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2
  • 总访问量:1176994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4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11-14

TIANBL

2017-11-10

德修堂主

2017-10-11

天运楼

2017-10-04

申0

2017-09-27

遇见2088

2017-09-16

正在一丘壑

2017-09-03

ty_LST52

2017-08-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荔枝的故事

说起荔枝,人们总想起这么两句诗:唐代杜牧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宋代苏轼的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苏轼是自己据案大嚼,慰藉思乡之情;杜牧却是旁观:一骑飞驰,妃子嫣然,于是明白荔枝到了。大家读这句诗,是和杜牧分享一点宫闱内幕,无人知,换句话说,就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读者因为有了心理上的满足感。于是后世读者可以和杜牧相视而笑,仿佛看见了杨贵妃的笑靥和运送荔枝的快递,唐明皇的荒淫豪奢,一个贵为天子的男人,为了取悦自己的女人而不顾民力民生,等等等等。

《本草纲目·果三·荔枝》〔释名〕:“按白居易云:若离本枝,一日色变,三日味变。则离支之名,又或取此义也。”荔枝保鲜不易,自然地域上相距一远,就不易吃到。唐朝也就贵为天子之妃,才能尝鲜。即使到了宋朝,这种情况还没有变化,苏轼只有到了岭南,才能大吃特吃。

那么,到了清朝呢?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超琼禁毁《倭袍传》记

李超琼于光绪十二年八月到溧阳上任,这是他第一次任百里侯。牧民亲民之官,是他期待了很多年花了极大心血和代价得来的(科举和捐纳),心里自然既感概又高兴。在就任前,就多次向熟悉当地情况的前官员和士绅反复打听,还向神祇祈祷,甚至多次微服私访,满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心,他决心遏制溧阳地面“黄赌”的现状,到任后就对赌博痛惩不贷,接下来就是黄了,妓女卖淫是一种公开职业,并不犯禁,再有就是淫秽书籍了,《李超琼日记》记载了他在溧阳禁毁《倭袍传》的经过。

《倭袍传》,据一般介绍是这样:

《倭袍传》是弹词底本,作者不详,均刊行于清代,目前收录到三个版本,分别为:《绘图校正果报录》、《绣像全图荆襄快谈录》、《全图果报录》,均为一百回。主要讲“唐家倭袍”和“刁刘氏与王文的恋爱”两个故事。

李超琼上任四个月时,溧阳境内发现了《倭袍传》。黄昏时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李超琼日记》看苏省对候补官员的救济

自太平天国事起,清朝政府为了弥补中央和地方的财政不足,大开捐纳之门,战争又开了滥保之途,一场战斗结束,往往就因功保荐一大批,结果造成同光之际下层官员以及佐杂人员数量的急剧膨胀。当年,每个省份都存在一大堆候补官员,武官有所谓“总兵遍地走,游击不如狗”的说法,而候补文官也大批产生,这些人每日听鼓报到,却无事可干,更无一丝收入。家庭殷富的还好,再花点钱捐个遇缺即用,一旦遇到官员出缺,可以随即补上,而家庭贫困的候补官员,则唯有削尖了脑袋,在上司面前做出各种丑态,钻谋一个差事,以资补苴。这方面的情况,清末小说《官场现形记》曾有穷形极相的揭露。

清末光绪年间,四川合州人李超琼(1846-1909)也曾是这群人中的一员,他是拔贡出身,三次会试名落孙山,只得改走“大挑”知县一条路,幸好仪表还好,中气尚足,没有成为教谕,分拨江苏以试用知县候补(清制,挑选三科以上会试不中的举人,一等任知县,二等任教职。每六年举行一次,称为“大挑”——编者注)。此后,李超琼就一直在江苏做官,历任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俞曲园抽烟

国学大师俞樾本不会抽烟,知天命之年,却抽起了烟。

俞樾说烟是老母要他抽的。母亲一般总不让孩子抽烟,为什么俞樾的母亲却要自己的儿子抽烟呢?

光绪壬辰年春(1892),俞樾送孙子俞陛云上京赶考(会试),他们一起乘船到上海,分手之后,俞樾继续朝浙江德清进发,在老家上完祖坟后,来到杭州西湖之畔的俞楼和右台仙馆小住,顺便为诂经书院行朔望课和拜拜客。朔望课就是在每月的朔望(初一、十五),由他出题考士子,然后评卷子。

三月二十一日,俞樾到杭州城里拜客,去了刘景韩的护防衙门。刘景韩请他吃旱烟。于是,七十二岁的俞樾回忆起自己怎么会抽烟的事来,他说:此亦余生平小小一故实,不可不详志之。

庚午之年(按同治庚午,1870年),俞樾正五十岁。他到福建福宁去探望母亲。那一年,俞母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安涛留在吴中山水间的印迹

前几年游尧峰山龙洞,在洞中看到黄安涛的“鸿爪”爪在石壁上,至今清晰:

道光乙巳小春六日,嘉善黄安涛郡人顾沅羽士吴三逸秉烛来游,访住山僧惠周不值,书此以留鸿口。

顾沅是吴郡当年有名的书画家,这个嘉善黄安涛何许人也?

黄安涛(1777-1847),清代嘉、道间人。黄字凝舆,号霁青,医家黄凯均之子。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授编修,官至广东潮州知府,护理广东惠潮嘉道。

黄安涛道光乙巳(1845)年69岁时来游吴中,前后八天。这八天里,黄安涛和吴中顾沅(字湘舟)搭伴,游了吴中城西很多山水,特别是每到一地,就刻石题名,留下了众多摩崖,成为吴中山水人文景观的组成之一,几乎可以比肩民国时期云南腾冲李根源(不同的是李根源在吴中耕耘甚久,有十多年的时间,黄安涛只是惊鸿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陈白尘被枪击事件

1939年春,戏剧家陈白尘在重庆因为桃色纠纷被枪击事件,他的家属也并不讳言。陈白尘的女儿陈虹所著《我家的故事——陈白尘女儿的讲述》(2015年8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对于这件事这么“讲述”的:

 

这一年父亲单身一人住在重庆,无意之中又结识了一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女子喻某。喻的丈夫是国民党的政府官员,家中有儿有女,更有结发的“糟糠之妻”,而喻只是他“金屋藏娇”的一个“外室”。于是父亲又开始扮演“侠客”了——不过,这一次他更像是欧洲18世纪的骑士。

“你爱看书么?”

“你读过易卜生写的《娜拉》么?”

“勇敢地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超琼的乡试分校经历(下)

第三场策论,李超琼连看了两天,都是“空疏无条理,可恨亦可叹”“草率之甚,至不成文理”“不谓江南人文渊薮,竟空竦浅俚至此,为之三叹。”直到第三天,他才看到学字二十三号条对详核,笔意亦娴雅。九月初二又连得佳者。

这边李超琼看着三场卷,那边主考也没闲着,看着同考官呈荐上来的卷子,真对上眼发现真才了。初三早晨,李超琼看到自己的荐卷居然被正考官冯尔昌发刻了。所谓发刻,就等于现在的语文试卷出现的满分作文,兴奋得不行,马上发下去,刻出来,当作范文给大家作榜样的。这本身是同考官李超琼的好事,说明主考官和他英雄所见略同,李超琼该感到欣幸才是。孰料李超琼一看大吃一惊。此篇日记值得好好写写,姑全录日记首段如下:

晨起,闻正考冯将予房中荐卷第三艺发刻一篇,取视之,后二比乃用“侧闻圣天子”等语,悖谬已极,是以牛金星等例亚圣也。因忆此卷似取其首二艺圆畅而荐,不图冬烘头脑竟赏识及此。亟签出,俾其改易,而监试黄篑山太守为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超琼的乡试分校经历(中)

清光绪十一年乙酉乡试,就这么开始了。

初七,帘官每人得到一份监试发下来的《科场事宜》,这是每次乡试必须遵守的规定,傍晚又由监临发下饬知二札,是这次乡试特别提醒的各项要求。

八月初八,照例是士子入场的日子,由于内帘里面重门深锁,考官们并不能听到外面的情况,到了下午,才喧闹起来,李超琼知道,这是士子们在争抢号板。由于乡试三年一次,贡院的每间小小的号房的上下两块号板闲时都堆放在旁边的木厂里,考生分到号房后,必须自己去拿号板,于是一哄而上,喧闹异常,李超琼第十八房隔墙正好堆放着高与墙齐的号板,一时间嘈杂得厉害。

次日黎明,主考传九名帘官入衡鉴堂出题,内监试将们封闭,盖上关防。衡鉴堂里,主考写出题目,发给刻板的人,即刻即印,共印二万一千多张。

到这天子夜,乙酉科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超琼的乡试分校经历(上)

光绪十一年七月初五,在苏州候补的四川合州人李超琼从藩司处领到一个帘差,就是去南京当乙酉江苏乡试的分校。这资格的获得与他在苏州候补期间抚署、藩署月课屡膺特等给巡抚、布政使留下的好印象多少有点关系。

这天,李超琼从藩署出来,领到这个帘差,成了乡试的一名房官,他心里既高兴,又有些不安。“追维就试时,每一落第,辄归咎房官,今日自我为之,不免惕惕。”他是拔贡出身,曾身历过很多次铩羽而归的乡试和三次无功而返的会试,可谓甘苦自知,在过去,每次落第,虽然在众人面前不多说什么,但心底里总免不了要骂房官有眼无珠。今日鲤鱼翻身,自己竟也有这么一天,做了房官,自己该怎么做呢?李超琼在日记里写了一首诗,表明自己的态度:

三年前尚诟帘官,只道佳文获荐难;今日蓝毫亲在手,敢将试卷等闲看?

这里要稍作点解释。清代定例是乡、会试闱中用五色笔。考生用墨笔,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新桥上

已经很多年傍晚不出门了。

今天有事,约在六点,所以早早乘了公交去赴约,到达金门的时候,才五点十分。想想太早,急忙跳下车,准备慢慢走着去。

出了金门,就听到一阵悠扬的二胡,是熟悉的二泉映月。莫非是有人在街头乞讨?果然,乐曲从南新桥上传来,走近一看,一个六十开外的老者,背靠栏杆,盘腿坐在桥中央人行道上,兀自拉着二胡,面前摆着一个罐子,身边放着一个小包,里边半露一台喇叭一样的电器,上面有红色小灯在闪烁着。

老者忘我地拉着二胡,旁若无人,二泉映月的乐声在黄昏的暮霭的空气中颤动。我从老者的身旁走过,被乐音感动,效果太好了,技术未免太出色了。我有点怀疑,我总怀疑别人不该这样,简直是个毛病,我想。但是,如果拉得这么出色,还会在街头桥头乞讨么?我往往用这样的逻辑来分析。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中华周报》中的张爱玲消息

抗战时期,有两种《中华周报》。一种在上海出版,一种在北京出版。这两种《中华周报》都能在国家图书馆的民国期刊中看到,其中北京出版的《中华周报》设置过一个不定期的文化消息栏目,报道一些南北文人的活动信息,在上海渐渐走红的张爱玲的消息,也出现在这个栏目中,兹撮录有关张爱玲的消息,以觇北方文化界对张爱玲介绍之一斑,并从中略窥张爱玲当年在北方的影响。

张爱玲第一次出现于《中华周报》——

 

《中华周报》(1945年7月29日第2卷31期第四十五号)“文化消息”

沙漠书店近刊行沙漠文库,第一本为张爱玲之《红玫瑰》,内计收容张女士近作《红玫瑰与白玫瑰》《创世纪》等若干篇。该集更发挥作者作风之特色。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程千帆夫人“冼祖叶”

 

充和宗和谈艺录《一曲微茫》(广西师大出版社2016年6月第一版)第99页,收有一通1957年7月6日张充和致张宗和的信,其中有这样一句话:

不知你们见到程千帆同他的太太冼祖叶写的短篇论文没有?题目我忘了,大概是古典文学谈一些切切实实的小问题,倒不错。

读到此,读者往往会有一个小停顿,因为自己的知识储备和文章中讲到的不同。程千帆教授有过两个妻子,一个是女词人——苏州的沈祖棻;一个是后来的续弦陶芸。1957年,程千帆的妻子当是沈祖棻,再无他人了。

那么,这里怎么出来了一个冼祖叶?是两人合作写一篇文章,张充和误认作是夫妻了,还是这本书的输入者弄错了呢?

百度一下冼祖叶,竟一条也没有,到读秀网中搜一下,也还是一无所获。看来这个人是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鲁迅的教育部同事牛献周

说到牛献周,是因为读《鲁迅全集》,看到鲁迅致许寿裳的一封信。在这封信里,鲁迅讲到当时教育部发生的一件新闻。

鲁迅在写于1918年8月20日的信上这样说:

若夫新闻,则有エべ之健将牛献周佥事,在此娶妻。未几前妻闻风而至,乃诱后妻至奉天,售之妓馆。已而被诉,今当在囹圄,但尚未判决也。

原来,鲁迅的教育部同事牛献周佥事停妻再娶,被前妻吵闹后,又骗后妻到奉天(今沈阳),再把后妻卖到的妓院里。鲁迅把牛献周称为エべ之健将,エべ暗指鲁迅的顶头上司教育部社会教育司司长夏曾佑,所以这里说牛献周是夏曾佑的嫡系干将也。

关于这件事,鲁迅有个评论,骂得很凶:

作事如此,可谓极人间奇观,达兽道之极致,而居然出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昌济日记中的杨开慧和毛泽东

湖南杨昌济,他去世后成了毛泽东的老丈人。

这话说得有点奇怪,说起来却并没什么奥妙,就是杨昌济去世后,他的二女儿杨开慧嫁给了毛泽东,成了毛的第二位妻子,所以虽然去世了,杨昌济也成了毛的丈人。

介绍杨昌济,似乎不该这么简单,那就写一个粗略的履历:

杨昌济(1871.4.21——1920.1.17),又名怀中,字华生,湖南长沙人,学者教授。1871年4月21日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清泰都隐储山下的板仓冲,先后留学日本弘文学院、英国阿伯丁大学,主攻教育学、哲学、伦理学。

1913年后回国任教于湖南省第一师范等校,毛泽东成为他的学生。1918年后任北京大学教授。1920年1月17日,杨昌济病逝于北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文一则:“蝙蝠”的诡谲

“蝙蝠”的诡谲

                                黄恽

    《伊索寓言》中有一则说,蝙蝠既被兽类不容,又被鸟类所笑,两面都对它排斥,蝙蝠很羞愧,从此只能在夜里飞出来觅食。

有时候,人也会遇到这样的尴尬,结果却完全不同。

满清入关,初依元制:满人剃发,汉人冠服如旧,朝廷上分列满汉两班。

山东孙之獬,贰臣也。他首先剃发结辫易衣冠,上朝时,他挤入满班,满班因为他是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5页/17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