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诉离伤

我们拖着躯壳,沿途总得发现些快乐。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37800
  • 开博时间:2004-08-20
  • 博客排名:第145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我们的青春,不过一场红拂夜奔

  最近只看书,所以博客只有书评可写。
  再拿起王小波,是很需要心理建设的事情,小时候,压根就没看懂。觉得他满嘴胡诌,不说人话,尽打诳语。所以他在我心目中有很恶劣的印象,就算万千文艺大咖小卒都誉他为神,我常常只默默不开腔。虚荣心令我不能宣布我其实就没看懂过他,从众心又令我不能宣布我其实一点都不喜欢他。在大众偶像方面,我一点都不特立独行,爱陈坤爱得要死就是明证。
  24、5岁的时候,看了李银河单方面出版的《爱你就像爱生命》情书集子。看过之后,一身冷汗,我这辈子写过的情书,要是被历任前男友们集结,恐怕也是要小小地轰动一下文坛的——不为质量,单为数量。年轻,精力旺盛,有太多的爱淤积在胸口,遇到一个人,就狠狠地喷发,如同油田初开,也不问人家是不是承受得起——这就是文艺青年的通病,自己爽了就行。写情书就是最典型的自己爽的事情,你看不到别人读它时候的表情回应,也不用看到,反正自己写的时候,且哭且笑,写完之后,舒坦得恶贯满盈。
  当年,王小波的小说没看懂,情书却狠狠地虐了我一把。他真是个孩子啊,40岁也还是个孩子。我越来越确信,只有文艺青年才能一直保持这种“孩子”的状态。什么状态?永远好奇,永远躁动,永远有给不完的爱,永远不怕袒露,永远不怕伤害。不怕,是因为复原力强悍,痛得死去活来一场,下一段,又虎虎生威。这就是生命力。保持这种生命力,不是湮没在营营众生里可以做到的。
  所以我在喜欢王小波的文字之前,首先喜欢上的是他的爱情,他在爱情里的那个状态:我爱你,所以我把自己捏烂了,揉碎了,打扁了,踩塌了,给你。你的爱没那么多?没关系,我的爱很多很多,我来补,我与你谈恋爱,你只需要付出半份爱,剩下的一份半,都放着我来!
  这是最好的爱情,这是最无私的爱情,但势必,这是太容易失败的爱情。
  
  然后好几年,我都不看王小波了。
  然后这几天,我看了《红拂夜奔》。
  然后重新地,我爱上王小波了。
  看嘛,还是大众偶像,真滥俗,真不特立独行。
  
  《红拂夜奔》里那些数学原理,还是看不懂,一头雾水。但是小说本身的趣味,一点点从文字里浮现出来,是我20出头的时候完全没有看到过的。有的人写东西,就是有这种能力,让散发着臭味的铅字浮现出一种气象万千的生机。你会在看这些黑白文字的时候,看到另外一种五彩斑斓,目不暇给。因为呈现得太好了,看起来很累,半小时左右就要休息一下,消化一下,不然困意就来了。我们的大脑在接收过多信息量的时候,来不及就很容易困。
  写爱情真的很容易,爱来爱去,1000个美好的形容词,有能力排列组合,词汇量大的人,都写得好,通通不过如此。
  满纸没有一个爱字,却把一种疯魔的生活状态,爱的状态,写得活灵活现,才是本事。
  《红拂夜奔》很奇幻,时空交错,数理化与文学混杂。王小波甚至没有写红拂的美。但你只需要看上一章,就知道她有多美。她与26岁的酒街坊寡妇相比,她身上的不管不顾,迷茫无知,下意识跟着感觉走的莽撞之美;与虬髯公和李靖的纠葛,不知所谓的迷恋与怀念,还有殉情,常年保持的性感之美;现代“王二”与合居小孙复杂的肉体关系相较,红拂简单直接,毫不选择焦虑的纯净之美。
  用历朝历代,任何一种奇异的审美标准来衡量,红拂都是美妙的,尤物。哪怕她荒诞地发长三丈,洗头需要十几个人帮衬。
  然而最让我觉得有趣的,是洛阳城与长安城的形成和腐朽,是李靖年少落魄至老来装傻漫长一生的畸变。用很《语文》课本的话来说,就是“人性如何影响了历史变迁”,“在环境的更迭下人物如何一步步走向妥协或者反抗的命运”。打出这两句话耗了我接近5分钟,因为我实在想不起当年语文考试归纳中心思想时候烂熟于心的那些句子了。看,无论怎么烂熟于心的东西,终究还是会遗忘的。
  迟早有一天,我们通通都会忘记,那些压都压不住要给出去的爱,那些泣血而成的情真意切的句子,那些痛苦抑郁和爱一样浓烈的因为得不到而生的恨,还有,红拂为什么夜奔,又为什么要殉情。
  迟早有一天,我们会遇见一个人,他接住你的激越,耐心地把你的爱塞回你的胸腔,轻轻抚摸和按压你狂跳的心脏,告诉你,亲爱的,慢慢来,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慢慢来爱。于是,你的思绪不再狂乱,你的心口不再隐痛,你的心脏瓣膜长出一棵幼苗,你看着它,决定用一辈子的时间,拿自己太多的爱,浇灌这幼苗慢慢长大。
  红拂夜奔的青春渐渐远去,我们都在时光的河流里,安静下来。
分类:久不执笔 | 评论:0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一,不二。

  昨晚看完了《不二》。看完之后,失眠了。失眠的一个多小时里,一直有冲动想爬起来写点什么,结果纠结于今天的工作,无数次告诉自己要睡觉睡觉。
  结果,今天忙到现在,忙完了工作,但点开博客,很明显的,昨天的欲望消失了。那些夜半想到的美好的字句,全部消失了。消失得我垂头丧气。
  哀叹。搞文艺和搞事业就是不能同时搞啊,没有办法兼容的。文艺和事业是太极端的两件事情。一件没日没夜,只有感觉做主,凌晨四点和下午两点,想睡想起,想停想行,都得随意。至少达到物质和行为上双重的自由,才有尽情发挥的可能。而另一件,你得好好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和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一样,配合他们的时间,与他们安排正常的会面,然后,你的事业,才能慢慢慢慢地得到进展。
  绝对是个悖论。
  我又是一次只能用心做好一件事情的单细胞动物,悖论一出,立刻歇菜。
  像冯唐这种一边世界500强当高管,一边写出奇书《不二》的,与我相比,就是单细胞和人类的差别,基因问题,连羡慕嫉妒恨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我做了一个选择。我先搞事业,实现那点物质和行为上的自由。
  好在我对事业的要求,实际上并没有我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高远。我心知肚明就行了。商业利润三千,我取到可以果腹御寒的那一瓢,我就要搞艺术去了。这可不是口号,这是目标。
  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希望还是大大的,不用多久,三五年。三五年之后,我还年轻,没有更年期,没有绝经,见识过足够多的人,体验过足够浓厚的感情,积累沉淀,慢慢整理。会有东西出来的。我不急。
  
  说多了。回来说《不二》。
  头几章把我看得发昏,几度看不下去。所以导致10万字半个月的阅读速度。
  从中间开始,进入那个世界了,渐渐地一页三叹,还是看得慢,因为舍不得,舍不得太快读完,舍不得马上出现那种一本好书读完之后的虚无感。
  到最后几章,又停不了了,太多臆想之外,太多奇幻仙境,放不下啊!
  真是奇书,旷世不旷世我不知道,反正是我近年读到的,难得让我失眠了一个半小时专门用来回味的奇书。
  
  结局到敦煌为止。敦煌是我此生最大的一个梦想。无数次,我想象自己靠近那个地方,就有想哭的冲动。那种感觉很难言。
  去年年初,前男友的妈妈带我去看八字,老人家信任的当地“大师”说我不可以进庙。我笑笑,点点头。
  其实我早就知道,从小就知道。只是从来不愿意遵从。每一个看过我八字的“大师”,都是一脸的神秘,说七七八八的废话,完了交代一句,“你不能进庙”。我耳朵都听起茧了。
  几年前还遇过一个奇人,非大师非和尚,红尘里打滚的一个老商人,据说经历过很多神奇有玄机的事情。他更直接,直接给我来了一句:“佛不收你,你不向佛,你进庙干什么?”
  好嘛,我就是个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气场,对了嘛?我就是个妖,可以这么说不?你们满意了不?
  打算好好守着不进庙的规矩,是做公司之后。我觉得我既然起心要好好做一件事情了,那么我得听点古往今来的经验谈。没人教我商场规则,我要自己摸爬滚打,那我先把佛祖安抚了,让他们不恼我,是不是良善的气场会离我近点?于是去年年初到现在,我再没进过庙。还打算继续遵守下去。
  但是敦煌。敦煌怎么办呢?
  敦煌不是庙,但敦煌是修炼场。在我心目中那是中国传统艺术,包含一切艺术,画诗乐经,所有一切,集大成的地方。任何一个想搞艺术的人,到了那儿,只能自惭形秽,只能跪下,只能默默垂泪。没去过的人,妄言这些,可能夸张了。说不定真的去了,漫天黄沙,傻站在那儿,只想回酒店洗把脸做面膜,什么灵什么感,通通风化。
  可我心里的敦煌,就是个神化的地方,就是值得我这样发臆想的地方。
  但敦煌是最有佛性的地方,我这个佛不收的人,又怎么办呢?近了露怯,不去不甘。
  看完《不二》,有答案了。
  这个答案到底是什么,我还说不出来。只是愈发清楚明白:修炼,是每一处人生,都可以有的事。不用斋戒不必打坐,我们心里早有足够多的尘埃,值得去计较。
  冯唐写了一句话:只要是花儿,哪怕是虚空中的花儿,为何不能尽情开放?
  
  我记得自己曾经对一个人说过这样的话:如果非要让我们俩的其中一个人完成关于对“文艺”这件事的追求,我愿意那个人是你。
  当时当下,都是感动的吧。别人被感动,我感动自己。
  如今回头来看,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真心有多少,而我又为此付出了多少,在那段值得记忆的时光里。别人现在知不知道,都不重要了。因为,对于自己来说,不甘的尚未完成,对于别人来说,早已经过去了。
  而现在,被逼在弦上了的箭,被《不二》感动,被大入世的情怀感动,要捡回自己的“文艺腔”——这不死的永恒意念,这虚空里灿烂绽放的花儿,这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看,一不小心,我又被感动了。还能感动,说明一切都保存完好。
  天太阴了。你好,梦想。
分类:天天添乱 | 评论:1 | 浏览: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膻中穴

  半夜三更爬上来写博客。
  周末晚上,总是舍不得早睡。在天涯上乱逛,看到一个说法:胸口正中,双乳之间有个穴位叫做膻中穴,主管爱和同情心,揉揉看,看痛不痛?如果痛的话就是同情很多,或者被爱暗伤过。——但是再痛都要揉散,累积太多暗伤不好。
  我悄悄地按了按自己的。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反正是痛。真切的痛。
  可是我不想去揉它。我相信那个穴位主管爱和同情心,但是我不相信我能把它揉散。
  就算是痛,又怎样呢?都挺好的。
  若是真的,有得痛,说明爱过,说明同情心很多。这可不是什么坏事儿。
  伤,谁没有呢?到了这个年龄,我们哪个不是,揣着一点愁,很多伤,把日子努力地,一天天,过下去?
  只要活着,就还会遇见爱。
  只要痛着,就有痊愈的一天。
  只要想着,那人就永不消失。
  只要等着,奇迹就能出现。
  美好,都是我们挣来的,是福报。
  没有无缘无故闯进生命的幸运,只有真真切切从废墟中重又站起的美景。
分类:天天添乱 | 评论:0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便来两句,都要乱今生

  等朋友来找的下班时间,意外算完一笔预算。我算账的时间,总是比写方案还长。
  天生弱项,只有小心再当心,才能克服。
  其实我的弱项也远远不止这一点点。认不得路,算不好帐,计不来得失,收不回爱恨。林林总总,哪一项,不是要命的?
  没有大智慧,就别作壁上观。
  一头栽入红尘中,摸爬滚打,快意恩仇,也就不枉费了。
  看《北京爱情故事》,主题曲插曲背景音乐都是汪峰,主人翁是玩乐队的,简直过分。汪峰再不能听了,听到就揪心地痛。跳过一段又一段,还是猝不及防就有一段冒出来,扯得人神经裂开,欲哭无泪。
  我没有好,我暂时还好不了。都别管我,也别担心。
  不过是时间罢了。时间过去,一切痊愈,个中煎熬,还不是只有自己慢慢熬。熬成浓汤,为未来做营养。
  好在我有时间,我多的是时间。
分类:天天添乱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承恩

  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这种话,不是人人担得起,能有这个担当的。
  所以,如果自己真的做不到,也不必苛责。尽力罢了。
  自从有了微博,经年不写博客。写方案,想言简意赅,写生活,也恨不得言简意赅。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思维极端,偏执,连坐在电脑前慢慢打字,梳理的过程,都不再有。
  这可算是社交网络发展时代的大悲哀?
  真正的文人墨客、艺术中青年,愈发少了。大家都在网上博一个出位,或者博一个假低调。看到那些“清高”、“优雅”、“淡然”的字字句句,就想发吐。真有突然之间冒出来破口大骂的,八卦一下,博个茶余饭后的笑料谈资,也不过如此。
  真正的好文字,到哪儿去了?
  看《后宫甄嬛传》小说,心生敬意。看《不二》,心生妒意。看《遇见未知的自己》,心生惧意。
  安得下心来写字的人,都比我们这些灵魂飘在半空,假装看透冷暖者,更加大出世。
  承所有写字者之恩,把自己埋起来,阅读,然后理解,最后懂得。
  懂得者,是有福的。
  说回到开头。万箭不必生受,穿心不必强忍。这世间既然最难的是懂得,那么,先把自己放到懂得的位置,未免不是一种洒脱和尊重。
  至于对方的懂得与否,那又是另外一件事。若能,便又是承恩了。承你之恩,才得放下。
  天气太阴霾,春天早点来吧。来了就又是另外一派活色生香了。
分类:时间流沙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哇呀呀~

  终于把老娘的天涯账号密码找回来了!找了一个多月!
  一筹莫展之际~柳暗花明!
  找回来写博客的第一次验证码就是1731。
  
  就酱!
分类:天天添乱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句无可考的话

  据说是詹妮弗·安妮斯顿说她与皮特那段婚姻的。但是并无可考。
  这段话击中了我。看着,想了很久很久。
  坚持是一种重要的品质,无论在事业还是在婚姻。很多时候我们的成败并不在于事情本身发展的程度,而取决于你坚持了多久。
  这几天看乔布斯传记,同样看到这一点。放大至整个生活,似乎我们进退两难,唯一能做,也唯一正确的事情,都仅仅剩下坚持而已。
  坚持是巨大的力量,引导我们直面痛楚。痛楚和伤疤如出一撤,见血,甚至放血,方有痊愈可能。
  这些话似乎是废话,几乎没有什么一再重复的必要。但一再重复,也是一种坚持,持续给自己注射强心针,让自己保持“打鸡血”的状态,期待事情能往好的方向发展。
  很幸运的是,至少目前,我看到,事情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每段关系都有漩涡和波浪,有时很艰难,有时很宁静,有时充满乐趣。最艰难的时刻往往是你想追求一种完美的境界,但那是可笑而不现实的。婚姻最神奇之处在于,在经过了那么多漩涡和波浪后,站在你身边的还是同一个人,你仍然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爱着对方。每次争执,总能让你们重新相遇,重新相知,重新相爱,在婚姻中,你们再展开一段新的婚姻,如此永远延续,没有终点。这就是我喜欢婚姻的原因,也是我希望从婚姻中得到的。但是很不幸,我们生活在一个任性的时代里,一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糟糕,过不下去了’,那是最重要、决定性的时刻,因为一旦有了这种想法,人们自然而然就签订了离婚协议,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互相迁就、互相认错、重新证明爱情的机会,那才是最美好的。但是很遗憾,这不是他的婚姻观。我们的观点完全不同,若观点根本不一致,就无法勉强继续一段关系。我希望获得的是灵魂深处最忠诚的关系,但是他有权选择另一种形式,于是他选择分手。”
  
分类:杂七杂八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9页/7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