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灯如漆

众生渡尽终有人在灵河此岸徘徊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378314
  • 开博时间:2004-08-22
  • 博客排名:第3481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流水年华春去渺

  

流水年华春去渺

 

上一次看现场版的《牡丹亭》,还是2005年。

那一年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巡演到南开,得到消息时已是三天演出的最后一天。辗转托了同学的同学找票,然后二话没说就上了去天津的大巴,坐一下午车赶到剧场,散场后还要坐半宿的火车回来。

那时候正是春天,绿柳才黄半未匀,时至今日还能想起那天傍晚车窗外的夕阳和桃花的颜色,却怎么也记不起帮忙找票的那个腼腆男生长得什么样子。

陌生的剧场里,台上台下都是年轻的面孔。那是名副其实的“青春版”,惊艳是为青春的美好,感叹也是为青春的美好。

所以很长的时间,一直觉得《牡丹

分类:梦江南 | 评论:0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杭州:爱情天堂

  

杭州:爱情天堂

 

    三月清明,温风如酒。

    都说西湖堪比西子,湖上的天气,也似娇痴女子的脸色,方才还是风和日丽,转眼便是一阵催花细雨。

    游湖的后生皱起眉头:说不清这番不期而至的风雨,是助了游兴,还是添了困扰。

    一把纸伞,一叶扁舟,一场宿命般的邂逅,西湖边流传了千年的这段旧闻,后面的剧情,你们都知道了。

    西湖初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京:在沧桑历史中诗意地栖居

  据说南京话称呼美女有个很特别的词——“潘西”,而谈恋爱就是“絮潘西”。这个如今听来有些不甚庄重的词汇,却似乎有个很古雅的出处,就是《诗经》中“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盼兮”。

  有人说,“潘西”这个词源于南京本地古老的方言。也有人讲了个无从考证的故事,说是上世纪80年代,南京一位男生爱上了班里的女生,偷偷递的情书中引用了“巧笑倩兮”的句子,谁知女生把信交给了老师,老师说了一句 “不好好学习,整天‘盼东盼西’的,怎么考得上大学”,从此“潘西”这个词便流传了开来。

  往来几次,南京在心中一直是这么一个“美目盼兮”的女子的形象。她不是天真的少女,也不是雍容的贵妇,而是个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的那一份独特的雅致。那种气质,是经历了世代的累积,和纷纭世事的磨炼,一切云淡风轻之后,沉淀下来的淡定从容。

 

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历史

 

  第一次到南京,住在明故宫附近一所

分类:伴云来 | 评论:1 | 浏览:25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作业)下关:寻常巷陌旧关山

  

  昆明到大理的火车,天不亮就到了下关。

  匆匆出站的人们,大多是奔着风韵犹存的古城大理而去,下关这座现代的城市实在少了几分存在感。

想去找找传说中的龙尾关——下关为数不多的古迹之一,结果还是在大理站前的一群客栈老板和出租车司机的包围下,逃也似的  上了开往古城的8路公交车。一边心疼票价一边看着车上的站位设置考虑在哪站下车,结果一位大姐热情地说,别看了,终点才到古城,小妹你在古城里定了客栈了吗?

   中途下车的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天还没有亮,街上冷冷清清,只有几个遛早的老人。下关风名不虚传,冬日的晨风,有点似曾相识的北方气质。

  过了西洱河上的黑龙桥,眼前一条老街伸向高坡上。街口几个小吃摊氤氲着家常的气息,来来往往都是些当地的老人。

卖饵块的大姐告诉我,这里就是龙尾街了。

  一块钱的饵块一块钱的粥,两块钱在街口解决了早饭。沿着老街往上走,干干净净的石板路,两旁建筑有新有旧,依稀可辨旧时商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4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作业)关于苍山洱海的风花雪月

年过得郁闷到不行了,开贴写作业。

2013年年底,假期不用有些可惜,收拾了下东西就出发了,暂时选定的目的地是大理。

后来发现大理真是个当你不知如何选择时最好的选择。在那个地方,游客看见浮华,文艺者找到文艺,爱或不爱生活的人们可以感受下生活,年轻人能够在此挥霍青春,年老者也能去寻找老电影中的回忆……总之,无论抱着哪个目的而来,也许都能带些收获走。

然后就在那个传说中温暖的云南,赶上了大理据说十年都没下过的大雪,并且带着这份难以言说的运气,看遍了苍山洱海的风花雪月。

(补作业)关于苍山洱海的风花雪月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8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反正睡不着了,半夜矫情一下

  1:20,换完稿,等待。大厅里早已不剩几个人,窗外的风声响得有些恐怖。

  索性打开窗户,午夜的风里,终于有了些白天没有的凉意。

  想起当年下班后一起在单位上网一起聊天的那些人。前几天,已经离开多年的M开了名单似的一一问我每个人的现状,结果发现即使身边的人很多都会答不出来。

  1:40,签付印。好久没结束得这么晚, 有点不习惯。

  2:00,下楼。半弦残月挂在原来那座五层楼的楼顶。

  多少回也是这样的夜里从那里出来,走回那间一到夏天就热得人恨不得永远不回去的宿舍,实在热得受不了,就和K一起坐在楼下聊天。那个地方,早已不复存在。

  2:05,长满槐树的青园街,总是深夜没有多少人的时

分类:寄生草 | 评论:0 | 浏览: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紫钗记:那场一掷千金的风花雪月

  

  言情戏里谈不得钱,往往一谈钱就注定只能站在视金钱如粪土的主角们身边当作炮灰陪衬。

  谈钱的言情戏主角倒也不是没有,杜十娘是最有名的一个。先是用钱来考验爱情,后来又试图用钱作为爱情的保证,最终她的爱情还是毁在了钱上——杜MM对钱的理解远比对人要深刻得多。故事的结尾杜十娘和她的百宝箱一起沉入江心,再次告诉我们爱情与金钱搅在一起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汤显祖的《紫钗记》,情节出自唐代蒋防的《霍小玉传》,原本也是一个杜十娘般的故事。戏曲版本削减了原著里现实的狰狞,赠送了一个神话似的大团圆结尾,别出心裁的是,戏中从未回避钱的话题,却借了这世俗的“阿堵物”,把一段爱情故事演绎得缠绵悱恻又荡气回肠。

  《红楼梦》里说过,才子佳人“皆由小物而遂终身”,《紫钗记》顾名思义,线索就是女主头上的紫玉燕钗。头戴华贵玉钗亮相的霍小玉,不是苦情的灰姑娘。她本是霍王之女,霍王死后,母女俩因不见容于兄弟,被分以资财遣居于外,郡主的出身,却是类似青楼女子的地位。

分类:解连环 | 评论:0 | 浏览:5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望江亭:不过是幸福而已

  

  谭记儿是关汉卿戏里喜欢程度仅次于赵盼儿的女主,只是《望江亭》里的爱情,却不是特别喜欢的类型。
出场时的谭记儿仿佛一个等待搭救的公主。少年寡居,无依无靠——还有一个困境是元杂剧中一语略过而京剧版本中展开了明言的:杨衙内之流钻懒帮闲的频繁骚扰。
  放眼望去,现实封住了所有出口,负气地说一句“不如出家算了”,扪心自问,真的甘心大好青春就如此葬送在黄卷青灯中吗?
  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踏着七色云彩来娶我。
  这叫作理想。

分类:解连环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域记)塔什库尔干:荒城之月

  

塔什库尔干的美是治愈系的。
  离开喀拉库勒湖,绕着慕士塔格峰兜兜转转,然后突然一片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那是个真正的世外桃源。阳光灿烂得有些奢侈,塔吉克村庄静静躺在蓝天下,每一种颜色似乎都被洗炼得格外热烈,姑娘们华丽帽子和鲜红衣裙,成了这幅田园画中最抢眼的一抹亮色。
  村子里人不多,常常会有人对你绽开羞涩而温暖的微笑。看到他们互相行贴面礼,有种踏入了一个古老的世纪的错觉。

  
  塔什库尔干美得完全出乎意料。
  其实一开始对塔县的兴趣只在石头城。大唐西域记里的动朅盘陀,玄奘归来时路过的地方,传说中120天建起的城池……所以刚放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域记)喀拉库勒湖:陌生人的慈悲

  记不清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一句话:我所仰仗的,不过是陌生人的慈悲。
  在喀拉库勒湖的两天,是这次南疆之旅最难忘的记忆。不止是因为难得一见的美景,更是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些陌生人给予的温暖。
  
  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沿途会路过两个湖,沙湖和喀拉库勒湖。
  见识了帕米尔高原天气的莫测,一路上强烈的阳光晒得人头晕,到喀湖时却是风雨交加。
  一下车,寒风裹着细密的雨点打了满头满脸,雨不大,却足以让寒气浸透了全身。班车上只下来我一个人,扯着背包站在乌云笼罩的公路旁,对着茫茫一片湖面,有种被世界抛弃或者抛弃了世界的感觉。
  事实证明在这个连珠峰都能变成公园的时代孤独只是一时的错觉。很快就被几个骑摩托车的当地人围在中间,他们是附近家庭旅馆的老板,难得有生意可做,忙不迭许下好处一堆,无奈价格始终居高不下。
  那样的价钱对我来说,还是奢侈了点。
  在麦田曾要了一家客栈的电话,掏出手机,号码没拨完手指就快冻僵了。
  很快,店主人骑摩托车过来接了我过
分类:伴云来 | 评论:0 | 浏览:6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0页/4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