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间的猴子——人猿1号

世间百态,“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你可能是一个不合格的参与者,但你不可能是一个完全的旁观者。哲学地看,做一只猿没什么不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283851
  • 开博时间:2006-09-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微博热点评论之:绝食会使喊冤有效吗

20171223日,微博名为@王永利之女的用户发表博文《原青岛市公安局长王永利狱中绝食的情况通报》,开头一段是:“各位网友,各位关心我父亲案件的朋友们:本周三,也就是20171220日下午,我从山东省济宁市微湖监狱会见我父亲出来,心情十分沉重。父亲头发长了,胡子也长了,他说,以后每月都要绝食一次,直到山东省高院对于他的申诉有一个说法。今年冬天,微山湖边很冷,不知道,父亲是否还能扛过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官禄路与观绿路,给不存在的地址发房产证

广州奇事录之一

 官禄路与观绿路,给不存在的地址发房产证

很久、很久以前,曾有一个徒弟,目前在深圳执业,有一个客户是个香港人,姑且称为X先生。这个X先生祖籍广州,祖父辈经商,应该比较成功,所以在广州越秀置办了祖业,都道是西关小姐东山郎,说的有钱优势的人们都聚居在这几处地方的意思,我看到的原始的最早的房产权证是民国政府颁发的。在他祖父在上世纪90年代高龄去世,他的父亲就继承了这份祖业,广州市政府于1993年给他父亲发了一份房产证,说起来也不是很旧的证书了。前年,他的父亲也去世了,遗产继承的事情摆在了X先生和他的兄弟姐妹面前。在X先生这一辈,兄弟姐妹要用两只手来数,又分散在世界各地,北美欧洲哪里都有,就算大家不争份额,人人大度,办起手续也不容易。不过,这位X先生,虽然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3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成语新说之杞人忧天

  

战国《列子•天瑞》中讲了一个故事:周代诸侯国中,有一杞国,大概在今河南杞县或者不远的什么地带。杞国有一个人,老是怕天塌下来,以至于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杞国有人忧天地崩坠,身亡所寄,废寝食者。”是谓杞人忧天。词典上说,用以形容不必要或缺乏根据的忧虑和担心。最奇特的是,我居然发现这个词还有个相近似的英语单词,Alarmist,必应词典解释的意思是causing unnecessary fear and anxiety。
杞人忧天的人不在少数,我有一个朋友,最近就在发愁是否需要提前退休的问题,因为担心明年事业单位退休制度与社会养老体系并轨后会减少了退休金。问我的意见,我说,泱泱大体,芸芸众生,那些只能靠社会养老的人们日子将来过不下去吗?否则也不成其为社会养老体系。何况你们这些在公务员序列、事业单位序列的人,已经占有不少的便宜,有房有车(还是不怎么花成本的),积蓄远远超过了多数的人们,何苦操不必要的心,这不是杞人忧天吗?显然,我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天塌下来,比我高的人扛着呢!
不过令人发愁的事情不是没有,近日像中新网、新京报这样有影响的媒体,都报道了一件老百姓匪

分类:世说新语 | 评论:0 | 浏览:1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说语文出版社长与湖北作文命题

  

博客·2014

六月,总有这么三天时间,是对那些十八九岁的莘莘学子们的煎熬,无论他们是优秀还是普通,需要跨进大学的门槛,总得在这些天里一试,交上一份答卷。至于作文,每年的零分作文,未必就是语文水准不够的,例如2013年的四川零分作文。

我还是十年前掺乎过高考作文的写作,那一年的命题似乎是《把诚信丢河里怎么啦》之类,的确关于诚信在当下,人人都有话要说,而是否说一套做一套,正是诚信的问题。十多年过去了,原以为那份冲动已经消失。感谢语文出版社社长、原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王旭明先生,他关乎今年的高考作文的点评,实在不能令我接受,我才发现我还是原来那个样子,还是爱说话,大体上这是匹夫之责。

王旭明先生,对北京的作文题大加赞赏,对湖北的作文题则大加贬抑。北京的命题是材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2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抵抗我们应该放弃的,我们放弃我们应该抵抗的

一个早年间的学生,在他的微信上给我发来一个链接,是一篇人到中年关于生死与健康的感悟,大意是说老师请保重。内容说:美国人用1000块钱去健身,100块钱买保健品,10块钱买保险,1块钱抢救;中国人用1块钱去健身,10块钱买保健品,100块钱吃药,1000块钱抢救。万一发生大病,美国人从保险公司拿钱治病,中国人从自己和亲友的口袋里拿钱治病,许多的中国人在生命中的最后一二年,花光一生所有的积蓄,最后在难捱的痛苦中离世,让子孙一贫如洗,甚至要求助社会。
这是一个老的段子,我第一次看到是在那个被抓住的大V薛/蛮子的新浪微博上。以薛/蛮子60岁的年纪和癌症手术后的人来说,这个段子颇有悟禅很深的味道。我当时也就是看看而已。轮到我的学生年纪轻轻来说这件事儿,不仅感触良多。
我的母亲在78岁的年纪上,被发现得了胆总管肿瘤,做了切除手术后,安放了胆汁引流管,看起来似乎还算可以,我在内心里期待着她能活过80岁的生日。但几个月后病情急转直下,肿瘤已经转移到胰头(医生甚至说过究竟哪里是原发肿瘤都难以界定,当初只切除胆总管其实也是不得已,胆总管到胰头这个“壶部”的恶性肿瘤,对于一个近80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3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这些匆忙的时刻,我们究竟错过了些什么

人在旅途

一位生财有道的同窗,平时连一分钟的电话都没有时间或者根本就是懒得理睬我们这些跟他没有生意交际的人,一天竟然打来电话,并在那里听起来很真诚地思考,像是问我,更像是自问:这一路走来,得到的是不是真是我们所要的,而失去的,则不知道是否真的不屑一顾?失去了那么多的美好,包括青年时值得陪自己的所爱去看一眼的风景——其实只是需要一瞬间的勇气就好。今天,就算有专机飞过去,又有什么意思,那情那景已经不复再有,你的青春永不再来。我们总在匆忙的时刻,这是我们最好的借口。

那么在这些匆忙的时刻,我们究竟错过了些什么?

这也是我自己最近常常问自己的问题。几个星期来,我几乎没很好地睡过一个好觉,闹钟上了一个又一个,备忘录不时会滴滴滴响,连时差都是乱的,因为你根本没有什么时差可以说,熬到半夜了才可能走出会议室找饭吃在北京甚至连饭都找不到,这差不多就是在欧洲正常晚餐的时间,然后早晨又慌不迭地赶下一趟飞机,这差不多就在澳洲正常上班的时间,所以,没有时差,没有人会让你调整时差。收获是什么?没有一件事的成功或者失败关乎着自己的健康或者满足,只有没有规律的生活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2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猿论专*#制

  

一、 专*制并非不欲向善,但是内在逻辑决定其必然向恶

 “人君莫不欲安,然而常危,莫不欲存,然而常亡。”没有一个专/?制者在主观上希望自己的统治摇摇欲坠且是短命的,所以他们原始的动机里应该是希望长治久安的,是否一定是国泰民安,姑且不论。甚至励精图治,所以有贞观之治,有康乾盛世。但是,专&*制的逻辑是:专*……制。人民不得分享权力、信息、资源,因而需要依赖于庞大的层层压迫的官僚集团,形成一个权力的金字塔,金字塔结构不会有平行的制约,更没有自下而上的监督,人人只对上一层次负责,因此,这个集团在逻辑上无法有效和长期地抑制追求自我利益最大化的“刚性需求”(套用一句时髦的糊弄老百姓的话),因此必定会为了短期和局部的利益而肆意掠夺被统治者,残酷排挤、打压甚至血腥镇压外部势力与民众,这就必然向恶。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2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现在删人家的文字连通知都不给?

是不是生儿子木有小鸡鸡?怨气无处可发泄?我发出去也没有“机器”说有敏感字符啊!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座县太衙的权力——凤凰古城收费的本质

 

前几天去了湖南出差,离凤凰不远,只有90公里,当地人热情邀请顺道去一趟凤凰古城。但是,恰逢该城子4月10日起,收进城费。即使你不想去任何已知的批准的景点,只是想去城里公里的亲戚家走亲戚,也得缴费——“既然规矩定了,就得执行。”当地官员如是说。

我觉得要是去了一定有被人强暴的感觉,于是婉拒了当地人的好意。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一座小小的县太衙,怎么有如此的权利,连巧取都不算,根本就是豪夺。一座古城,里面住着世世代代的人民,他们住着自己的房子,走着门前必然的道路(就算道路的所有权被强征为国有,那么基于地役权,也该算是与民居私有权天然关联),怎么忽然就变成了别人卖票收费的资源?连正常的通行权利与自由都收到了限制?进一步,就算那里有某些人可以经营的资源,我进古城,你就强迫我买景点票,也是强迫交易啊!

斗胆违法的背后需要有多大的利益博弈才值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0 | 浏览: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去的母亲

  

在母亲的坟前,点燃香火,你知道无论母亲是怎样把乳汁乃至生命融入你的生命,但最终你留不住她,最终就是墓园里一座冰凉的墓碑以及清明节里这一缕哀思。无意中看到李开复的微博,转载的只有寥寥数语:“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母亲远去,彷佛就在昨天,你有多少眼泪也无法追回。

分类:社会种种 | 评论:1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2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