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月满天

晚晴初,淡烟笼月,风透蟾光如洗。觉翠帐,凉生秋思,渐入微寒天气。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299105
  • 开博时间:2006-08-10
  • 博客排名:第5555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画蛇者说

2017-06-06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7月书目

  
  1、我的阿勒泰——李娟;
  2、冬牧场——李娟;
  3、今朝风日好——董桥;
  4、绝色——董桥;
  5、白描——董桥;
  6、记忆的脚注——董桥;
  7、目送——龙应台;
  8、空间在时间里流淌——王安忆;
  9、鲍尔吉原野散文选集——鲍尔吉原野
  10、大自然的日历——普里什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晨

  昨天喝多了咖啡,一夜不曾睡好。早晨醒得早,头痛得厉害,换了双鞋下楼。
  天早亮了,不过时间还早。送奶工的电瓶车无声滑过,小区门卫弯腰在扫地。
  脱了球鞋,盘腿坐在木椅上,触目都是绿。花架上垂下一串紫色小花,应该是紫藤。脚下一球球贴地而生的草,竟也开出粉白的细碎的花朵,有点象小时候见过的巴根草。原来巴根草也开花?
  想起跟n的聊天,心里还是有点难过,想到她或者讨厌我的难过,所以转过念头。又想起她粘过来的微博上的一段话:“有时我确实站在火里,所以别人觉得我应该有灼痛感,可是对所有事情渐渐学会的是直接面对和解决,所以我自己感觉不到,还以为窗外有清风,空中有明月,只是在偶尔的间隙里悚然而惊,我确实站在火里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慢慢走出去好了。”
  希望她慢慢走出去。一切都好起来。
  又发了一回呆,上楼。
  给一盆假山添了水,许久不管,水快干了,山上几株冷杉倒是越青翠逼人。又通了电,让水流动起来,有小小的水珠飞扬。
  喂了一回乌龟。浇了一回花。
  厨房里的绿豆稀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点滴到天明

  点滴到天明
  
  从来没有醒得这么早,雨似乎落了一夜,打在家家遮雨棚上,无端有金戈铁马之味,默记起蒋捷的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还真是点滴到天明。怅然不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片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一快乐

  又到五一了,时间总是过得比预想的要快。
  耕尘留在学校上数奥课,三天的假变成一天。原先计划的下乡踏青或者到宝应湖摘草莓,这些,都变得有些不可能。
  他长大了,已经开始自主的安排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不那么爱玩游戏了,回家的时候经常在网上百度,不回家的周日,也用手机上网百度。
  很多问题,他跟我说,感觉自己知道的太少了。
  他百度的,我看过,比如介子推,重瞳,埃非尔铁塔,甚至自由女神像的皇冠。很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事此静坐

    
  
  今天太阳很好,照在飘窗上,照在紫色的窗帘的一角。光阴沉滞不动,似乎伸手可及。
  T跟朋友下乡了,本来想去图书馆的,忽然觉得一个人呆在家里,也是很好。
  对面楼顶有个妇人在晒咸鱼,已经在准备年货了吗?是不是有点性急了,也好,日子就是要这么柴米油盐一点一滴来过的。
  
  随手取了一本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来翻。
  起首这一篇《花园》又读了两三遍,一次比一次更欢喜。
  “在任何情形之下,那座小花园是我们家最亮的地方。虽然它的动人处不是,至少不仅在于这点。每当家像一个概念一样浮现于我的记忆之上,它的颜色是深沉的……”
  “我的脸上若有从童年带来的红色,它的来源是那座花园。”我放下书想,我的来源在哪里?
  那条小河?还是那片田野?
  
  那天听讲座,一个人在台上说他从一年级开始写日记,至今未有间断。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无事此静坐,一日似两日。是苏轼说的。
  
  前段时间看了刘若英和赵文宣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祝福亲爱的耕尘同学

  如愿考入淮中,如愿考进实验班,祝福亲爱的耕尘同学。并,始终心存感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欢 喜

  
  我深爱一个词,欢喜。
  它是心尖尖上掠过的一阵不为人知的颤栗。
  它是花片打着水面时那一声轻叹。
  它是敬信,是爱念,是心悦,是一切美好的词汇。
  它还是,养了很久的一棵树,一直不见起色,在你快要绝望时,忽一日,爆出绿烟般的新芽,忍不住要奔走相告的心情。
  欢喜不是一见倾心。欢喜是经过了沉淀,经过了淘洗,却能慢慢从心底浮起到嘴角的一朵不自觉的微笑。
  欢喜不是浓情蜜意。欢喜是琐碎磨人的婚姻里,一点点悟出其中的起承转合,同时发现那个人纵有千般不是,他还是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最合适的那个人。
  欢喜还是,沈韶华听得章能才要来,燃了火柴,吹熄了,借着炭黑的余烬描眉时的那份喜不自禁。《滚滚红尘》上映时,还是人们习惯进电影院的年代,我大约看了三四遍,最不能忘林青霞和秦汉在阳台上跳舞那场戏,她的脚踮在他的脚上,缓慢地旋转,缓慢的音乐,红色的披巾下面他们深深拥吻,他们脸上因爱而照耀的光芒,却又绝望、苍茫,没有一丁点出路。这一幕,是许多文艺青年不能忘记的经典。那时候,还没有《色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阵槐花落

  
  槐树,是我小时候的树。槐花,亦是我小时候的花。
  这个小城绿树环绕,遍植桂树、银杏和香椿,就是没有槐树。那日,早起到菜场,看到一只碧绿的菜篮里,俏生生一捧雪白干净的槐花,又惊又喜,如遇故人。
  我的乡人喜植槐于道旁路口,取其荫凉。槐树的好处在一个密字,枝密叶密花密,“薄暮宅门前,槐花深一寸”。无限悠远的意境,恨不能躺在槐树下,枕着缤纷落英,做个香甜的美梦。
  我小时候,只不知它有多美,不过贪玩,就像常常留连于天空划过的一阵清越的鸟啼,田埂下面一粒泛红的覆盆子的酸甜。于是,也爱吃槐花。踮起脚尖,摘一串花下来,倚在树下,小心翼翼地牵出花蕊,放在舌尖,轻轻一吸,是细细密密的清甜。
  也看过祖母做很好吃的槐花饼,总是春天的时候,在槐树下放一只大竹匾,伸了青竹篙子去够,一串串如云朵般洁白柔软的花就乖乖躺到竹匾里了。祖母会细细洗净揉碎,那般怀着暖意和爱惜,和出来的面烙出来的饼,当然是不可复制的美味。后来读到杜甫的《槐叶冷淘》:“青青高槐叶,采掇付中厨;新面来近市,汁滓宛相俱。人鼎资过熟,加餐愁欲无;碧鲜俱照筋,香饭兼包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20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