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歌者天涯名博

平生不记荼蘼梦,独向江湖远处行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60137
  • 开博时间:2004-01-01
  • 博客排名:第106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机缘巧合,连看了两场赤壁

在两天之内。结果是出乎预料的:我喜欢这部赤壁。证据就是,即使是第二遍,我仍然能抱着欣赏的态度从头到尾把它看完。

当然这里头蝙蝠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预先通报了那些雷人的情节,我的注意力可能会被它们带过去。但当我能够容忍这些瑕疵的时候,我发现这部片子并非像先前所说是个烂片,至少,它老老实实地讲了一个挺好看的故事。

好吧我不是枪手。有一点,我对属于外在的部分具有较高容忍度。甚至前一阶段红楼的定妆照,我也能怀着“怪是怪了些,说不定还不错”的想法看下去。换句话说,我的雷点从来就不是外在造型这一类的东西。一部片子要想雷到我,只有当它的内核颠覆了我的价值观,才会成为我的“雷”。譬如先前的《英雄》,那个“天下”,两字一出,当场就恨不得把老谋子揪出来痛扁。而有关新红楼种种,也就叶锦添那个“古代的欲望都市”论让我寒了一下,因为造型不过是外表,对作品的理解则触及内核。

赤壁没有颠覆我的价值观,我甚至很喜欢吴宇森想要表达的东西。他的三国的确不是政治家的三国,幼稚、天真、热血,更像一个神话。这是一个极其单纯的,如同童年世界里善恶分明的阵营对垒。可以非常容易地分辨出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好人的话就竭力表现他们的好,爱民、有德、仁勇、智慧……相应的,坏人是阴鸷、险恶、残忍的,仿佛热血动画中的划分。

这也许和“南人”的秉性相关。港台也好,包括广东一带,对于政治话题的态度大致如此。看港片,尤其是涉及到历史的部分,常常惊讶于他们近乎白痴的单纯理解。“情义”两字永远凌驾于史实之上,少有勾心斗角的权谋,也难看到冷酷无情的斗争,习惯用善恶而不是成败去衡量政治人物,将政坛江湖化。这和北方截然不同。究其原因,可能与中国政治权力中心长期在北方的现实状况有关。北方普遍对政治较为敏感,关心程度也较高,而南方则轻松些,对权力中心更多出自想象,甚少敬畏之心。也因为如此,数千年历史积沉下来的重压对他们的影响也更小,没有大陆本土拍的历史剧那种令人局促到喘不过气的压抑感。

这就是《赤壁》和《英雄》、《黄金甲》的最大不同:后两部片子中,人只能是历史的牺牲,是权力的牺牲,甚至自身心甘情愿做这样的牺牲,人性被淹没在政治权力的漩涡之中,显得无比渺小。而《赤壁》里,“人”是第一位的,他们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奇迹的创造者。看《黄金甲》,会觉得压抑绝望,而看完《赤壁》出来,至少还能眉飞色舞地谈论一下里头的英雄人物。

于是看到平日憨厚到木讷的刘备,在生死关头斩钉截铁地说倘若不能保护百姓,抗争便全无意义;以及一身血污却神威凛凛的赵云,斜刺里一枪拦住双马,锋锐如出鞘之剑。周瑜肯在战场上为战友舍身挡箭,孙权则从软弱逐渐走向坚定成熟……这不是罗贯中的三国,不是历史上的三国,甚至不是我们想象中的三国,如蝙蝠所说,你几乎不能将它代入,但这样理想化、江湖化的三国仍然有其光彩在。

片中演员也有可圈可点之处,首先便是张丰毅饰演的曹操,殿上初见那一幕,眼神气势活画出奸雄本性。其次则是胡军,他的赵云突出了一个“勇”字,张震我本来不太看好,孙权也只能说中规中矩,梁朝伟演技仍在,人却确确实实老了,两颊掩饰不住的法令纹成为“老周郎”的遗憾。诸葛亮的选择大概要算最大一个败笔,金城武还是偏嫩,给人压不住台的印象,这个诸葛像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去的,动作表情都太过现代。他和梁,倘若互换角色,会比现在顺眼得多。

同样老去的还有赵薇。我自己是喜欢孙尚香这个角色的,对赵薇印象的转变源自《决战紫金之巅》,她扮演的公主是那部烂片中唯一亮点。激烈而脆弱,琉璃一样的女子,这类个性适合她。林志玲即使是花瓶,也是个称职的花瓶。猪头盼望的床戏确实没什么看点,倒是裹伤那段,动作表情都极其暧昧性感。

弹的部分先前已经贴过,不赘述。这一篇单纯是用来赞的。总之这部片子没有雷到我,而且是目前国产大片中唯一没有雷到我的。光凭这一点,已经谢天谢地了。

分类:百宝箱 | 评论:4 | 浏览:2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贝塔斯曼终于倒了

说“终于”,不够厚道,似乎有幸灾乐祸之嫌。但这家书友会能撑到现在才倒,确实令我诧异。——我本以为,它早该死翘翘了。

我算得上它在中国的早期会员。那时候网络远没有今天发达,更不要说网络书店。什么卓越当当,都还没见影,购书只有去书店。新书的资讯也很少,多半只能靠自己去翻找,因此贝塔斯曼的邮购营销一开始是很正确也很能吸引顾客的。首先它有印刷品介绍新书,让读者不必没头苍蝇似的到处踅摸,其次它的价格也比普通书店来得便宜,更不要说还有便捷的寄送业务,可以让人足不出户就逛一次书店。

因此是很高兴地成为了它的会员,正好又在爱看书、想看书的年纪,刚开始每个月都买回一摞。后来慢慢有点冷下来:首要问题就在于它所推荐的书往往不合胃口。它的荐书分为两类,一类是“有用”型,比如成功要诀、旅游指南;一类是“畅销”型,比如商场小说、跟风之作。这一些速成快餐类作品对于我来说实在没什么吸引力,勉强选个几本,回来翻两页就兴味索然,扔在一边。荐书的单一、类型化直接导致无书可买,于是接下来大概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到它那里买书。

结果之后就不断收到它寄来的信件,说是成为会员就必须每个季度买一本它的书,否则便要强行推销一本它指定的读物。当时有点恼火:我不就花钱买了你几本书么,怎么还要被你强卖?再说当年买的书早就超过一季度一本的数额了,只不过是一次性购买多本而已。转念一想,算了,浪费时间干啥,直接退会得了,不跟丫纠缠。打个电话过去,对方先是说有规定不能退,后来又说要办一个什么手续,具体情形也记不清了,总之就是很麻烦啊很麻烦,没办法啊没办法,且态度也不好,老是强调“我们有规定”如何如何。我k,有没有搞错,就算误入黑社会,也还准人三刀六洞金盆洗手呢,加入个书友会就成了有来没有回?弄到后来我发了火,才勉强同意。

本以为这事就算完了,没想到接下来的更加出乎意料。过了大概一个月,收到一本邮寄的读物,正是书友会寄来的,说是因本季度你没有指定购买,我们特意为你选了一本,请尽快付款云云。当时就怒了,把书退回去,置之不理。结果接连收到它的几封信,措辞越来越严厉,甚至说到如果不履行约定就要诉诸法律。再次拨打电话,责问对方为何退会之后还会发生这种事,对方先是说没有查到我的退会资料,后来又说退的时候已经过了期限,所以这本书一定要买,一个电话换了无数人接,折腾到后来,实在没耐性跟这帮人耗,直接挂了电话。

不过从此之后,它也没再骚扰我,而我,见了贝塔斯曼这四个字就绕道走。据说后来它取消了每季购书的制度,但那时已经有了网络,网络上获得新书的资讯更大量也更及时,网店的价格又比书友会便宜不少,更加不需要通过这个小得可怜的窗口去了解了。慢慢的,这个名字也就被我淡忘了。现在想来,倘若被它培养出那种读书趣味,才是最糟糕的事情。幸好。

贝塔斯曼之死似乎是必然,这种营销模式的缺陷实在太大。书友会不是不能做,但要有明确的读者分层,有敏锐的市场嗅觉,有能够吸引人的vip制度。比如豆瓣,尽管现在还没有好的盈利模式,但有些思路可作未来书友会市场的启发。至于贝塔斯曼,只是机械生硬地复制了自己想当然的规定。它不是败给了网络书店,而是败在自己的管理服务和经营思路上,这一仗输得一点也不冤枉。
分类:百宝箱 | 评论:36 | 浏览:267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之乐

  半夜三更,电视里突然冒出“开辟鸿蒙”的调子来,定睛一看,可不就是老红么。正放到寿开怡红院,湘云醉眠一场,于是看了下去。
  
  我不喜欢红楼梦,或者拿蝙蝠的话来说,我对红楼没有爱。小时候看,只觉得是一群男男女女哥哥妹妹,闷得要死,唯一能提神的也就剩了那些华丽到极致的器物描写。当然这纯属个人观感,“不喜欢”和“不好”是两个概念。甲之啥啥,乙之啥啥,这道理我先天就是懂得的。
  
   现在想起来,应该是看得太早的缘故,八九岁的孩子,懂什么情切切意绵绵花解语玉生香。于千万人中遇上一人,不早不迟——对于书来说也是如此。读书是缘分,在正确的时候看到正确的书,才会看对了眼,结下良缘,否则的话,即使再好的书,也如过眼云烟。红楼对于我来说,便属于此等状况。
  
  因此对于前段时间的红楼选秀、最近的新红剧照都抱着一种无所谓态度。重拍就重拍,造势就造势,商业炒作的手段而已,值得什么呢?左右不过是商人们赚钱的手段,本来就不是为“重现经典”而投资的,更没人是曹雪芹的隔世知己、转世灵童,凭什么要对他负责?把“文化”看得天大,“经典”供在牌位上,什么都动不得,这才是最无聊的事情。
  
  无论如何,老红楼里这段还是很动人的。一群无拘无束的青年男女,有最美好的年华,最美好的肉体,最美好的灵魂,聚在一个鲜花着锦般美丽的大观园内,这样的良辰美景实在太奢侈了,想一想都会觉得动容。雍容评红楼里“寿开怡红院”一章道:此后丧乱死亡相继,青春之乐消散如云烟。读至此,心中有冷热交融,不能自已。
  
  因有至乐,所以见至悲。所谓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这主题贯穿红楼梦之终始。盛而衰、生而死、荣而枯,非独红楼,也是人生恒久的悲剧,且顺势而来,无可逆转。是悲,却又不及悲、不能悲、不得悲。梁羽生在《广陵剑》中曾按照自己的想象描摹《广陵散》,说它分为上下两阕,上阕是良辰美景,极尽繁华热闹,用以反衬后半阙的萧瑟凄凉,立意与此类似。然而必有上阕,才能凸现反差,否则一路凄凄惨惨切切下来,非但无趣,也觉气闷。
  
  李少红的《大明宫词》看过,是好片子,但总觉得暮气深重,风格过于阴柔晦暗。这跟红楼还是不一样的。倘若说得玄虚一点,那就是气场不合。文有文气,曹之红楼,特别是前八十回,确实有一种青春之乐贯穿其中,甚至带着些许强悍的天真,哪怕充斥其中的悲剧暗示也不能将这种勃勃生机压下。唯其如此,结局才更令人唏嘘。李式红楼还未开拍,不知如何,看人物造型风格似乎又是阴郁一路,离“青春之乐”大约会更远吧。
  
  
分类:百宝箱 | 评论:0 | 浏览:1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数不法分子”与“不明真相的群众”

基本上,这是两个非常好用的词。可以在许多媒体报道中看到类似的话。一般而言,都是这样的:“少数不法分子”“趁机”“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而后“不明真相的群众”就会一哄而上,造成所谓群体性事件。 倘若留心,就会发现它的应用相当广泛。或许是司空见惯,便很少有人来考虑这些词汇的合法性、合理性。——当然这个“很少有人”是没什么数据支持的判断,但如果要这样深究,则前面的“少数”“不法”也缺乏数据支持。


这就是问题所在。首先,由谁来判定“不法”?空口无凭,即使是司法机关,现在也不能仅仅凭着一张嘴来断人过恶。常识告诉我们,对于尚未经法定程序定罪的,要说犯罪嫌疑人,而不是犯人。那么,在没有任何审判的情况下,张嘴就说“不法分子”,是否违宪?不法,不了哪一条法?分子,分的什么子?证据也好,解释也好,哪里有?要知道“分子”们到目前为也还是中国公民,只要有公民权,就应受宪法保护,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未经审判,就随意被喉舌定成“不法”。


其次,怎样来判定“少数”?对于十三亿人来说,百人、千人、万人都是少数,推而广之,南湖船上那十二不但可说是少数,更可以说“一小撮”了。但少数并不代表就是谬误,更不能因为其所谓“少数”便断言“不法”,进而剥夺他们要求公正、被法律保护的权利。何况网络发达的今日,有照片,有视频,有民意,有是非黑白,则少数之说到底真假,一看便知。


第三,什么叫做“不明真相”?真相为何,有关部门有无调查过?以事发的突然、结论下的匆促,哪里来调查真相的时间?既然如此,为何就能一口咬定群众们是“不明真相”?退一步说,确实记者兵贵神速,第一时间掌握了事情的真相,那为何不向“不明真相的群众”解说?所谓真金不怕火炼,既然是真相,没什么不可见人。


以上三点,纯属咬文嚼字,与事件本身无涉,只是单纯地惊讶,文ge至今已数十年,改革开放也有数十年,我们的词汇水平何以仍然贫瘠如斯。我自己也属于不明真相的群众,是以亟盼有大人老爷解惑,不胜感激。


取信于民者,可以取益于民;失信于民者,终将失爱于民。

分类:百宝箱 | 评论:101 | 浏览:12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沫

  网上大规模讨伐范跑跑的时候我其实没怎么看。书话那边,自从答应了版主差事又临阵脱逃之后,就不大好意思露面了。至于范,在此事之前没看过他的文字,或者也看过,没留下印象。据老杨说,这人以前是读沙的——读沙跟客栈从来不对味,一头是自鸣清高的酸腐书生,一头是粗鲁散漫的江湖野人,谁瞧谁都嫌弃。直到后来有人在博客留言里说了,才想起来去瞧一眼。看下来第一个感觉倒不是愤怒,也不是厌恶,只是觉得奇怪。按说北大中文系出来的,又当着老师,怎么也不该是这样的文字水平:逻辑混乱,拖沓罗嗦,前言不搭后语。后来想到此人刚从灾难中脱身,或许是把文采给吓没了?也就释然。
  
  但还是没打算说些什么。不对本能反应做道德评判,这是我的原则之一。单只是抢先逃跑这件事,确实没什么可说的,先跑不是错,即使后来纠结着的“没有喊一声”,也可以理解为吓呆了,吓傻了,吓忘了——怯懦而已,文人多如此,算不上十恶不赦。至于文章,更没有批驳的必要,前已述及,从文字到逻辑无一可取。囫囵吞枣的自由主义,一面为自己开脱一面大骂现行制度,老套路了。倘若自由主义当真就是各人顾自己,有什么权利要求他人施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成白话就是光棍做到底,别半路上瓤了。要自己有逃跑的自由,又来指责别人未能及时援救,双重标准却振振有词,是自私主义,非自由主义。漏洞百出的逻辑,文过饰非的笔法,色厉内荏的狡辩,扯得没个边。一句话,跑不是错,非要说我是为了自由为了民主为了普世价值为了拯救众生而跑,那就令人ORZ兼囧TZ了。
  
  不评判的第二个原因则是那时网络已经一片沸腾。不凑热闹,这个算不上原则,只是个人一点小小偏执。我反对网络暴力,尤其是涉人隐私的人肉搜索,以及延伸到现实中的人身攻击。何况单个事件、特定个人,实在谈不上有什么典型意义,不值得浪费口舌。老实说,那时对范多少有点同情,觉得就是个书呆子,读了点书,却没读进脑子,而是读到脚丫子里去了。算不上大奸大恶,顶多就是伪精英式的十三不靠,何足道哉?
  
  事实证明,以上想法还是太过善意。后来才知道,范在发帖之前已经联系了相熟的平媒记者,根本不是被动成为焦点,而是有心借机成名。这年头发国难财的不少,还头一次听说有成国难名的。这样看来,北大的教育毕竟有点用处,至少没教出蠢人来。
  
  范让我想起在网络上看到的一类人。在前些天的博客中,我曾提到过他们,即网络新精英,伴随网络而生,在小范围内拥有话语权,并竭力用这种话语权来引导他人。好木对此提出质疑,认为网络不可能造就精英,并且会模糊话语权威。前半段他是对的,精英在此只是一个借用概念,以自命精英或伪精英来形容,也许更确切;后半段则未必。人极易受他人影响或诱导,网络言论尤其如此,它具有哈哈镜一般的放大效应。有两件事是我最反感的,一曰“代表”,动辄说我代表谁谁谁,以代言人自居,是底气不足的表现。无人可以代表他人,也无人可以被人代表。二曰“引导”,有意识地以一些似是而非的观点引导别人,殊不知自己也正在谬误之路上越滑越远。前者是官僚余孽,后者则是精英自诩。要想既不被代表,也不被引导,实在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沉默的大多数即使在网络之上,也依然沉默。
  
  关于这一点,也许可以用一个著名的故事来说明。白纸点墨以示人,问道这是什么?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答:这是一个黑点。其实这是一张纸,黑点不过是纸上极小的一部分。突出的、与人相异的观点或行为往往更能吸引眼球,从而忽略了整体。譬如河流,第一眼看见的往往是水面浮沫,忘却了其下的静水深流。
  
  这就是标题的由来:此事也好,范本人也好,都只是浮沫。长河滚滚,连人生也不过是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小小浮沫,看起来惹眼,消散却也只需一眨眼。
分类:百宝箱 | 评论:0 | 浏览:16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南京

我可曾对你说起我生活的城市
我可曾告诉你那是我深心喜爱的地方


梧桐、银杏、枫叶、香樟
安静而骄傲,铺满每一条道路
在春天到来之际纷纷地绿
在秋风降临时候暗暗地黄
我可曾告诉你这是我最喜爱的风景
我可曾与你相携,行走在林荫道上


下雪的时候梅花也开了
一朵朵一片片一层层 浮动着暗香
萱草的别名是忘忧草
它们生长在城市的角落,却只遗忘忧伤
我可曾告诉你这是我最喜爱的花朵
我可曾采下其中一枝,簪在送别的襟上


有一座山 在任何一处高楼都能望见
并不高峻,却葱茏青翠 温润和光
有一条河 河上桨声灯影金粉绸缪
无声流淌,送桃花扇底 万千惆怅
我可曾告诉你这是我最喜爱的山水
我可曾为河边女子叹息 把她的名字题在墙上


风筝从故去王朝的断壁颓垣上放飞
飞遍春花秋月 飞过乌衣长巷 飞进王谢祠堂
何满子的歌声至今还在传唱
唱尽东风小楼 唱别晋代衣冠 唱断幽草斜阳
我可曾告诉你这是我最喜爱的诗句
我可曾溯游溯洄一路寻觅 犹在水一方


如果有一天你来到我的城市 请你看看它
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你的城市 请你记得我


中山门
 中山门


玄武湖


玄武湖


湖岸


玄武湖畔


阅江楼


阅江楼


奥体中心


奥体中心


南大


南大


秋色


秋色


梅花山


梅花山


秦淮人家


秦淮河


石像路


石像路


栖霞山


栖霞山


湖畔


湖畔


城中之水


城中之水


林荫道


林荫道


-------朋友的msn签名:如果火炬来到你的城市,请你记得看看它。

分类:百宝箱 | 评论:7 | 浏览:16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酷吏列传中的朱买臣


对这个人物念念不忘源自儿时看过的一出戏,那也是我第一次看戏,戏名就叫马前泼水,说的是寒士朱买臣休妻的故事。戏中一开场就是鲜明对比,朱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褴褛青衫,连头上那顶儒巾也是破破烂烂,腰背微微佝偻,一步三摇,活脱脱就是个不得志的士子。他的妻子则是小旦扮演的,模样俊俏,衣裳花哨,唱腔又轻快,当时年纪还小,没来由地觉得他妻子比他更好看。因此在了解到原来朱是“好人”,他妻子是“坏人”的时候,颇为失望。

故事很简单,就是一个寒士高中,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老套。侧重点却在贫贱夫妻上,朱买臣屡试不第,又不事生产,弄得家中一贫如洗;妻不堪忍受,要他休了自己,等到朱终于高中做了官,朱妻看到他飞黄腾达,又来求其破镜重圆。于是朱将一盆水泼在地上,令其全数收起;说如果覆水能收,才可复婚,其结果自然是将她羞辱了一顿之后扬长而去。

照今天的眼光来看,朱妻之前求去的举动实在没什么。古时候女子并无经济能力,完全依附于男子,所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倘若男子不能养活妻子,难道便要跟着饿死?倒是之后乞求复合的举动太过无厘头,平白给了人一个羞辱自己的机会。另一方面,与朱既是多年夫妻,他是何等性情、能否原谅自己也该有数,却竟然不知,说明两人之间的了解也相当不够,是蠢女子无疑。

我感兴趣的是朱买臣的性格。至少从戏中看来,他是睚眦必报的,心眼不大,名利心、报复心都很重。倘若现实中遇到此类个性,大约只有小心翼翼,不去得罪,尤其注意不能伤害他的自尊心。有趣的是,在正史中他的表现和这个判断相当吻合。《史记·酷吏列传》中张汤一章,就有关于他的记录。朱是寒士,因为熟读《楚辞》而得官,被汉武帝任命为会稽太守,后来还曾位列九卿,却因为犯法被贬为长史。张汤当初曾是朱的下属,后来职位比朱高了,想必当初在朱的麾下也受过不少冤枉气,此刻便一股脑而发泄出来,对朱很不客气,要他跪着听自己训话。朱于是恨极,寻了个由头,联合其他几名张汤的仇人,诬告他徇私舞弊,最终逼得张自杀。

这件事的结局很惨,参与诬告的三个长史,包括朱买臣,最后都被汉武帝杀掉了。按张汤虽名列酷吏,此人倒真正是个清官,并无贪污之事。两人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的仇恨,纯粹因为官场倾轧,名利争夺,最终两败俱伤,这其中朱那种爱好报复的天性,大概也是诱因之一。比起脸谱化的《马前泼水》,真实官场上的这台大戏其实更为精彩,只可惜演不出来。
分类:百宝箱 | 评论:0 | 浏览:1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债,还得快

我有个坏毛病,就是瞎琢磨。偶尔想起一句话、一件事,忍不住便要刨根问底。昨天翻日历,看看到六月头了,突然想到“六月债,还得快”这句俗语。为何要这么说呢?于是琢磨了一下,觉得跟农业收成有关:六月借债,八月便可以秋收,收了谷子,自然有钱还债,统共不过两个月的周转,则“还得快”之言不谬。


对自己想出来的这个理由很满意,本以为就是标准答案了;回来在网上一查,一下子却出来三个结果。



之一:过去借债的规矩是六月前的债务算旧债,一定得过年时候还,而六月后的债务则算新债,按例是得后年过年才能还得。举例:比如某人2006年3月借债,他就要在2007年新年过年之前把债务偿清,而如果他在2006年9月(即六月后)借的债,算新债,属于下个财务年度的事,他还债的时间就是2008年新年过年之前。 而因为6月刚好在“新债”的最后一月,所以这个月借的债务,当年就必须偿清。对债主来说,只要等半年就可以指望人还钱。当然算“还得快”。



之二、《养生镜》中指出:“夏之一季是人脱精神之时,此时心旺肾衰,液化为水,不问老少,皆宜食暖物,独宿调养。”夏季的饮食卫生习惯至关重要,如果不注意保养,不仅夏天多病,秋冬也会出现相应的疾病。故在南方流行着“六月债,还得快”的民谚。



之三、六月债:马上回报。本义为六月所借的债务,因不久新谷登场即可偿还,故谚语有“六月债,还得快”。例:“我们刚回来,对方就来回访,真是六月债”。



这其中,第一个是百度知道里的,但除了这个,没有查到其他佐证,且有望文生义之嫌;第二个是夏季养生里的,应该是引申义;第三个是从南方方言俗语详解中找到的,与我琢磨的一样。目前为止,觉得还是这个可信些。

分类:百宝箱 | 评论:0 | 浏览:1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为苍生说人话,不为君王唱赞歌

这句话是在一个签名档里看到的,而文义则是从柏杨一句话而来。当初看到时就有些想法,不过还不够明晰;现在静一些了,似乎可以试着表达出来。



明确地说,我对于两方面都是信不过的:官僚政治、精英政治。前者正当权,后者则试图施加影响。二者有一个相同的问题,脱离民众、脱离中国实际。精英政治之所以为精英政治,正是由于其超拔于民众之上。站在一个远离民众的角度去代言民众,诚意可想而知。因此这种施加影响的企图,也是就上不就下,着眼于取得上层的制高位,却并非真正下问民间疾苦。谓予不信,看侈谈民主政治的人,有多少了解中国现状,苍生在想些什么,又需要什么,许知远们真正懂得么?


这倒让我想起之前的一个判断,即网络新精英阶层,在一定范围内拥有话语权,最终却醉心于话语权本身。这个阶层也许会成长为职业政客,但决不会是苍生代言人——他们哪里懂民众,民众哪里要他们。所谓十三不靠,说的就是此种状况。这其实也没什么。做一个清醒、自主的判断者,保持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是一件相当不易的事,也值得尊重。问题就在于,分明能力只足以独善其身,却妄图引导他人,将个人价值判断扩大化,其结果必然是左支右绌,力不从心。“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可以的,脱离现实到了“何不食肉糜”般的质问,就未免可笑了。  


回到这句话本身,有人曾说,诗人只管“what”,不管“how”,信然。“只为……不为……”这种句式,隐含着一个非此即彼的判断,将上层官僚和下层民众做了一个泾渭分明的对立。且不说是否适合中国国情,放到任何一个政治体制中,都不是务实的解决方法。社会矛盾的发展必然有其过程,政治体制除了对立,也有改良,这中间有权衡,有激化,有调和。倘若还未张口,已将言论明白区分为人话和赞歌,那是小孩子赌气,不是正经做事。相形而言,倒是官僚们更明白中国的现状。偶尔会有一种比较悲观的想法:如果让新精英们占据了高位,中国或许比现在更糟。擅长于反对,却不擅长解决问题,光凭一些书本上看来的普世价值理念,有甚用?


对于现状,想说的太多,能说的太少;说不明白的太多,说得明白的太少。从一开始,我就对“xx事件将促成政府改革”这样的提法抱有怀疑,到现在也仍然是。我曾说,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主义者。这种乐观并不基于现状,而是基于历史。对历史,我抱有无条件的信任,超过相信某个人、某个团体、某届政府,甚至对自身的信任。人类文明的发展是且必然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轨道,如先前所说,一定会反复,但也一定会上升。无论上升还是反复,都并不会按照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的意志发展。特点时期的特定事件只能是触发点或催化剂,如果没有那种反应物质,它就不会出现;或者即使出现,也不具有典型意义。改变隐隐而来,却决不会像热情的人们设想的那样,明日就是大同世界。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时代,只是无数生活无数时代中的一小段,静水深流,一如既往。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天上看见深渊。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于无所希望中得救。——鲁迅·《墓碣文》

分类:百宝箱 | 评论:1 | 浏览:1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逼捐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两件事,两个地方的麦当劳,一是南充,一是南京,分别被抗议和围堵。主要原因是网上流传一个名单,即所谓不肯捐款的铁公鸡,其中有麦当劳的名字。而南京这个被围堵的原因更可笑,是因为它发送的礼券是红色,便被一些心存不满的人歪曲成对国丧的不恭。
  
  逼捐是可耻的,无异于乞讨,更何况逼迫的是商家。表面上看来,似乎可以让企业迫于压力多捐一些钱,长远来看,这种扭曲的、并非出自本心的捐款将大大伤害中国新兴的慈善事业。慈善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自愿,商家只要守法经营,所得完全合法,那就是它的自有财产,受法律保护。没有人有权利要求别人捐出自己的钱,除非出于自愿。
  
  但这样的事还是发生了,并且不是孤立事件。到处流传着捐款名单,或真或假的排行榜,而其中的大多数都没有经过考证。有时仅仅因为看谁不顺眼,或者更恶劣的,竞争对手的阴谋,不少企业就莫名其妙成了众矢之的。查了一下,所谓铁公鸡名单中排在第一位的肯德基捐款是1580万元,三星的捐款则是3000万元,麦当劳150万,数字是小了点,但它在灾区设置了免费的食品供应站。而无论多少,都是一种值得收到感谢的心意,不是应当谴责的对象。
  
  某种程度上,这也反映了慈善事业在中国的艰难。难主要难在观念,两个词:仇富、摊派。前者来自民间,后者来自官方。将慈善看成是劫富济贫,或者把企业当成予取予求的钱袋,这种种都是极不正常的行为。到今天为止,民间的捐款数字是139亿,大大超过了政府拨款。这也许将是中国慈善史上破天荒的里程碑。与此同时,观念上的问题也随之暴露。
  
  我自己更愿意将之设想为一种灾后心理问题,灾难让人心变得脆弱,例证之一就是网络言论凭空增添了不少戾气。和地震一样,这种心态也需要疏导,需要缓和,不能让无辜者充当替罪羊。人心是一种力,但它本无所谓善恶。一面说着我们如何强大,一面却用逼人捐款的方式来显示强大,相当可笑与可耻,和上门恶要的乞丐有何两样?打着民意和民心的旗号做出来的事,有很多并非好事。
  
  天安门广场上很多人流着泪呼喊,加油中国。农妇认为是对死者不敬,有失礼仪,我却不这样想。默哀时间已经表达了哀惋之情,呼喊是之后的事,而那一刻感情是真实的发泄。不在现场,也许就无法对那种气氛做出准确界定。数百年至今,中国一直在做着强国梦,震灾中体现的那种属于“上”和“善”的力量让人心凝聚,甚至让人隐约感受到了这个梦可能实现,忘却了它本质上是、且仅只是一场极其严重的灾难。处于理想的虚骄和现实艰难之间的夹缝,心理极易失去平衡,这也许就是戾气的根源。
  
  英雄是那些努力救人与努力自救的同胞,他们才是真正的强大;而那些在网络上不分青红皂白泼脏水,或对着商家气势汹汹喊打喊杀的,只能是流氓。

==============

话说得有点早,看了看留言,能喷的英雄还真不少。
破例说一下:本次震灾个人捐款15780元,其中包括新书的全部稿酬12480元,红基会1000元,单位捐款2300元。超出此数的,欢迎接着喷。——这个,算是顺应民意,变相逼捐了吧?

做好自己,不计他人。说白了就是这八个字。再不明白的,恕不废话。
分类:百宝箱 | 评论:204 | 浏览:170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5页/5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