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200834
  • 开博时间:2006-08-18
  • 博客排名:第8450位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梅花山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5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test

  台湾行记| D7 东源—垦丁
  
  
  这一天日期是11年12月30日。“哭泣湖畔石头屋”的房主也没有再出现,任我们早起自去。这家民宿还是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清晨半睡半醒的时候,似乎有两只猫一边说话一边从门口溜达过去了;爬起来看窗外,又是一片长满野姜的沼泽。记不清是谁了还指着窗外说,草丛里为什么摆着一把白色椅子。跟当时的气氛倒是蛮般配的,然后发现那是屋里椅子的倒影。
  
  在雨中继续昨天没下完的坡,居然仍然有很长。昨晚和我们反向而来、同样夜宿东源的哥们之前就是在黑夜里上着这些坡。我们留宿东源是对的。同样地,他们如果在旭海选择了继续走,那么到东源似乎是必须落脚了,到下一站还要很远。
  
  下坡的时候我继续压后,因为对南澳的爆胎心有余悸,所以不敢走快;ZS因为闸线爆过,也比较小心地控制着速度。TL在我们前方不远。。。然后在一个兜得很大的左弯处,她摔了= =
  
  当时看起来不是很严重的样子,所以出现了她们处理伤口,才子拍她们,我拍他们的景象。一辆过路的车好心
分类:游记 | 评论:0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郎景和

  今年我读了不少关于妇科的书。起因相当奇怪,而且要从前年说起。当时一位从初中起的朋友因为bf被家里反对,搬出父母买的房到我的屋子来住。我觉得我们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一起散步逛街看电视什么的。大概是七月初我出了趟差,走前还欢快地说回来一起看世界杯决赛。结果我回来时她没回来,东西也没有收拾而我后来慢慢意识到她是搬走了。(但还留下一只猫,我和那猫大眼瞪小眼很久)
  然后元旦前我听说她生了一个男孩。
  我被震住然后想了一些事情。除了其他方面的,还诧异为什么会跟一五个月的孕妇朝夕相处而毫无察觉。于是我默默地爬上搜狐和人人影视,看完了能搜到的所有协和妇产科的公开课。看完以后我对妇科和产科的了解增加了一些,但还是觉得无法看出来出五个月(或随便几个月)的孕妇;不过那时候我的想法又有变化,觉得随便吧。
  那时候我发现一位叫郎景和的教授讲得使人爱听。而且好像还出了散文集;于是又把他的书买了回来。《妇科手术笔记》,自己都觉得好神。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跟我妈说我买了郎景和的书,我妈大兴奋说,这个人写的文章好啊,你怎么又想起来看了?我说什么叫又……我妈说你中学的时候他就在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盲人摸象的西湖六吊桥

  最早读抽屉《越君允常及其宫廷》系列的时候,亦真亦假的吴越风俗和人物描述让我着迷,但不是fan上了谁——我当时觉得,这文章里没有让人崇拜的人物,甚至让人喜欢的也说不上,比一部分带着偏爱塑造主角的严肃文学还要严肃。这就是我对抽屉的认知,习惯性地忽略人物看背景,看字里行间透露的、作者的世界,作者的话。我是很多年以后才慢慢地明白过来她笔下许多人物的关系是所谓“BL”,这样横亘天空的反射弧。。。这本书里我也不甚清楚石号号和豆科学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老了,不是很能体会一些激烈的情感,或者我体会过的激烈的情感里并没有这一类,但我能够感觉到她的主人公所处的,社会环境?就像从前看《白色夹竹桃》《烂柯》《扭汤匙》时候感觉到的一样,并深深想起身在其中的人们——现在这种人很少出现在文学书里了,呐,真不知道别的人都在写什么。她说这本书是写给莫里安的,并且想要写出“不待风吹而自行飘落的、人心之花”,我像当年察觉BL一样迟钝地没有感觉到(这都是人物关系方面的),却被别的地方触动了。这算是对着目标射出的一发霰弹,击中随机的人的心里的随机的角落吗?
分类:闲聊和闲书 | 评论:9 | 浏览:6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博物馆刷数据

  
  到今天还有人说,要了解一个城市,最快最好的方式是去它的博物馆。作为一个从小就听到且实践过这话的人,如今听到2b拿这套去哄(目前暂时)读书和经历还不多的小孩,简直恨得磨牙。
  
  就好像我们看到宜家的瓷器,就可以类推它店里其余木、钢、塑料、玻璃……等我们不大了解的材料制品大概处在什么档次,对于“从陌生城市的博物馆了解陌生城市”,一个类比就是,一个外人去过国博之后,对中国能有多少了解——显然,能了解个屁。说不定从进门查证搜身那一套程序,得到的中国认识是最真切直观的哩。
  
  善良民众如我的一些父辈,主张去博物馆的理由,我自己加上前提,归纳如:
  
  一、(在地方历史可以由博物馆了解的前提下),增加对当地的了解;
  
  二、(在(一)成立和历史值得尊重的前提下),增加对当地的尊重。
  
  (一)即不成立。因为如今大多数城市的人文现状,基础顶多追溯到明清,而起决定作用的因素,则几乎全在民国至49年后。经过蒙元、五代、永嘉之流几次大变动
分类:闲聊和闲书 | 评论:0 | 浏览:4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园草木》

  令人作呕。
  ======
   “‘X大最美的十棵树’中列出了:三角地的柿子林,西门南华表旁的银杏,静园草坪的松树,一院到六院的爬山虎,临湖轩的竹子,未名湖南岸的垂柳,浴室南面的英国梧桐,五四体育馆大门旁的白蜡树,南门主路旁的槐树,三教足球场东边的白杨树。……”
  ======
  以官方口吻列出这个名单有点像笑话。很多树即使从大众标准也完全更有资格入选,比如可以问为什么没有湖心岛的柳树,或者承泽园的流苏,或者老生物楼前的七叶树,或者文史楼门口的杜仲,或者三教东头的海洲常山,或者燕南园66号门口被砍了的大蔷薇或者三松堂里半死了的三棵松树。
  十景病俗不可当。
  硬伤更使人尴尬:三角地的柿子林98年就砍了,英国梧桐应为法国梧桐,白蜡应为青岑。我不知道这本书有没有以及在何等程度上借鉴了刘夙的燕园草木志网站,如果借鉴了,或可少出一些丑。
  对园子里的植物我自问还算熟悉,什么地方有什么树,可以随时穷举。但现在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意义。
  我也曾经为五四门口的青岑惊艳,殷勤欹斜的姿态,秋
分类:Flora&Fauna | 评论:0 | 浏览:9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异乡的植物

  
  白居易有一首《庭槐》:
  
  南方饶竹树,唯有青槐稀;十种七八死,纵活亦支离。何此郡庭下,一株独华滋,蒙蒙碧烟叶,袅袅黄花枝。我家渭水上,此树荫前墀;忽向天涯见,忆在故园时。
  
  让人想到北京这现今的都城,也是青槐满道。去而复返,乍一见面,觉得亲切。大学时南方的同学,买了盆栽榕树养在寝室,大概也有相似的意思。去年看赖瑞和的书,实际上唯有最后一段讲唐代士人之“宦游”的,有一点击中了我。印证于已有的知识,意识到唐诗里反映记叙了比印象里更多的现实生活,尤其是白居易这类诗里存留有多少他经过之地的景观细节,让我对他的好感多了一些。
  
  司空图的“莫怪行人频怅望,杜鹃不是故乡花”读来也好玩,我今年也见到“不是故乡花”的大树杜鹃,但只有欢喜赞叹。盖旧世的乱离之音,殊不足为训;作为新时代的太平犬,心态开放思想积极嘴巴甜随时随地赞不绝口也是必须的。
  
  我觉得认识动植物并不是做任何事情必要的工具,但确实是可以促进情感发育的知识。异乡的植物,同与不同,只要能够意识得到
分类:Flora&Fauna | 评论:0 | 浏览:5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霹雳】白无垢

  2009.7  
  
  白无垢,苦境魔界智者。活跃时期从江湖血路22集开始,经过风起云涌I、II,到争王记第一集退隐结束。
    他出场期间干且只干了两件事,按时间顺序排列,是:一、救天魔,复兴魔界;二、救天魔,复兴魔界。
    ……
    江湖血路是一部有趣的戏。
    魔界的地位从楚汉之一而至春秋霸主,再后来就沦落成陈蔡息卫一流,想起来了都可以打一打的。又不是主角,霹雳可以无限回圈地演素还真复活记,不可能无限回圈地演白无垢复国记,所以他居然救了两次天魔,想想也算是丰功伟业了。但放到再长的时间段里看,就像是笑话。刀戟拉出来陪衬是恶劣先例,也许后来的编剧都以为白先生温文尔雅,是可以叫局的,但其实后来那些拿他来做陪衬的人和拿他出来陪衬的戏,没有一个有他当初的光彩。
    
    
    1、 出山
      
      魔,看霹雳的意思主要指种族联系,但也是心性特征,尚力不尚德。天魔凭自己的能力一统各派,随后联合诸翘楚一同隐遁,封印
分类:影音 | 评论:0 | 浏览:20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米兰的皮尔洛

  本来没想写什么,因为我对转会比较满意。离别虽然不好受,但米兰也已经告别了太多的人。后来听说天足要做他的专辑,我想到他们的煽情风格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死活赶在节目开始之前写了点东西出来。
  
  不论我在下边要说出多少东拉西扯的废话,首先还是因为踢得好。谢谢21和有21的米兰,给了我看球生涯里最愉悦的经历。我对这项运动的爱也因之增加许多,一度兴起打入电视台看尽所有库存录像的念头。
  
  --------------------
  
  在21以前我已经喜欢米兰,但不喜欢意大利。98和00两次看到法国胜出,都喜形于色,天一亮高高兴兴背起书包去上学。到了06年,有人问世界杯支持谁,反应是“谁家米兰球员多就支持谁”,之前是连这个觉悟都没有的。当然电话门以前米兰的外国国家队成员也比现在多很多了。
  
  刚才看到21接受采访,笑说他的米兰生涯开始于拉登(2001年911),结束于拉登。那时候刚好我入校也不到十天,半夜老大接起电话,然后惊奇地大声重复道:“美国被炸了!”我也未觉得我们
分类:米兰,及其他足球 | 评论:0 | 浏览: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都是真的

  虽然我写着写着觉得像“走近科学”,尤其是第一条。
  
  --
  几年前我在网上看到有一群人自称“疗养院院士”,出于误会顿生亲近之感,因为我确实是在一疗养院的大院里住了将近十年直到上大学走人。这文革前的疗养院到我小学那会儿,实质上只是一个普通的三甲医院,占据城市北郊的一大块地盘。门诊楼后边是住院部,中间穿插三大块花圃,其余全都是半荒地,高树高草,平房稀疏,小路蜿蜒,病人和医生家属在上边插空子开荒种菜,我们就住在野地最里边据说是当年苏联专家住过的二层小破楼上。刚才我去Google Map量了一下,这块地也就是长宽各三百多米,但可能因为植被丰富地形复杂(连小山都有)还有小孩眼里东西偏大,我印象里它巨大无比,夏天可以在里边一跑一天,某个寒假雪天读了战争与和平出来,想象家门口就是俄罗斯白雪覆盖的原野和森林。
  
  这块地在房地产开发第一次升温的时候,就被院方卖掉了,砍掉很多两人合抱的大树,建起了商业中心。后来形势发展,继任者又觉得当年卖得贱了,教后代儿孙没钱使。——哦不过我今天是只想八卦一些当初我看见但是想不通的,小动物的
分类:Flora&Fauna | 评论:2 | 浏览:7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