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灯如漆

众生渡尽终有人在灵河此岸徘徊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78314
  • 开博时间:2004-08-22
  • 博客排名:第348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河东访古)新绛:冷落旧家池沼

  31岁生日,自己庆祝一下——话说现在过生日还真不是什么太开心的事,又老了一岁啊。
  补完春节运城的最后一篇,作业拖得太久了。
  
  从运城到万荣,汽车站售票窗口买的票,13元,大概这一路上只有这张票是没有因为春节涨价的。
  万荣最出名的是两座楼,东岳庙里的飞云楼和后土祠里的秋风楼,也是一看照片便喜欢迎上的地方。秋风楼交通有些不便,飞云楼成了来万荣惟一的目的。谁知走到这座供奉黄飞虎的东岳庙前才发现正在大修,整座飞云楼被脚手架裹了个严严实实,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
  再一次证实自己是个不适合拼RP的,说不出的遗憾。


新绛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东访古)解州:关帝庙还是财神庙?

  走晋南一带,地名总让人有些诚惶诚恐,念不出的字不少,认识的也怕念错了音被嘲笑,比如解州。
  永济到解州只不到一小时的路,中途路过一大片盐湖。隆冬季节,湖面完全冰封,望不到边际的灰蓝色,一切都像是就这么凝固了一样。运城的盐湖很是有名,回来后翻地图,才知道路过的是叫作“硝池”的这一个。
  关帝庙前下了车,门前一片热闹。
  解州是关羽的故乡,这座关帝庙据说是全国最大。庙内古柏森森,建筑也是一色的凝重整肃,看上去很有些威严的样子。
  进得门来是戏台,早领略过山西这里戏楼排场之大,这座戏台上下场门写着“演古”“证今”,戏台上的匾额,四个大字竟是“全部春秋”,的确是最大关帝庙的口气。
  庙内关羽的刀、印、马都分别都设了供奉的所在,还有一座碑亭,以为又是乾隆或者康熙这两个喜欢到处题诗的皇帝,看了碑记却发现原来是出自当下穿越剧里最火的果亲王之手。
  庙内香火旺盛,关帝信仰遍及各地,何况又被当作财神来拜。看着这里炉烟缭绕香客如云,只怕是为利者多为义者少。
  走到庙内的主建筑麟经阁,有心登阁看看那凸形藻井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运城访古)永济:兜售爱情的寺庙

  变成景点的寺庙多半与信仰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倒是会更像市场。金钱,健康,事业,甚至心灵的安宁,你心甘情愿地掏出兜里的钱,交换这样一份份虚空的许诺,离开时的满足感,和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走出商场时没有什么区别。
  普救寺唯一不同于其他寺庙的,是这里兜售的是爱情。
  无非是因为西厢记。元稹一段过往,王实甫的一本戏,成就了普救寺的盛名。于是哪怕至今当年旧物无非一座莺莺塔,仍不影响门票高达60元的寺庙内处处充斥着“爱情买卖”的意味。牵强附会的西厢场景,每座大殿都有的张生莺莺的手印砖,上写“奉天承运”下写“待月西厢下”的“唐代婚书”,还有后花园内一遍遍播放的梁祝曲调的佛经……然后你走进那座财神、月老、送子观音一站式服务的月老殿,听一位长相喜庆的僧人告诉你“我们这里是一个爱情胜地”,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
  纵有千年铁槛,又何曾隔断凡尘?有什么样的人间,就有什么样的天堂。
  《西厢记》开篇“人值残春蒲郡东”,出普救寺,一直往西,风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少。路长得看不到头,走了很久,到了蒲州古城的旧址。
  古城的东门堆在环岛中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5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东访古)风陵渡:日落长河,江湖何处?

  去风陵渡的执念,绝对是武侠小说中毒太深。
  风陵夜话是《神雕侠侣》里最喜欢的章节,没有之一。当时觉得风陵渡只一个地名便有无尽的江湖味道,那种相逢意气就能秉烛夜话,背上行囊便可以浪迹天涯的古典浪漫,更何况,十几岁的年纪谁没有憧憬过郭襄与杨过那样的相逢?
  所以明知今日的风陵渡只是个所谓的开发区,还是一心想去,至少,也要看一看风陵渡的黄河。
  芮城到风陵渡不过一小时车程,车停在一座普普通通的高架桥下。没查好到了镇上应该怎么办,向桥下卖水果的阿姨问路,两条路摆在面前,一条去往黄河大桥,一条去往赵村。
  发现每次选择结果都是让自己后悔的那个选项:选了黄河大桥的方向。
  路很简单,就是沿着公路一直走下去。走了不久,发现已经到了高速公路上。各种设置、路标,确定是高速公路无疑。不觉有点犹豫,直到看到公路上跑的农用车还有摇摇晃晃逆行的自行车后,放心地继续走去。
  那个距离绝对不止阿姨说的二三里地。一直以为桥头至少可以近一点看黄河,到了才发现错得离谱。桥头上上下下转了个遍,没有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唯一的办法只有到桥上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东访古)芮城:文化啊文化

  一个教训:四九天出门,冻个半死是一定的。
  到三门峡是正月初三凌晨3点半。直接去了候车室,屏幕上的几条广告看了不知多少轮之后,终于捱到了5点。出了站,沿着对面一条灯火通明的大街走下去找汽车站,看见路牌上写着“崤山路”。这一带的地名,时不时就会让人有回去翻古书的冲动。“历史悠久”的地方也去过不少,却不是哪里都能随便扯个典故就可以一直上溯到春秋战国甚至尧舜禹汤的。
  汽车站只有50米远,到了才知道车原来就停在火车站外,只好返回。果然停着辆去芮城的中巴,车上只有司机一人。
  说是5:50发车,看时间还早,到对面的早点摊买了碗烩面。帐篷被风吹得呼呼作响,邻桌一位姑娘刚要吃饭,发现桌上筐里的筷子都冻到了一起。
  回到车上,仍然只有我们两名乘客。没有空调,车里车外几乎一个温度,烩面带来的暖意迅速消失,5:50早过,车却丝毫没有要开的意思。
  去年春节就曾领教过令人崩溃的山西客运,看来三门峡有过之无不及。从凌晨等到天亮,车总算是开了,却不过是开进汽车站继续等。好容易等得所有座位坐满,车上的人又和站上吵翻了,纠结许久,终于开出站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东访古)运城归来,补作业

  春节不过是一个所谓万象更新的谎言,然而飞逝的时光往往在其假意停顿的片刻最易勾起复杂的情绪。
  除夕夜,窗外的爆竹声嘶力竭地强撑着过年的热闹,余响散尽,却是变本加厉的荒凉。想做些什么,填补那片一点点慢慢扩大的空白,却终究还是深深地淹没在逃离的渴望与无所适从的茫然中。
  文艺时间结束。
  事实是春节期间,忙完了该忙的一切,忽然不想把假期浪费在走亲戚—吃饭—回家这种无聊又无尽的循环中——好吧,其实就是想逃避一年一度的全员逼婚而已,却实在不知道这一年中最长的假期究竟花在什么地方才好。
  大年二十九晚上,挂在QQ上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头像还亮着的好友聊天,一边匆匆计划是不是要冒着零下20℃的严寒去大同逛逛云冈,然后就看到J也正陷入同样的纠结中。看着天不冷人不多费用低时间短几个足以否定所有能想到的地方的条件,开了个玩笑说不然你去运城好了。
  然后玩笑被当真了。
  然后她说你不要去大同了,改去运城吧。
  然后几句话之内成功动摇了,自觉主动地把方向由西北改向了西南。
  年初一在网上订了火车票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水一方)带着回忆离开

  一夜的卧铺火车到昆明,下车又是天亮之前。
  下着小雨,车站外的快餐店里买了杯咖啡,总算暖和过来。上了一辆2路公交车,双层车没什么人,坐在上层第一排,隔着落满雨水的玻璃欣赏这座陌生的城市。
  下车步行去翠湖公园,因为听说在这里可以看海鸥。天已经亮了,湖面安安静静,一只海鸥都没有。满心疑惑:难道之前听错了?
  忽然之间,扑天盖地的海鸥飞了过来,转眼落了满湖,整个公园像是随着它们的到来一下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一样。
  看了半天海鸥,出来到了公园西侧的云南陆军讲武堂旧址。黄颜色的建筑端庄大气,百余年前的学校,操场依旧宽阔,只是长满了草。倒是操场周围的甬道上不少人在晨练,算是也没辜负了这个地方。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3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水一方)雨中洱海,云里苍山

  下关的风名不虚传。
  睡梦中到了下关,没醒,在车上继续睡到5点多。出站时天还没亮,大风一阵阵从空无一人的街上掠过,和前一天在六库感觉完全像是两个季节。
  到大理火车站乘上去大理古城的公交。不多久出了下关,飘满了火烧云的天空下一片空旷,远处的地平线上也是大块的金红,分不清是山还是朝霞。
  公交车穿古城而过,最后停在了西门外。车门还没开,外面已经围拢一群导游。前几天的旅程走下来已是一身落魄,下车时直接被他们无视了。
  站在城门外的公路边,对面便是苍山,一山青翠半隐云中,在大理停留的一天,抬头便可见苍山,却总是云遮雾绕,始终不能看清它本来的面目。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水一方)月食之夜

  醒来,窗外雨声潺潺。
  要离开丙中洛了,突然几分不舍。
  阿妮的丈夫说江上应该起雾了,到房顶上一看,果然,大团大团的晨雾从江上飘起,贡当神山几乎全在雾里了。
  辞行后出门,天还不亮,街上没有什么人,两旁的店铺也大多没有开门,濛濛细雨中,只有汽车站灯光冷冷清清地闪动着。
  车开出丙中洛,天也渐渐亮了起来。怒江果然还是雨中更美,绿色的江水和农田在雪白的云雾间若隐若现,山腰的房子像是仙境中的人家。几天来看得熟悉的景物,隔了一层云雾缥缈,立刻梦幻起来。
  一路云雾作伴,风景美得仿佛留客,还没有走出多远便已后悔了,恨不得跳下车返回丙中洛。
  于是一半的路都在计划何时重来的过程中度过了。
  又是中午到了福贡,雨已经停了。停车半小时,看到附近有个集市,过去转了转。印象最深的是各种游戏,套圈的抓娃娃的打气球的,每个前面都围了好多人,乡土气息的嘉年华啊。
  到匹河天已经晴了,车到六库,天气竟有些炎热的感觉。已是下午4点,经过向阳桥,车上的人纷纷下了车。不明所以,继续坐,发现车越走越远,看起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水一方)半面相逢

  初到丙中洛的那天晚上被问到有什么计划,我说没有,去哪里都好。
  然后接着问,你喜欢看雪山吗?
  当然喜欢。
  就这样定下了去嘎瓦嘎布观景台的行程,所差的,只有一个好天气而已。
  几天来一直很多云,出发的前一晚,在微博里说不知有没有机会看成雪山,有朋友留言说,拼RP的时候到了。
  事实证明,拼RP从来都不是姐强项。
  早晨起来,站在阿洛驿站的房顶上望了一眼,雪山的山尖清晰可见,于是按原计划出发。
  阿妮的丈夫拿了两根原生态的“登山杖”,分了我一根—一根一端削尖了的树枝——看起来很有点行者的范儿了。也多亏了它,那天的路走得实在太累了。
  出了镇,走过一条峡谷,接着上山,陡峭的山路走得气喘吁吁,到了山顶一个歇马的亭子,亭子顶上一个大大的马字。阿妮的丈夫指着西面的山说,这条路要翻四个山头,听完便绝望了,说实在的,真没看出到底哪座山才是最后的目的地。接着听他又指着旁边的贡当神山说,一会会爬到比那儿更高的地方,更加绝望……原来之前这一段不过是个热身的分量啊。
  路过普化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