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詠濤(江濤)~布顏布語

布詠濤(筆名:江濤)的博客,文章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QQ:33455752通聯地址:香港新界沙田中央郵政信箱1792號email:powingto@hotmail.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25693
  • 开博时间:2006-09-14
  • 博客排名:第296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七日之城》「舊約」19:在麗江

<在麗江>

關鍵在於如何理解這條江,名字叫「玉泉河」 ,
它以「三江並流」奇觀著稱。
北依「象山」,「玉泉水」自「黑龍潭」湧出,
分道「西河」、「中河」、「東河」,
把古城的身體困於其中。
它流經草地、山坡,
穿過小城的民居、巷道,悠悠於河傍的楊柳依依,
在不眠之夜,攝下屋簷高掛的紅燈籠
和跳進水裏沐浴更衣的星星。
河上總有小橋,無處不是看和被看的風景。
她只是不說,從來都不說,
「汩汩」流水像催眠大師的咒語,
讓沉睡的人不由自主地說出夢境的美麗
或夢境裏的驚慌。「象山」諧音於「像山」,
仿若進入一座詞語的森林,心懷前世今生的眷戀,
失足在「玉泉」的深邃或清澈純淨,
迷迷糊糊,夢囈般,鏡像中的「別處人生」。
2008年8月
註:麗江古城位於中國雲南省西北部雲貴高原與青藏高原的連接部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8:在知音琴行

<在知音琴行>

越來越快,她的腳步幾乎停不下來。
每一步,都壓在了秒針上,
再多一秒,伯牙就等到鐘子期。

她不知道自己是誰,彈的時候,用手指
聽世界;聽的時候,用耳朵看世界。
流水流,高山高,第三度山水空間,時間

不在時間之外,春去,秋來。
有一座高山,大象無形。竹子花開,
一百年一次。風過,燦爛,沒有回程。

她經過一座荒墳,看到曠遠的天際
掛著一方血紅的古印。夕光中,記憶的
山谷,那個來歷不明的樵夫向她打聽天堂之門。

而一支幽澗的遊船,畫棟雕樑,
紗簾輕舞。一尾青魚,突然躍出,樵夫聽到了
天籟之音。魚,在水面逗留了七分之一秒。
2009年11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7:在聽濤閣

<在聽濤閣>
    
那是我的大海,遼遠、深奧、動盪,
遊弋着各種各樣的魚;
那畢竟有我的海市蜃樓,她標識着
內陸的荒蕪與乾渴——
周折的距離賦予了她詩的美麗。
在那兒,她種下帶刺的植物,
種下註定無法粗壯的樹木花草,
儲蓄水分,營造綠洲的異域風情。
我常常俯身,諦聽植物們根部的呼吸——
氣流強勁回環,那些被荒漠
的古老故事在呼吸中漸成章回——
如彎曲的小路通向無人沙灘,
路旁豎起告示小牌:私家重地,閒人免進!
我把我的房子,構建在真實虛構的海邊——
聽濤聲不絕於耳的竊竊私語,
詩句浪中翻飛,跌撞招搖,穿街過巷,
沉醉我一生隨波逐流的半夢半醒。
2008年3月
註:聽濤閣是當年位於廣東深圳小梅沙的一座小旅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6:在新造鎮渡口

<在新造鎮渡口>

就這樣吧。從這裏開始,相忘於江湖。
遺忘有多遠,江湖就有多大。

近日春水漸漲,河面漸寬,小道消息縱橫交錯,而你
是否已來過,或錯過?

有時,最好的消息是沒有消息,而小道更安全;

或者,從這裏開始,相望於江湖。
最好的消息猶如雪泥鴻爪,印跡極淺,但是
你若也能緊緊握住,多好啊。

千言萬語,你腳下的碼頭有多結實,
就會知道,駛入的渡輪縱橫過誰眼中的江湖。
2010年3月
註:新造鎮位於中國廣州市番禺區東北部,珠江主航道橫貫全鎮,與廣州大學城一河之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5:在藏經閣

<在藏經閣>

老是有人叫我相信新世界,斷不了的聆聽
總在耳畔千百遍叮嚀……

尺八,尺八,尺八,是誰家的孩子,
常來淘氣!舊時人,新相識!

你們不會相信,轉眼就來到小未來,夢中的新世界。

我的世界有無數座空城。城頭上擺空城計,
守城戍卒是無人,將軍老是樂於回首闌珊處,揮灑滿江紅。

他的幸福時光是陰差陽錯,花非花。

我翻弄著巴掌大的地圖,拓印可能的掌故。
像走在日與夜的夾縫,一個局外人,錯生在錯誤年代。

在一本舊書重逢,在你不是你我不是我的幻像裏,相敬如賓。
2010年3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4:迷失鶴州城

<迷失鶴州城>

每次迷路的時候,就會有一隻白鶴馱着我飛回這裏,
俯瞰滿目滄海桑田,白雲千載空悠悠。
我總是無法降落,就像故城太小,容不下
一架剛從太空回來的太空船。

歲月是一個瘋了的鬧鐘,犯了觀念性錯誤的時間、地點、人物。
與昔人有關的記憶,無盡變形,飄渺如浮雲,
投影大地,如貴婦,如流浪的俠女,有時竟也是叫花子。

為何老是我認出她而她認不出我?總在那些苦苦找她的人
都離開這世界之後,她就會回來,
對著滿城飄雪一樣的尋人啟事,沉默着向我傾訴?

為何他所有的願望星都要裝在玻璃瓶裏,飄過大海?
為何千紙鶴的飛翔,總被一條長長的線索串起?
在鶴州,那不知何年何月的傳奇人生,而今夕何夕?如果
我不說在唐朝或清朝,他會騎著墨馬嘀噠走回紙宮殿嗎?
2010年3月
註:鶴州,中國古代行政區劃名。明朝錢謙益《列朝詩集》有詩:
《鶴慶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3:愚溪,以及染溪

<愚溪,以及染溪>

總是未完成,遲到,找不到座位。
幽邃淺狹,蛟龍不屑,不能興雲雨,無以利世……

她註定填滿失意人的失意。
從來就沒有什麼完成。從橋下涓涓流過,絕跡於
橋上看風景人的聚焦。送走遺落的風景,
月華與桃花。

好了,都是我,她叫愚溪,也叫染溪。

死心眼的笨拙改變不了她的,染溪將完成命運的批註:
善鑒萬類,潄滌萬物,牢籠百態,而無所避之……

真的沒有必要告訴我,你來看風景的那年,我恰巧不在,
而你走了,我才剛剛回來。就好像我從你的留言
讀到「永州八景」,即知愚溪排在第七。

你說,這是為什麼?是你,還是我,誤了《斷章》?
2010年3月
註:柳宗元《愚溪詩序》:灌水之陽有溪焉,東流入于瀟水。或曰:冉氏嘗居也,故姓是溪為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謂之染溪。余以愚觸罪,謫瀟水上。愛是溪,入二三裏,得其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舊約」12:在莫愁湖

<在莫愁湖>
(題記:遠方啊遠方,你有著本地的抽象——張棗)

面對一杯水,清晨,她想起雪花和原野。

在他的背影後,那玻璃杯裏的水,就滿了。
她真的不知該說什麼。她惶惑於
四下無人。

這是殘局,他說。
她說:是我想得太多了,你不要介意。
他安慰她:這次範圍已縮小到最少的真實。

這是一場語言的圍剿戰,他贏了,她輸了。
反之亦然。他沒棋了,而她看風雲起。

早春二月,窗外白雪飄如鵝毛,陽光有點憂傷。
2010年3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20:田寮下村的花田和灰房子

<田寮下村的花田和灰房子>

冬日早晨,微風吹拂着原野。
且不說那堆在後院的乾柴了。
撐開屋子的小窗,芭蕉樹正伸展腰肢,
發黃的舊葉,如同凋零的往事,
掛在芭蕉葉巴掌似的鼓動中,自我更新。
後山的樹叢,傳來昨夜小獸遺留的氣息,
有野貓和田鼠的狡黠。薄薄霧嵐圍困在
山腳小樓房。來自邊境的消息,
被魚骨天線放大,畫面蓋過了
殘留記憶夢魘的噪音。我走出灰房子,
看見門外的菊花田像更新過的頁面,
內容黃白相間,花香在綠葉中穿行。
2011年3月
註:田寮下村,位於香港新界大埔林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9:在木棉下

<在木棉下>

我說二月是我的季節,殘酷而溫柔。
反復經歷霜、雨、陰、晴的探訪,
縫隙裏,金針似的洗禮,命運紮根。
我是野地上一株木棉,仰頭承受著運氣,
並把這一切友好地稱之為甘霖。
在樹林裏,做一棵爛樹,仿佛沒有什麼
可稱道的個性與脾氣。在開花之前。
2009年2月
註:
①因木棉樹在一年裏約只開花半個月,其餘的十一個半月,看上去就像是一棵沒有什麼特徵的樹。故有人戲稱,木棉有十一個半月都是一棵爛樹。
②香港種有木棉樹的地方頗多,亦有不少地方街道的名稱與此樹有關:荃灣木棉下村、沙頭角木棉頭、西貢木棉山村、西貢窩美紅棉路、元朗紅棉圍、新田加州花園紅棉徑、金鐘紅綿路、紅磡紅棉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8:在金花廟

<在金花廟>

無謂的紛爭,浪費了
多少年月。在暮鼓晨鐘之間,
獸,寧靜,立於門外。
香客供奉的神,擺上神台多年,卻不是
耳旁的安慰。
2009年1月
註:金花廟位於香港坪洲島。坪洲雖只是個小島,但廟宇眾多,並以女性神祗為主。供奉金花娘娘的金花廟,占地細小。每年農曆四月十七日,為其誕日。傳說金花娘娘是戰亂中一死而復生女子的化身,是姻緣和送子女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7:在將軍澳垃圾堆填區

<在將軍澳垃圾堆填區>

1.
我是一張廢紙。
被撕碎,被風吹到這裏,被丟棄路旁。
我已忘記自己原本的樣子,
只是紙上殘存的筆跡,時時提醒,
我的身上,曾有一封情書的紋身。
如今字句凋零,唯獨「愛」字未丟,像隨身的行李。
一陣風吹來,又踏上飄零路,
「愛」像基因,我落在哪里,「愛」就在哪里出生。
最後,我被運送到垃圾堆填區,
從此,我愛上了異味沖天的翻騰或沉落,
愛上了在漫長的黑暗中等待
愛的終極腐敗。

2.
置身大千世界的夾縫是一個必要的角度。
她與新聞紙一起,與圖畫紙沾邊,與包裝紙共謀……
與空塑膠瓶、啤酒罐
和被大掃除趕出門的過時傢俱,在一起。
千里行程,萬里追蹤,虛構地圖上密集的落腳點
如長腳蚊掠過晦暗時分幻影的池塘。
痛和癢的預感和觸感,透過一片廢紙的記錄
最終抵達了我內心沉實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6:在避風塘

<在避風塘>

1.
那些白色,藍色,原木色的。
船身已被海水日久浸泡侵蝕發黑。
在大風降溫季節,天色蒼灰,
像搖搖晃晃的文本,停泊在
綠幽幽,小徑分叉的花園。
白色木欄柵把風暴的緋聞關在門外。
岸上高樓林立。夜色來臨,
海面倒影着閃亮背景像一面傾倒的牆。
像一頁複印紙落下扯滿風的白帆,
真相,因錯綜而離奇光怪。連漁火
因潮水而劇烈晃動,已不足為外人道。
事到如今,避風塘的日子並不太平。

2.
你好,險峰。這樣的問候並無外在對應物。
或者是,我只對我的心說。
此時,夕光籠罩,不落的升起
定格了一生的榮耀:
夜,不以黑開場,不以黑落幕。
只在這樣的時刻,這樣的地點,這樣的月色,
我才能如此清晰的觸摸到自己的心路:
劈開船頭的浪花,另一波的洶湧
是暗湧。像一頭白鯨快速托運一隻紙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5:在海下灣

<在海下灣>

月色淡淡。她走出度假小屋,
像海邊的浪花,深一腳,淺一腳,走進夜朦朧。
海面上,鷗鳥遲遲不歸,迴旋
大海明滅不定的波光,高高,低低。

這一夜,仿佛不曾在計畫中。
她只是偶然路過,未及回頭,錯上的班車
已經開走。一頓海鮮盛宴
流落到夕陽下的小漁村,以及夜未央。

發黃街燈下,晚歸的漁人擦肩而過,
隆冬季節,隱抑漲潮的喧嘩。
海風吹拂紅樹林,她聽到,
低矮的灌木叢林裏,傳來魚蝦蟹不安的喘息。

低溫的夜晚,回憶是迷途的港口。
加快腳步,細細辨認來時的門牌,她觸摸到
騷動的記憶,鑰匙轉動在銹蝕的鎖孔。
暮色合攏,一座寧靜的漁村,被悄然打撈上岸。

巷道裏有風,小樓燈光橘黃,誘惑
螢螢蛾子,撲向玻璃窗,無視帶腥味的潮濕的阻擋。
她聽到浪花低語,遠遠地,一艘小船
拖動負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日之城》「新約」14:在坪洲島

<在坪洲島>
  
天黑了,我看見牠蹲在那裏。
冬天的風,從海上吹來,吹拂起牠軟軟的白毛。
我走過去,抱起牠,同牠一起
坐在門口的石坎上。
我想,牠可能受驚嚇了,不敢回家。
我很傷心,抱緊了牠,我們互相取暖。
迎著寒風,面向夜的大海。
在我眼裏,大海是黑濛濛、霧濛濛的一片,
在貓的眼裏,也許,還在想著魚。
2008年11月
註:坪洲島,是香港的一個小島嶼,地區行政上屬於離島區。面積為0.99平方公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4页/170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