰是?”予曰:“豆熟于蚕时者不一。《酉阳杂俎》载:刀豆荚,形似剑,脊三棱,谓之挟剑豆。则此豆亦以似蚕得名耳。”戴然之,又指盘中鸡卵,问寅旭日:“先有鸡而后有卵乎?先有卵而后有鸡乎?”王以形化、气化之说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文二章

张爱玲笔下的白玉兰

                                                     黄恽

张爱玲的散文集《流言》,其195页写到花园里的一棵树:

花园里……唯一的树木是高大的白玉兰,开着极大的花,像污秽的白手帕,又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文厅”的故事

前一阵由于杨绛先生去世,她在苏州的故居“一文厅”,再次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所谓再次,是因为此前杨绛回忆他的父亲老圃先生时,提到过这个“一文厅”,使得很多苏州人知道了庙堂巷杨荫杭故居就是明代的“一文厅”。当年,杨绛在《回忆我的父亲》中这样说:

……我家急需房子,恰恰有一所破旧的大房子要出卖。那还是明朝房子,都快倒塌了。有一间很高大的厅也已经歪斜,当地人称为一文厅。据说魏忠贤当权的时候,有人奏称五城造反,苏州城是其中一个。有个徐大老爷把五城改为五人,张溥《五人墓碑记》上并没有五城改五人之说,也没见徐大老爷的名字。张謇题的安徐堂匾上有这位徐大老爷的官衔和姓名,可惜我忘了。一文厅是苏州人感激这位徐大老爷而为他建造的,一人一文钱,顷刻募足了款子,所以称为一文厅。我自从家里迁居苏州,就在当地的振华女中上学,寄宿在校,周末回家,见过那一大片住满了人的破房子。全宅住有二三十家,有平房,也有楼房。有的人家住得较宽敞,房子也较好。最糟的是一文厅,又漏雨,又黑暗,全厅分隔成二排,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5页/17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