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647805
  • 开博时间:2004-08-12
  • 博客排名:第249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千恨百媚

2017-05-06

微笑的fish

2017-04-09

tzhj_tty

2017-04-09

杨家强

2017-02-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东欧纪行之三:在圣彼得堡

  


  彼得堡大雪。雪中的冬宫,有着低调的奢华。冬宫博物馆所藏最丰富的是油画和雕塑。所藏油画,从提香、拉菲尔、达芬奇到列宾,希施金……每个大师都有一个专门的展厅,堪称世界最大的油画博物馆。
  
  


  冬宫内某殿一角。其奢华,让中国的皇帝相形见绌。
  叶卡捷琳娜女皇,这位堪比彼得大帝,开创了俄罗斯帝国辉煌的女人已随风去,留下了丰功和情史,成为后人的谈资。

 



   从皇宫走向民间,走向文学和大地。
  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家的窗户朝外看,可看到这间教堂。据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每次租住房屋,都有一个要求,一定要能看到教堂。这颗俄罗斯思想最深遂的灵魂,反对一切形式的要以流血为代价的革命,却又沉迷赌博。在流放中,思考着俄罗斯民族的未来。如果说托尔斯泰是巍峨的高山,他就是深沉的大海。
 
 



  这是诗人普希金与污蔑他妻子的丹特士决斗的树林。我们到时,天色已晚,寒鸦成阵。
  对于污蔑他名誉的恶棍,诗人选择了枪。但诗人终究是诗人,他选择了遵守决斗的规则,恶棍的心中没有规则。普希金倒下了,倒在这片树林里。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对抬着他回家的仆人说,你是否感到内心充满了悲伤。成千上万的,相识的,不相识的市民涌到他的家,想知道诗人的病情。一位老者默默地坐在那里,然后默默的走开。有人问他是否认识普希金。他说,我不认识普希金,普希金也不认识我。我感到悲伤,是因为,今天,俄罗斯的骄傲死了。
  俄罗斯的骄傲死了,他的诗,许多中国人却耳熟能详。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我们的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今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暂时的,转瞬即逝,
  而那逝去的将变得可爱。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晕人日志

  参加新闻出版局编辑资格培训班
  结束后打的到地铁二号线南洲站
  下车后把行李箱丢在的士后备箱
  
  遗失
  行李箱一个(半新)
  西装一件(旧)
  长裤一条(新)
  内衣几件(新)
  臭袜略干(旧)
  药品一包
  注有作品奖军旅小说初评意见《作品》十二本
  
  打电话的士公司报失
  打电话给交管局报失
  无果
  
  晕哉晕哉
  是为晕人日志
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欧纪行之二

  


  在俄罗斯作家协会。背后是俄罗斯现代文学奠基人普希金的画像。俄罗斯有两个作家协会,一个是我们访问的作家协会,有会员七千余人。他们多是一些传统的俄罗斯作家,遵循经典的写作方法,他们自称为爱国主义的作家。还有一个作家协会,有三千来人,当年他们选择了支持叶利钦,据说因此得到了不少好处,现在他们的经济处境要比这传统的作协好得多,有政府和基金会的支助。一度他们想回归到传统的作协,但基础会因此要撤销对他们的支助,因此现在两个协会还是各行其事。
  
  


  在肖洛霍夫的雕像前。莫斯科街头,文学家,艺术家的雕像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彰显着一个民族对知识和文化的尊重与景仰。
  
  


  位于红场附近的瓦西里布拉仁教堂。对面就是克里姆林宫。克里姆林宫没有森严的守备,只是拉了一道隔离绳,隔百来米远有一个警察在转悠。有游客过界了,吹一下哨。
  
  


  伟大的托尔斯泰故居的后花园。当年,托翁在这里完成了他的《复活》。《复活》先后改了七稿,有些章节改动达三十余次。
分类: | 评论:1 | 浏览:6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欧纪行

因有作品在俄罗斯出版社翻译出版,受圣彼得堡大学东方语系邀请,访问俄罗斯和捷克。异国风光,以图纪行。
图1:到俄第一日,夜间开始下雪。早上八点,天尚未亮,从窗口拍摄雪中树林,如玉树琼枝。自离家,不见大雪多年矣。
图2:入住中国驻俄大使馆,此为使馆前面的树林。越过树林,是莫斯科大学;
图3:中国驻俄罗斯联邦大使馆前,天未亮,有众多游客到此留影,我也请人拍了一张。
  








分类: | 评论:3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十月:鲁迅文学奖获奖感言

  
  能获得以鲁迅先生的名字命名的文学奖,我倍感珍贵。孔乙己、润土、祥林嫂、眉间尺这些人物形象,给了我最初的文学滋养和深刻的文学记忆,但真正知道鲁迅先生于中国,于中华民族的意义,并在自己的文学实践中践行先生的文学理想,则是多年后的事。揭出病苦,引起疗救者的注意。书写一个群体的精神荒原,让无力者前行。多年来,我一直怀着这样的文学理想在写作。我相信文学之用,相信文学于世道,于人心应该有所建设,文学不应贬损人的尊严,而是证明人之为人的伟大,文学不应鼓动人与人之间的仇恨,而应医治创伤弥补裂痕。正是基于这样的文学理想和信念,我在《国家订单》中写下了小老板和张怀恩、李想们之间利益攸关而又相互依存的复杂关系。他们身上或多或少有我真实生活的影子,或者说,他们的人生,就是我人生的多种可能性,是我们这一代打工者的可能性。一代又一代打工者,有的书写了自己的人生传奇,绝大多数平凡而且默默无闻,但我们共同创造了一个奇迹——让中国制造走向世界。我想,颁给我鲁迅文学奖,是评委们对我文学理想的肯定,也是在以这样的方式向我所书写的打工群体表达敬意。感谢中国作协,感谢评委的厚爱,特别感谢广东省作协对我这个外省人从创作到生活无私的关怀和帮助,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感谢我的责编们。
  
  
分类: | 评论:9 | 浏览:1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的本质(载文艺报)

  文学的本质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10月25日07:29 王十月
  看李小龙传,李小龙在创立截拳道时,思考得最多的问题是:武术的本质是什么?后来他得出的总结是,武术的本质,就是两个字:攻、防。武术的起源,也是基于进攻和防守的需要,于是他在咏春拳的基础上,汲取了拳击、空手道等多种博击术的精华,去掉与攻防无关的枝蔓,创立了截拳道。我的心底里突然产生了一个问题:文学的本质是什么?能不能也像李小龙那样,用最简洁的词语,来概括文学的本质。我发觉,写作了五六年,小说也发表了一大堆,我居然无法回答文学的本质是什么。这很让我惶恐,我突然觉得,如果不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将无法再进行写作,无法让自己的写作合法化。就这个问题,我和许多青年作家探讨过,我发现,大多数的写作者都没有去思考过这个问题,或者勉强给出的答案,也等于没有说。

  为什么说弄清楚文学的本质很重要呢?因为我觉得,只有弄清楚了文学的本质是什么,我才能确定自己写作的目标,才能透过纷繁的迷局而不为所动,才能弄清楚我们为什么要写作。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写?有些作家说,文学是一门艺术,因此写作是纯审美的需要。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我去当一名画家,我觉得当画家更能直接体现我对审美的追求。也有人说,我写作,只是出于内心的需求,我从来不考虑读者,我不写感到痛苦,写了,就不痛苦了。但我发觉,这个答案也不能让人信服,这个答案的前提是你没有假定的读者,既然没有读者,那么你写完了,作品放在电脑里、锁在抽屉里就行了,因为你写作的目的——所谓内心的需要已经满足了。如果作品拿出来发表,你就有了读者,有了读者,就无法自圆其说,说写作只是为了内心的需要,你哪怕只有一个读者,都有了一份责任。

  也不清楚是哪一天,我突然找到了我的答案,其实也不是我的答案,是老祖宗早就说过的,只是这些年来,我们被各种各样的流派和文学理论绕糊涂了,忘记了这个答案——文以载道。这样一说,很能招来一些人的讥讽,认为这是多么落伍的文学观。其实,文学是不能以先进和落伍而论的,如果说今人的文学观是先进的,那为什么没有证据显示今人一定比司马迁、李白、杜甫、曹雪芹写得好呢?

  新的问题又出来了,如果文学的本质是文以载道,那么,这个道,又是什么呢?

  我的理解,道,说通俗一点,就是这个作家对读者假定的责任,是他创作文学作品的目的。鲁迅先生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一文中说:“……我的取材,多采自病态社会的不幸人们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揭出病苦,引起疗救的注意”,这是鲁迅先生信奉的文学之道。沈从文先生在他的习作选集的《代序》中说,“我只希望造希腊小庙”,“这神庙供奉的是人性”。这便是沈从文先生的文学之道。再看沈先生的弟子汪曾祺先生,汪先生说,“我有一桩好,平生不整人。写作颇勤快,人间送小温”。“人间送小温”,便是汪先生的文学之道。如此看来,文学之道,便是文学之用。中国人在体和用上,曾经争论了近百年,文学之“用”并不是功利,而是责任。

  那么又回到前面的问题了,文学的本质是什么?

  答案——载道。

  我们也知道了,道,其实就是作家思想的体现。每个作家,对道的理解都不一样。那么,我心目中的道,又是什么呢?每个作家的思想,都离不开他的经历、他成长的环境和他的学养。于我而言,二十余年的打工经历,无疑在我的灵魂深处打下了深刻的烙印,记录下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为我们的青春作证,书写我所熟悉的这个群体的精神荒原,让无力者前行,这大抵便是我信奉的文学之道。

  弄清楚这个问题之后,我一直在坚持为这个文学理想而努力。同样,基于这样的文学观,再去评判当下的文学时,我不会再为那些说我的作品“不文学”的指责而困惑。因为我的文学,所载的,是我的道,是我的文学理想,是我感悟苍生肉身和灵魂之痛后想说的话。我的写作,是有明确的假定读者的。我希望,有过打工经历的,或正在打工的人,读到我的作品,会感到亲切,觉得我写的就是他们的生活;同时,能让他们看清一些事情背后的真相,而获得前行的力量。我也希望没有过打工经历的人,读了我的作品,对这个群体,多一些理解、关爱和敬意。这也是我的文学责任。当下这个时代,只要每一个写作者记得自己的一份责任,当你的文字,真正触动人们的内心时,文学的力量,自然有所体现;文学之用,也就落到了实处。
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子零(临摹)秦时明月

  

分类: | 评论:5 | 浏览:10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作品》下半月刊2011年栏目改版设置方案

  《作品》下半月刊2011年栏目改版设置方案


目标
打造重点品牌栏目
隆重推出新人新作
突出岭南地方特色
表现当下都市生活


栏目设置
一. 开篇(占版面1P)
操持原有风格,请名家撰写千字文(与上半月刊连成一体,每人只能上一篇)。

二.新活力(占版面30P左右)
栏目名称的设想:近年来,省作协主办的“岭南文学新实力”向全国推介我省青年作家活动,所推出的青年作家,引起了文坛的广泛注意,我们推出“岭南文学新势力”,其区别在于“新实力”推出的是已在全国产生一定影响的青年作家,“岭南文学新势力”则偏重于推出尚未引起全国关注,在广东文坛初露头角的文学新秀,为省作协打造文学新粤军的系统工程培养后备人才。也为配合我省建设文化强省,作出应有的贡献。考虑到“岭南文学新势力”太长,简称为“新势力”。
具体操作方法:扶上马,送一程。
1扶上马
本栏目以发现、推出优秀小说家为目标,从省内地方刊物和网络创作及各种渠道,去发现有较强的写作能力的新人。组织编辑对新人新作进行专门指导、修改,直至以较成熟的面目面世,然后借助上半月刊“作家现在时”的形式,但比“作家现在时”加大推介力度,每期集中推出一位青年作家,打组合拳,全方位展示所推介青年作家在中、短篇小说创作、散文、诗歌、小小说等各方面的写作潜质及文学理论方面的素养,真正做到隆重推出,不推则已,一推成名。其稿件组成方式为:
中篇小说1篇约3万字+短篇小说1篇约8千字+散文1篇(或诗歌一组)约3千字+创作谈1篇约1千字+评论或方谈约5千字+编者小语约3百字+作者简介,每期篇幅四万五至五万字。也可以是三到四部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创作谈+评论+编者小语+作者简介的组合。
2送一程
下半月青年作家版现一年出刊9期,用其中的8期,每期推出一位新人,剩下的一期“新势力”栏,用作对这一年所推出8位新人的评价,即杂志社组织一个研讨会,集中对这8位新人创作上的优缺点作出具体评判,并对本年度大力推介的8位新人作回顾性研究(此研讨会可考虑邀请三五位省作协或本省的作家、评论家参加)。
对入选者的要求:1.作者年龄须在35周岁以下;2.尚未在国内重要纯文学期刊,诸如《人民文学》、《当代》、《十月》、《收获》、《中国作家》、《小说选刊》、《小说月报》发表过作品;3.本着对本省与外省入粤作者平等对待的精神,只要有才华,就予以重点关注,但也要考虑到近年广东本土作者队伍的实际情况,优先关注扶持广东本土作者,因为在当下有广泛影响的青年作家中,广东本土作家极其缺乏,故每年集中推出的8位“新势力”作家,本土作家不少于4位。

三.新都市(占版面20P左右)
栏目名称的设想:描写新城市生活的小说,注重小说的质感,倡导一种新锐的文学创作风气。此栏目作品可偏重文本的探索性。
方 法:刊发中、短篇小说和优秀的叙事散文。
入选要求:本栏目对全国青年作家开放,选稿时偏向扶持本省作者或外省作家描写广东城市生活的小说、散文。

四.新乡土(占版面20P左右)
目 标:乡土小说、散文,是我国的文学传统。但随着中国农村城市化,和大量农民入城,乡土已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乡土,而我们的乡土小说、散文,却尚未作出与之足够相称的变化。本栏目提倡一种新的乡土小说和准确描写地方风情的小说、散文。发表中、短篇小说和五千字左右的散文。提倡文学的与时俱进,引导并建立起一个全新的乡土文学审美标准。也为新农村建设作出文学上的贡献。
方 法:一期发一篇小说,两篇散文左右。从虚构和写实两个方面,呈现一个真实的新乡土。尤其提倡有着鲜明地域风情的作品。
入选要求:本栏目对全国青年作家开放,选稿时偏向扶持本省作者或外省作家描写岭南风情的小说、散文。

四.新诗人(占版面10P左右)
诗歌栏目只发表本省青年诗人或入粤诗人诗作。可效仿上半月刊,每期用三到四个页码重点推出一位诗人的长诗、组诗。余下篇幅发表数位诗人诗作。

欢迎投稿:wsx23410@163.com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子零动漫

  


给女儿买了一个手绘板,这是她用手绘板画的第二幅漫画.
全部都在手绘板上完成.
比之前要用笔在纸上画线稿,然后拍照再用电脑上色要方便,也好得多,刻画很逼真.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6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断说话》,载《青年文学》九月上

  这个小说是去年所写。
写完后给朋友看过。
朋友说我的中篇里最喜欢这一篇。
自己也就珍爱了。

写的时候,我认为无言并非沉默,而是不断说话。
现在,却是对一切都似乎无话可说。

看“非诚勿扰”,乐嘉说,寂寞是想说话但找不到人说,
孤独是不想说话,因为没有人能听懂你在说什么。





不断说话
王十月

真的无言并非沉默,而是不断说话。
 ——阿尔贝•加缪
 那么,好吧,你听我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南方。我是木命,南方雨水充沛,适宜树木生长。事实上,在南方,我从来未长成一棵树,而更像一株麦子,在城市的街边生长,谦卑而顽强。南方多河,我生活的木头镇就有一条河,河名忘川,是珠江的支流。这条河为什么叫了忘川这样一个充满虚幻感的名字?我没有考据过,也未曾打听。事实上,在木头镇安家多年,内心深处总觉得我是这小镇的过客,我从未关心小镇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就像小镇不曾关心我的过去、现在与未来一样。这样说,并不意味我不热爱这小镇,热爱和归宿感是两回事。我热爱南方,热爱这南方的小镇,热爱小镇的繁华,还有那流经小镇的河流。有了河,就有桥,小镇有许多桥。最著名的要数忘川大桥,一座银灰色的钢铁水泥结构大桥,铁路公路两用。从我工作的八楼窗口往下看,就能看到忘川大桥。对这座桥,我说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在我的词典里,它就是一堆没有生命的钢铁水泥。不停地有行人走过,有汽车涌过,有火车穿过。行人与汽车总是那么拥挤,火车穿过时,钢铁与钢铁发出的快节奏撞击声冰凉刺耳,让我想起达利的某些超现实主义油画。我爱达利,这个热爱享乐、声名与金钱的艺术家,他对世界的想像,时常激发我工作的灵感。这是一个崇尚享乐、声名与金钱的时代,有关崇高的词汇已日渐稀薄。我是世俗中人,自然不能免俗。但这些标志着成功的金钱、声名,一直与我无缘。
说说这座桥,它将在后面的叙说中,成为一个重要的道具。
据说有诗人为这这座桥赋过诗,还用上了长虹卧波之类俗极的词。还有一个摄影师,数年如一日地在拍摄这座桥。这位摄影师是我的朋友,许多年前,作为小镇第一代的打工者,他随着工程兵团来到小镇搞建设,转业后留在了小镇,并在政府某部门谋得一官半职,位不高,权不重。他喜欢和我这样的打工仔混在一起,是个不适合走仕途的人。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坚持拍摄忘川大桥,每周至少一次,风雨无阻。对此,我的摄影师朋友有他的见解,他说他要用相机记录时间的重量,他不知道自己会拍到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项工作有意义。我问他知不知道莫奈,那个伟大的印象派画家。他问我莫奈是哪里人。我告诉他,莫奈为鲁昂大教堂绘制了三十余幅油画,有时他在不同的角度同时支开几块画布,他奔走于几块画布之间,捕捉阳光走过大教堂时留下的痕迹。莫奈说他每天都会有一些头天未曾见到的新发现,于是赶紧将其补上,但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我对我的摄影师朋友说,你坚持拍摄忘川大桥,是在做一件和莫奈反复绘画鲁昂大教堂一样伟大的事情。他笑笑,说其实也是一种惯性,他拍了几年,积下了上万张照片,但一直未找到意义所在。直到有一天,他拿着一沓照片给我看,他眼里的光亮告诉我,他找到了想要的东西。从此,众声喧哗,上帝无言。
在很长的时间里,这座桥,在
分类: | 评论:4 | 浏览:1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篇小说集《安魂曲》出版

  


上海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中心
翼文库第一辑
主编:戴来
安魂曲 王十月
找对象 李师江
环线车 田 耳
离 岛 葛 亮
刹那记 张 楚
水晶孩童 张惠雯


亚历山大之结
——《翼文库》序
李敬泽
每一个写作者,或许都曾想过:原不该生在此时,倒情愿活在过去的某个时候——
生在唐或宋,生当五四,或者哪怕早生几年、十几年,正赶上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风云际会……
当他这么想时,他倒不一定特别喜欢唐朝或五四的生活,他想的是,那时我可能是李白或李商隐,是苏轼或李清照,是胡适或者鲁迅……
当然,他的现实感会提醒他,在唐朝当日,做李白或李商隐却未必是什么令人羡慕的事,而五四大师们的业绩,即使现在看是简易的,在彼时也是艰难的,是水滴石穿、终至石破天惊。
却也并非梦想着在别处、做个别人,是一种深刻的焦虑,担心做不成自己,担心生不逢时,英雄空老。钱钟书在《宋诗选注》的序中说,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在东宫的时候,每听到他父王在外国打胜仗的消息,就要发愁,生怕全世界都给他老子征服了,自己这样一位英雄将来没有用武之地。一个写作者,站在满坑满谷的书堆里,这世界似乎是被人家写尽了,写定了,似乎是,任何新的声音都是一个太平热闹世界里转瞬即逝的嘀咕、低语。
有的时代在后世英雄看来是特别幸运的。比如五四,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这两个时代的作家都生当“创世”,在废墟上、荒原上开始工作。在前者,是反出铁屋子,杀人放火上梁山,创造新天新地;后者则是惨遭了强拆,在废墟上重打锣鼓另开张,把日子再过起来。这都使得那时的作家在文学史和文学写作的传统秩序中获得优先的、经典化或接近经典化的地位。
照此说来,此时的年轻作家真是不怎么走运:他们恰好就和上一个经典时期离得那么近,八十年代的庞然大物们仍在,有几个巍然屹立,龙精虎猛,而且这几个庞然大物也不过比他们大出几岁、十几岁……八十年代之后开始文学生涯的人们,承受着近在咫尺的压力。
前些日,旁观了一次有关近两年长篇小说的评选,坐在城头,看乱纷纷言来语去,看出了其中的内在秩序:谈起“庞然大物”的作品,人们有一种不由自主的敬意,语气是谨慎的,异议是有分寸的,总的来讲是好的;终于谈到后来的这些作家,似乎满场都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伸伸腿了,在平视和俯视中,目光变得严厉和挑剔。
上世纪九十年代,韩东、朱文等人发起“断裂”,未尝不是对这种压力的反应。他们力图为自己确立一种“创世感”——全当你们都不曾在。在当时,我认为这是一种自欺的幻觉,如今回想起来,幻觉还是幻觉,但其中存有对事态的敏锐判断和深刻焦虑。“创世感”对所有的人来说可能都是虚妄的,人只能在已有的条件下开始创造,这原有条件可能被修正,但不会轻易消失——历史倒是常常证明它的弹性,五四要拆的屋子他们以为是铁的,其实很可能是橡皮的。但同时,“创世感”对怀有雄心和热情的个人或一群人来说又是有效的,否则他们根本无法开始行动:把原有的条件和问题留给他们,去设定新的条件、提出新的问题,去建立一个新世界……
又是十多年过去了。昔日少年日渐老成。人们已经心平气和。事情没有变化,事情已经变化。那些当年受“断裂”影响的一代人,占据了媒体和网络,把对于文学传统秩序的深刻怀疑传给了公众,使得文学成为了一座在纷繁质疑和不断挑战中坚守的城池。
城池之中,失落感缠绕着一些人:在二0一0年,评论家们据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70后”为什么似乎不成气候?在相关的讨论中弥漫着一种鄙俗、简单的决定论的调子:因为他们在什么之后、在什么之前,所以命中注定;似乎历史、文学是一场集市或一桌宴席,赶不上就只能向隅,就只能等待不知何时降临的下一次。
而上天或历史自有安排,下一次据说已经来过了,那就是“80后”。他们据说恰好是某某时代的产物——他们正好就路过集市和酒店的门口,呼啸一声:同去同去,就径自占了摊位和座位,把哥哥姐姐们挤出了热闹。
评论家们无法从时代的一般特征中去论证、规划和预测每个作家的写作特征;但我们可以毫无困难地把一个或一群作家的特征和命运直接归于时代。时者,势也,时势造英雄,或者英雄乘时势,这是孔夫子以来的基本智慧,据此我们可以解释任何穷通变化,可以把担子和压力从每个人的肩上卸去,交给“时代”交给命。
写作者或许可以由此得到安慰,但真的轻松了吗?他或者她,依然是孤独的,时代那无形之手当然不会代替他们选择和创造,每天,他们依然要面对着电脑,苦思冥想,备受怀疑和沮丧的折磨。在任何时代,他们都不敢保证、不敢确认自己就恰好是那个被指定的选民,在文学上,他们的真正问题是,如何在前人的强大影响下,创造和写定他们的“时代”。
也可能,不是影响过于强大,而是过于懒惰,安于影响——你知道,还真有这样的帝王,或者说,绝大部分帝王都是这样的:他们只是伟大祖先的影子,他们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过去的事情发生了并且延续着。
这正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焦虑所在,困守王城,归于虚无。
但我们知道,这个年轻人,当他跨上战马时,他面前的世界竟如此广阔,穷其一生,他也未能抵达尽头、未能完全征服。
即使在他的父辈、他自己所征服的那片疆域上,亚历山大也没来得及仔细看看:这江山城郭,这万民俗世,他甚至来不及颁布详细的法令来不及予以治理,他的世界的秩序还远未安定,远未完美。在他的身后,又有新人心中怀着狂野的欲望——像亚历山大曾经做过的那样,挥剑斩开时间积累下的千缠万结,在野地上,纵马。
——这套书名叫“翼文库”,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说的就是,人在城中,想着远方,想着飞向远方。

分类: | 评论:1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作家》文学版2010年第8期

  《中**国作家》文学版2010年第8期


短篇小说
乱结层………………………………………………………………………… 张乐朋(4)
端午节里的旋律……………………………………………………………… 阿 成(12)

中篇小说
片警温良友…………………………………………………………………… 王鸿达(25)

长篇小说
麦河(下部)………………………………………………………………… 关仁山(82)

诗歌
灵魂的呼啸与细语…………………………………………………………… 马笑泉(45)
我知道些什么………………………………………………………………… 东 君(49)

散文
访**台**随笔……………………………………………………………………… 余德庄(57)

走进.红..色岁月
高原上空的星………………………………………………………………… 王宗仁(219)

纪念辛..亥.革...命百年
铁汉金钉(歌剧、舞台剧文学剧本)……………………………………苏 炜(176)

新农村专栏
树在院子里投下阴影(诗歌)……………………………………………… 唐以洪(53)

评论
世情叙事中的经验确证——王十月论……………………………………… 胡 磊(212)

分类: | 评论:4 | 浏览:8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2008年的几位作家(载《山花》2009年18期)

  本期的初衷有点高难,就是在2008年,选出有代表性的新锐作家。我们硬着头皮把这件事做了,绝不是赶年度评比或排行的时髦,因为我们既不权威,也没有钱,也不凑数。讨论来讨论去,剩下了现在的几位。这样做,完全是出于编辑或评论的职业习惯,和一种不说不快的冲动。面对他们的创作,我们不能沉默,有话要说,哪怕很短。我们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做到使自己满意。首先,我们考虑了代表性,比如代际、身份、题材等。在这些方面,选最优秀的。其次,选择对象不是所有作家,名家大腕等不在此列。最后,刚刚发表作品的新手也不在此列。我们着眼于中间层。

  选择“80后”的笛安让人毫不犹豫。单凭《圆寂》一个短篇她便足够。该作还出现在中国小说学会08年度短篇小说等多个排行榜上。无论是思想还是艺术,这篇小说都是近年来非常少见的佳作。

  杨少衡以其特有的底层智慧和细节处理,在官场小说的写作格局中脱颖而出,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
  王十月的底层写作有一种冲击人心的机器般的尖锐力量,他的气质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卓别林的《摩登时代》和卡夫卡现代感受的怪异结合。

  徐则臣应该是70后作家中的佼佼者,他对都市边缘人和小知识者的观察和叙述有着非常深切的把握,他将现实观察和浪漫气质非常巧妙地融合在一起。

  袁劲梅以《罗坎村》一鸣惊人,这是一篇无法绕过的作品,尽管她的创作数量并不“乐观”,但显然其质量让人感到了某种力度,甚至是压力。

  这几位作家的创作是我们去往中国当下精神现场的通道。



  李想们的摩登时代——兼论王十月和他的底层文学

  张颐雯《北京文学》资深编辑评论家

  关于底层写作,我们已经说得太多了,王十月的底层生活在争论之中兀自存在着。王十月,出身农民,曾经长期在中国南方沿海地区打工。他笔下的奔波在广东各地的小人物们,那些真切的漂泊者的生活细节,那种来自乡村的遥远记忆都将他的身份标定在这里。他的简历与他专注的小说写作使其成为了底层文学难以回避的代表。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十月中篇小说集<>后记

  

中篇小说集<<安魂曲>>后记



这是我的第二个中篇集子。收入的中篇,写于2005年到2008年。正是我写作最疯狂的时间。我写作的时间不算短,从发第一个小说到现在,也有十年了。中篇不多。拿得出手的中篇更少。这个集子又不宜与上个集子太多重复。这于我就成了一个难题。挑挑拣拣,成了这么一本书。突然编者又说,这个集子的体例,是要有一个后记的。于是回头打量了这一组小说,不意却有了新的发现。这本书收入的小说,差不多与我的经历重叠。我在不经意间,用文字记录下了我的成长。甚至于,一代人的成长。又或者说,这个集子里的小说,都有那么一点淡淡的怀旧色彩。对过去的反观、思索、追忆,对现实的分析、呈现、判断,成为这一组小说的基调。

我是一个不能凭空造小说的笨人,写某一个小说,其中场景,在写时,脑子里必得找出一处对应的地方,其中人物,也得在记忆中寻出那么个原型,然后在此基础上增一点减一点。写的时候,心中是有那么一些人物在活动的,如果没有,我就没法写了。我也很看重这一点,觉得这是一个小说家必备的品格之一。具体到这本书里的五篇小说,《喇叭裤飘荡在一九八三》写的是我的少年时期,文中的那个弟弟,透露出了我在少年时期用稚嫩的目光打量世界时的新奇。那时的我,对成人世界,对“少年哥哥”的世界,有着一种暗自的渴盼。书中的“少年哥哥”,总是让我想起我的哥哥。我还记得,我哥哥在结婚的那一天,烫了个爆炸头,穿了件长风衣。哥哥那一天的形象,深深地刻在了我的成长记忆里,成为多年后我这个小说的种子。不久前,根据这个小说改编的同名数字电影在中央六台播出了。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关于这部电影引发的议论,这让我感觉很温暖。到了《少年行》这个小说,羡慕着哥哥的少年长大了,也到了《喇叭裤》中“哥哥”的年龄,但这时,中国的情形发生了变化,这注定了,同样是乡下的少年,我和哥哥要走不同的两条路。才子哥哥过早的结婚生子,而我,注定了要在经历青春期的迷惘与骚动之后逃离乡村。生活为我们这群乡下少年打开了另外的一扇窗,为我们的人生,飞扬或者沉沦,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这也是不管打工生活多么苦,我都能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看待生活的原因所在。同样的乡下少年,我与哥哥这一代人的不同,更多是时代造就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时间与潮流的长河中,人是多么微渺。在《少年行》和《国家订单》之间,本来应该再有一个小说,就是《关外》,但这里没有收录。《关外》中,我和我的“少年哥哥”,都来到了外面打工,经历着这个时代近亿人经历着的,成长与蜕变。然后,才成为《国家订单》中的小老板和李想们。关于《国家订单》,解读和争议很多。有人认为我一个打工仔,却站出来为小老板们说话,失却了自己的立场。对于这样的指责我不能认可。于我而言,《国家订单》中的小老板,就是《喇叭裤》中曾经的少年,是《少年行》中那一群在迷惘突围而出,被乡村抛向城市的“西狗”和“我”。我的写作,从来就只写我们,不写他们。我不了解他们,写不来。不了解的事,我不习惯乱发言。写《白斑马》时,我就住在小说中的木头镇。当然,生活中的木头镇有另外的一个名字,樟木头。对于这个地方,没有打工经历的,或者说没有上世纪到本世纪初在南方打工经历的人,和有这经历的人,听到这三个字时,内心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曾经,樟木头是打工者的炼狱。那些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收容的人,都要送到这里。我无法想象这里造就了多少悲剧,毁灭了多少梦想。当年,我也曾听到这三个字就感到恐慌。《白斑马》就是祭奠这梦想的挽歌。而现在,我就住在这个南方的小镇。小镇有一座观音山,上顶端坐着据说是世界上最高的花岗石雕观世音菩萨。站在我家的楼顶,眺望远方山顶隐约可见的观世音,心里时常会生出错觉,生出许多似幻似真的镜像。《金刚经》说,一切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是佛教的基本世界观。慈航普度的佛,用悲悯之眼俯瞰众生,这是我为《国家订单》设计的结局。我的“小老板”并没有自杀,他只是想换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例如上帝的角度,例如佛的角度。我的想法,也是想提醒我们每个人都能时时换一个角度打量我们的生活。《国家订单》的结尾,是《白斑马》的开端。许多如我一样的打工者,成为了飘荡在城乡之间的离魂。故乡已无法接纳从《少年行》中出走的少年,城市接纳着我们的身体,却无法安妥我们的灵魂,但我渴望灵魂得到安妥。《安魂曲》是我写作中流泪最多的作品,可能也是读者最难读的,因为中间有太多我没有言明的,只属于我个人的东西。我是在汶川地震过后不久开始动笔的。在巨大的灾难面前,许多我们在意的、追求的、渴望得到的东西,都变得微不足道。我开始回忆,回忆我的来路,检点在打工生涯中我犯下的过错。也许,于我只是人生中的一个小小的过失,或是一次的铁石心肠,于另外一个人,却是人生最后希望的毁灭。从现在开始,忏悔来得并不迟。我希望,能用文字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多一些的圣洁,也能让我的读者,因此涤去一些蒙在心灵上的尘垢。

对于文学,我没有接受这样那样的理论,也说不出什么道道,更无法引用这个那个中国外国牛人的话语。我信奉文学之用,我坚信文学创作不仅仅是作家个人的事,当作品发表,有了读者,作家就对读者有了一份假定的责任。我认为,写作无非是这个作家,在经历过,思考过之后,有了自己的发现,他有话要说,他要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他的读者,试图影响他们。因此,我信服的作家,首先是在于他说了什么,揭示了什么,发现了什么。他人云亦云,还是发人之未发,察人之未察。而用一种得体的,合适的方法来说,是作家这个工匠必备的手艺。此二者,一个是体,一个是用。回头一望,我无意间居然在写自己的成长史。这样的写作有意义吗?我个人的成长史,是否有着普遍的意义?我问自己。答案却要我的读者来回答了。

 2010年3月2日于广州龙口西

附:《安魂曲》目录
序
喇叭裤飘荡在一九八三
少年行
国家订单
白斑马
安魂曲
后记

分类: | 评论:3 | 浏览:10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支持拜勇

  我还不认识拜勇。许多人都还不认识拜勇。
但我相信,若干年后,会有许多人认识他,就像现在有许多人认识张艺谋一样。
拜勇是个导演。他很年轻。他看了我的小说〈〈少年行〉〉,想改成电影,但是他没有钱购买我的小说改编权。于是他给我写了一封电子邮件。
这对我来说,是个不情之请。
我没有打算给他。
我对他说,你把你拍的片子寄给我看看,我看了再说。
我收到了他寄来的片子。
用DV拍的。编剧导演是他,演员就是他的家人。很朴素。
这个片子感动了我,也改变了我的主意。我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梦想的力量。
我决定把这个小说的改编权无偿送给他。
支持拜勇,于我而言,是在支持梦想。但愿他的梦想能开花。

分类: | 评论:4 | 浏览:2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