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古老幸福忧伤的……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39810
  • 开博时间:2006-09-17
  • 博客排名:第7023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十年

      如白驹过隙,时光匆匆把我推在了33岁的路口。

镜中的自己,体态有些臃肿,肚子挺起。再细看,双眼有些浑浊模糊,黯淡无光的脸上,丝丝皱纹清晰可见,就像一条条小溪,蜿蜒曲折在隆冬时节的大地上。

老了!我笑着嘲弄自己。

的确有些老了,90后已不是新鲜词,00后粉末登场,80后正负重前行,逶迤在奔四的路上。看着当年的学生一个个成家生子,看着村里的孩子逐渐长大,看着父辈渐渐老去……时间用无声的前行证明其改变一切的力量和残酷。

我们是如何慢慢变老的?每个人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不约而同惊叹于韶华易逝,光阴荏苒,很少有人能记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我亦如此,从2008年到2018年,十年间,究竟是怎么走过来的,再回首,已是千山万水间,雾霭重重。

2008年于我,是极不平凡的一年。结束16年的求学生涯,挥别大学生活,踏上成家立业的滚滚洪流。彼时心境,迷茫惆怅,既有对逝去青春的无限眷恋,更有对未来不可知的惶恐不安。就像一个离群迷路的孩子,张望四处,不知迈向何方。

这十年,在学校度过难忘的两年半时光。家乡的小县城给人以温暖舒适,一切都是熟悉的味道。虽然心有不甘,却也能乐于其中。恋爱、周末回家、郊游、和友人小聚,这一切都给人美妙的感觉,时至今日仍是一份美好回忆。那时学校工作繁忙,每个月放假的时候,总是骑摩托车回家,50公里的路一口气骑完,偶尔中途歇几分钟。每每回家,带着各种菜和食品,父亲和母亲很是高兴,陪伴父母的日子也算充裕。

生活的轨道不是一直向前。小城的安逸没有锁住我青春骚动的内心,深夜时分眺望远方,思虑未来,心底那份悸动于渴盼从未式微。2010年,意外考到外省地级市报社,是走是留,万分纠结。当时正带高三毕业班,在学期中途匆匆离开,对学生来说产生不利影响。我在学校边教学边思考,最终还是决定出去闯一闯。这个决定得到了许多人的不理解,支持的人甚少。记得2010年的寒假,父亲带着我爬高峰寨的火道,边走边说:“去了九江,以后回家就少了。”父亲的话很灵验,在那以后,我回家的次数真得变少了。

2010年冬天放完寒假,该出远门了。过小年那天,我独自一人登上南下的火车,车厢空无一人。打工的或求学的都回家过年了,我却反向而行。初到九江,人生地不熟,一切重新开始。虽说毕业两年多,社会经验寥寥无几。我跟一个叫宝哥的中年同事挤在一间单位宿舍里,那栋被同事戏称为“小三楼”的别墅破旧不堪,蛛网密布,厨房布满油污,仿佛是上世纪的房屋。宝哥人很随和,却不修边幅,更不事卫生,房间乱七八糟,弥漫着臭袜子和过期食品的霉烂味道。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宝哥上夜班,没晚两点多回到房间,必定打开电视,独自说一番话,然后开灯睡觉……

跟宝哥同住一年后,我再也忍受不住,搬到隔壁的一间小房。那是一间名副其实的“小房”,不足5平方米的面积,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占据了大半面积,几无立足之地。每逢雨天,屋顶还严重漏雨。在那间小房,我又坚持了一年多。期间,老婆带着孩子几次过来小住,或住“小房”,或借助同事房间。刚结婚后,老婆来看我,晚上躺在“小房”的床上,看着逼仄的房间,她默不作声,脸上悄悄滚下了两行泪。

时至2014年,住宿的情况才稍稍改观。我搬到一楼的一间大房间,虽然有些潮湿阴暗,却宽敞许多。只是每天夜里,我总是开着台灯睡觉,那空洞的黑夜,似乎藏着未知的东西,一丝恐惧感总是萦绕在心里。

难以想象,独自在他乡的四年,无尽的孤独就像小三楼外疯长的野草,杂乱丛生。我的世界从温暖舒适变得无比荒凉昏暗。想家,想父母,想她……每当夜半时分关掉电脑,从办公室走到小三楼,思念如同街道的路灯,绵延无尽。

每个周末,我必定回家。周五下午,放下手中工作,飞奔火车站,搭乘5点钟的火车回县城,那里有熟悉的一切,有亲切的一切,有深爱的一切。每个周一的凌晨四点钟,我准时起床,匆匆奔向火车站,坐5点钟的火车赶到九江上班。

四年的时间里,来来回回,我听着铁轨哐当声,目睹着斗转星移,看着南来北往的旅客。车窗外四季轮回,油菜花开了谢,谢了开,小麦黄了,水稻绿了……甚至那趟火车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无比熟悉,他们对我十分友好,我对他们亦是印象深刻,许多人都变成了朋友。

时间在无声无息的流淌。2011年结婚,2012年女儿降生,生活的琐碎足以打碎任何誓言和甜蜜,总是在不断争吵,不停冲突,让人心力交瘁,对生活失望透顶。有时会有重新来过的冲动,每当看见襁褓中的女儿,都于心不忍,低头向生活认输。

分类:在路上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吹叶落

这几天,一直下着雨,寒冷,潮湿。

很少抬头仰望天空,每天只顾低头赶路。

风起时,落叶纷飞,蓦然回首,又是一秋。

季节更迭,这是第32个秋天,还记得9年前的那个秋天吗?

走在通往天柱山的天柱路上,听着《寂寞的季节》,云低天阔,内心孤寂,比外面的世界更寒冷。

 

风吹落最后一片叶

多想要向过去告别

当季节不停更迭 

却还是少一点坚决

在这寂寞的季节

 

窗外是快枯黄的叶

感伤在心中有一些

我了解那些爱过的人

心是如何慢慢在凋谢

多想要向过去告别

当季节不停更迭

却永远少一点坚决

在这寂寞的季节

又走过风吹的冷冽

最后一盏灯熄灭

从回忆我慢慢穿越

在这寂寞的季节

还是寂寞的季节

分类:呓语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每一个特别的日子里回家

 

   农历6月30日,再过几天,就要立秋了。

   父亲和母亲的生日在小暑那天,已过20多天。

   这些年,每逢父母生日,都未曾提笔,只是在记事本上记下寥寥数语。回想读书时代,都会在父母生日当天,用文字填满两三页纸,在结尾处,情不自禁地感怀时光流逝,父母易老。再翻阅当年的日记,为当时的郑重而欣慰,也为当下的懒惰而惭愧。

   刘墉说过一句话,“如果我们不再爱父母,当然可以不再为他们的年老凋零而感叹;如果我们不再爱伴侣,当然不会为他们的背叛而发狂;如果我们不再爱生命,当然不会留恋今生;如果我们把今生过得生不如死,当然不会畏惧死亡。”

   是我不再爱父母了吗?心里的答案告诉我,当然不是,大概还是因为内心荒芜身体懒惰吧。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坐在电视前、电脑前看无聊的节目;可以睡到半晌午起床;也可以玩手机到半夜……就是不愿意为生命的旅程记下过往。我扪心自问,自己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平日都在为别人写纪实树典型,用各种词语、句子描写跟我无关的事件,经常通宵写作,却为何不能为自己、为家人研墨记录?

   如此一想,仿佛一瓢清水泼洒在干燥的土地上,心灵受到一次撞击。但需要改变是干涸的心境,不能靠一次自我反省来湿润自我。

   今天的夏天不比往年,雨太大,下得太长,家乡的县城受灾严重,平日里舒缓柔美的稻田变成一片汪洋。龙关外的桥被山洪冲毁,通往杨岭的省道也断了。父亲和母亲生日的前两天,瓢泼大雨仍在下。我跟姐姐打电话约定回家,姐姐因为生意忙,不得不改天回去。父亲得知我要冒雨回家,打电话过来,用了很严肃、很坚决的语气“命令”我不要回去。我倔强起来,连牛都拉不回,执意要回去。

   在父母生日的前一天,我开车回到县城。雨已经停了,心里暗自欣喜。第二天,天放晴,一早买好了菜,开车接老婆孩子,准备启程。老姐这个时候来电,也执拗地要带皮皮回家,于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开车,回到50公里外的乡下。

   父亲照例等候在路口,骑着摩托车跟在车后。经过几场暴雨的冲刷,本来崎岖的山路更加坎坷,车在土路上开到一半路程就被迫停下了。两个小家伙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车,手牵手冲在最前面,走了一公里山路回到家。

   路两边的风景一如往常熟悉亲切,远山含黛,松树苍翠,田野里一片翠绿,生机盎然。水稻、玉米、大豆、西红柿,在这个夏天吸足了水分,拼命生长。家门口的李子树、李子树同样绿叶浮动,不见果实,唯独青色的柿子躲在宽大的叶子后面,胆小羞涩。

   不同于以往的是,路变了。这条崎岖了20年的路,终于迎来了春天,财政拨款加村民集资,工程很快就开工了。脚下的路,被拓宽了两米,虽然还未摊铺水泥,但一样显得很宽阔结实。

   到家了。母亲依旧在厨房忙碌,湾湾走进厨房,大声喊“奶奶”,皮皮跟在后面也小声喊了一句。母亲虽爱孩子,但在感情的表达上不同于父亲,不够细腻温柔,幼小的孩子对母亲还有着一丝生疏感。

   中午的饭菜极为简单,一盘辣椒炒肉丝,据母亲说,这一点肉丝还是从冰箱底层掏出来的肉皮,外加几盘素菜。我拿起筷子,心头微微一紧,自然地想到父亲和母亲平日里的饮食状况,便问道:“平时不买菜吗?”父亲轻描淡写地回答说,大雨,上街麻烦,家里的菜不少了。

   父母习惯了节省,多烧一条鱼、多炒一盘荤菜都认为是奢侈。

   下午带皮皮去附近水塘钓鱼,早早地回家。洗菜、切菜、剥蒜,晚饭由我来掌勺。最近两年回家,我烧饭烧得多,平时都是烧给老婆孩子吃,回到家里,也要让父母尝尝我的手艺。

   母亲在灶下添柴,我在锅前炒菜。晚上烧了8个菜,味道尚可。我带了两瓶酒送给父亲,一瓶飞天茅台、一瓶法国进口干红。晚上开了一瓶干红,拿来一听饮料,一家人很是欢喜,围坐在一桌,举杯对饮。湾湾还端起杯子,祝福爷爷奶奶生日快乐。我看得出,父亲和母亲的脸上挂满了幸福的笑容。平日里“剑拔弩张”的老两口,也举起酒杯,互相乐呵呵地道一声辛苦了。

   记忆中,一年中有两个日子,父亲和母亲之间是最和谐开心的,一个是父亲和母亲的生日,另外一个则是过年。我时常想,是什么缘分让他们走到一起,几十年风雨与共,不离不弃,却又争吵了几十年,整天闹着谁离开谁,可是离开不到一两天,又忍受不住打电话给对方。如今老来,更显得彼此珍贵,不可替代。这或许应了那句老古话,人生难得老来伴吧,儿女在远方,互相依靠,温暖彼此。

   乡村的夜,异常清凉,如泉水一般,微风吹过,门口的松树、老杏树叶子沙沙作响。纺线婆不知在哪片叶子底下,震动翅羽,清脆的鸣奏忽远忽近,声声入耳,很是动听。

   母亲在厨房洗碗,我们搬来椅子、凳子,在门前坐着。听父亲说起往事。那些往事,我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年少不经事,总不耐烦,无故打断父母的诉说。如今听来,仿佛第一次听故事一样,用心地感受父亲母亲年轻时的故事。

   父亲年幼丧父,家庭极度贫寒,两岁送到姑姑家做养子,六年后,父亲的姑姑过世,八岁的父亲遂被接回家。之后,上学、放牛,17岁从军,22岁回乡当了半年大队保管员,之后被推荐到邻县师范学校读书,两年后回乡从教。讲台前拿起教鞭,一站就是30多年。

   母亲初来时,是因了父亲相貌英俊、才学不浅。当年的父亲心性不凡,欲成大业,无奈家底浅薄,只有两间茅草屋,斗笠做锅盖。母亲怀孕时,家中粮食不够,每当吃饭时,父亲总是把白米饭留给母亲,自己吃半碗南瓜红薯,借口吃饱出门去。就是这般家境,母亲死心塌地跟随父亲。也是因为这般家境和父亲不甘贫穷心性过高,以致母亲怨言颇多,在我们面前回忆往事一直带着抱怨和痛苦。

   父亲和母亲之间的感情,我不愿多去干涉,更愿意做一个倾听者。谁也不能去怪他们,那个物质极为匮乏的年代,个人才华埋没,梦想破灭,生活压抑,能认真生活,辛勤劳动,孝老爱子,相扶相携坚持着熬过来,抚养教育两个孩子,经营出一片美丽家园,已是最大的成功。

   当父亲和母亲渐行渐老、当我们长大成人有了家庭之后,才能去理解父母的不易与执着。

   所以,当父亲和母亲再次谈及往事,我总是很认真地倾听,探寻父辈彼时的心境,想象他们年轻时的模样,因为,那都是我们没有经历参与过的呀。

   晚风清凉,几只萤火虫在幽暗处忽明忽灭,有时分不清哪个是星星,哪个是萤火虫。小时候,

分类:在路上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结石 结石

    从没想到,身体里面的两颗小石头,竟然不老实,害得我在医院住两天。

    周末回潜山,是因为妻子的堂弟结婚。有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以往每周回家,习惯成自然,如今妻女来到身边,再频繁往返也不现实,回家成了一种奢侈。

    每次回潜山,自然免不了去孩子外婆家吃饭、逛街、在苏果楼下的德克士坐下来吃一份洋快餐,接着晚上一家人围坐一起,桌上摆的是鸡鸭鱼肉,打开一瓶酒,团聚的氛围浓厚甘甜。

    不过这次回家与往常不同的是,姐姐和皮皮在家。夫妻俩吵架,姐姐一气之下带着外甥回到娘家,说是娘家,其实也就是娘家在城里买的房子,平时只是父亲偶尔小住。却因为父母在哪,家也在那。

    周五晚上三点,万籁俱寂,窗外细雨滴答,家人熟睡的时候,我却蓦地醒来,右腹疼痛。我心里清楚,又是肾结石发作,前天晚上就已经开始疼痛,过半小时没事了。自以为这疼痛自然会消失,谁知愈演愈烈,疼得我蜷成一团

分类:随感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昏昏

  

这些日子过得并不舒心,不真实,昏昏然,总感觉像在梦里一样。

不知为何,十一期间,和父亲相处不是很和谐,言语中带着点不耐烦,甚至弥漫着一丝火药味,我看父亲有些不习惯,他看我也有些烦。就说一件事,我许久没有回家了,今年还是五一和暑假回去两次,十一长假来了,自然想回一趟家,摘柿子,爬山,看看家乡的秋色,睡一睡家里的木床。很简单并不过分的想法,却招来父亲和母亲的极力反对。想不通,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以致父亲一天在我面前第三次说不要回家时,我开始强忍着内心开始燃烧的火苗,若是他人,我估计会爆发。但我对面是父亲,我怎么能随意发火呢?

也就在不知不觉中,我说话有些不耐烦了,有些冲了。在父亲看来,这是忤逆的,令他极度气愤和伤心,于是产生了两人之间的不和谐。

每个人的一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到底还是坚持回了一趟家,一上路,我就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哪怕在源潭镇等两小时的车,并不着急。

回家做的事并不多,一个人在山坡摘柿子,帮母亲清理玉米,烧饭,看电视……越来越大,在家的时间却越来越少

分类:随感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从说起

  

忽然写点什么,却无从说起。打开天涯,才发觉许久没动笔,已是荒芜一片了。

今天是2014年7月21日。

1994年7月21日,懵懂无知,在杨岭过着天蓝草碧,云白风清的暑假,土得掉渣,却纯真烂漫。

2004年7月21日,满怀憧憬,在杨岭等待着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最轻松自在的暑假,无比惬意。

2014年7月21日,麻木迟钝,在浔城对着一台电脑寂寞,刚收拾完房间,洗完澡洗好衣服,用琐碎的事情打发无聊的时光……

能说什么呢?

快30岁了!

6月30日,父亲母亲生日。父亲62岁了,母亲61岁了。

再过半个月,是女儿湾湾的两岁生日

……

该说什么呢?能说什么呢?

想起周末,和父亲、姐姐、姐夫在从浔城回潜山的车上,路过太湖,乌云低压,凉意阵阵,狂风大作,树叶飞舞,天边电闪雷鸣,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大概活着也如同赶着脚下的路吧,其实眼前的风景很美,只是自己沉浸在梦境或忙着手中的事,无暇顾及,失去了生活原有的精彩。

人生如梦,惊醒方知,年华已老。

就如同车行太湖,我忘窗外,才发觉,出发得很久了,睡得太长,不知这一路怎么走过……

无从说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魇

农历六月十八。父亲母亲生日已经过去十多日,双亲已经步入老年人行列。心里却未有多少感慨,或许麻木了,或许生活的阴霾弥漫了内心世界。

上周送女儿回家,我的家,在女儿看来应该是老家。冷热交替致女儿着凉发烧,次日渐愈。从言语中,得知你对这个山里的家是抵触的。

往后数日安宁,欢声笑语也曾有。只是今晚,你诉说疲惫,责备双亲不带孩子。我不在家,不知真相,但以双亲之为人,应不至于此。辩解数语,冲冠发怒。遂删QQ,拒食,和衣而寝。电话中,只听见哭哭啼啼,怪责双亲。

呜呼,这是第几出了?记不清,记不清。

命该如此,命该如此!

分类:屋檐下 | 评论:1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逃离

  同往常一样,只是一个平常的秋日午后,我拎起行囊,踏上一趟火车,离家上班。
  不同的是,这次拖着沉重的疲惫,带着浓浓的牵挂。
  20天的假期已过去,这段日子里,孩子顺利出生了,伴随而来的本应是满怀喜悦与幸福,却让争吵不快与车祸的伤痛占据了全部,让人身心俱疲。
  车窗外,大片大片的稻田起伏着,暖暖的太阳染黄了水稻。闭上眼睛,油菜花、小麦、花儿、秧苗……从火车的窗外忽闪而过,春天和夏天的光景依稀在昨日。火车在单条铁轨上来来回回,时间却只有一个方向,一去不返。
  坐在车上想睡觉,却睡不着,干脆闭上眼睛,任随车轮滚动,时间流逝。
  当走出站台,再次看一眼这座城市,依旧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纷纷扰扰,夜幕下,一种纠结始终挥之不去。只是今夜,不去想那些恼人的问题,只想睡觉。
  回到单位,熟悉的办公室,办公桌、电脑、椅子、木地板干干净净,带给人些许安慰,坐下来,坐下来,我想坐下来。
  仿佛一只拧紧的发条,闲下来,疲惫感纷至沓来。我再也无力去思考、写字或者行走。
  今天亦然,走在路上,感觉飘
分类:风景 | 评论:0 | 浏览:3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你的夜晚

  写好了一篇“八股文”,停电……
  晚来大风,无雨,却也凉快。一个人窝在椅子里,办公室黑漆而安静。
  好久不见了,呵呵,忽然想跟你说。
  从何说起呢?我无从说起。
  想说的太多了,都统统憋在心里,不知不觉,有的慢慢腐化,不见踪影,有的却历久弥香,愈发珍贵。
  不说也罢,说了也是废话。
  时光你还是慢些吧,别带走太多的美好!我单纯、愚昧却虔诚、真心地请求。
分类:呓语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梦不觉夜漫长

  匆匆春又归去,夏至将至,光阴不紧不慢地往前赶着。
  弹指算来,在浔城的日子一年又半载,蓦然回首,只觉时间飞逝,空留叹息。
  一个人的日子里,总与寂寞伴随着,一日忽想起一句话来:有事跟着领导,无事对着电脑。日子过得无比苍白无力,色调灰暗。
  有过希望,随即破灭,也奋斗、也痴狂,无奈人生路途坎坷不平,自身平庸又懒惰。
  没去想太多,也没有动笔,无聊的日子里,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等着天黑,等着凌晨,等着周末,等着发工资……就这样机械地向前赶着,一天一天老去。
  恐怖!实在恐怖!
分类:在路上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博客,你终于回来了!

  丢失了半年,迷失了半年,天涯,博客,你终于回来了!
  别来无恙!
分类:风景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零碎的……

  关于父亲——父亲在上个周末出院了,肾囊肿,微创手术,之后疼痛。经过一周的调养,父亲的身体逐渐恢复。回想在病房里的两天两夜,感慨自己未能替父亲做些什么,中途还多次“开小差”,不比当年我生病时,父亲悉心地照顾我。幸好父亲身体已无大碍,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这个星期回家看看二老。
  说说母亲——其实挺心疼母亲的,父亲手术住院的一周内,母亲一个人在家。自从86年那次疯狂的龙卷风袭击村庄后,母亲总害怕险恶天气,怕天黑。这次,她独自一人度过了七个日夜,还操持着不少家务和田间地头的活。想着黄昏里仍在劳作的母亲,以及她苍老的容颜,心痛,心疼她。
  有关生活——无意间和她吵了一次,摔盆碎衣,狠话相向。待冷静下来,发现彼此还是相互依偎着的。只是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生活的烦恼溜进了两个人之间的某条缝隙。
  提提工作——听了一上午的座谈,回来后马不停蹄奔向“伟大”的八里湖,还有浔阳区。晚上一篇城建稿出世了。有多少人看呢?最后发现自己才是最忠实的读者,对着稿子看了多遍。努力工作,努力挣钱。
  回忆回去——今晚和一班卫班长回忆大学时代,共同骂娘,共同感慨。一是毕业时做班长,明显被辅导员利用,卖力不讨好,傻傻地做事;二是班上的同学太损,自己结婚时没几个人来,平时倒接到不少通知赴婚宴的电话,坑钱包啊!三是感慨生活不如意,同学中有人去团中央、省人大等政府部门,自己还生活在社会的中下层,叹社会不公、命运不平。其实还是自己没努力,没有抓住机会。好好干吧,趁着还在青春的尾巴上。四是达成共识,再也不回那个叫安师院的地方了,不再回忆。
  
  
  
  
  
分类:随感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伴君行




  听说,山中的枫叶红了,秋意正浓。
  枫叶在我生命中萌芽了26次,又烂漫了26次。这个火红的季节,注定在我生命承载了不一样的愿景。
  10月2日婚礼,8号领证,我结婚了。
  许多年前,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偶尔会想着如果有一天像大人那样结婚,该是多么一件让自己恐惧的事。无数次,我为自己刻意描绘了结婚后的场景,不再年少、不再纯真,两个人坐在一起,不言不语,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狭小,只剩下两个人的空间。
  那样的场景一直让我惊恐不已。
  直到昨夜,我还依稀延续了年少时的梦,那样真切。
  时间过得太快,快得让曾经的幻想倏地闪现到眼前。
  当所有的现实一股脑来到跟前,除了接受,除了配合,还会有当年的恐惧吗?会有人们所说的喜悦与兴奋吗?我似乎有点麻木,脑海中没有结婚意识,只是无意识地准备着,进行着,微笑着。
  无数个场景在脑海中翻滚,就像礁石边的巨浪,摔成零碎不堪的记忆。
  记忆多了,有时会忽视了眼下的生活。但记忆无法抗拒,尤其是在一个人的夜里。
  这一路,曲折悠长,这一路,艰辛无数。
  从没预料过与谁共度一生,永远觉得那是明天的事情。即使和她、她、她在一起的时候。
  或许正因如此,才有了酸涩的或微甜的青春记忆,才有了不厌其烦回想又回想的故事。
  15岁、18岁、19岁、22岁……
  那些在我生命中开过的花儿,纯洁的、纯真的、美丽的、忧伤的……曾经一次一次填满青春的空白,又悄然而去,给我快乐、忧伤,给我欢笑、泪水,给我生命最初的体验,给我对人生理智的思考,让我足够成熟,足够担起一份应有的责任,学会爱与被爱。
  应该说的是感谢,纵使心中有万分落寞与歉疚。
  


  当结婚来时,所有的故事一一谢幕,在婚礼的进行曲中纷纷涅槃。
  这一生,只选择与一人相守,不离不弃、互敬互爱、携手到老。
  如果说婚后是现世,我将尘封所有的前尘往事,珍惜今世的生活,与你一起,厮守今世。
  你愿意吗?你已经郑重的说过,我也许下了承诺。
  3年,这一路坎坷艰辛,有人反对,有人嘲讽,有人怀疑,但是,对彼此的爱与现任支撑着我们走到一起,走向婚礼的殿堂。
  三年前,我们很年轻。我意气风发,却失落于一所家乡的中学;你亦万分沮丧,投靠同一所中学,缘分就此启程,便开始了漫长的航行。三年中,我们走遍了山山水水,走遍了阡陌长堤;三年中,我们一起许下心愿,一起看书,一起奔波在求职的路上,天南海北,山高路远,无论是烈日当头还是漫天星辰,我们都一路相随,一路同行。
  没人会说我们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但我一直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对与错只是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彼此珍惜,彼此呵护,恩爱一生,便是上天赐予的福分;幸福要靠自己创造。
  这个十月,你成了我的新娘,我做了你的新郎。
  说内心平静是假的,说麻木也是不准确的,至少在众人注视下的的婚礼上,我们紧紧相拥,我能感受你的温度,想必你也能感觉到我的温柔。
  匆匆准备的婚礼,华丽上演,转背离去。婚礼结束,一切已成定局,我告诉自己,深潜到无边无际的日子中去吧。孝敬父母、用心生活、创造幸福。平平静静,简简单单。
  
  结婚已去10天,有时会有一种感觉,如同做了一个久长的梦,忽然醒了,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或许我还没反应过来,还没适应婚后的生活,晕头转向。
  路还很长,长到无法看到路尽头的风景。
  好好过日子吧!在这个飘雨的夜,我这样告诉着自己。

分类:在路上 | 评论:0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告别时刻

  12:11。
  时间迈入农历九月初六,我的婚期如约而至。
  告别时刻到了,我该告别的“自由时代”,告别单身生活,告别年少。
  喜忧参半吧,有人说结婚让人激动,我却没有感受到。
  这只是一份责任,对己、对人、对社会负责任。
  老爸老妈已安然熟睡,他们很累,为了我的婚事操劳太多。今晚还惹父亲生气了。
  不知道父亲和母亲的内心感受怎么样,应该了却了一桩大事。
  等着天亮吧!等着告别时刻。
  别了,吾爱的过去……
  我不再等待,不再幻想,我将深潜到日子中去。
  
分类:风景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倒数第二天

  准确地说,应该只剩一天了。
  有点困,但还是觉得有必要记下点什么。
  父亲和母亲下午赶到潜山,父亲比母亲先来,提着一袋子刚炒好的板栗,栗子是自己山上的,可以省点瓜子钱,可能是母亲的主意吧。
  虽说希望父母和母亲早点来城里,可以帮我准备,可是等父母过来后,还是不忍心让他们操劳太多。房间是姐姐打扫布置的,中午和晚上是我做饭的。
H从安庆回来了,下午陪她买衣服,父亲也欣然而去,在皖城二楼,从上衣口袋掏出数百元,让我给H买衣服。我不忍心接着几张带着体温的人民币,但父亲执意要买,如同完成一项使命,或许这是一个父亲的尊严所在吧。
  临阵事多,老婆家里忽然改口,提高了“见面礼”标准,这让父亲和母亲万分焦急,本来为我的婚事四处筹钱,正愁缺钱,这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无奈!这是父亲、母亲和我的共同感受,可能父母还觉得有点委屈。
  老古话说“抬头嫁女儿,低头娶媳妇。”,一点不假。
  还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心里一片茫然,还没意识到自己马上要面临什么,想要逃避些什么,却只有去面对。
分类:风景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9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