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灯如漆

众生渡尽终有人在灵河此岸徘徊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78314
  • 开博时间:2004-08-22
  • 博客排名:第348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当别人谈论奥运时,我谈些什么

  
   四年一度的奥运会又开始了。你看,或者不看,奥运都在那里,不来不去。
   在这个谈资就是一切圈子的通行证的时代里,如果你还想在微博上饭局中妹子眼里维持你那个所谓渊博的形象,那么,接下来的不到20天里,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奥运达人是个不错的选择。
   首先,你需要确定自己已经不再纠结于英国和英伦三岛其实是一回事、博尔特原来不是美国人这样的小白问题了。
   作为普通级别的奥运达人,有些功课是必要的,不过要有所侧重,以下几种流派,总有一款适合你。
   小众派:捷径是知人所不知。所以足球篮球乒乓等热门项目还是不要花太多心思了。跳水和体操情况相对特殊,如果你能记住5253B是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屈体动作这些专业术语,也许会很有效果。百度一下小轮车、现代五项这些小众项目吧,击剑、马术、帆船之类的贵族运动更有助于展示高贵冷艳的气质。想要贵族范儿的同学们,“最爱看沙滩排球”这种话放在心里就好了。那些正准备去搜索棒垒球规则的孩子们赶快停手,它们是不会出现在伦敦赛场的,有时间不如去看看女子拳击这个新丁。
   掌故派
分类:耍孩儿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楼梦·读曲》:知音千古此心同



  几天来一直单曲循环江苏省昆剧院的折子戏《红楼梦·读曲》。
  红楼是书中最爱也是戏中最爱,结果就是每当听说要改编,第一反应都会不是期待而是担心。心目中的最美,改编时哪怕一丝轻慢,都会是亵渎。
  这次是惊喜。
  《读曲》演的是《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宝黛共读西厢,戏文唤起了爱情的萌动和生命的感悟。脱口而出的表白,似嗔还喜的慌乱,似懂非懂的情愫,加之一丝青春易逝的伤感,最后又还要不失于两小无猜的天真烂漫。无论是原著中,还是后来戏曲影视作品的改编,“读西厢”
分类:梦江南 | 评论:0 | 浏览:7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定州:古墓记

  回过头来想想,这一趟曲阳定州走得实在有点灵异。
  北岳庙看曲阳鬼未果,定州城内倒是实实在在到汉墓里走了一遭。
  到了定州下车后有些不知所措,看看天色不早,狠狠心拦下一辆出租车。问北庄子汉墓,的哥茫然,反问我在什么地方,心说我要是知道也就不能打车了。正想着,的哥已经在电台上求助了,里面七嘴八舌,最后终于有人指了条明路:是不是“靖王坟”?
  想着靠谱,急忙点头。没想到一个地名勾起了的哥们的兴趣,上了车还听的电台里面大家纷纷议论汉墓主人的身份,有人说是皇帝的堂兄弟吧——虽不中亦不远矣。有人接着问,那他和刘备是什么关系?——这话问得也很见水平。还有一位大哥出来详详细细解释了一番,最后补上一句,看你们愿意听,我就扯了几句。直到下车时,电台里的讨论还在继续。
  古城果然是有文化氛围啊。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20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曲阳:寻鬼记

  最热烈的向往总是远在天边,最陌生的美好却常常是近在眼前。
  发现自己其实从来没有用欣赏的目光打量过河北,所以,想补上这一课。
  五一假期去了曲阳的北岳庙,算是偿了一半夙愿——另外一半,全是遗憾了。
  春末夏初的正午,走进北岳庙时西南角一棵泡桐树上开满了花。结果从头逛到尾,一直都伴随着甜甜的花香。
  没有令狐大哥也没有仪琳师妹,甚至也没望见恒山的影子,北岳庙是古代遥祀北岳的地方,实实在在一座道家寺观。
  寺庙的布局格外规整,中轴线上前有御香亭,后有德宁殿,中间还有飞石殿的旧址——残缺之处往往是最具吸引力的所在,比如隆兴寺的六师殿和这里的飞石殿。据说当年舜帝北巡恒山,见到了一块飞石,到了唐代,这块石头又神奇地飞到了北岳庙中。“灵石东飞”的传说让飞石殿成为北岳庙最传奇的建筑,只可惜清末毁于火中了。
  中轴线两侧对称分布着一座座石碑和碑亭。从王禹偁撰写碑文的那一通石碑看起,一座座转到洪武碑楼,一篇碑文相当明了,说的是要给五岳山神去掉那些历朝历代加上的头衔,恢复本来的名字用,北岳之神就叫北岳之神。忽然想起来之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西厢

  
  
  我是那上京应考却不读书的书生
  来洛阳是为求看你的倒影
  
  浙百的《西厢记》一直是心目中的No1,没有之一。
  从来没有看过现场,甚至也记不得第一次看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种感觉,仿佛是张生在普救寺里遇上了莺莺的“临去秋波那一转”,从此一往而深。
  以为再没有机会现场看这出戏,没想到第一次有了这样的机会就是封箱版。
  年少时看西厢,爱的是词曲警人余香满口,还总感觉剧本的改编有些过度拔高了张生这个人物。多年后戏幕重启,茅版张生举手投足间的笃定,让所有的起承转合有了足够的说服力。戏里张生的爱情,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盲目的追求,是抉择时内
分类:梦江南 | 评论:0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书之家:为你痴情为你歌

  终于有机会到现场看了《藏书之家》。
  多年追慕浙百,对于这出戏的感觉却一直很复杂。《藏》剧抛出的是一个在这个价值多元的社会中多少有些沉重的话题:何谓藏?所藏何物?为何而藏?是否需藏?如何去藏?
  十年时光,戏从《藏》变成了《藏书之家》,剧情几易其稿,看戏人的心境也一直在变化。
  最初接触此剧还在读书,正在为了未来困惑:书架上落满尘埃的故纸日渐被人遗忘,少年意气,以为既然万物皆有始终,物竞天择,又何必勉力维持一份无力燃烧的余烬?留不住,不如速朽,倘若无法再创新的经典,就算熟谙“茴字有四种写法”又有何意义?是以那时看到《藏》的取材与内容,总觉其有些故作崇高。直到年龄渐长,重读当年匆匆翻过的经典,想法也发生了变化。再看《藏书之家》,方才有些走进了剧中的情境。
  《藏书之家》讲的是明末天一阁主范容守护书楼,收李贽《焚书》的故事。戏里借了天一阁为背景,用了些许天一阁的往事——比如为了登楼读书不惜嫁入范家的才女花如笺。然而戏中的一切却已是全新的解读与演绎,人物、故事、道具,大多被赋予了更深的符号意味,所指向的,正是浙百的自陈心迹,茅威涛的
分类:梦江南 | 评论:1 | 浏览:1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久很久以前 爷爷奶奶的老故事(三)

  前几年有次回老家,村子几位老人在村委会院里拉琴唱戏,提起来说,你爷爷要是还活着看到这些指不定多高兴呢,他最好的就是这个。
  爷爷对戏的痴迷,村里几乎无人不知。年轻时他拉了村里几名同好一起唱戏,名为“业余剧团”,一来二去还真的唱出了名头。
  拿手的剧目是《西游记》,文武带打,远近的村子里都很受欢迎。爷爷长得白,长相用家乡话形容就是很排场,于是演了唐僧,村里武艺不错会翻跟头的一个演孙猴。草台班子一切因陋就简,爷爷的帽子是一位手巧的舅爷拿纸糊的。演猪八戒的要扮个大肚子,手头有什么就往怀里一揣,有一回装了只小狗,演到一半狗就跑了出来;还有一回,怀里揣着一堆柿子就上了场,演到师徒几人走得腹中饥饿,八戒顺手就掏出个柿子:“师父,吃吧。”引得哄堂大笑。
  剧团虽“业余”,爷爷却完全是当成了正事来干。有一年,眼瞅着地里成堆的活没人干,奶奶心急火燎,爷爷照样白天晚上出去排练。奶奶是沾火就着的脾气,翻了脸死活不让爷爷出门。“唐僧”被困在家里出不来,一剧团的人急得没办法,一天晚上全员出动到了我家地里,孙猴也有,八戒沙僧也有,连黑风怪都来帮忙,七手八脚把该干的活全
分类:寄生草 | 评论:0 | 浏览:1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久很久以前 爷爷奶奶的老故事(二)

  奶奶小时候曾经有人给算过一卦,方式是用几张画预测将来的生活。奶奶的那一张画面是一个梯子,梯子上站了个小女孩,手里端着簸箕,踮起脚尖去撮房顶上的粮食。
  奶奶说那就是自己的命,好日子不是没有,只不过但凡有一分好处,也都得是自己拼了命地亲手去挣,谁也依靠不来。
  想想奶奶的一生,真的是一语成谶。
  奶奶的婚礼据说很盛大,只是不知道17岁的新娘心里是否会感觉委屈。进了门,一家人老的老小的小。公公身体不好,不大理会家里的事情;婆婆三寸金莲,重活干不了,人情世故一概不知;至于新郎,12岁的男孩脸上挂着似乎永远擦不干净的鼻涕,与其说是丈夫不如说是兄弟们更合适。
  摆明了是娶童养媳或者觅使唤丫头的架势,奶奶一过门便注定是家里唯一的壮劳力,尽管当时她其实也只是个孩子。
  娘家虽然小门小户,但也是从小被爹娘捧在手心里宠大的。突然间进入这样的角色,到底有多辛苦无法想象,让奶奶多年来没有释怀的,是她脸上的一块斑痕。
  对自己的容貌,奶奶最得意的就是肤色很白——那时候在农村,长得白几乎可以算是女子是否漂亮最重要的标准。出嫁
分类:寄生草 | 评论:0 | 浏览:7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很久很久以前 爷爷奶奶的老故事(一)

   看了青马博客转的一篇文章,忽然也想写写爷爷奶奶当年的故事,还有和他们相关的一些人和事。大多是奶奶在世时说起过的,不识字的老人,没有什么时代的概念,所以这些片段多半没有年代。人生一世,命运在那些大事件的变迁中随波逐流,然而每个人的过往其实都是独特的存在,只可惜大多随着斯人已去湮没无闻。努力地留住些什么,却也只剩了这些只鳞片爪的记忆。
  
  奶奶嫁给爷爷的时候只有17岁,爷爷也不过12岁,两个人算是指腹为婚。
  常常试着想象那场婚礼的情景,梳着黑鬒鬒发髻的新娘,一脸懵懂一团孩气的新郎,一条街从这边走到那边,便走完了一个17岁女孩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
  奶奶最喜欢回忆自己的少女时代。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掌上明珠的待遇。曾外祖母娘家是县城里的养得起马车的富裕人家,因为嫁给了家境平常的曾外祖父,在娘家备受怜爱,奶奶跟着也是格外受宠,隔三差五就被接到城里住着,怕女孩在“乡下”受了委屈。
  每次听奶奶讲起县城里的事,总忍不住想起《红楼梦》。慈爱的外祖母,舅母表姐妹的一屋子女眷。逢年过节,表姐妹们打扮得齐齐整整一
分类:寄生草 | 评论:0 | 浏览: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踪迹十年心

  好久不看红楼梦了。
  聊天聊起兴致,说到最后,突然想起当年逛过的论坛“悼红轩”。那会还在上学,刚接触互联网,白天晚上地混在九教的中文系机房,论坛里一群红迷,聊诗词聊情节聊人物聊作者身世考据索隐,热闹过许久。后来渐渐淡了,好多年几乎忘了曾有过这样一个地方。
  一时兴起,翻了出来。论坛还是老样子,账号密码也都记得。近期的帖子不多,翻了几页,当年几个熟悉的ID依然在目,已经消失在记忆里的当年说的话也都还找得出来。
  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仿佛一时间,看见了10年前的自己。
  忽然想起那个得了本甲戌本石头记当礼物的20岁生日,还有送书的人,那个会把周汝昌的新书复印了寄过来的你,还有借过来再也没有还回去的那些书,扉页上你誉抄的诗句和你的名字。
  不知怎么就忽然想到这些上头,那些东西还都在手中,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就这么一去不返了呢。
  
分类:寄生草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