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个不停

一路上的好景色没仔细琢磨回到家里还照样推碾子拉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50877
  • 开博时间:2004-08-26
  • 博客排名:第1090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百年漂泊于转型一瞬

 

《一百年漂泊——台湾的故事》今年1月大陆上市。作者生于1958年,我是1978,但台湾的现代化要先于大陆20年,社会进程上的差距,填平了我两年龄上的距离,使我们有了差不多的经历,以及相近的感受,读来非常亲切。

童年都是在河里抓蛤蟆、捞鱼,在地里玩泥巴;我们住的叫院子,院里住着爸爸兄弟们各自的小家,他们也是一样,差别仅在于,院子在闽南语里叫“厝”;我和他的祖辈一样都没什么文化,当孩子们缠着要听故事时,他们除了讲他们祖辈的趣事,剩下就是最拿手的鬼故事。我们好像也最爱听鬼故事,虽已听过数遍,但每次都能听到第一次听时的惊恐……

我管这种状态叫“原生态快乐”。日子都不丰裕,但大家都安乐于这种自给自足之中。

改变我们的都是电视,台湾和大陆一样。我们沉迷于那个木匣子里的方寸世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亲

  

路灯刚亮,还不太精神

我去相亲,穿得像个正经人

电话里问过,她不要鲜花

微信里说过,我不喝咖啡

过来人就是这么实惠

 

刚进酒吧,遇见十八年前的我

这是等谁呢,我想问问我

卢十八看我一眼,满脸坏笑

“卢三十六啊,你也有今天”

 

她冲我招手,就像认识八百年了

还说,我听说过你

我说,真的假的都是胡说,我打算重新再活

她说,那怎么可能呢
 

半瓶啤酒下肚,我鼓励她说说

她说半辈子了,除了肤色渐黑

其它都白花花的,说啥啊

接着摸摸口袋,问抽烟你介意吗

卢十八举起块牌子,上书:

这般岁数女,只要没娃也不想和你生娃

打麻将、败家、戳事非,什么的都是美德

 

我问你会做饭吗

分类:杂事扰心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太认真太投入太动人

  
      有个家伙不喜欢姜育恒,理由很奇怪——姜唱歌太认真。这家伙的弟弟非常喜欢姜育恒,理由是他唱得很感人,尤其是那首《有空来坐坐》,能把人感动到毛孔里。弟弟每次听这首歌都得哭两回,先是被歌声感动哭,可
分类:丝竹乱耳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种人

  

       看张大春的《聆听父亲》,他借着给自己孩子讲家世来梳理家世。几个人物很生动,笔触够细致,颇有可看处。一段说(大意):有的人的生命原本是一盘碎屑,终其一生都在一片片地缝补,试着从中能否寻到一点统一的、终极的意义或目的。有的人的生命原本完整,但完整得使他不堪其负,他的一生是不断放弃,一块块地卸下负荷,最后连记忆都不留,这时才能找到皈依,获得轻盈。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块牌子一把土的幸福

  

       前些天,新闻上说铁道部将一分为三,那块挂在北京复兴路10号半个多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的牌子将被摘去。消息一出,很多铁路系统退休的老职工跑去和那牌子合影,据说还为此排起了长队,跟买火车票一样。别人眼里普普通通的牌子以及上面的几个字,那是他们大半生的纪念,如今将被摘去,他们像要与故人分别一样,不约而同地跑去留个影。
       我妈修了一辈子表。我一直觉着,修表之于她不过是门养家的手艺,单位不过是挣钱的地方,仅此而已。但她退休前的种种表现改变了我的看法——她起初想把那张供她趴了半辈子的破木桌搬回家,遭到了全家人的极力反对后,她带回一大把改锥镊子和一个放大镜。那些改锥都是修表专用的,居家过日子基本没用。至于那放大镜,镜片都磨花了,毫无使用价值。但我妈不这么看,修表匠离不了这玩意儿,这个行当的标志性镜头就是,一个师傅一只眼戴着放大镜又眯着一只眼,仔细盯着块表。所谓职业写照就是它了。
  &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球看的日子

  据说球迷可分三种:最底层是世界杯球迷——平时根本或者极少看球,只是到了世界杯,出于各种原因看了。此类之中有的是球都不懂,只是怕"out"了,才强打精神看会儿,以便第二天同事们聊天时能插上嘴。此类中还有一些女人看的不是球,而是人,英格兰小贝的俊模样,阿根廷巴蒂的彪悍样……这么多帅哥悍男个个一身短打,原生态地挥汗如雨,这是多么能衍生幻想的场景。不能说其可鄙,人之大欲存焉,和男人看车展、时装(最好是泳装)秀一样一样的。
  中间层是杯赛球迷——也是平时不大看,只有到了洲际杯(国家间的或俱乐部间的)才看。很多人认同我的看法,欧洲的高于美洲,美洲的强于亚洲。只怨我们那么那不争气的爹娘,把我们生在中国,被那颗报经摧残的爱国心鼓动,我们还是要忍着恶心、掐着人中看亚洲杯,居然还傻逼呵呵真心诚意地希望中国赢。
  最高端的是联赛型选手——不敢说各国的联赛都看,至少欧洲五大联赛都看,不敢说场场不落,但至少想着看——有困难要看,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看。要是不可救药地对中超也是如此,恭喜你已成为此类中的极品。尽管近来加盟中超的大牌球星和教练越来越多了,但私以为看
分类:杂事扰心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是一跳,从六楼的一个窗口,到对面楼的五楼楼顶。两栋楼之间的过道一米多点,这是很安全的距离——从这边起跳,到那头着陆——不会有危险。在我跳之前,他对此深信不疑,还这样反复鼓励我。
  他老婆在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重,窗户下他的表情越来越要急,却又不得不压低声音“喊”着“跳、跳、跳……”除此,我再也想不起来还发生过什么。
  是他扶着我爬上窗沿的,然后我站在高处把目光投下去。脚底下是一条东西向的过道。当时是八点多,过道东边刚被太阳照亮,西边还在阴暗中,窗户正好在过道的中间,我恰巧站在明与暗的分界点上。
  我需要的只是一跳,从起点到终点。我的身体从过道上空掠过的刹那,我经历了人生中最清醒的时刻——我好像一直在跳,从属于我的和不属于我的圈套里往外跳,从上天设的和自己挖的陷阱里往外跳。有时候运气好会降落在一个美妙的情境中,有时候运气差,当新境遇中短暂的美妙过去后才明白,自己中了个更深的套。不过大多数时候,跳过去谈不上好与不好,只是为了脱离以前而已。可能把“脱离”换成“逃离”更能说明我的人生色调,但不管是“脱离”还是“逃离”都少不了一个动作——跳。
分类:杂事扰心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导演的大成功

  见多了“怀才不遇”的文艺青年在抱怨中沉沦,直至满腔的忧愤地离开艺术,以一种或者豁达、或者“很受伤”的心态开始再就业;也见多了“命好”的文艺青年在陡然名利双收后,迅速撕掉当年的标签,换上一副“亲民”嘴脸。
  前者常常被人斥为不够执着,世俗情怀击溃了死磕到底的精神。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丰润氛围一定比苦逼们的“文艺”梦更吸引人吗?我看未必,关键看大家在什么年纪,另外还得看选择者怎么理解他和世界的关系。
  如果说前者大家通常以“能理解”、“为之惋惜”、“怒其不争”的态度来对待的话,对于后者,众人远没有那么宽容。后者常常被当年混在一起苦逼们视为叛徒,昔年地下的激昂姿态只是用来换取主流关注的筹码,一旦本钱足够,马上换成奴才嘴脸,撅着屁股喜迎八方来客。这些人真有这么可耻吗?我看也未必,要知道痛斥后者变节的人中有多少是怀着“酸葡萄”心理在羡慕嫉妒恨。
  那究竟是“不合作”地死磕到底呢,还是淡化甚至忘却艺术梦另寻出路,抑或削尖脑袋在铁板一块的主流阵营中找到一个缝转上去?我以为《小导演失业日记》给不少面临这样抉择的人提供了一个参照。
  书中他对失业在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会该去看看那艘破船

  迪卡,是中国影迷对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的昵称,它和“的确凉”不是同类;席琳·迪翁伴着爱尔兰风笛拖腔所唱的“on and on”,女人们每卡拉OK一次,肺活量肺活量就猛增一截;船头那个迎风振翅的动作,被巩汉林挪上拖拉机在春晚中亮相,看过电影的骂这是在亵渎经典,没看过的不知笑点何在。这部片子横扫全球,在当时中国亦是战功赫赫。影院火爆的场景让盗版商急速跟进,可片源来自香港,这让大陆影迷很纠结——盗版的封面上的确是杰克和罗斯,但片名为何是繁体字的“铁达尼号”,它和泰坦尼克是不是一个号?
  当年还上映了一部很不错的国产片《爱情麻辣烫》。如果没有记错,两片的档期很接近。导演张扬是个有些想法的导演,拍过比较先锋的《昨天》,以及情意绵绵的《洗澡》。当时《爱》的上映让我有些激动,它的手法、结构,甚至演员的表演,都和传统的中国电影大有不同——它在《牧马人》、《人生》之外,展现了现代城市的爱情生态。连同之前的《甲方乙方》,我乐观地以为,国产片的春天和城市题材的春天一起来了。
  当年我有个女朋友,她看过《泰》之后,用尽了她所有关于感动的词语给我介绍她
分类:杂事扰心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摇滚说不:25个最被高估的独立摇滚乐队(转)

  所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至少,有人拿所谓独立摇滚忽悠你怎么办?不要被摇滚吓到不要被独立吓到,更不要被盛名吓到。这是“摇滚大帝网”的一个火药贴。这张单子备受争议,特别因为这些乐队粉丝群体巨大。制单者因此还接到许多死亡威胁。但是,我们的认知只能对自己保持真诚,只能服从于自己的内心。某个乐队出现在这张表上,也并不意味着不优秀。
  
  唯一的问题只是:这个乐队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美誉。正如制单人所说,希望这张列表激发的灵感能与激起的愤怒一样多。作者最后说:“让砖头猛拍吧,朋友!我也喜欢看到你的列表。”这个排行榜单最新的更新时间是2011年3月11日。这是作者被围殴四年后的艰难举措。作者对每一个乐队都给出了列外情况,一般为两首。即,在评定理由之后举出了与之相反的例子。本精选集中,如果补充则尽量是动听的歌。或者,对虾米现有专辑全盘考虑酌情替换,尽量动听。另外,此文在虾米对应有精选集试听。
  
  其实,“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也是一首严重被无意高估的诗。对于独立摇滚的艺术水准问题,可以参考我的另一张精选集《十年来最好的25张独立摇滚专辑
分类:丝竹乱耳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传记

  一本传记的成功并不在于能揭多少丑,就像评价一个人并不必须得靠指出多少缺点才算是到位一样。所谓的“爆料”、“揭秘”,大多是作者迎合大众窥私癖的阴暗之做,没什么了不起。真正牛逼的传记,尽可能多地挖掘材料在所难免,但在材料之上更强调作者独特的观点、视角——利用人所共见的材料中形成独到的说法。
  从写法上说,把被描写者捧成个神,让他离地三丈凌空而行,那是最傻逼的写法,现在连给毛主席立传都不那么写了;通过“爆料”、“揭秘”来还原所谓的“客观”,上面说了这种写法大多时候很龌龊,至少在现今是这样的。怎么来把握缺点或者糗事呢?我想应该像心理健康的导演处理情色镜头一样,凡是电影情节需要的,这个可以有,没必要遮着藏着、打马赛克——不为亲者尊者讳;如果不需要,可以选择拿掉。不以传播传主的缺点和糗事为能事,毕竟这不是文革时的揭发材料,也不是竞选时用来给竞争对手拆台的“告选民书”。披着追求客观公正的外衣夸大传主的缺点是很不可取的写法,不过很长时间以来,流行的“某某秘史”、“某某八卦”也受到了部分读者的追捧。
  所谓客观只是相对而言,任何一本传记,不管它标榜得再客观,他都是一个人对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着急与不生气

  要说的是近日发生在故乡的一个故事,或者直接叫事故。在开讲之前,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我的故乡,她位于宁夏南部山区,穷甲天下的“西海固”中的“固”指的就是她,全称固原。如今的这里正和全国大多数小地方一样,市民社会、民主社会、法治社会,这些名词和响彻全国的城市化进程一样,只能被牛逼哄哄地喊得山响,但是一落到细节,大家就会明白那是一个非常遥远的愿景。一边是积习难改的管理者做派,一边是只会在鸡毛蒜皮上计较、却对自身基本权利缺乏必要关注的所谓的“良民”。这样的组合既矛盾又稳固地存在于各个领域,似乎难能瓦解。而身陷这种矛盾中的故乡总是让我爱不起来。小时候看过个动画片叫“没头脑与不高兴”,套用这个结构,我把政府部门的行事规则概括为不着急,老百姓——市民社会的主体的一贯作风总结为不着急。下面是不着急与不高兴的事故。
  前天早上,有民工在几个身着城管制服的人的指挥下,在我家小区门口挖了个大洞。经打听,才知道是水管泄露,造成小区前一段街面塌陷,挖坑是要找到泄漏口。中午我那经验丰富的老爸,认为这极有可能造成停水,便开始用大盆、大桶接水,想必小区内的其它住户也在这么干。下午三点,小区内停水。铁一般
分类:残延愤青 | 评论:0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各有病

  某女认定她十余年的不幸源自她的几次婚姻都是所嫁非人;某男认定他的酒吧开业半年就倒,是因为酒吧里人手少,虽贵为老板却不得不去收拾厕所,而厕所里老有用过的卫生巾——“那东西男人动了就会倒血霉”;某中年男潦倒多年并有多种恶习,其母认为,这是因为他儿子身边老有些不憋好屁的人存心在害他儿子;某大叔说,儿子在婚前虽没混出大名堂,但人品一直是中上乘的,可婚后儿子无心工作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跑路了,他认为是这次糟糕的婚姻摧毁了儿子温良的品性,以至于他干出了很多无稽的事情,所以他不光恨自己的前儿媳,还捎带着恨儿子的一个朋友——是他介绍那女的跟儿子认识的。
  有个在机关单位当小领导的亲戚,单位门房老头的女儿考上了重点大学,这引起了他的羡慕嫉妒恨——在这么一个没有知识含量的岗位上干了半辈子的人居然能培养出这么出色的女儿?经过反复思考,他发现老头每天除了看门,几十年来每天都会把报纸上自认为有用的文章剪下来贴在一个本子上。人家闺女高中状元,他认为完全是剪报本的胜利,并以此为据号召亲戚多做剪报。
  小区里有个开三蹦子的老头,他经常一边开车一边骂邓小平,振振有词道:是这孙子改了革还开
分类:胡说一气 | 评论:0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考和写作间的裂痕

  刚开始,我以为一切会自然而然地来,在恍惚间喷涌而出。我的写作欲望如此强烈,以至于我认为故事会自己写出来。但迄今为止,句子出现得很缓慢。即便在最顺利的日子里,我一天也只能写一两页。
  我似乎受着折磨,被心智失常所诅咒,无法集中注意力做事。一次次地,我看着我的想法从我面前的事物中倏然而逝。我一旦想起一件事,就会想起另一件,然后是下一件,直到细节的积累如此稠密。以前我从未如此感觉到思考和写作间的裂痕。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天里,我开始觉得我正想讲的故事不知何无法用语言表达,它抵抗语言的程度,恰好衡量出我离说出那些重要的事有多么接近;当讲出真正重要事件的时机来临时,我会无力为之。
   ——保罗•奥斯特
  
  为了在名词前后放一个形容词,我常常思索一刻钟。我要叙述:第一要真实;第二要像在我心里那样明白清楚。
  一年以来,我认为有时候应当描写描写风景或者衣服等等,使读者耳目一新;至于词句的美丽,以及词句的圆润、和谐,我经常认为是一种缺点。
  就像绘画一样,1840年的油画,将在1880年成了滑稽东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就这样被你征服

  看蒋梦麟的《西潮•新潮》时,老情不自禁地想起这句歌词,看完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该书以作者的亲身经历为素材,讲述了从鸦片战争到珍珠港事件之间百年的历史,这也是一部中国被西方征服的百年史。不过把征服换成西化、现代化这样的中性且偏温和的词汇,可能有利于维护民族感情;要是换成西为中用之类的词汇,则能再一次证明我浩浩中华文明之伟力,国粹派则会一扫屈辱变得脸上放光。
  鸦片战争是无法避免的,这是不争的事实。作为居住在江南小村庄的作者来说,这场战争并未让他多么痛心疾首,村里人还是保持着至少五百年前的习惯,祖国蒙辱这样的大事远不及前些年的长毛子(太平天国)的神怪故事有诱惑力。真正改变原来生活的是一些小东西,火柴、座钟、煤油灯、肥皂、洋布……随着“五口通商”,勇敢的传教士让这些小商品渗透到中国的千万村庄,成为了人们的必需品。军舰大炮不过是敲门砖,这些小商品的“入侵”作用更大,火柴和煤油把西方文明的火种带到了东方。作者说:“它们是火山爆发前的预兆,传教士加兵舰逼使老中国步上现代工商业的道路。”翻译成当下潮语,就是老中国“被现代”,传统的农业社会“被工商业”。
  之后的中国进
分类:闲书过眼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