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2
  • 总访问量:1174754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44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carls

2017-07-21

博来

2017-07-14

ty_paladin..

2017-07-09

光赞般若

2017-06-24

北京老石头

2017-06-17

江南有紫衣

2017-06-07

405364334

2017-05-21

清风雷电

2017-05-03

gymxcs

2017-04-28

乱弹1987

2017-04-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神童”吴斌忠

民国有过两个著名的“神童”,一个是山东历城的江神童江希张,一个是江苏苏州的吴神童吴斌忠。

江希张的事说的人多了,这里略过,单讲苏州吴斌忠。

     1908年6月14日,吴斌忠出现在《郑孝胥日记》里。郑孝胥在上海听说有这么一个神童,很好奇,就把神童和他父亲请到了家里,准备亲自验证一番。

先是叫吴斌忠写两副对联——

 

童五岁,其父抱之,铺纸于榻,立而作书,奋迅挥毫,颇有风骨,联句皆默记暗写。所书曰:长江变春酒,古屋倚秋桐。余(郑孝胥自称)又令书六言,曰:作江河回日月,畜道德能文章。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基博失踪记

国学大师、钱锺书的父亲钱基博先生,小时候被诱拐过。

这事发生在清光绪十六年(1891年),那一年,钱基博虚龄四岁。

《孙庵自订五十以前年表》记载很简略:

 

叔兄被匪诱拐,在西门外为人截获,送还。

 

钱基博、钱基厚是孪生兄弟,钱基博为兄,排行第三,故钱基厚称为叔兄。两人孪生于无锡连元街吴氏宅,这时,钱家已经有长兄钱基成、字子兰,年十五;次兄钱基恒、字仁卿,年十二;姊素琴,年七岁。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黄宗羲买澹生堂藏书

山阴澹生堂藏书久负盛名,黄宗羲曾特地去读过祁氏藏书。

黄宗羲《天一阁藏书记》说:“祁氏旷园之书,初庋家中,不甚发视。余每借观,惟德公知其首尾,按目录而取之,俄顷即得。乱后迁至化鹿寺,往往散见市肆。”

澹生堂藏书是明代书痴祁承?的癖书的结果,据说有十万卷之多。黄宗羲去看书时,找的是祁承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圣陶、俞平伯谈《十山笔谈》

       《十山笔谈》是周作人的遗作,1980年在《南洋商报》发表。据周颖南说,这篇原稿初在王益知手中,这年初,王把它寄给了新加坡的周,此文始得以公诸于世。这时,距周作人文章写作已有二十余年,离周作人去世也有十三年之久了。

在国内,俞平伯和叶圣陶是最早知道这篇文章的两个人。因为和周颖南交往,周颖南就第一时间把周作人的这篇文章寄给了俞平伯看。

六月十日,俞平伯读后给叶圣陶写信说:

 

颖南寄来《南洋商报》所载知堂遗著《十山笔谈》,文颇长,十一段,谈汉字、汉语,未知兄已见否?如拟看,当另邮寄。叔湘于此或亦有兴味。其论点固未尽然,却可参考。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克木的“保险朋友”卢希微

金克木笔下的故事源自真实又非常传奇动人,可以一读再读。

他的《保险朋友》(收入《书外长短》)写他在北京、南京、长沙、昆明一路结交的女朋友们。这是他人生中闪过的一连串难忘的影子,也成为读者心目中难忘的影子。影子的特点是影影绰绰,但又是那么难以忘怀,由作者几十年后写出来,依然那么生动和形象,宛如初见,拨动心弦,读者虽然看不真切旧日的衣香鬓影,如花笑靥,却也同样感动同样难忘。可惜文中没一个真名实姓,都是英文代号,对于喜欢索隐的读者,不免要费一番手脚和脑力。

这里专讲化名Z的那位,金克木最主要的保险朋友。

所谓保险朋友,金克木这么说:

 

有一个保险的女朋友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叶圣陶、俞平伯谈《后出师表》

叶圣陶、俞平伯晚年,在京城书信不断,你来我往,两人戏称为打乒乓。这些信件,后来由他们的后代结集成《暮年上娱:叶圣陶  俞平伯通信集》,于2002年1月在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在这批通信中,两位从苏州走出去的经历异常丰富的老者,对自己感兴趣的事,无论宇宙之大还是苍蝇之微,都谈得兴味盎然,涉及到了很多问题,值得后人研读思索。

这里拈出1978年初,两人谈诸葛亮《后出师表》一事略作谈助。

关于这篇文章,他们谈了两个问题。其一是文中的六个“未解”,当作何解;其二是这篇文章的真伪。

先说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俞平伯首先提出来的,当时,他正在家里看《资治通鉴》。

1978年1月8日,俞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幽默的演讲

 

鲁迅本不善于演讲,这是他自己坦白过的:“我曾经能讲书,却不善于讲演。”这话也许带点自谦吧,但基本是事实。笔者也做过教师,知道讲课与演讲不是一回事。鲁迅的语言也是个问题,鲁迅在《海上通信》还说过这样的话:“同舱的一个台湾人,他能说厦门话,我不懂;我说的蓝青官话,他不懂。”以鲁迅的蓝青官话去北方演讲的话,能懂的人更少了。

不过,有据可考的演讲,鲁迅一生中有过六十六次。毕竟成就大名之后,想一瞻风采的人不会少,演讲就难以避免。

这里只讲其中的一次。

1924年6月底,王品青代西北大学校长傅铜邀鲁迅在暑期到西安演讲。

这一年,陕西省教育厅和国立西北大学筹设了一个暑期学校,利用暑假期间,广邀学者名流前去演讲。当年风气如此,苏州也邀请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作人用“荆生”作笔名

林琴南写《荆生》小说,知堂却把荆生用作自己的笔名,为什么?与林琴南的那个荆生有什么关联?

《荆生》是林琴南的一篇文言短篇小说,发表于1919年2月17、18日《新申报》的《蠡叟丛谈》专栏中。这小说一发表就引起轩然大波,盖小说以影射的笔法,写陈独秀、胡适、钱玄同三人在陶然亭放言高论,诋毁前贤,被荆生听见了,痛打一顿,以泄林琴南的私愤。另有《妖梦》把蔡元培编派为元绪公,也即是缩头乌龟,此不赘。蔡元培写信谴责《新申报》副刊的编辑张厚载:

 

得书知林琴南君攻击本校教员之小说,均由兄转寄《新申报》。在兄与林君有师生之谊,宜爱护林君;兄为本校学生,宜爱护母校。林君作此等小说,意在毁坏本校名誉,兄徇林君之意而发布之,于兄爱护母校之心,安乎否乎?仆生平不喜作谩骂语轻薄语,以为受者无伤,而施者实为失德。林君詈仆,仆将哀矜之不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生笔下的教授

       钱锺书对几个教授的一字评:“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虽然经他的夫人杨绛撰文郑重否认过,却并没有动摇学界对钱锺书的判断:这话就是钱锺书说的,别人不敢说也说不出来,且钱锺书说此话在西南联大,杨绛当年却在上海,证伪力度不足。杨绛太卫护夫君了,把一个当代稀有的“魏晋人物”,生生弄成无趣的方巾之士,未免大煞风景。

     教授也是常人做,各有个性,但他们有着远比一般人的幸运和不幸,即他们有一批又一批允文允武握有话语权的学生,不但传承他们的学问,而且记载他们的言行,作出月旦评。

这些学生,很多还是日后的名人,他们对教授的评价,就会突破时间的局限,载入新的“世说”,成为后人了解当年的参考。

这里选择一点上世纪三十年代北平大学生刊物《大学新闻》周报上的文字,看看他们怎么品评自己的教授: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顾文彬的收藏密码

过云楼收藏雄长东南,与顾文彬和顾承父子对书画的热衷分不开,终顾文彬一生,他对书画的热情未尝少衰,“我近来各兴俱衰,惟于书画尚提得起兴致,若并此而无之,岂不更加索寞?”(家信第六十三号),诚哉此言!有此一念,过云楼才成就其皇皇大观。

顾文彬的书画收藏还与他年青时的一次经历有关,这是顾文彬的收藏密码,目前没人注意到这一点,有必要提出来一说。

这与一幅无名氏的《上林图》和元代余阙所书的《上林赋》有关。

《上林赋》是汉代司马相如的名作,与《子虚赋》齐名,描写的是皇家园囿上林苑及天子狩猎的场景,无名氏的《上林图》所绘当是这样的场面,而余阙所书就是司马相如的这篇近三千字的长赋。

事情要追溯到道光戊子(1828)年,顾文彬出身于一个中产的商人家庭,这年刚满十八岁。有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顾文彬与《花天跨蝶图》

《花天跨蝶图》是清代画家任薰(阜长)画的一个设色长卷,是他的传世名作。此画现藏苏州博物馆,纸本,137.3×27.4,加上前序后跋,各种题咏,足有四米长。

我们把这个手卷缓缓展开,可以看到画家描绘的是一个惝恍迷离的世界,绚烂而辉煌的云层里,一个古装的人物,很突兀地倒骑在一只硕大的金黄色蝴蝶的翅膀上,冉冉而升,仿佛陆地上八仙之一的张果老倒骑毛驴,优游自在。图的后面,一大群仙女,衣袂飘飘,手捧各种宝物和乐器,还有一些仙女则推着花车,拿着花篮,拉着花树,正纷纷撒下无数花朵,花朵间还有彩蝶蹁跹,这一切都是为了在仙乐中迎接那位古装人物的到来。

此画作于甲戌秋八月,即公元1874年秋。落款是:为艮菴先生补图萧山任薰阜长写。顾文彬号艮菴,很明显这是任薰特意为顾文彬画的。

花天又作华天,意即撒满鲜花的天界,跨蝶(此蝶非尘世所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顾文彬买貂褂

同治十年(1871年)秋,过云楼主人顾文彬要买一件貂皮袍褂。

顾文彬正在浙江任宁绍台道台(辖宁波、绍兴和台州三地,驻宁波),这年十月初九,他写信给在苏州的儿子顾承说:

 

我之貂套只有一件,已旧,拟再买一件佳者。在此间看过几件,价甚昂而物不佳。闻苏城皮铺此物尚多,如有毛厚色紫,润泽而无裂纹者(旧物做新便有裂纹),价约在二百元外三百元内,可买一件,以速为贵。拟先将此套送中丞,如不收,乃自用,较胜于送绸缎也。

 

顾文彬是个奇特的人,与他同时代的人很不相同,我想他应该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1871年,正是太平天国平定不久,清朝内忧外患正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常辉亲历的“叫魂”事件

孔飞力在《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第一章《中国窃贼传奇》一开始这么说:

 

1768年,中国悲剧性近代的前夜。

某种带有预示性质的惊颤蔓延于中国社会:一个幽灵——一种名为“叫魂”的妖术——在华夏大地上盘桓。据称,术士们通过作法于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衣物,便可使他发病,甚至死去,并偷取他的灵魂精气,使之为己服务。这样的歇斯底里,影响到了十二个大省份的社会生活,从农夫的茅舍到帝王的宫邸均受波及。

 

清乾隆时期的常辉,留下了一本《兰舫笔记》的手稿,1943年被苏州图书馆以非卖品印出,流传甚尠。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郑孝胥“援台”轶事

上海南汇人王维泰(字柳生)是松江育材学塾、南洋公学的创办人,也是清末民初上海开明书店的合伙人。他写过一本《汴梁卖书记》(收入2015年12月海豚出版社出版《金陵卖书记及其他》),分《记卖书》、《记游历》和《记交际》三卷,是清末出版史和书业史的重要史料,同时也记录了清末江苏、江西、河南沿线的风土人情、旅途情况以及读书人和官员风貌。其中《记交际》,回忆他所知的郑苏龛(原书如此,龛当作戡,即郑孝胥,一字太夷,号海藏,福州人)“援台”一事,很有意思:

 

犹忆甲午岁割台议成,官绅发忠愤,私谋援台,姚君子良自台脱归,往说南皮谋接济。时予亦在金陵,因姚识郑君苏龛。郑固福建名下士,见赏于南皮,此行受南皮密使。予与同坐驾,时轮船返申,舟中扺掌谈时局,郑激昂慷慨,为台谋善后至周且密,予窃恨相见之晚,抵沪泊制造局,满装军火,与送之上船,以成功相期许。及舟至下海浦,停轮购粮食,郑忽变计,只身登岸,予心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维扬老宿桂邦杰

    1903年,清朝的甲辰会试因庚子事变而改在开封举行,各地公车纷纷驰赴中州腹地的古都。上海育材学塾、开明书店(清末开明书店,与章锡琛创办的开明书店不是一回事)的创办人王维泰在他的《汴梁卖书记》卷三《记交际》中说到一位维扬老宿桂蔚丞:

   

    刘君申叔偕桂公蔚丞来,刘为去年金陵书友,洒落无尘俗气,读书目数行下,鉴别精当,思想甚富,不肯轻出诸口,其长处尤在能留心时杰,非孟尝信陵之竞鹜虚名者。桂公为维扬老宿,予曾过其寓斋,积书甚富,题签细密,偶检一卷,无不经加墨。然其论学,若师事刘君,殆博览而未能守约者欤?

   

刘君申叔就是大家熟知的刘师培,桂公蔚丞就是这里要说的桂邦杰。刘是仪征人,居住扬州,桂是扬州人,两人既是同乡又是举人,到开封正是去参加会试,这一年两人都铩羽而归。

在王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4页/17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