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留下為時間

——恍恍惚惚里,转换街边的灯光,岁月被冲洗的现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615452
  • 开博时间:2004-08-21
  • 博客排名:第2195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8-07

冷自知胺

2020-07-27

mukj049

2020-03-08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舊年今日

「一」

 

舊年今日在香港看演唱會,那時候還以為幸福會長的有一輩子。

 

「二」

 

這一年能不瘋、不抑鬱自殘地活下來,到最近減持每天跑跑步,吃清淡健康的菜,已經是一個奇蹟。別讓我再多做別的,真的很累,沒有力氣。

 

「三」

 

看到跟那個人有關的蛛絲馬跡還是會掉眼淚。心痛是沒有方法合理化的。

 

「四」

 

三十歲畢竟不是二十歲。沒有人聽你嚶嚶窩窩,沒有人沒原因地對你好。三十歲是認命。接受一輩子大概就干一件事就不錯了。你並非天賦異稟,你也不是夢中彩筆,含玉降生。你需要擁有一樣讓你有安全感的東西。那必須不是愛情。

 

「五」

 

拒絕觸碰跟愛情有關的文學、影視,只看粗製濫造的警匪劇。

&nbs

分类:美利坚 | 评论:3 | 浏览:3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蓝巴勒海峡(三)

  

三、醉与醒

 

小时候读苏东坡的诗词,他的率直憨痴,他的多情而不自怜,都很容易懂,却一直不解他一次次将人生比作梦的偏执。大江东去,万丈豪情,即便最终樯橹灰飞烟灭,也未必和“人生如梦”有什么联系啊。对于细腻而不吝啬热爱的人,生命是如此真实地在空气、发肤间弥漫着,听,那里是冬夜炉火哔哔剥剥,这里是春潮带雨嘈嘈切切,及至绿槐高柳里的蝉嘶,天阶微凉后的虫唱,雨打芭蕉,露滴梧桐……如更漏,如钟磬,时时刻刻敲打在光阴的静谧里,伴着日常间每个皱褶的熨帖又乍起,作证了一个肉身会痛会痒的存在。怎么就不小心梦里去了呢?梦一定是梦,梦里的万弦喧哗、摇曳多姿,都隔了一层,于是梦里的呼喊没有回音,梦里的深爱没有面孔,梦里的恸哭,是醒来冰凉的枕巾。

 

东坡老儿定是酒喝多了,而我一直自诩清醒,许多年。

 

许多年以后的这一年,我在香港感到阵阵晕眩。多年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山海无恙,汽笛也不曾失约,那个夏日午后过度曝光的合影,是没有人可以证明的存在。正如七月最后一天的晚上,我重复着

分类:美利坚 | 评论:0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蓝巴勒海峡(二)

  

二、山与路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 这是李白赞美庐山之前,谈他对大山的热爱。

 

我也爱山。

 

北京是有山的城市。小学有年冬天,大风过境,天色大好,从稻香园可以看见远处香山样貌动人,于是父女俩就跨上车,骑去香山。

 

后来高中也有一个冬天,同样的山色招摇,我在化学奥校门口遇上一个男同学,一拍即合,逃课骑车去爬鬼见愁。印象里,还是爸爸带我骑过的路,冒冒失失向西去,竟不会错。

 

大学一年级,又骑车带着全班同学去香山,在山顶留下了那二十多个来自五湖四海、意气风发的少年,为数不多的合影。

山对于我,大概是一种象征。是挑战,是信守,是崎岖中没有怨言的专注。山路上,总是安静的只剩下自己的脚步与山风。而登顶的那一刻

分类:东方之珠 | 评论:0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蓝巴勒海峡(一)

  

在香港两周,日子飞快。每天晚上看着窗外蓝巴勒海峡的灯火辉煌,觉得自己沉在一个不知名的梦里。

无奈背负着功课,所以没有尽情的玩耍。事实上,在香港,总有这样那样的事由,令我从未尽情。这样,只是多了回味无穷。

简单记下在香港做的事情,以免忘记。

 

一、诗与音

 

刚来不久,便跟父母和珠海的教授们一起,去了西贡的塔门岛,吃了海胆炒饭和姜糖豆腐花。乘小巴去往西贡黄石码头的路上,同行的一位长我几岁的老师,来自台湾,讲了这样一桩趣事。他年轻时钟爱罗大佑,后来去北大读硕士,遇到一位同好。那人告诉他,通过博客,他发现在香港有位大陆女生,也爱罗大佑,并给他看了那女生的博客。原来讲的,就是我。而这位北大同好,是戴锦华老师的弟子,四川人,现在已经毕业留校。后来我们还说起侯德健、李泰祥,说起余光中,这位兄长说,小时候在台湾,大家都要读余光中,比如《还乡》。他喜欢末两句: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我说,这好像不是余光中原创,是宋词吧。几个人

分类:东方之珠 | 评论:2 | 浏览: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缺口

  

缺口

 

蔡琴

 

 

年輕求得圓滿 隨著歲月走散
忍不住回頭看 剩下的只是片段
生命不斷轉彎 起起落落變成習慣
愛情像是考驗 從不承諾永遠
這些年像陀螺一樣旋轉 愛恨都變得無關
過去的風雨留給別人評斷 無愧了一切都平淡
是有一點遺憾 幸福沒有答案
付出不能計算 誰能

分类:美利坚 | 评论:1 | 浏览:6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

  

写下这个题目,忽然觉得颇有些《故事会》的格调。

 

也罢。

 

人生不就是立志得诺贝尔文学奖,最后变成《故事会》么。一个一个开头浪漫的故事,慢慢变成残破

分类:摇篮曲 | 评论:1 | 浏览:1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回香港(三)

  再回香港,我只见了一位故人,那就是这个博客曾经提到过的Mr. Verbal。
  
  其实本来连他也没想见。因为去年春天和他在三里屯吃火锅,吃到最后两个人都只是埋头夹菜,无话可谈。不是没有善意,只是出了善意,也无他。只是巧的很,我去香港的头两天,他正好在gtalk上问我北京大雨,有没有事。我想这就是缘分吧。于是Mr. Verbal开着黄色mini cooper出现在我住的酒店楼下。我惊讶他几时学会开车了,他说好多年了。开车去吃早茶,结果那顿饭只吃掉一百多块,可是他因为违章停车,被罚了三百。我心里十分过意不去,他还是坚持把我送到半山的港大,才走。
  
  我一点也不像一个回来看母校的人。偷偷摸摸,浮光掠影。我只是指给你看著名的屠杀纪念碑和冷血屠城的大字。我没法指给你看,那些年我的寂寞。
  
  那天的阳光格外好。我们在主楼前合影。帮忙的是个专业摄影师,他一直强调说,光线太强了,光线太强了。可那一刻,我需要的,便是那样的暴晒。让所有的岁月的纹络,暴晒在阳光之下,无所逃遁。主楼后面就是陆佑堂,对于你,那只是李安
分类:偏偏注定要落脚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回香港 (二)

  (二)
  
  重登太平山的那个傍晚,南中国盛夏的阳光依旧热烈,只是不再有某年某月某日,你看到的蓝得悠远的天空点缀棉花糖一般的白云。多年后你知道,那个曾经的意向,叫做“轻盈”,那是专属于青春正酣时的词汇,一生只能有一次。
  
  九年前的中秋夜,你和同伴们在西环一家小店,分享几只从北京捎来的五仁月饼,然后从皇后大道西转到铜锣湾,去维多利亚公园看灯会。人潮熙攘,你意兴阑珊。回到宿舍,电视新闻说,今晚九点在维港有烟花表演,而山顶正是观景的好去处。广东话的新闻,你只听了个大概,抬头看表,还差半小时九点。你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儿,踩上球鞋,一溜小跑,往山顶奔去。隔了太长的年月,你已经记不清,从未上过山顶的你,是怎么从学校后山的小路,摸索到上山的路,又在昏暗的路灯下,走上山去。你更不知道,这段日后要用将近一个小时走完的“龙虎山健身径”,是怎样在那个中秋,缩短成半小时的旅程,把你倏然带入漫天烟花编织的wonderland。
  
  "Wonder",你忽然想强调,是那些年你生命的主题。生活有太多层面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1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回香港 (一)

  (一)
  
  2007年6月的最后一天,我坐上由红磡开往北京西的“九八号”特快,离开这里,正如更早四年前的七月,我从北京坐“特九七”来。我没有问自己,什么时候再回来,香港,这个从陌生到熟悉,又渐渐遥远的名字。像是谈了一场四年的恋爱,当初那个陌生人,你们偶然相遇,你抱着十九岁的全部骄傲,不假思索地投入他者的世界。在他的世界里,你壮怀激烈过,最终是跌跌撞撞,笑与泪参半,换来结结实实的成长,然后趁年轻还有勇气,你说,我们分手吧。
  
  分手不久,你遇到新欢。糟糕的恋情,更加不需要回忆。任凭那些太平山上全天下最好看的烟火和灯光旖旎,你都冷冷地在心底说,我不属于这里,你不属于我。
  
  一晃又是五年过去,你离开这里的年头,已经多过你在这里的岁月。你爱的人又转了几个身,你好像遇到了可以当作家的归宿。忽然,你很想去看看这个老情人,这个占据了你青涩年华最不愿意回忆的大部分岁月的已经陌生的人。
  
  香港,别来无恙。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梁启超治国学杂话

   摘自《梁启超全集》第14卷 中国历史研究方法 附录二 第4242-44页
  
   学生做课外学问是最必要的,若只求讲堂上功课及格,便算完事,那么,你进学校,只是求文凭,并不是求学问,你的人格,先已不可问了。再者,此类人一定没有“自发”的能力,不特不能成为一个学者,亦断不能成为社会上治事领袖人才。
   课外学问,自然不专指读书,如试验,如观察自然界……都是极好的,但读课外书,至少要算课外学问的主要部分。
   一个人总要养成读书兴味。打算做专门学者,固然要如此,打算做事业家,也要如此。因为我们在工厂里、在公司里、在议院里……做完一天的工作出来之后,随时立刻可以得着愉快的伴侣,莫过于书籍,莫便于书籍。
   但是将来这种愉快得着得不着,大概是在学校时代已经决定,因为必须养成读书习惯,才能尝着读书趣味。人生一世的习惯,出了学校门限,已经铁铸成了,所以在学校中,不读课外书,以养成自己自动的读书习惯,这个人,简直是自己剥夺自己终身的幸福。
   读书自然不限于读中国书,但中国人对于中国书,至少也刻和外国书作平等待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图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5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浩浩汤汤入海

  上海火车站在浦西的闸北区。和北京站、广州站们一样,上海站拥挤、紧张,翻新中难掩陈旧,空气中是从小闻惯的“火车站”的味道。腥臊、潮湿、迷障,从月台下铁轨的缝隙里飘散开,穿过没有电梯的地下通道,钻过出站验票口,躲进小件行李寄存处,或随着每个旅行社拉客人员的吆喝声,扩散到老远。
  
  京沪高铁通车以后,西郊的虹桥枢纽承担起一大批运输旅客任务,新的候车大厅与飞机航站楼的组织结构近似,旅客按登车口候车上车,是处锃明霎亮,颇有一派新世纪气象。
  
  而上海人,还是习惯管闸北的火车站叫“新客站”。这是一位上海新媳妇儿告诉我的,在我二把虹桥站当老站,误了动车以后。
  
  我对上海,还有许多问题,没来得及问。最让我着迷的,不是法桐下幢幢洋房改画廊堆笑来迎金发碧眼游客,她说她爷爷的爷爷在这里开店;不是做旧的石库门兜售义乌产的美人儿月份牌,王家琦瑶、佳芝一颦一笑犹存;更不是已无行船的苏州河隔着水泥堤坝轻搔黄浦江,一只蓝色牙膏状“海宝”站岗放哨说“白特西梯,白特来福”。我独钟情两样:浦发银行大楼上“东方红”不失约的报时、革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1 | 浏览:4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过杭州

  两年后,又到杭州。沪杭高铁,只消一小时多一点。
  
  还是先住在杨公堤上,曲院风荷对面的金溪山庄。饭后在曲院风荷中散步。
  
  第二天去味庄吃点心,点了荷花酥,片川儿,猫耳朵,茶酥,葱包桧。
  
  饭罢就走进花港观鱼,买了三块钱的鱼食,站在桥上看鱼成群结队来,同来的,还有一只绿头鸭。笑曰:新西湖十景之一,应该有“花钱喂鱼”。康熙题的“花港观鱼”碑,某导游说鱼字是错别字,应该是四点水,康熙酒醉只写了三点。狡辩曰:四水是火,水深火热;三水才是水,风调雨顺,与民同乐。“明明是错了,还要自圆其说。这点跟我们的胡XX提出和X社会是异曲同工哇。”
  
  路遇一个老爷爷开着电动三轮车,带着老伴儿在湖边慢慢行驶。车上有个扩音器,放着节奏感十足的音乐。仔细一听,竟是《皇后大道东》。顿然来了精神,跟着他们走了好远,直到车子消失不见,声音渐行渐远。老头儿车把上挂着一壶茶水,老伴儿带着墨镜,低着头,并没有什么精神。背后,不知道是如何的一生的故事。
  
  曲院风荷西门出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0 | 浏览: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信党的年纪

  回到北京了。
  
  昨天去办理一个证件,要填写政治面貌,掐指一算,我已经过了团龄,于是理直气壮地填上了“群众”。想起来小时候爸妈讲过一个笑话,说是青工没文化,组织让填政治面貌,答曰:“漫长脸”。
  
  早上能听见家附近小学操场上放广播操的音乐,想起来那些年少时的升旗仪式、运动会、歌咏比赛。不知怎的,就把老狼的《恋恋风尘》唱成了:相信党的年纪,没能唱给党的歌曲,在我一生,总时长追忆。
  
  楼下万圣,在热销周濂的新书;醒客咖啡店,推荐的饮品是刘瑜的“送你一颗子弹”。这一对儿,都是刘老板的常客。还有韩寒的海报,贴在二楼招摇的位置。文人们的互相捧臭脚,实在让人咂舌。
  
  和基友闺蜜一边吃火锅一遍吵架,说到最后,两个人都哭了。十六年来,我俩没红过脸,这是第一次。他不能理解我的委屈,我对他的境遇也无法评价。两个都貌似靠谱的上进青年,背后都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纠结,那些关键词,大概还是超过了一般同龄人可以承受的极限。以前,遇到想不开的朋友,我总会多少劝上几句,“没事,加油,会好起来的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月被冲洗的现场

  博客关了很久,因为感到疲惫,因为无暇打理,因为不忍心剖开自己给别人看,因为不再有强烈的表达欲望。看到骏马兄的感慨,忽然想写点什么。其实也没有什么主旨,就是忽然觉得表达本身,是一件温柔端庄的事情。
  
  我有多少个脸孔示人,早就说不清楚。别人眼里的我如何,早已经不在乎。开这个博客的时候,我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用爸爸的话说,“奶声奶气”的,善感而茫然。现在不敢说淡定了,可是这几年,经历了几桩真正称得上“事”的事,渐渐能够接受人间诸事的复杂性、不确定性,渐渐明白,人生永远是不可能有确定解的概率过程,问题不会“结束”,他们随随时产生,随时得到回应,又随时变化。究竟有什么是确定的呢?其实我并不知道骏马兄文末的答案。
  
  自问这一程的得著。我想是更加了解生之有涯,对自己应该更有耐心,对他者应该更宽容,对世界,则实在不必抱太大期望。在所有的“为了生存”之于,倘若还能付得起一些“超越生存”的真、善、爱,便已经十分知足了。这其中包括知识带来的趣味,用形式逻辑来归纳社会现象产生的思维内部的某种吸引力(gravity),不同政治立场交锋带来的
分类:黄粱一梦二十年 | 评论:6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4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