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2
  • 总访问量:1176994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42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一心先生

2017-11-14

TIANBL

2017-11-10

德修堂主

2017-10-11

天运楼

2017-10-04

申0

2017-09-27

遇见2088

2017-09-16

正在一丘壑

2017-09-03

ty_LST52

2017-08-24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五卅路的金城公寓

五卅路的金城公寓,现在属于国有,驻有很多民主党派机构和地方志办公室。然而在其落成之初,却是金城银行的房地产项目。

在大公园北,有一大片地方,在清末民初,原是第一感化院的所在。所谓感化院,相当于我们熟悉的劳教或收容所,犯了轻微罪的人不判有期徒刑,就移送感化院劳动感化。到民国三十年代,这个第一感化院在苏州已经名存实亡,只有存留几幢破旧房屋了。

1934年,正是世界性金融危险渐趋缓解的岁月,金城银行苏州分行行长王季勉鉴于市场低迷,金融投机前景不够明朗,信用贷款又有极大风险,为了盘活银行资金,决定投向房地产市场。

金城银行苏州分行设在观前街乔司空巷转角,后来成了中国银行。王季勉每天走过五卅路,发现同德里、同益里对过的一大片地方,可以尽先开发,就出资买了下来。为了与马路对过石库门里弄房屋有所不同,他决定开发别墅。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卅路界石碑小掌故

在单位上班,中午习惯了散步。有一个时期,经常要到大公园去。

大公园西是有名的五卅路。

五卅路南北走向,在五卅路和民治路的转角,大公园的西南角上,树着一小块原先很不起眼的黄石石碑,由于背靠着一块立于1985年5月有基座的 “五卅路纪念碑”,这块小的碑石倒也不容易被人忽略。

这块小石碑就三行字,中间是大写的“五卅路”,上首写着“苏州各界联合会筑”,下首写着“中华民国十五年五月立”。

这么一块石碑,却含有一点小小的掌故,且还与一个人有关,他叫姚啸秋。

姚啸秋是苏州的文人,很早就到上海报界打拼过,包天笑还把他写入自己的小说。1926年5月,他在苏州,是《苏州明报》的编辑。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名人文章闹的几个著名笑话

这里讲几个名人文章中闹的笑话。

首先可以举出来自章士钊:1923年,章士钊在上海《新闻报》上发表《评新文化运动》一文,批评“新文化”,其中举例说道:“二桃杀三士”翻译成白话就是“两个桃子杀了三个读书人”,把原本指三个武士的“三士”误解成了“三个读书人”。 这个笑话,被鲁迅一把抓住,写了《再来一次》,狠狠地羞辱了章士钊一顿。

林纾也闹过一个笑话,他写了一篇文章,刊在《小说世界》创刊号上,里面随手用了一个“出人意表之外”。钱玄同看见了,随即写了一篇文章《“出人意表之外”的事》发表在1923年1月10日《晨报副刊》上,加以嘲讽。这说法后来成了一个“今典”,经常被大家当作笑话说。有一次,钱玄同和梁启超在中央公园来今雨轩吃完中饭,走向水榭,发现水榭的大门关着,钱玄同就说:

“竟挥之于大门之外吗?”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推介几本手边正读的书

 

1、《退职夫人自传》潘柳黛著 上海书店影印 1989年12月版

潘柳黛是汪伪时期崛起的一位女记者。不幸的是,处在张爱玲、苏青的时代,不免逊色,但也能偶尔搅起一点波澜,吸引别人的眼球。如她把自己的同居男友说成是“热带蛇”,而自己就是一个弄蛇女,带有色情味的比喻,既使正人侧目,又使俗者生羡,是女性作家利用性别炒作的佳例。她的自传体小说《退职夫人自传》初版于1949年5月,结构上模仿苏青《续结婚十年》,比较忠实地写自己三十岁前的经历,要了解潘柳黛其人,不可不读。

 

2、《柳黛传奇》周文杰著 安徽文艺出版社 2011年1月版

这本书是潘柳黛目前唯一的传记,由潘生前的女性友人来写,可谓得人。可惜的是,作者对潘的了解没有从其生前开始,而是在去世之后,潘柳黛的生活,了解得很不够,因此写得单薄且错误很多,很多篇幅只是潘文和写潘的文的简单连缀,缺乏辨析能力。不过,这书也有一个好处,就是花费了很多心力,收集了不少1945年前后小报资料和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闭户读书序

       屈指算来,读书竟读了半个世纪。

最初是被父母、教师逼着读,读得不堪回首,痛苦万分,至今还会做考试来了,自己毫无准备的噩梦,醒来怔忡不安,才知道身不在考场,头搁在枕上。

后来,凭兴趣乱看,慢慢在读书中寻找到现实生活中没有的乐趣,每当生活受挫,就回到书卷中来,青灯黄卷,成为心灵的逋逃薮,舔舔隐秘的伤口,灵魂将息一番,再出而应世。扰攘的红尘,从此有了区隔,知道人生不必过于直面,可以旁观,可以暂抛,可以忘却,可以升华。再后来,生活真离不开书了。做了编辑,编别人的文,看自己的书,家里也开始聚书,有了所谓书房。一个人关在书房里,左顾右盼,没有一本教材,没有一种课本,没有一本自己不想看的书,每本书都有自己的指痕,每页书都留有自己的“眼球”,翻开来,有的亲密,因为印象很深,才读过不久;有的生疏,已经有十年未翻,忽然想再翻一下;有的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话说脑洞大开

现在网络上常说脑洞大开,这个词的来源众说纷纭,让人莫衷一是。这个词的意思呢?或许要分两方面来说。

首先说脑洞大,一般是形容一个人想象力丰富,有很多奇思妙想,甚至让别人跟不上,然而,一旦想明白了,就会使人很有启发,也就是让人脑洞大开。这是被动的说法。还有主动的说法,譬如:我近来忽然脑洞大开,想出了不少好的主意。这里的脑洞大开,相当于思维灵感,顿然而至。

有人说脑洞一词,由脑补一词衍生而来,不知何所见而云然,我觉得有点想当然,毫无证据可言。

其实,古代早就有脑中有屋的说法,不过,那时候说人脑洞大,是讲人老实木讷,头脑空白。《太平广记》卷一八0《李固言》说此人:“李固言生于凤翔庄墅,性质厚,未熟造谒。始应进士举,舍于亲表柳氏京第。诸柳昆仲,率多谑戏。以固言不闲人事,俾信趋揖之仪。候其磬折,密于头巾上贴文字云:此处有屋僦赁。固言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闷骚”

闷骚这个词,指的是外表冷静,内心狂热的人。它是个外来词,来自于英语“Man show”的音译,最早见于中国港澳地区。这几年始为大众熟知和习用。

闷骚指的是人的一种类型,或者说是对某类人的一种归类总结,所以,中国自古就不缺乏闷骚的人。我们如果百度一下“闷骚”,就可以看到这个词条后面列举出的古今中外很多典型人物,都是该词条作者认为的闷骚人物,什么达芬奇、康德、芸娘、金岳霖、钱锺书等等,看毕只有掩口而笑,不免想,如果钱锺书先生看到,不知会说出什么刻薄而讥嘲的话来。可惜他的妙语已经无法说出,从此白云千载空悠悠,被后生小子搬嘴弄舌。

这两天读周邦彦的《片玉词》,看到一阕《醉桃源》,不禁破颜一笑。这才是闷骚的艺术形象,宋朝的闷骚女,在周美成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且把词录如下:

 

冬衣初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省三病故的消息》的周作人附记

日前翻阅孙伏园编辑的《晨报副刊》,在1924年7月5日有一篇署名耀英的《省三病故的消息》,此文前面有一个周作人写的附记。翻检了周氏的各种文集和后人辑佚的集外文等,均未收此文,觉得应该是周作人的轶文,再询问了正在进行知堂文辑佚的赵国忠、宋希於先生,可以肯定,这确是周作人的一篇轶文。

周作人的附记是这样写的:

 

省三病故的消息传出后,有他的几位朋友到我这里来探问情形,其实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所知道的也不过广州来电里“删晚四时病故”这一句话而已。今日接得广东高师的世界语共学社二十日来信,抄示社员耀英君寄其友的信稿,才知道大略情形,现在独断地把它发表出来,使省三的朋友都可以见到,想耀英君也当原许我罢。(这封信一共走了十二日,信面上还打着一个英汉合璧的戳记,文曰‘检察员验讫Censored  the Con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鼠正传》与《阿Q正传》

1923617日,《晨报副刊》刊发了一篇署名拾君的《阿鼠正传》。这是一篇很奇怪的文章。

该文讲了一个寻找的故事:说他收到一封私塾时代的窗友(同窗)H君写来的一封信,问他曾否读过一部叫《阿鼠正传》书?对此,他闻所未闻,想“在科学幼稚的中国,居然有这样到家的学者专门替‘阿鼠’来做‘正传’,我恐怕在地窟里久不见天日的阿鼠们知道,也要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的《“破脚骨”》

       周作人的《“破脚骨”》是篇蹊跷的文章。

说蹊跷,主要指出现的时机:1924年6月18日刊于孙伏园编辑的《晨报副刊》。当时,《晨报副刊》上正连载周作人的纪行散文《济南道中》(署名开明)。这篇散文自6月5日起刊载之一,9日又刊载之二,还未完,18日就忽然出现了《“破脚骨”》一文,然后,20日又续完了《济南道中》。

不是按部就班,却像报纸因为突发新闻而出了一次“号外”,基本可以判明必有缘故。

究竟是什么缘故呢?《鲁迅日记》在1924年6月11日有这么一段记载:“下午往八道湾宅取书及什器,比进西厢,启孟及其妻突出骂詈殴打,又以电话招重久及张凤举、徐耀辰来,其妻向之述我罪状,多秽语,凡捏造未圆处,则启孟救正之,然终取书、器而出。”

于是,一周以后,《晨报副刊》有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郑孝胥卖字

郑孝胥是民国有数的大书家,他的字取径于欧阳询及苏轼,参以北魏碑版,苍劲朴茂,很有自己的特点,在民国初年风靡一时。当时,很多人学习他的字体,譬如胡适的字就是学郑,唯涵泳不足,有其瘦劲,而乏其朴茂耳。

郑孝胥决定公开卖字,在1914年。这一年,郑孝胥已经55岁。5月9日,作为商务印书馆董事的郑孝胥,在张园主持了夏瑞芳(商务印书馆创始人之一,1914年1月10日被暗杀)追悼会。

次日,《郑孝胥日记》载:拟定卖字笔单。

所谓笔单,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润例。王中秀、茅子良、陈辉编《近现代金石书画家润例》一书,收入郑孝胥1916年的一份润例:宣纸屏幅,五尺以内每幅二元,五尺以外三元;宣纸对联,五尺以内每对四元,五尺以外六元……已经改称润例了。据陈存仁撰文说,郑孝胥的润例压在案桌的玻璃底下,旁边大书:亲友求书,概照润例。这是很光明磊落的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老的“臧仓”

   最近看到几篇关于常熟杨云史的文章,谈到他在江西都督陈光远那里任秘书长时,都会提到一个人:臧仓。譬如:

  陈光远手下有个小人臧仓,看到杨云史的挽联后,便向陈告状,说杨云史恃才傲物,将大帅比作三国时的无能之辈刘表,陈怒不可遏。(见《乱世才子杨云史》)

  却说陈光远另一幕僚,名唤臧仓,非常不满意杨圻(即杨云史)受宠,席间竟拿出杨之诗、联,指着“别有伤心”和“白骨如山”给陈光远看,说杨圻分明是故意偏袒张宗昌。(见《私家联话:民国军阀没文化“刘表刘璋分不清”》)

  读毕不免疑惑:这位臧仓老兄什么时候成了民国军阀陈光远的幕僚?

  臧仓,战国末年鲁国人,曾向鲁君进谗诋毁孟子,使其不接见孟子,《孟子·梁惠王下》记载了这么一件事:鲁平公将出。嬖人有臧仓者请曰:“他日君出,则必命有司所之。今乘舆已驾矣,有司未知所之。敢请。”……乐正子见孟子,曰:“克告于君,君为来见也。嬖人有臧仓者沮君,君是以不果来也。”因此之故,后人往往把进谗害贤的小人用臧仓来指代,成为小人的一个符号、文章中常用的一个典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章洪熙还是章鸿熙?

章衣萍,现代作家,安徽绩溪人,胡适的同乡小辈。

他的名字是洪熙还是鸿熙?

这似乎不是一个问题,因为鲁迅在文章中曾称他为章鸿熙(如鲁迅《反对“含泪”批评家的》:我看了很觉得不以为然的是胡梦华君对于汪静之君《蕙的风》的批评,尤其觉得非常不以为然的是胡君答复章鸿熙君的信。)在日记中则称他为章洪熙(《鲁迅日记》1924年11月:三日  晴。上午许钦文来。孙伏园来。午后昙。夜章洪熙来。)周作人日记也称他为章鸿熙(1923年11月16日:阴。上午小雨。寄子渊快信。下午章鸿熙党家斌江泽涵三君来访。译武者小说,至晚了。夜凉,池上来诊,迟睡。)

那么是不是真的可以洪、鸿混用呢?

否也,关于洪熙还是鸿熙,章衣萍自己站出来澄清,更确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童”吴斌忠

民国有过两个著名的“神童”,一个是山东历城的江神童江希张,一个是江苏苏州的吴神童吴斌忠。

江希张的事说的人多了,这里略过,单讲苏州吴斌忠。

     1908年6月14日,吴斌忠出现在《郑孝胥日记》里。郑孝胥在上海听说有这么一个神童,很好奇,就把神童和他父亲请到了家里,准备亲自验证一番。

先是叫吴斌忠写两副对联——

 

童五岁,其父抱之,铺纸于榻,立而作书,奋迅挥毫,颇有风骨,联句皆默记暗写。所书曰:长江变春酒,古屋倚秋桐。余(郑孝胥自称)又令书六言,曰:作江河回日月,畜道德能文章。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基博失踪记

国学大师、钱锺书的父亲钱基博先生,小时候被诱拐过。

这事发生在清光绪十六年(1891年),那一年,钱基博虚龄四岁。

《孙庵自订五十以前年表》记载很简略:

 

叔兄被匪诱拐,在西门外为人截获,送还。

 

钱基博、钱基厚是孪生兄弟,钱基博为兄,排行第三,故钱基厚称为叔兄。两人孪生于无锡连元街吴氏宅,这时,钱家已经有长兄钱基成、字子兰,年十五;次兄钱基恒、字仁卿,年十二;姊素琴,年七岁。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5页/17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