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之在前忽焉在后(黄恽的博客)天涯名博

*本博客文均可转载发表,但必须预先征得同意。*联系邮箱:huangyun_7788@163.com*重拾失去的记忆小百姓活在世上,只有生不逢辰和生正逢辰两个朝代。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1188028
  • 开博时间:2006-09-21
  • 博客排名:第121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膜小二

2019-01-09

fadianji81..

2019-01-03

TIANBL

2018-12-29

思念秋天窍

2018-12-24

叶小琛挪

2018-10-25

深海悬崖

2018-10-23

流丽年华昧

2018-10-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消失的山塘:李率泰祠

山塘街在半塘之西,太平天国之后,一直比较荒芜,成了很多祠堂的聚集地。譬如吉公祠,周文襄公祠,还有李率泰祠,五人之墓(493495号,)蒋参议祠(过去的门牌是504号)等等,这里讲讲大家不知道的李率泰祠。

李率泰祠在周文襄公祠(祀明朝大臣周忱)东邻。

李率泰清军将领,是苏州的征服者,却被苏州人供奉了几百年。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代的牙医

之所以要写这个题目,乃是因为这两天在读韩东的散文集《夜行人》,其中有一篇《病牙》,说中国古代没有牙医。中国的作家或诗人的话,照例不能当真,因为他们忙得没时间查考,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查考,于是就自以为是,随便说说了。这种习性,每为学者所不屑,但学者与作家本身不是一类人,这类人懂得去查考一下,这种能力也不值得夸耀。

人生就是这样,不是文人相轻就是文人隔膜,没有一点办法的。各唱各调,各说各话而已。

其实,中国古代是有各种牙医的,且技术还不是一般的先进。譬如古代的种齿,即当今所谓种牙。

南宋楼鈅《攻愧集》在杂著门中,记载了一个姓陈的人:

“陈生术妙天下,凡齿之有疾者,易之以新,才一举手,使人终身保编贝之美。”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手相的女人

凌厉的寒风中,在玄妙观广场里走的我,耳边有个声音:

阿要看手相?

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原来是一个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的中年女人,靠过来,声音不高地在我耳边说,正拉开一点距离,看着我。

女人冻得红红的鼻子,脸上有岁月的沧桑,似乎又有人生不遇的寂寞。

原来是看手相的,声音过去了许久,我才猛然懂得了那女人的话。

我每每这么木讷,让很多事情都在事后闪现。记得《三国演义》里的曹操总是这样,与聪明人相比,慢了一拍。经常可以用恍然大悟、豁然开朗等词来形容。

人到中年了,还在做这个营生?

分类:小品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公园九曲桥曾叫“剑桥”

苏州大公园里有一个池塘,夏天长了满池荷花,煞是漂亮,秋冬时节,满池残荷,就养些小锦鲤,供市民垂钓,是个休闲的好地方。

池塘上有一座九曲桥。桥其实并没有九曲,不过三曲四曲而已,民间一般对公园或园林中的不一直线的桥梁,统称为九曲桥。早些年,九曲桥是一座钢骨水泥桥,现在的桥是改造之后的钢骨木条桥,这座桥,在1946年秋有过一个名字,叫“剑桥”。

剑桥的名称与当年的吴县县长逯剑华有关。

据冯英子的《大江南报》记载:

 

县长捐廉修九曲桥  命名剑桥以纪念

本邑公园路公园内九曲桥,自日前因年久失修,突告坍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1946年的太湖平台山岛

平台山岛位于太湖中心略偏西,离陆地25公里,离西山岛19.04公里,全岛面积约0.2平方公里岛上地势平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陶亢德赞张爱玲

曾写过一篇《陶亢德与张爱玲》(可参看),讲沦陷时期,陶亢德对张爱玲的文章不以为然的态度,然而,到五十年代初(50、51),陶亢德在《亦报》撰文,对张爱玲的观感却大有改变,不再是不以为然,而是大加赞赏起来,这其中的变化,颇耐人寻味。

先来看看陶亢德在《亦报》上涉及张爱玲的句段(以下引文均据祝淳翔编《陶亢德文存》):

 

   其一:(《红楼梦》)写得不合情理之极,曹雪芹不及张爱玲。(1950年7月19日,见《林黛玉》,署名雪窗)

   其二:张爱玲先生赞亦报好文章中,有句曰,“报纸是有时间性的,注定了只有一天的生命,所以它并不要求什么不朽之作”,换言之,报既只有一天的生命,登在报上的文章,难道能有两天的,报之不存,文将焉有?(1950年7月28日,见《学听京剧记》,署名某甲)

   其三:无线电里百戏杂陈,方言云集,听这听那,煞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间世》中的闲斋之谜

很多年来,陶亢德的心中一直有个困惑已久的未解之谜:谁是闲斋?

陶亢德(19081983),字哲庵,笔名徒然等,浙江绍兴人。著名编辑家,曾与林语堂创办《宇宙风》。陶亢德是民国时期著名的出版人、编辑,先后任《生活》周刊编辑、《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章衣萍小说《友情》索隐

章衣萍小说《友情》索隐

                                                      

章衣萍(1902-1947),现代作家,安徽绩溪人。他和胡适是同乡,在北京,他得到胡适大力提携,成为胡适弟子。通过好友李小峰,他与鲁迅、周作人也走得很近,多受亲炙,又成为《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卷

《苏州杂志》迈入了而立之年,我来到杂志社也整整十八年了。从下岗工人到杂志编辑,我就这么走过来,脸刻皱纹,鬓添星霜,一晃已经是五十朝外的“老伯”。

记得当年每到送审稿子的日子,打印好作者的稿子,同时也呈上自己的稿子,填好发稿单,等待陆文夫老师最后的审核。然后,心情略有紧张地等待陆老师审核的结果。

陆文夫老师的审核结果有四等,通常是用2B铅笔批在送审单上,随打印稿一同发下来:不发、发、好、很好(或写得好)。不发的原因多种多样,是写得不好,或者未必是不好,很可能只是不合适《苏州杂志》,如果是编辑自写的稿子,他还会三言两语要言不烦地写上不发的理由。后面三个却是等第,发,相当于合格;好,相当于良;很好或写得好相当于优。

分类:小品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谈“怪佛”陈乃圣

与蒋纬国读东吴大学同时,该校出了一个怪学生,风头直驾蒋二少爷蒋纬国之上,他就是绰号“怪佛”的陈乃圣。

陈乃圣原籍吴江,后迁居苏州。读东吴大学时,就租住在天赐庄附近。这人之所以有名,乃在于怪得不可思议,与他的大学生身份反差极大。譬如:他有两种名片,一种印着陈乃圣,职业是“苏州拉车夫”;一种陈乃圣,注明再版,别号“东吴怪佛”,“齐释平基”。东吴怪佛好理解,这个“齐释平基”却要下一番注解:释,释迦牟尼也,基,基督也,这个别号的意思是我和释迦牟尼和耶稣基督差不多,口气大不大?真大。狂不狂,真狂。这样的口气让人联想到孙悟空的“齐天大圣”,玉皇大帝听了很不舒服。陈乃圣当年,教会大学的东吴老师们也不舒服,拿他怎么办?自然是记过,并且等待抓到大的把柄,开除。

再说他的另一个别号:苏州拉车夫。这不是说说而已,是真的拉。据当年的报纸记载:

分类:文史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初四川的一次妖术恐慌

自美国孔飞力的《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一书诞生后,中国人普遍知道了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的那件妖术恐慌故事,其实在一百多年前的1653年,四川还发生过一件更离奇的妖术恐慌。

清顺治初年,四川腹地一片大乱,张献忠与李自成争霸失利,不得不转战进入蜀地,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在自暴自弃中,以敲剥为事,以杀人为乐。这样的政权自然毫无前途可言,终于自取灭亡。然而,四川民众受其荼毒,已经一蹶难振,川西、川北已经到了野无民,城无令,千里无烟的境地。顺治十年(1653),清代势力还未把控全川,川西、川北等地还在大小军阀、土匪、土司等的互相兼并争战中,但由于地广人稀,有些屡经争战蹂躏的土地开始陆续有人移民耕种,稍稍恢复脆弱的生气。

正在此时,却产生了妖术传言。

据沈荀蔚《蜀难叙略》载: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失的虎丘:绍隆禅师塔院

绍隆禅师塔,原在今虎丘万景山庄万松堂西,有绍隆禅师墓及石塔、石碑、亭各一。如今墓道尚依稀可见,原址上以一亭替代,挂虚云和尚题的:天下济宗祖庭匾额。为什么这个亭子是临济宗的祖庭呢?不明真相的话,给人莫名其妙之感。

绍隆禅师(1077-1136),北宋临济宗高僧,他于虎丘在佛教上的地位相当重要,属于开山祖师,临济宗虎丘派之祖也。

据记载:绍隆,安徽含山人,九岁学佛,入当地佛慧院,十五岁削发受戒,其后一路精进,赴湖南夹山侍圜悟克勤,嗣其法。建炎四年(1130),绍隆辗转来到苏州(当年称平江府)虎丘云岩禅寺,大力阐扬禅宗,终于在虎丘兴起并确立了禅宗虎丘派, 人称虎丘绍隆。绍兴六年五月初八,绍隆禅师在虎丘示寂升西,僧徒们为他在虎丘之东山庙西松径后安葬建塔,塔前立牌坊一座,题额为:临济正传第十二世隆禅师塔,宋左朝奉郎、司农少卿徐林撰写碑文。徐林碑文在元代初毁,到元至大二年,由集贤直学士赵孟頫重书碑文。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泰棻的疏失

说到读书,有的书看都不想看无话说起,有的书粗翻一过无话可说,只有好书不厌百回读,好书读多了自然会发现书中的一点疏失。于是,纠错往往是认真阅读的结果,就像把书籍题赠给朋友:某某先生指正,真能指正的都是认真读过的,毫无疑问。

这里要说的是谢泳先生的《靠不住的历史》(杂书过眼录二录)中的一篇《李泰棻的<中国最近世史>》,其最后一段是这样说的,全引如下:

另外李泰棻对周氏兄弟的翻译也非常注意,他说:“周作人《域外小说集》、胡适《短篇小说》等,皆以白话直译西文书,亦能自成一格,前此所未有者也。”把当下发生的事实,以肯定的语气写进历史,这不能不说是李泰棻的一个学术贡献。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顾忠宣嗣母生女趣事

松江顾忠宣,在他的《陈迹琐言》中有一篇《述嗣妣事》,讲他的嗣母生女趣事,爰为简述如下:

顾忠宣的二伯父显黻,字黼卿,娶妻张氏,早卒,无子;续娶孙氏,“太学生惺斋公女,邑庠生古香公姊,性平善。于人无所可否,独对于宣(顾忠宣自称)颇慈爱。姊妹行居四,在家延师读,颇久。惟不甚喜观书籍。来归后,与嗣考并尚恬淡,旨趣甚洽,生平鲜艰厄。”

嫁到顾家后,孙氏一直没有生育。到了四十二岁,忽然腹部膨脝,越来越高,自己不免惊怕起来,怀疑生了什么毛病。顾显黻去请来了医生,孙氏先告诉医生说:“我不是怀孕,一定是生了什么病了。我嫁到顾家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怀过孕,不会生养。”

顾家请来的医生正好是一个白花郎中,听了孙氏的话,想想也对,不往怀孕上想,诊了一番,说当是臌症。臌症即如今所说的腹水,当年并没什么特效药,就开了消导丸服用。开消导丸已经是一种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1940年昆明湖覆舟事

   俗话常说:阴沟里翻船,指的是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也会发生意外。

   前几年,有一段视频在网络疯传,北海公园里太液池上,风平浪静,游船容与湖中,颇有那首后来传唱很多的《让我们荡起双桨》歌词的风味:

 

“我们荡起双桨 小船儿推开波浪 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 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 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 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忽然一阵怪风袭来,湖面上的游船随即倾覆……

   人们或许会问:何以下一秒竟会有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是北京电视台播出的一段新闻,真实可靠。

   这段视频却使我联想起六十多年前,1940年春天发生的一件事。这年的4月7日,在颐和园的昆明湖上,也发生过一次覆舟惨剧,船上七人,三人死亡,获救四人中,有一位是画家蒋兆和。

  &nb

分类:文史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9页/17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