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1
  • 总访问量:1185477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4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安堇年朴

2018-08-19

大美基

2018-08-19

bbmado3799..

2018-08-19

应话看灯牌

2018-08-19

按争斯

2018-08-18

jfsvwn1746..

2018-08-18

一抹夏忧依

2018-08-18

京料敢仅队

2018-08-18

显程其

2018-08-1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说“闷骚”

闷骚这个词,指的是外表冷静,内心狂热的人。它是个外来词,来自于英语“Man show”的音译,最早见于中国港澳地区。这几年始为大众熟知和习用。

闷骚指的是人的一种类型,或者说是对某类人的一种归类总结,所以,中国自古就不缺乏闷骚的人。我们如果百度一下“闷骚”,就可以看到这个词条后面列举出的古今中外很多典型人物,都是该词条作者认为的闷骚人物,什么达芬奇、康德、芸娘、金岳霖、钱锺书等等,看毕只有掩口而笑,不免想,如果钱锺书先生看到,不知会说出什么刻薄而讥嘲的话来。可惜他的妙语已经无法说出,从此白云千载空悠悠,被后生小子搬嘴弄舌。

这两天读周邦彦的《片玉词》,看到一阕《醉桃源》,不禁破颜一笑。这才是闷骚的艺术形象,宋朝的闷骚女,在周美成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且把词录如下:

 

冬衣初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省三病故的消息》的周作人附记

日前翻阅孙伏园编辑的《晨报副刊》,在1924年7月5日有一篇署名耀英的《省三病故的消息》,此文前面有一个周作人写的附记。翻检了周氏的各种文集和后人辑佚的集外文等,均未收此文,觉得应该是周作人的轶文,再询问了正在进行知堂文辑佚的赵国忠、宋希於先生,可以肯定,这确是周作人的一篇轶文。

周作人的附记是这样写的:

 

省三病故的消息传出后,有他的几位朋友到我这里来探问情形,其实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也不过广州来电里“删晚四时病故”这一句话而已。今日接得广东高师的世界语共学社二十日来信,抄示社员耀英君寄其友的信稿,才知道大略情形,现在独断地把它发表出来,使省三的朋友都可以见到,想耀英君也当原许我罢。(这封信一共走了十二日,信面上还打着一个英汉合璧的戳记,文曰‘检察员验讫Censored  the Con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鼠正传》与《阿Q正传》

1923617日,《晨报副刊》刊发了一篇署名拾君的《阿鼠正传》。这是一篇很奇怪的文章。

该文讲了一个寻找的故事:说他收到一封私塾时代的窗友(同窗)H君写来的一封信,问他曾否读过一部叫《阿鼠正传》书?对此,他闻所未闻,想“在科学幼稚的中国,居然有这样到家的学者专门替‘阿鼠’来做‘正传’,我恐怕在地窟里久不见天日的阿鼠们知道,也要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的《“破脚骨”》

       周作人的《“破脚骨”》是篇蹊跷的文章。

说蹊跷,主要指出现的时机:1924年6月18日刊于孙伏园编辑的《晨报副刊》。当时,《晨报副刊》上正连载周作人的纪行散文《济南道中》(署名开明)。这篇散文自6月5日起刊载之一,9日又刊载之二,还未完,18日就忽然出现了《“破脚骨”》一文,然后,20日又续完了《济南道中》。

不是按部就班,却像报纸因为突发新闻而出了一次“号外”,基本可以判明必有缘故。

究竟是什么缘故呢?《鲁迅日记》在1924年6月11日有这么一段记载:“下午往八道湾宅取书及什器,比进西厢,启孟及其妻突出骂詈殴打,又以电话招重久及张凤举、徐耀辰来,其妻向之述我罪状,多秽语,凡捏造未圆处,则启孟救正之,然终取书、器而出。”

于是,一周以后,《晨报副刊》有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郑孝胥卖字

郑孝胥是民国有数的大书家,他的字取径于欧阳询及苏轼,参以北魏碑版,苍劲朴茂,很有自己的特点,在民国初年风靡一时。当时,很多人学习他的字体,譬如胡适的字就是学郑,唯涵泳不足,有其瘦劲,而乏其朴茂耳。

郑孝胥决定公开卖字,在1914年。这一年,郑孝胥已经55岁。5月9日,作为商务印书馆董事的郑孝胥,在张园主持了夏瑞芳(商务印书馆创始人之一,1914年1月10日被暗杀)追悼会。

次日,《郑孝胥日记》载:拟定卖字笔单。

所谓笔单,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润例。王中秀、茅子良、陈辉编《近现代金石书画家润例》一书,收入郑孝胥1916年的一份润例:宣纸屏幅,五尺以内每幅二元,五尺以外三元;宣纸对联,五尺以内每对四元,五尺以外六元……已经改称润例了。据陈存仁撰文说,郑孝胥的润例压在案桌的玻璃底下,旁边大书:亲友求书,概照润例。这是很光明磊落的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老的“臧仓”

   最近看到几篇关于常熟杨云史的文章,谈到他在江西都督陈光远那里任秘书长时,都会提到一个人:臧仓。譬如:

  陈光远手下有个小人臧仓,看到杨云史的挽联后,便向陈告状,说杨云史恃才傲物,将大帅比作三国时的无能之辈刘表,陈怒不可遏。(见《乱世才子杨云史》)

  却说陈光远另一幕僚,名唤臧仓,非常不满意杨圻(即杨云史)受宠,席间竟拿出杨之诗、联,指着“别有伤心”和“白骨如山”给陈光远看,说杨圻分明是故意偏袒张宗昌。(见《私家联话:民国军阀没文化“刘表刘璋分不清”》)

  读毕不免疑惑:这位臧仓老兄什么时候成了民国军阀陈光远的幕僚?

  臧仓,战国末年鲁国人,曾向鲁君进谗诋毁孟子,使其不接见孟子,《孟子·梁惠王下》记载了这么一件事:鲁平公将出。嬖人有臧仓者请曰:“他日君出,则必命有司所之。今乘舆已驾矣,有司未知所之。敢请。”……乐正子见孟子,曰:“克告于君,君为来见也。嬖人有臧仓者沮君,君是以不果来也。”因此之故,后人往往把进谗害贤的小人用臧仓来指代,成为小人的一个符号、文章中常用的一个典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章洪熙还是章鸿熙?

章衣萍,现代作家,安徽绩溪人,胡适的同乡小辈。

他的名字是洪熙还是鸿熙?

这似乎不是一个问题,因为鲁迅在文章中曾称他为章鸿熙(如鲁迅《反对“含泪”批评家的》:我看了很觉得不以为然的是胡梦华君对于汪静之君《蕙的风》的批评,尤其觉得非常不以为然的是胡君答复章鸿熙君的信。)在日记中则称他为章洪熙(《鲁迅日记》1924年11月:三日  晴。上午许钦文来。孙伏园来。午后昙。夜章洪熙来。)周作人日记也称他为章鸿熙(1923年11月16日:阴。上午小雨。寄子渊快信。下午章鸿熙党家斌江泽涵三君来访。译武者小说,至晚了。夜凉,池上来诊,迟睡。)

那么是不是真的可以洪、鸿混用呢?

否也,关于洪熙还是鸿熙,章衣萍自己站出来澄清,更确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童”吴斌忠

民国有过两个著名的“神童”,一个是山东历城的江神童江希张,一个是江苏苏州的吴神童吴斌忠。

江希张的事说的人多了,这里略过,单讲苏州吴斌忠。

     1908年6月14日,吴斌忠出现在《郑孝胥日记》里。郑孝胥在上海听说有这么一个神童,很好奇,就把神童和他父亲请到了家里,准备亲自验证一番。

先是叫吴斌忠写两副对联——

 

童五岁,其父抱之,铺纸于榻,立而作书,奋迅挥毫,颇有风骨,联句皆默记暗写。所书曰:长江变春酒,古屋倚秋桐。余(郑孝胥自称)又令书六言,曰:作江河回日月,畜道德能文章。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基博失踪记

国学大师、钱锺书的父亲钱基博先生,小时候被诱拐过。

这事发生在清光绪十六年(1891年),那一年,钱基博虚龄四岁。

《孙庵自订五十以前年表》记载很简略:

 

叔兄被匪诱拐,在西门外为人截获,送还。

 

钱基博、钱基厚是孪生兄弟,钱基博为兄,排行第三,故钱基厚称为叔兄。两人孪生于无锡连元街吴氏宅,这时,钱家已经有长兄钱基成、字子兰,年十五;次兄钱基恒、字仁卿,年十二;姊素琴,年七岁。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宗羲买澹生堂藏书

山阴澹生堂藏书久负盛名,黄宗羲曾特地去读过祁氏藏书。

黄宗羲《天一阁藏书记》说:“祁氏旷园之书,初庋家中,不甚发视。余每借观,惟德公知其首尾,按目录而取之,俄顷即得。乱后迁至化鹿寺,往往散见市肆。”

澹生堂藏书是明代书痴祁承?的癖书的结果,据说有十万卷之多。黄宗羲去看书时,找的是祁承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圣陶、俞平伯谈《十山笔谈》

       《十山笔谈》是周作人的遗作,1980年在《南洋商报》发表。据周颖南说,这篇原稿初在王益知手中,这年初,王把它寄给了新加坡的周,此文始得以公诸于世。这时,距周作人文章写作已有二十余年,离周作人去世也有十三年之久了。

在国内,俞平伯和叶圣陶是最早知道这篇文章的两个人。因为和周颖南交往,周颖南就第一时间把周作人的这篇文章寄给了俞平伯看。

六月十日,俞平伯读后给叶圣陶写信说:

 

颖南寄来《南洋商报》所载知堂遗著《十山笔谈》,文颇长,十一段,谈汉字、汉语,未知兄已见否?如拟看,当另邮寄。叔湘于此或亦有兴味。其论点固未尽然,却可参考。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克木的“保险朋友”卢希微

金克木笔下的故事源自真实又非常传奇动人,可以一读再读。

他的《保险朋友》(收入《书外长短》)写他在北京、南京、长沙、昆明一路结交的女朋友们。这是他人生中闪过的一连串难忘的影子,也成为读者心目中难忘的影子。影子的特点是影影绰绰,但又是那么难以忘怀,由作者几十年后写出来,依然那么生动和形象,宛如初见,拨动心弦,读者虽然看不真切旧日的衣香鬓影,如花笑靥,却也同样感动同样难忘。可惜文中没一个真名实姓,都是英文代号,对于喜欢索隐的读者,不免要费一番手脚和脑力。

这里专讲化名Z的那位,金克木最主要的保险朋友。

所谓保险朋友,金克木这么说:

 

有一个保险的女朋友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圣陶、俞平伯谈《后出师表》

叶圣陶、俞平伯晚年,在京城书信不断,你来我往,两人戏称为打乒乓。这些信件,后来由他们的后代结集成《暮年上娱:叶圣陶  俞平伯通信集》,于2002年1月在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在这批通信中,两位从苏州走出去的经历异常丰富的老者,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无论宇宙之大还是苍蝇之微,都谈得兴味盎然,涉及到了很多问题,值得后人研读思索。

这里拈出1978年初,两人谈诸葛亮《后出师表》一事略作谈助。

关于这篇文章,他们谈了两个问题。其一是文中的六个“未解”,当作何解;其二是这篇文章的真伪。

先说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俞平伯首先提出来的,当时,他正在家里看《资治通鉴》。

1978年1月8日,俞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幽默的演讲

 

鲁迅本不善于演讲,这是他自己坦白过的:“我曾经能讲书,却不善于讲演。”这话也许带点自谦吧,但基本是事实。笔者也做过教师,知道讲课与演讲不是一回事。鲁迅的语言也是个问题,鲁迅在《海上通信》还说过这样的话:“同舱的一个台湾人,他能说厦门话,我不懂;我说的蓝青官话,他不懂。”以鲁迅的蓝青官话去北方演讲的话,能懂的人更少了。

不过,有据可考的演讲,鲁迅一生中有过六十六次。毕竟成就大名之后,想一瞻风采的人不会少,演讲就难以避免。

这里只讲其中的一次。

1924年6月底,王品青代西北大学校长傅铜邀鲁迅在暑期到西安演讲。

这一年,陕西省教育厅和国立西北大学筹设了一个暑期学校,利用暑假期间,广邀学者名流前去演讲。当年风气如此,苏州也邀请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用“荆生”作笔名

林琴南写《荆生》小说,知堂却把荆生用作自己的笔名,为什么?与林琴南的那个荆生有什么关联?

《荆生》是林琴南的一篇文言短篇小说,发表于1919年2月17、18日《新申报》的《蠡叟丛谈》专栏中。这小说一发表就引起轩然大波,盖小说以影射的笔法,写陈独秀、胡适、钱玄同三人在陶然亭放言高论,诋毁前贤,被荆生听见了,痛打一顿,以泄林琴南的私愤。另有《妖梦》把蔡元培编派为元绪公,也即是缩头乌龟,此不赘。蔡元培写信谴责《新申报》副刊的编辑张厚载:

 

得书知林琴南君攻击本校教员之小说,均由兄转寄《新申报》。在兄与林君有师生之谊,宜爱护林君;兄为本校学生,宜爱护母校。林君作此等小说,意在毁坏本校名誉,兄徇林君之意而发布之,于兄爱护母校之心,安乎否乎?仆生平不喜作谩骂语轻薄语,以为受者无伤,而施者实为失德。林君詈仆,仆将哀矜之不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7页/17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