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90669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09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白学湘

2019-05-22

九点齐烟

2019-05-19

西姆去投票

2019-05-13

jike20067

2019-05-11

TIANBL

2019-05-10

阿莲1666

2019-04-25

钓鱼舟

2019-04-25

liuyuang12..

2019-04-24

李明诚

2019-04-16

库酉主人

2019-03-22

柠檬酸的梦

2019-03-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失车记

失车记

                           黄恽

平淡生活中也会有一些奇迹,说出来大家都不信:公共自行车也有人偷?一脸的惊讶,还张开了嘴,表示不可思议。

苏州的公共自行车发展很甚,共享车溃不成军,平常街上马路上见不到几辆。而公共自行车却蔓延泛滥,沿街到处都是。

笔者就是公共自行车的使用者,公共自行车刚登陆苏州,我就注册成了它的用户,很忠实的用户。公共自行车的好处多多,首先,再也用不着补车胎,修车,每天开车库门放车了。每天上班,走不远就有停车点,骑了就走,到了就停,非常方便。但也有缺点,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变形记》

中国《变形记》

                           黄恽

忽然想起了卡夫卡的小说《变形记》,它的开头这样写道:

 

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他仰卧着,那坚硬的像铁甲一般的背贴着床,他稍稍抬了抬头,便看见自己那穹顶似的棕色肚子分成了好多块弧形的硬片,被子几乎盖不住肚子尖,都快滑下来了。比起偌大的身躯来,他那许多只腿真是细得可怜,都在他眼前无可奈何地舞动着。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作与掩饰

做作与掩饰

                                  黄恽

说一件古人吃蟹的事。

明代的冯梦桢奉佛,敬事紫柏大师。

正是深秋,他和紫柏大师一起去赴宴。主人菜肴丰盛,特别是蟹,刚蒸熟的,喷喷香。

冯梦桢最喜欢吃蟹了,不假思索就伸手拿了蟹,掀盖剥蟹,忽然意识到紫柏大师在座,佛家不吃荤,弟子如何可以这么嗜蟹呢?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绳子的妙用

绳子的妙用

                                           黄恽

这几天看干宝的《搜神记》,看到卷一第一条就停了下来,引起了一点思索。这条是写神农氏的,全引如下:

神农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胡适骂吴宓

胡适骂吴宓

                        黄恽

胡适给人的印象是温良恭俭让的绅士,但他也有怒目金刚的时候。近读《胡适日记》,其1933年12月30日的日记,有这样一条:

“今天听说,《大公报》已把《文学副刊》停办了。此是吴宓所主持,办了三百一十二期。此是《学衡》一班人的余孽,其实不成个东西。甚至于登载吴宓自己的烂诗,叫人作恶心!”

余孽,指残余的坏人,典出《后汉书·段熲传》:“费耗若此,犹不诛尽,余孽复起,於兹作害。”他把吴宓的诗称为恶心的烂诗,说这班人是“余孽”,可以看出胡适对他们的怒意和对停刊的快意。

我们知道,郭沫若曾屡次对胡适破口大骂,胡适却总是诚恳地和解,不计前嫌,甚至还因为胡适的谦抑为怀,郭沫若感动到抱住他接吻(《胡适日记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话“天上不会掉馅饼”

 

                     闲话“天上不会掉馅饼”

                              黄恽

天上不会掉馅饼,如今常常见诸文字或诉诸口头,用来表示世间绝无不劳而获,坐享其成之事。不管南方北方,都成了一句人们相当熟悉的俗语。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鲁迅小说《起死》中的咒语

收在鲁迅《故事新编》中最后一篇的对话体小说《起死》,表面上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独幕剧,写于1935年12月,距鲁迅去世一年不到。这小说的本事,来自《庄子》之外篇《至乐》的一部分: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髐然有形,撽以马捶,因而问之,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钺之诛,而为此乎?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于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卧。

夜半,髑髅见梦曰:“子之谈者似辩士。视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庄子曰:“然。”髑髅曰:“死,无君于上,无臣于下;亦无四时之事,从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庄子不信,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载道的疏误

 

上世纪四十年代,文载道购得光绪辛卯科江南乡试卷,写了《关于曾孟朴》一文,发表在1944年2月10日出版的《杂志》二月号上。

在此之前,《古今》半月刊有过一个谈论《孽海花》的高潮,以纪果庵《孽海花人物漫谈》到《续孽海花人物志》始,共连载三期(三十三到三十五期)。同时还有瞿兑之为《续孽海花》作的序跋(三十三期),第三十七期,又有周黎庵《孽海花人物世家》,最后以冒鹤亭之《续孽海花人物琐谈》(第三十九期)作结。

文载道写《关于曾孟朴》,则专注重《孽海花》的作者,是一篇万字长文。这里只就曾孟朴的生日一谈,以见文载道的疏误。

文载道《关于曾孟朴》一文,对于曾的生日,有一个纠错,引录如下:

文载道引光绪辛卯科江南乡试卷: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屎溺的妙用

             屎溺的妙用

                         黄恽

在古代,人的屎溺除了肥田之外,还有多种妙用。譬如催吐、解毒:人食用河豚之后,中了河豚的毒素,一般来讲,古人的解毒方式就是灌粪水催吐。(可参见拙作《河豚的故事》)屎溺中含有氨水的成分,所以古人还发现可以用屎溺来对食物进行漂白和香料进行还原。

前两天翻看宋代笔记,周煇的《清波杂志》有这么一条:

……又见故老言:承平时,淮甸虾米,用席裹入京。色皆枯黑无味,以便溺浸一宿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抢诗记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唐代王之涣的《登鹳雀楼》诗,很多孩童也能朗朗上口地背诵。然而我要正名,为苏州人(吴郡)朱斌抢这首诗的署名权。

这首诗最初并不在王之涣名下,却是属于苏州人朱斌名下,出现在成书于唐代天宝三年(744)的《国秀集》,编撰者是芮挺章。同样是这么四句,就第四句有一字不同:层,作重,是朱斌的《登楼》诗。

明代钟惺选《唐诗归》,也归于朱斌名下,没有王之涣什么事。

宋代朱长文(吴郡人,墓地在灵岩山附近)所著《吴郡志》对于这首诗的作者,却提出了另一个名字:朱佐日。朱长文引用他所见的唐人笔记《翰林盛事》(今已失传)说:

分类:文史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峰和尚二三事

 

二十多年前,光福石嵝万峰台,是一片碎石场,一无可观,却使我知道了万峰和尚其人,一个元代末年的和尚,在这里留下了遗迹:万峰台。此前,我只知道电视里常出现的那个只会瞎咋呼的电台主持人万峰。知道了万峰和尚其人,就想连带知道一点其事,二十年来,所能告诉大家的,只有以下这么三件。

                       宿命

万峰和尚,温州乐清人,俗姓金,名时蔚。元末,拜名僧千岩为师,起号万峰。几年后,佛学小成,欲云游天下,拜辞师父,千岩把万峰叫到面前,嘱咐说:“汝逢汝名即住。”这是一句很明晰的话,却也是一句禅语,很难参透。碰到自己的名字就留下来,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引才怒沉五通神

王引才,名纳善,嘉定南翔人,前清廪生。历任南洋中学师范教员,上海教育会会长上海工程局议董、上海市议会议员、副议长等职。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后,钮永建任江苏省第一任民政厅长,经教育家王培孙举荐,1926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失的山塘:李率泰祠

山塘街在半塘之西,太平天国之后,一直比较荒芜,成了很多祠堂的聚集地。譬如吉公祠,周文襄公祠,还有李率泰祠,五人之墓(493495号,)蒋参议祠(过去的门牌是504号)等等,这里讲讲大家不知道的李率泰祠。

李率泰祠在周文襄公祠(祀明朝大臣周忱)东邻。

李率泰清军将领,是苏州的征服者,却被苏州人供奉了几百年。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代的牙医

之所以要写这个题目,乃是因为这两天在读韩东的散文集《夜行人》,其中有一篇《病牙》,说中国古代没有牙医。中国的作家或诗人的话,照例不能当真,因为他们忙得没时间查考,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查考,于是就自以为是,随便说说了。这种习性,每为学者所不屑,但学者与作家本身不是一类人,这类人懂得去查考一下,这种能力也不值得夸耀。

人生就是这样,不是文人相轻就是文人隔膜,没有一点办法的。各唱各调,各说各话而已。

其实,中国古代是有各种牙医的,且技术还不是一般的先进。譬如古代的种齿,即当今所谓种牙。

南宋楼鈅《攻愧集》在杂著门中,记载了一个姓陈的人:

“陈生术妙天下,凡齿之有疾者,易之以新,才一举手,使人终身保编贝之美。”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手相的女人

凌厉的寒风中,在玄妙观广场里走的我,耳边有个声音:

阿要看手相?

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原来是一个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的中年女人,靠过来,声音不高地在我耳边说,正拉开一点距离,看着我。

女人冻得红红的鼻子,脸上有岁月的沧桑,似乎又有人生不遇的寂寞。

原来是看手相的,声音过去了许久,我才猛然懂得了那女人的话。

我每每这么木讷,让很多事情都在事后闪现。记得《三国演义》里的曹操总是这样,与聪明人相比,慢了一拍。经常可以用恍然大悟、豁然开朗等词来形容。

人到中年了,还在做这个营生?

分类:小品 | 评论:1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0页/17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