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瓶子★天涯名博

我,一个生于80年代的毛头小子,一张活在责任、冲动、却不免世俗、虚伪世界中的面孔。从儿时玩糖稀,爬墙头的幼稚纯真,到金榜题名,身穿学士服时的青春激情。如今,却要无奈地在黑暗、虚伪的社会斗争中挣扎……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0
  • 总访问量:1445180
  • 开博时间:2004-08-11
  • 博客排名:第93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日本靖国神社拒绝移走14名甲级战犯牌位

新京报
  日本政要日前公然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果,为日本二战甲级战犯开脱罪责。日本宗教法人团体靖国神社4日又发表声明称,不会将二战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从靖国神社移走,并宣称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远东军事法庭给这些战犯所定罪名依旧存有争议。
  自民党议员提出“分祀”建议
  共同社报道说,考虑到由于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上任来不断参拜靖国神社,导致日本与中国、韩国等邻国关系紧张,执政党自民党内的一些议员提议,将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从靖国神社内移出去 。
  5月29日,自民党政治调查会长与谢野馨在朝日电视台的专题节目中表示,将甲级战犯从靖国神社中撤出“分祀” ,不失为解决参拜靖国神社问题的方案。当天,自民党国会对策委员长中川秀直也在富士电视台的节目中发表类似看法说,应当由靖国神社与战争死难者遗属协商,“自发”地将甲级战犯与普通死者分开“祭祀”。
  3日,被视为保守派代表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说,最好的方法就是将战犯牌位从靖国神社内移走,在这一安排完成前,小泉应停止参拜靖国神社。不过,靖国神社公关主管大山信五4日说,尽管政府和自民党有“分祀”提议,但神社至今还没收到“分祀”的申请。
  否认远东军事法庭审判结果
  针对“分祀”问题,靖国神社在对日本共同社调查问卷作出回答时发表了声明。声明说:“这是日本宗教信仰事务……将14名甲级战犯分开祭祀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声明将拒绝移除战犯牌位的原因归结于,一些国际法学者对二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果的合法性存有“延续不断的异议”。
  声明说,日本国会1953年曾一致通过一项决议,否认日本存在与二战有关的“战争罪犯”。声明还说。日本政府1953年至1955年对一些有关二战死难者家属抚恤法律作出了修订,政府从那时起就已经将战犯与普通战争死难者一视同仁了。
  声明还特别提到岸信介,说他曾被定为甲级战犯,后来又当了日本首相。声明说:“以前根本就不承认日本人中有战犯了。”
  靖国神社的表态和这篇充满谬论的声明受到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对于靖国神社所说“宗教信仰事务”,美联社在报道中指出,靖国神社所奉“神道教”在二战中就是日本政府鼓吹军国主义的工具。
  美联社还强调,靖国神社内供奉有14名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战争罪的战犯,其中就包括二战时期日本首相东条英机,而靖国神社却不认可这些判决。
  事实上,对远东国际军事法庭裁决持有异议,靖国神社并非首例。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5月26日在执政的自民党国会议员会议上就曾妄称“甲级战犯在日本国内已经不是罪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任意以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进行单方面审判的”。森冈正宏的言论迅速遭到了日本国内有识之士和国际社会的猛烈抨击。
  链接
  靖国神社———日本军国主义的昔日象征
  靖国神社坐落在日本东京千代田区九段,原名为“东京招魂社”,始建于1869年(明治二年)6月29日,1879年(明治十二年)6月改为“靖国神社”。“靖国”是“镇护国家”的意思,每年4月21日至23日和10月17日至19日,都要在这里举行春秋两次“大祭”。
  靖国神社的建立是与日本神道教分不开的。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政府独尊神道,把神道定为国教,将神道、神社统统置于“皇室神道”之下,自称日本是“神的国家”、天皇是“万世一系”的“现神人”。
  这里最初祭祀的是明治维新后两次日本国内战争中的战亡者,改靖国神社后成为享受高规格待遇的“别格官币神社”,并由内阁的陆军部和海军部管辖,由军方秘密决定什么人死后能够进入神社,成为所谓的“御祭神”,在日本大大小小的8万多个神社中享有独特的地位。
  随着日本对外侵略扩张步步深入,靖国神社的作用和功能日益增强。特别是在日本法西斯势力最为猖獗的时期,靖国神社完全变为军国主义愚弄和笼络国民的宗教工具,成为宣扬和支持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战争的精神支柱和象征。
  二战后,由于靖国神社的军国主义性质,占领军总司令部在1945年12月15日发出“神道指令”,切断了靖国神社与国家的特殊关系。1952年9月,根据宪法的政教分离的原则,靖国神社改为独立的宗教法人。
  据统计,靖国神社里供奉的灵位有80%以上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丧生的,其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的14名甲级战犯也在内。这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是1978年10月,以“昭和殉难者”的名义被从东京品川的品川寺移到靖国神社的。这些人以及原先就祭祀在靖国神社的乙级、丙级战犯,合计1000余人。正是这些灵位的存在,引发了受人关注的“日本要人参拜靖国神社问题”。
  声音
  “在世界人民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为军国主义分子开脱罪责的政客在日本大行其道,这不能不令人质疑日本究竟想在国际上扮演什么角色。”
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5月31日就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为甲级战犯辩护回答记者说。
  “日本在亚洲的外交已陷入了困境。靖国神社问题不仅仅是日本国内的问题,也是亚洲其他国家都非常关注的大问题。”
  日本自民党前干事长加藤纮一6月2日晚在东京召开的集会上,对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表示担忧。
  “既然决定成为常任理事国,小泉就应该早几年放弃这样的个人信条,有一个与中国和韩国友好的长期战略。”
  今年87岁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本月1日与2日连续发表谈话,鼓励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拿出勇气,放弃参拜靖国神社,以免断送日本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机会。
  “甲级战犯进入神社,被作为神来参拜,意味着魔鬼死后就变成了神,包括中国在内的受害国人民不可能对此没有感情上的抵抗。这样的待遇,这样的教育,不能不使人认为,通过靖国神社,有让日本重新通往军国主义的危险。因为靖国神社本身就是一个赞美战争的体系,将日本独特的神道宗教,与战争糅合在了一起。”
  日本知名律师土屋公献6月4日接受中国新闻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

分类:我的新闻 | 评论:0 | 浏览: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周末:高考分数线和政策性加分的悖谬

 何方
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来临,考生们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十年寒窗在此一考,是金榜题名,还是名落孙山,并不完全取决于考生宵衣旰食的努力拼搏。由于多少年备受诟病的各地之间分数线的巨大差异,一些分数线高出其他省份一大截的考生,即使考出高分,也很难进入梦寐以求的重点大学而饮恨终生。
  分数线不公平如此,比分数线更不公平的是所谓的“政策性加分”,这种冠冕堂皇的“政策”,往往是假“政策”之名,行照顾利益关系之实。据5月17日《生活文摘报》报道,某省教育厅规定的可加分对象将近十类,包括教师子女可加20分,省引进特殊人才子女可加20分……一般情况下只取最高分一项,但教师子女一项可以累加。这还只是部分加分项目,此外,各市县还可根据实际情况自定加分制度!而高考时,加分情况之严重,绝不亚于中考。以2003年为例,该省高考生中有幸享受加分者,达到考生的50%以上,而这还是近年来最少的一年,最多的年份,这一数字达到将近60%(当然,这一数字中,还包括了部分因个人有特别才能而加分的情况。也许,该省的情况稍为特殊,但加分现象,在各省市却普遍存在)!
  这种“政策性加分”,不知道是跟外国学的,还是我们某些地方教育部门独创?应试制度以分数论英雄,就凭教师、特殊引进人才,就可以给予其子女在高考时加分,这是极大的不公平。奖励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以是物质的,也可以是荣誉的,为什么偏偏在考生分数上打主意?这不是在享受不到这种特殊“政策”的考生的伤口上撒盐吗?大多数考生并不惧怕竞争,怕的是不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有人借助“外力”捷足先登的不公平。
  不少人对现行的应试教育体制愤愤然,可是我们尚没有建立起比这更好的教育体制。当下存在问题的关键,是我们没有纯洁好这个公平竞争的应试教育体制,而在体制上掺入了太多的类似于昏庸皇帝乱点状元的腐败把戏。试想,一个本来优秀的考生因为父母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普通老百姓,而被别人“30分”加分给压下来,是何等滋味,多么残酷!
  再深一步,真正优秀的学生被加分的学生挤出大学,比浑浑噩噩的大学生剽窃毕业论文还要严重十倍,说它影响国家安全可能有点严重,影响国家的富强却是不争的事实——强国首先强教育嘛。
  在高考分数线不公平依然没有重大改观的的情况下,又有“政策性加分”甚嚣尘上,很值得我们好好反思一下:什么是教育公平,何时才能实现教育公平?
  写罢此文,看到广东省今年取消“三好生”高考成绩加分的老政策,感到松了一口气:这才对了!



分类:媒体评论 | 评论:0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南警督因小孩证词被判死缓狱中喊冤八年(下)

违规办案,如此证据有效吗?
  在前后8年的时间里,任文辉只在1997年2月14日至16日的跨日审讯中做了一次有罪供述,但第二天他就翻供了。此后,他一直在上诉和申诉中控诉警方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诱供,以及对他的供词进行篡改和伪造。1997年9月24日,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他就当庭推翻了自己的有罪供述,他说那是公安机关对他连续轮流刑讯逼供、诱供了两天两夜的情况下作出的,并称审讯过后他是被两位民警架着才离开的审讯室。
  另外,与任文辉同时接受审讯的雇工胡士望证明,他在其他房间听到任喊“你怎么打我”等的惨叫声。而且1998年12月4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重审时,证人张建强出具了证明,证实1997年2月任文辉在看守所期间腕上有审讯时留下的伤疤。
  即使翻翻那惟一的一次“有罪供述”的案卷,也可看到刑讯逼供的蛛丝马迹。如这次审讯的时间记录:“从1997年2月14日自20时0分开始至15日20时0分结束”,之后又从2月15日审到2月16日。
  有这些刑讯逼供的线索,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没有认真调查,反而在庭审中采信了白和生、张治国、赵奇若这三位办案警察声明自己“没有刑讯逼供”的证言,这种“自证无罪”的做法显然十分荒唐。
  伪证叠出,法庭上出尽洋相
  除了两个小孩疑点多多的孤证外,当地警方还拼凑了几个间接证据。主要是死者的妻子、小孩的母亲吴银钗的《报案材料》、徐呈锁的老乡李彩爱的证言、胡士望的妻子李金凤的证言和陈光晓、罗春云等人的证词。这些证词大多都不是直接证据,而是引述两个孩子的话,如李彩爱说,她听说徐禾禾说了“看见任文辉从她家出来,而且看见任左手指头上有血”。陈光晓则是证实徐苗苗作证时在医院的状况。
  其中的重要证言前后不一,而且互相矛盾。例如,吴银钗在1997年2月14日的证言中说,案发当天下午“徐呈锁和任文辉相跟着回来的,我当时正和小姑娘(徐苗苗)盖着被子睡觉”,而2月15日的证言说的却是,她“大约睡了有十几分钟,小徐(徐呈锁),老任(任文辉)和小姑娘(徐苗苗)一起回的家”。仅相差一天,吴银钗所说的这一细节就前后矛盾。而且罗春云的两次证言却都说的是,案发当天下午,徐呈锁一人回的家。
  吴银钗在证言中说,她看见丈夫和徐苗苗受伤后就问徐禾禾“谁来过咱家”,“徐禾禾说没人来过”,“我又问老任(任文辉)来过没有?”徐禾禾说“你走后,老任来过一次”。但吴银钗在1999年6月22日的庭审时却又说,徐禾禾从派出所接受过询问回来后,她才听徐禾禾说任文辉来过。
  至于那个从案发起就把嫌疑的矛头指向任文辉的重要证据《报案材料》,更是出尽洋相。1998年2月26日,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时,吴银钗突然当庭说,她根本没见过这份《报案材料》,既不是出于她的口述,也不是她请人代笔所写,同时,她更没有在上面签过名和摁过指印:被公诉机关指控任文辉有罪、原审判决认定任文辉有罪的第一重要证据———署有吴银钗姓名并摁有指印的《报案材料》被认定是伪证。
  另一个曾被认为是“有力证据“的李金凤1997年2月15日证言说,她在案发当天下午去任文辉在太原的暂住处时,看见任文辉匆匆忙忙回家后,在脸盆里洗带血的手,并用白毛巾擦手。她问任是咋回事,任说不要她管,并告诉她“人家问你,你啥都别说,你就说不知道”。但是,1997年9月24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证人李金凤却当庭推翻了其所作的证言,称那是办案警察诱逼她作的伪证,并说当时只要能放了她丈夫胡士望,警方让她说啥她就说啥。
  奇怪的是,这些伪证在法庭上都未受到追究。究竟是谁制造了这些伪证,或者,是谁强迫证人提供伪证,都没了下文。相反,揭露警方制造伪证的李金凤反倒随即被检察机关予以拘传了。
  疑罪从轻,“护法”还是“枉法”
  “连办案的人员都说这案子有问题。”任文辉的弟弟任文翔告诉记者,终审裁定后,有两位正直的法官曾经明确地告诉他,任文辉无罪,这案子办得有问题,两位法官曾先后偷偷地指点他到上级有关部门和相关媒体投诉。任文翔问其中一位法官“没有从轻情节,为何不直接判俺哥死刑”时,这位法官说,“谁敢?人头落地谁还能给他安上?”这位法官还当着任文翔的面悄声质疑:“两个孩子咋能说得那么清楚?是不是有人教她们呢?除了她们的监护人之外还会有谁能教她们呢?”同时,太原公诉机关还有一位工作人员曾气愤不平地帮他给北京一家媒体的朋友写过投诉信。
  记者看到了一份关于此案的《死刑案件综合报告》,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这个汇报中,最后一项就是“应说明的问题”:“1、卷内所存报案材料来源不明,经查,一不是出于被害人妻子吴银钗之手,二吴对该报案材料一无所知。2、证人李金凤、被告人任文辉在庭审中再次推翻原有证词和供述。3、本案缺乏直接证据,如物证等。”
  既然如此,这个显然的“疑案”为何不能根据“疑案从无”的原则宣布无罪呢?反过来,既然审判机关已认定任文辉就是该案中导致被害人一死一重伤的凶手,那么,在没有任何从轻情节的情况下,为何不直接判处其死刑,而却判了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呢?
  记者了解到,自1997年此案初审开始,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此案的合议庭作出的意见一直是:“被告人任文辉无罪。”可在该院的《刑事案件审批表》上“院党组或审判委员会意见”一栏中,三次填的都是被告人任文辉有罪,然而,前两次却都被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而山西省高级法院在终审此案时,审判委员会中的大多数人所签意见也都是任文辉无罪,而且据透露该院审判委员会当初也曾作出任文辉无罪的终审意见,但是后来不知何故又重新作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定……
  河南省周口监狱为了了解此案,曾走访了山西省检察院刑事审判监察处的一位负责同志,该同志在介绍案情时说:“任文辉案疑点很多,现在证据不足,事实不清,谁也不敢杀他;但在没有抓住真凶之前,谁也不敢放他。”
  如何结局,人们拭目以待
  3月15日,记者赶赴了周口采访,周口监狱对山西方面的办案程序和审判结果也表示强烈不满。周口监狱纪委的一位负责同志告诉记者,由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作出终审裁定后,不知何故并没有对任文辉所供职的周口监狱执行送达程序,周口监狱至今也没有接到终审裁定书,所以在行政上也一直未对任文辉做出处理,任文辉至今仍保持着警察(三级警督)身份。
  该负责同志告诉记者,因为任文辉及其家属一再要求单位组织出面帮其洗清罪名,所以他们将于4月再次前往山西调印案卷,如果原案卷果真与家属掌握的卷宗材料内容一致,即没有直接证据能够证明任文辉有罪,间接证据不但无法形成能够相互印证的完整证据体系,相反却相互抵触,那么,回来后他们将向省里作详细汇报。
  据悉,周口监狱已根据赴山西调查的结果向河南省有关方面做了汇报。这一案件已引起了河南、山西两省司法界和社会各界的关注,结果如何,人们拭目以待。

分类:媒体速览 | 评论:0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南警督因小孩证词被判死缓狱中喊冤八年(上)

在山西临汾监狱,羁押着一名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服刑犯人。每逢有人前去探视他便会一边不断鸣冤,一边请求探视人帮其申请公正司法判决。
  这位重刑犯名叫任文辉。虽然他已入狱8年,但至今却仍保持着河南省周口监狱的一位在职警察(三督警衔)的身份。在办理1997年2月13日太原发生的一起重大杀人、伤害案时,山西公检法机关主要依据两个小孩儿(一个8岁,一个3岁)疑窦百出的证词,判处了他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今年3月12日起,本报热线新闻部记者先后奔赴周口、太原等地对任案进行了采访,发现这确是一起值得关注的疑案——
  先后六审,八年漫长的诉讼
  1995年初,周口监狱干警任文辉(又名任军建,三督警衔)在当时政策允许的情况下,承包了本单位下属企业絮棉加工厂,因业务关系结识了浙江温州人徐呈锁(本案死亡人),并一起到太原经商。
  1997年2月13日中午徐呈锁、任文辉和雇工胡士望等人在一起喝酒。当天傍晚,徐呈锁的妻子吴银钗回家后发现,丈夫被人重伤头部,3岁女儿徐苗苗(化名)面部被人用锐器砍伤,二人血肉模糊,同时昏厥在自家的床上。徐呈锁因急性重度开放性颅脑损伤于次日晨死亡,徐苗苗被鉴定为重伤。
  署名吴银钗的《报案材料》(在庭审时被证明是伪证)上说,吴银钗看见丈夫和徐苗苗受伤后,就问8岁的大女儿徐禾禾(化名)“谁来过咱家”,“徐禾禾说没人来过”,“我又问老任来过没有?”徐禾禾说自己和二妹(徐田田,化名)在大门口玩时看见任文辉从她家出来,而且看见任左手除拇指以外的四个指头上有血……案发当晚公安机关便以传唤形式,将嫌疑人任文辉传唤到太原市公安局南郊区分局小店派出所展开了审讯。
  审讯的前两天,任文辉除了说酒后只去了徐呈锁家一次外,未作有罪供述。于是,公安机关专案组人员遂连续审讯至2月16日,警方《破案报告书》上说,经“对任说服、教育、斗智斗勇的面对面的较量,任文辉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交待了杀害徐呈锁、打伤徐四姑娘的过程”。然而,第二天任文辉便推翻了自己的有罪供述,并说这是刑讯逼供的结果。此后在十数次审讯中再也没有承认过。
  2月16日任文辉被太原市南郊区公安分局刑事拘留。2月19日至3月3日,太原市南郊区公安分局先后两次提请批捕,均被南郊区人民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下达了《不批准逮捕决定书》。
  3月15日公安机关又在卷中补充了一份3岁徐苗苗的录音证言。徐苗苗在一位名叫金云生的临时监护人的陪同下作证说,她正在睡觉时看见任文辉用刀砍了她爸爸徐呈锁和她本人。
  1997年3月19日太原市人民检察院经复核后撤销了南郊区人民检察院的不批捕决定,并指令批捕。当该案移送到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后,该院却又退回该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但是该市公安机关在并未获得任何新的证据的情况下,却又将该案成功移送到了太原市人民检察院,并顺利进入了公诉程序。
  1997年8月20日,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以任文辉“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为由,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997年9月24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庭审中,任文辉当庭推翻了自己的有罪供述,他说那是公安机关对他连续轮流刑讯逼供、诱供了两天两夜的情况下作出的,并称审讯过后他是被两位民警架着才离开的审讯室。当年10月15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任文辉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将弹棉花机一台,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吴银钗。任文辉不服判决,上诉至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事实不清,于当年12月3日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1998年2月26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开庭审理,并于1998年3月11日改判任文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将弹棉花机一台,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吴银钗。任文辉仍不服,再次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1998年6月再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1998年12月4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重审后,在没有获得任何新的证据的情况下,仍判任文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任文辉仍不服,又上诉至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1999年6月23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基本犯罪事实存在,基本证据确实”为由,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但任文辉还是不服判决,于1999年7月申诉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受理后,要求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此案,并发去公函要求调卷。但是,5年多时间过去了,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却对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置之不理。
  至今,已被关押8年的任文辉还在山西监狱中通过各种渠道发出“冤枉”的哀鸣。
  疑窦重重,两个小孩的孤证
  在仔细翻阅了此案厚厚的案卷以后,记者发现,证明任文辉是罪犯的最主要证据是当时年仅3岁的徐苗苗和8岁的徐禾禾的证言。而她们的证言又是矛盾重重,疑窦丛生。
  徐苗苗是现场的受害人之一,面部被锐器砍伤,当场昏厥,第二天才苏醒。案卷中有一个她于一个月后,即1997年3月15日所做的录音证言,内容如下:“问:叫什么名字?答:徐苗苗。问:几岁了?答:三岁。问:你脸上的伤是谁划的?答:任伯伯。问:你爸爸是谁打的?答:任伯伯。问:用什么打的?答:用刀砍的。问:流血了没有?答:流血了。问:你哭了没有?答:没有。问:任伯伯有没有戴眼镜?答:有戴眼镜。问:任伯伯打你时有没有睡觉?答:有睡觉。问:你见过那个刀吗?答:见过。问:放到哪里了?答:放到桌子上。问:你认不认识任伯伯?答:认识。”
  刑事鉴定结论上显示,徐苗苗当时面部多发性损伤(照片显示伤口在眼上方)导致颅脑损伤,以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既然眼上方受了重伤,又大量失血,她如何能看清东西?如果说她此时眼睛没有被流血遮住,那么,她在急性、失血性休克后,又是怎么看到被告人把刀放回到桌子上这一系列动作的呢?再说作案现场勘查报告显示,屋里根本就没有桌子。
  而徐禾禾在接受警方询问时说:“妈妈走后我和我二妹徐田田在大门口玩……我没看见他进我家里面,后我到了院子里,到了拴狗的地方,我看见老任从我家里面出来,我看见他左手上有血……我看到他里面穿的警察衣服,外面穿的带毛毛领的蓝色大衣……我看见他四个指头上有血(除拇指)。”
  这份证言也有矛盾:这个当时8岁的孩子怎么能隔着大衣认出任文辉里面穿的是警服?任文辉本人和胡士望的妻子李金凤等均证实任文辉只有一件大衣,是灰色的,徐禾禾能看清他左手指头上有血,就看不清他衣服是啥颜色?她是怎么准确地认定“左手”四个手指有血的?还有,既然徐禾禾能做证,公安机关为何回避了与徐禾禾一起玩耍的徐田田呢?
  现场勘查,无任文辉作案的任何物证
  现场勘查和刑事技术鉴定显示,徐呈锁的床榻系床头朝南摆放;紧靠床榻的墙上和面对床头摆放的大立柜上均布满了大量喷溅型血迹。室内门旁有一座火炉,火炉上有一只铁锅;靠西墙的水缸上放着一块面板,面板上放着一把菜刀。既然徐禾禾说任文辉手上有血迹,那么,为什么经技术检验菜刀上未检出有血迹和任文辉的指纹?为什么警方在任文辉住处的衣物、洗手水和毛巾上也均未检出血迹?
  同时,经刑事技术鉴定,死者徐呈锁头部有多处创口,左额、颞、顶颅骨粉碎性凹陷骨折,系具有一定质量和平面、棱边的钝性物体多次打击导致;而徐苗苗面部的裂伤经鉴定则为干净锐器所致。并且本案中警方所提取的物品经技术鉴定,并没有发现任何与任文辉相关联的痕迹、血迹。另外,只受了锐器伤的徐苗苗说看见任文辉用刀砍的她爸爸和她本人,但根据鉴定结论,徐呈锁所受的伤是被钝器物体所致,并且身上没有刀伤,此明显相互矛盾;同时这与任文辉的“有罪供述”也相互矛盾。
  在任文辉惟一的一次“有罪供述”(后一直翻供)中,他说:当时他是“背对着徐呈锁的背”,左手按着徐呈锁上身,右手拿木棍狠狠地打击徐呈锁头面部,同时误伤了徐苗苗———任何人也无法想象这是个什么姿势。任文辉说打徐呈锁的棍子长约40厘米,宽约有30厘米(“30”这个数字后来被改成“5”,但没有按指印)。这是个“棍子”还是木板?人能用一只手拿起打人吗?任文辉称其作案后,把徐呈锁家火炉上的锅端下,把木棍放入火炉中烧了,尔后又把锅放上,但是本案中为何既没有木棍燃烧后的炭灰,也没有锅上的血迹和指纹?
  终审《裁定书》认定任文辉“持木棍猛击徐呈锁头部致其当场死亡,持锐器砍击徐苗苗面部致其重伤”。而这一判断根本没有物证和其他证据来印证和支持。所有物证、现场堪查笔录、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书、人体损伤鉴定书等均与被告人毫无关联。
  至于任文辉的作案动机,本案认定任文辉与徐呈锁因经济问题发生过纠纷,便记恨在心,进而据此认定任文辉故意杀人罪成立。但案卷中却没有有说服力的证据。据查,徐呈锁曾欠任文辉3万元的债务,但于1996年10月,徐已用一台价值3万元的弹棉花机对该欠款予以了冲抵,账物两清。二人关系也一直相处得不错。这显然不能构成任文辉杀人的动机。
  认定任文辉是真凶显然证据十分不足,那么真凶到底是谁?如果当时警方能把破案视野放宽一些,那么,本案的结果就可能不是今天这种状况。比如,在两个孩子作证的过程中,她们的监护人起了什么作用呢?据悉,任文辉“在狱中不断鸣冤、申请公正司法判决,洗清自己所蒙受的不白之冤”的同时,也曾在《上诉状》中请求司法机关调查死者的妻子吴银钗和一个叫“老金”的人之间的可疑关系……可惜,这些很可能有价值的线索并没有引起应有的注意。
分类:媒体速览 | 评论:0 | 浏览: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国教育差距严重程度大于经济差距

中国青年报   
  “确保每一个贫困家庭学子女都有学上,确保每一个残疾儿童都能享受免费教育,确保进城务工人员子女能享受到与城镇孩子同等的就学机会。”这一理想化的建议出自5月29日至30日在徐州召开的“无差别教育高峰论坛”,论坛还建议统一本地区城乡公办小学、中学办学标准,首先在贫困地区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并将当地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水平作为考核政府工作绩效的重要指标。  
  一年前,徐州市委书记徐鸣分别在本报和《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倡导在九年制义务教育阶段推行无差别教育,以实现基础教育的均衡发展。5月29日,在徐州市人民政府和文汇报社主办的这次论坛上,徐鸣提出,当前的教育差别过大导致“择校热”高烧不退,重点学校大量招收计划外学生,一些人“以钱补分”、“以权换分”;一些地方热衷于学校改制,利用国有资产依托名校兴办所谓的“民办学校”和“高价学校”,通过“翻牌”向老百姓高价收费,实行不平等竞争。因此,在当前倡导无差别教育理念尤为重要。
  与此相对应的是,会议提供的一本名为《缩小差距———中国教育政策的重大命题》的研究报告也充分揭示了教育在城乡之间、地区之间、阶层之间的差距,以及不同教育类别之间的差距,如重点学校和非重点学校、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公办学校和民办学校等之间的差距。
  这项全国教育科学“十五”规划国家重点课题研究成果表明:我国教育差距的严重程度和拉大的速度在许多方面比经济的差距更大、更明显。课题组以北京、天津、上海3个城市的平均数作为东部水平的代表,以广西、贵州、云南、甘肃和青海5省区的平均数作为西部的代表,通过对居民消费支出与教育支出的比较发现:东部3市与西部5省区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的差距从1995年的2.8倍扩大到2002年的3.73倍,而同期的农村人均教育支出的差距则从3.71倍扩大到了3.88倍。而从城乡差距来看,同期东部3市城乡居民人均消费水平的差距从1.9倍扩大到了2.34倍,而城乡居民人均教育支出的差距则从1.87倍扩大到了2.97倍。西部5省区的类似差距拉得更大。
  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的差距也被拉得很大。1995年至2002年,东部3市与西部5省区小学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的差距从3.23倍扩大到了3.85倍,普通初中生均预算内教育经费的差距从2.65倍扩大到3.39倍。
  研究认为,缩小教育差距的首要责任在于政府,其中建立限制和缩小教育差距的制度是关键,制定完善的公共教育政策是保障。尽管有人质疑无差别教育过于理想化,但教育部副部长陈小娅认为,作为一种教育理念,变成政府的一种行动来探索无差别教育,本身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分类:媒体评论 | 评论:0 | 浏览:5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NBA第一传奇中锋因病辞世

 新浪体育讯 乔治-麦肯,这位NBA历史上第一位传奇中锋,这位曾经改变了篮球三秒区的巨人,在他80岁的时候离开了热爱他的所有的篮球迷。据麦肯家人证实,这位曾经率领明尼阿波利斯湖人队赢得6个NBA总冠军的老中锋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三离开了人世,他在位于亚利桑那州的斯科茨戴尔市的家中病逝,享年80岁,导致麦肯死亡的直接原因是糖尿病和肾衰竭。
  步入晚年的乔治-麦肯一直在忍受着糖尿病的煎熬,由于糖尿病和肾衰竭等原因,麦肯在多年以前就进行了截肢。并且就在他病逝前的几个月,麦肯的糖尿病病情再次出现恶化,为此他不得不住进了医院接受一个为期6周的治疗,在此期间他还要接受每三天一次的肾透析。美国当地时间上周六,他被从医院转移到了一个康复中心进行治疗。而就在美国时间周四,他的儿子特里向外界宣布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  乔治-麦肯出生于1924年6月18日,身高2米08,由于眼睛的原因他不得不要戴着眼镜参加比赛,而这也使得他得到了更多的关注。乔治-麦肯大学期间是学校一名具有绝对统治力的中锋,他曾经3次获全美大学最佳球员称号。
  乔治-麦肯在1948年加入当时的明尼阿波利斯湖人队,而那个时候NBA联盟也是刚刚成立。1948-1949赛季市他的第一个NBA赛季,这同时也是历史上第一个NBA赛季,他获得了这个赛季的NBA最有价值球员称号,在那一年他也凭借平均每场28.3分的得分把湖人队送上了NBA总冠军的宝座。在他为湖人队效力的总共7个NBA赛季中,麦肯平均每场能够得到23.1分,他也帮助湖人队夺得了NBA历史上前6个总冠军中的5次。而在之前他还帮助湖人队夺得了一次ABA(NBA前身)的冠军。在NBA的7年生涯中,麦肯一共获得3次NBA得分王和2次NBA篮板王的荣誉。早年NBA为了限制麦肯在篮下的巨大威力,特意将三秒区的宽度由6英尺扩大到现在的12英尺,可见当时麦肯在NBA的影响。麦肯可以说是NBA50年历史上第一位真正的超级巨星。
  在近些年,麦肯一直在为1965年之前效力于NBA的球员们奔波,因为这些人每个月只能拿到极少的养老金,麦肯一直在积极的通过发表演说等做法来为这些老球员们谋求福利。麦肯的儿子特里说,他爸爸的大部分的奖品、奖金和纪念品都早已经被拍卖了,这些钱物都被用到了改善老球员生活上面,而麦肯本人也只是每个月领着1000美元的退休金。
  由于伤病的原因,乔治-麦肯1954年从NBA退役,并且在1959年入选美国篮球名人堂。为了纪念这位NBA传奇巨星,至今在明尼阿波利斯的目标中心球馆外面,还竖立着麦肯的高大塑像。
  乔治-麦肯的因病辞世对世界篮坛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他的离开标志着篮球史上一个传奇的终结,今后我们对麦肯的追忆只能停留在影像当中了。但人死不能复生,作为球迷,我们只能默默感激他曾经给球迷、给NBA、给世界篮坛做出的所有卓越贡献,并祝他一路走好!



分类:文体博览 | 评论:0 | 浏览: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龙江孕妇与超市发生冲突 被打倒在地导致流产

生活报

  4月30日,我省鹤岗市市民于艳一家人在超市购物时,因一点小事丈夫与多名超市员工发生冲突,导致已有两个月身孕的于艳流产。

  几句争吵引发冲突

  5月24日,在鹤岗市妇幼保健院,记者见到了还在住院治疗的于艳。
  据介绍,4月30日16时许,于艳和丈夫李宝鹤带着13岁的女儿来到鹤岗市红军路上的比优特超市。进入超市时,于艳将手提包封在超市专用的布袋中。选购商品时,正巧遇到带着孩子的妹妹于咏和妹夫付贵玉。
  大约半个小时后,两家人一起到收银台交款。此时于艳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她要求女收银员把包先打开,这时那个收银员正在和另一个人说话。 “上那边打去。”收银员指着另一处收银台说。
  正当他们去另一个收银台打包交款时,走在后面的于咏听到先前的那个收银员冲姐姐说着不好听的话,便和其争吵起来。这时,超市里过来一个员工,叫该收银员从款台里出来,收银员往外走时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上。两名女店员过来告诉倒在地上的收银员别起来,又冲过来两名保安(超市称防损员),把已经走出收银台的于咏拽住。

  孕妇倒地嘴角有血

  此前,于艳的妹夫付贵玉已经领着两个孩子先出去买烟。李宝鹤见保安拉住于咏,便上前说道:“别拽女的,有啥话冲我说。”一名穿着白衬衫的保安与李宝鹤发生肢体冲突,气愤的李宝鹤追上该保安与其厮打起来。
  事后李宝鹤说:“我在追那个保安时,就听见超市广播里一个女播音员说,所有男员工和保安速到收银台来。之后有六七个人一起上来将我围住殴打,我先后被打倒了三次。”
  看到丈夫被打,于艳急忙上前去拽打人者,自己右眼处被击中,当时眼睛剧烈疼痛,鼻子出血,她本能地捂着眼睛哭喊道:“我都怀孕了,你们还打我。”当从一阵眩晕中清醒过来时,我看到丈夫倒在地上还被一帮人殴打。
  李宝鹤给记者播放了当天警察赶到后他用手机拍摄的一段录像:画面上于艳、于咏靠在一起坐在地上,二人嘴角都有血迹,不停地哭泣,现场声音非常嘈杂。

  流产孕妇等待说法

  在双方冲突过程中,围观群众拨打了110报警。
  于艳和丈夫及妹妹被随后赶来的家属送到了市矿务局总医院救治。李宝鹤头部外伤多处,后背被踢破多处,手指还被划伤。于咏头外皮下血肿,身体多处受伤。于艳被送到医院时腹部坠痛,当天被转到鹤岗市妇幼保健院。
  据鹤岗市妇幼保健院外科医生刘齐慧介绍,当天下午5点多,于艳被送到该院,当时于头、眼有外伤,鼻子出血,右脸青紫,腹痛,暂时昏迷。进行了几天保胎治疗,于艳仍不幸流产。
  记者在鹤岗市公安局法医鉴定所对于艳的伤情鉴定书上看到:眼、鼻、腹部挫伤,早孕,完全流产,结论为轻伤。
  24日,记者来到鹤岗比优特超市有限公司总经理室。副总经理王宁和防损部负责人张保带来一位郑先生(郑先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和名字),王、张两位公司负责人表示,郑所说的话可以代表公司。
  郑先生说,4月30日超市里发生了冲突事件,通过公司内部调查,当时因为打封袋发生争吵后,是其中的一个女子先打了收银员才引发的冲突,而且当时参与打架的只有四个防损员,这四个人只和李宝鹤进行了厮打,并没打那两位妇女。对于两位妇女挨打受伤,于艳流产,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超市也有员工受伤住院,还损失了一些物品。当时广播只是召集防损员来维持秩序。
  记者表示想见一下引发冲突的收银员,郑说,那个收银员第二天就辞职了。记者问可不可以看看当天的监控录像,副总经理王宁说,超市监控系统只能实时监控,不能录像。
  记者随后来到向阳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刘长奇所长说,向阳公安分局非常重视比优特超市打人案,正在全力调查。






分类:媒体速览 | 评论:0 | 浏览:4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一遍寻唐山儿童活动场所 孩子们找不到玩痛快的地儿

本报记者 尚开红 任哲 刘玲 朱文强

 新闻提示

六一儿童节即将来临,许多家长准备带孩子好好出去玩一玩。可不少读者给本报打来热线称,他们竟很难找到供孩子们安全痛快娱乐的地方,“唐山市所有与儿童有关的公益场所,像体育馆、少年宫、妇女儿童活动中心都被租出去作为商业经营地点了!”唐山的儿童活动场所现状到底如何?儿童节让孩子们到哪去玩?记者对唐山市一些儿童活动场所进行了调查。

青少年宫尴尬了20年

在唐山,市民对青少年宫的印象一般就是坐落在新华西道北侧的四层小楼。其实,这栋小楼只是唐山青少年宫的科技楼,按唐山市政府在1983年建设青少年宫时的规划,小楼北侧的驾驶员培训学校、南侧紧临新华道的汽车销售展厅和停车场,以及学院路烧烤一条街上的众多门面房,都属于青少年宫范围。
据唐山青少年宫的一位负责人介绍,目前青少年宫可供孩子们活动的场所差不多就剩下这栋不足10个教室的四层小楼了。

青少年宫现状

 记者昨日进到科技楼参观时,六七平方米的传达室里支着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面还摆放着一些预备出售的方便面和小食品。二楼和三楼分别被几个青少年培训班和一个职业技术学校占据。
科技楼东面是洗车场,北面则是一个操场,一些人正在广场上练车。广场北侧挂着一面写有“青少年宫驾驶员培训学校”的大牌子。操场四周还包括一个信鸽基地、一个印务公司和一家技工学校。

各方质疑青少年宫“跑偏”

六一节前夕,本报接到了不少反映青少年宫名不符实的热线电话,其中李先生在电话在对青少年宫表示不满的同时还提到:“唐山市所有与儿童有关的公益场所体育馆、少年宫、妇女儿童活动中心都被租出去作为商业经营点了,孩子连玩的地方都没有。”
唐山市政协委员董大泉在去年唐山两会期间曾递交了一份题目为“把青少年宫还给孩子们”的提案。提案中,他曾呼吁把青少年宫还给孩子,几年过去了,青少年宫仍然满目创痍。还有几点建议,第一是做出时间表,解决租占青少年宫业主搬迁的问题。第二是重新规划建设一个与城市规模、人口相匹配的青少年宫。第三是采用政府拨款和社会捐资的办法筹集资金。

青少年宫主任细说缘由

唐山青少年宫办公室孙主任告诉记者,“青少年宫目前这种状况,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硬件建设’和资金问题。”孙主任解释说,现在青少年宫是1983年开始征地建设的,1984年6月1日开工,总投资179万元,其中100万元是国家拨给唐山的震后建设救灾款。1986年国家停止拨救灾款,市里就把投入的钱停下来了。当时已建好的只有游泳池、科技楼和更衣房。后来青少年宫又从全额福利单位改成了差额拨款事业单位,无力建设。
“为维持青少年宫的支出,把一些空闲的场地租了出去,收点占地费。国家正规建房一间也没出租。”按孙主任的说法,唐山青少年宫其实只能算是一个“半拉子工程”,规划中的天文馆、湖泊假山、影剧院等都没建设。现有的简陋设施实在让青少年宫“难为无米之炊”。
孙主任还透露,市里已经决定让青少年宫迁址,搬到相对要偏僻得多的友谊路以西、长虹道以北。“按照国家的有关精神,青少年宫应该建在人口密集区。但如果搬迁后能够完善青少年宫的设施,使他不再名实不符,倒也不失可取之处。”孙主任说。

 培训班包围妇女儿童活动中心

昨日记者在采访唐山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时发现,整个中心已包围在各色培训班之间,专门为儿童提供的游玩场所消失殆尽。
昨日下午,记者在唐山市建设路的唐山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看到,大楼底层已成了某民营企业的家具展厅。院内有9家经营场所。4层走廊两边教室和墙面贴满了各色美术班、跆拳道班简介信息。
据该活动中心工作人员王先生介绍,唐山市妇女儿童活动中心大楼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末,面积总共有2880平方米,另外底层院内还建有440平方米的群房。
 “目前这里主要开设是培训班。”他说,底层院内群房及1至3层,也已租给了商家经营。目前专为儿童提供的场所在中心内还不存在。由于太费精力等原因原来设立过的也取消了。儿童节期间并未为儿童提供娱乐项目。

半数孩子很想玩着过节

昨日,记者就“孩子们怎样过‘六一’儿童节”的话题采访了部分小学生,并对钓鱼台一小五年级和兴盛丽景小学四年级共3个班级、60名小学生进行了抽样问卷调查。

调查结果一:半数孩子要“玩”过自己的节日

在问卷中记者列出两个问题“以前怎样过儿童节”、“最希望怎样过儿童节”。数据统计显示,60名小学生中33名选择了希望“玩”着过儿童节,实际上只有28名小学生曾“玩”着过儿童节。但在对“玩”的理解上,孩子们有不同的看法。杨若灵同学认为“玩”就是要做有意义的活动,开发大脑,科技馆和青少年宫是属于孩子们玩耍的地方。五年级谷斌洲同学认为只要是让自己高兴有益的活动都可以划入儿童节“玩”的范畴。多数接受调查的小学生对“怎样玩”的回答单一,主要集中在去公园和去科技馆两答案上。有些孩子希望很简单,他们只要求能玩上一天就满足了。

调查结果二:“两山”成为“六一”玩耍场所首选

调查中公园成为了众多小学生进行“六一”儿童节玩耍场所的首选,孩子们焦点集中在了“凤凰山”公园和“大城山”公园两座公园上。四年级王旭同学谈到,他要去凤凰山把开车的游戏全玩完。但小学生们也表达对上述两个公园的不满之处,比如游戏设施陈旧、适合儿童种类少等。五年级的陈结鹏同学说:“有些公园里的游戏太没劲,要不就太危险,很不适合我们儿童去。”
昨日下午记者在凤凰山公园采访时,大多数领着孩子游园的家长也表达了唐山市区内适合儿童游玩场所较少的意见。
“儿童节期间只能带着孩子来逛逛公园。”领着孩子在公园游玩的市民王先生说,由于唐山市区内专门为儿童提供娱乐的场所并不多,而且部分场所也不适合低龄孩子进入,因此每个儿童节逛公园成为了无奈之中的首选。

调查结果三:孩子们期待把有危险的变成好玩的

半数以上孩子在儿童节娱乐话题里都谈到了有关“安全”的内容。虽然他们认为“玩”是儿童节的主打项目,同时孩子们都强调只有选择安全的娱乐设施才能玩得高兴。四年级郭岩同学说“把有危险的变成好玩的!”一些学生在问卷中谈到,娱乐场所里的某些设施非常危险。有位同学建议设立“禁止儿童玩耍”的标识,能够让儿童分辨出哪些是适合自己的娱乐设施。

调查结果四:儿童娱乐场所少没有新意

许多小学生认为,唐山适合儿童和娱乐场所太少,且没新意。
五年级周策告诉记者,唐山儿童娱乐场所太少,都去过了,只能在家里休息。部分学生还说,目前唐山市区内供儿童玩的场所真正适合当前儿童玩的游戏太少。
记者调查显示,在六一节仍然拘泥于传统的逛公园式的休闲娱乐不适合孩子的心理需求。孩子们希望能在六一节当天享受到一些更有意义和新意的活动。
孩子们在接受采访时争着对记者说,很向往北京、秦皇岛等城市的游乐场,特别盼望在唐山也有类似好玩的娱乐场所。
部分家长表示,虽然公园内一些惊险刺激的娱乐项目能让家长和孩子同时参与,但对于在游玩中开发孩子智力及培养孩子兴趣的项目设置还显得有些不足。

乐园要孩子放松大人放心

六一前夕,记者走访了唐山市部分文体活动中心,发现适合孩子们的娱乐场所已有些衰败。
在唐山市最大的文体活动中心唐山市体育中心记者发现,适合儿童游玩的场所实在很少,大量场地被一些网吧、健身俱乐部、驾校、汽车租赁、洗车中心以及旱冰场占据,更没有任何专门为六一儿童节专门设立的娱乐项目。
在体育中心内惟一的健身公园里,只有1/4是供儿童们玩耍的“儿童乐园”,其余都是全民健身器材,而“儿童乐园”里的设施仍停留滑梯、秋千、蹦蹦床等简单的游乐项目上。
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唐山市几家大型电影院,在六一期间,电影院也都没有为儿童专门安排电影,燕山影剧院干脆在六一期间不放映任何电影。
为此,许多家长也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银行工作的王先生表示,现在为儿童们设立的活动场所太少了,六一除了带孩子去凤凰山公园或大城山公园玩,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去。

  从事媒体工作的李女士说,目前唐山市供儿童游玩的场所基本上没什么特色。除唐山科技馆外其他还都已经落后了。她表示,目前应该设立些让孩子充分展示自我的平台。以前比较受欢迎的航模比赛等活动几乎消失了。

  另外,家长们对儿童游乐场所的安全问题也提出了相当大的意见。李女士告诉记者,她带孩子去玩,从来不敢放松,“身边到处存在危险,一些游乐场所仅凭警示牌就逃避责任是不恰当的,应该有让孩子放松又让家长放心的儿童游乐园。”

分类:我的新闻 | 评论:0 | 浏览:2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黑龙江七台河瓦斯爆炸调查:矿主是安监副局长

新华社记者 王茜 梁冬

  今年3月14日,黑龙江省七台河精煤集团公司新富煤矿三区一采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造成18人死亡。
  随着对事故调查的逐步深入,一个惊人的内幕暴露出来:“3·14”事故矿井的矿主彭国财是国家公务员,担任七台河市桃山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
  黑心矿主竟是安监局副局长,许多干部群众在表示强烈气愤的同时指出,煤矿生产中这种官商勾结、官商一体的现象不根除,无论上级关于安全生产的措施多么严厉,到了井下就会化解归零。
  副局长老板专管“平事”
  发生事故的小矿井虽然挂着国矿名义,但实际是个人承包的小矿井,年产煤仅3万吨。事故发生后,有关部门随即进驻该矿展开调查。
  失去亲人的张某告诉记者,这个小煤矿实际上是当地安监局一个姓彭的副局长和李作平两人合伙承包的,李作平管生产,姓彭的管“平事”(对付安全检查等)。据记者了解,这位姓彭的副局长的哥哥彭贵财是七台河矿业精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七煤集团”)副总经理。彭贵财明知事故矿井不具备基本的安全生产条件,却指使其弟弟经营该煤矿,冒险作业、突击出煤,为其充当“保护伞”。在事发后,又推卸责任,逃避赔偿,干扰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
  七煤集团是国家特大型企业,也是我国三大主焦煤基地之一。采访中,许多群众指出,事故井的矿主彭国财和他哥哥彭贵财,一个担任七台河市桃山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一个是七煤集团的副总经理,怎么可能不知道煤矿安全生产的要求?但他们却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身兼“数职”的彭国财和七煤集团副总经理彭贵财又怎会让“自己的刀削自己的把儿”呢?
  作为主管单位的黑龙江龙煤集团的一位负责人事后反思也十分痛心,他说:“这起发生在国有重点煤矿的事故,暴露出了国有大矿对所辖小井的安全管理存在着严重失管漏控问题。”
  开采落后像“老鼠掏洞”
  张焕佐是七台河“3·14”特大瓦斯爆炸事故的“幸运儿”,爆炸是在他从矿底返回地面几分钟后发生的。由于身兼班头及瓦检员的职务,事发后他就被警方拘留。他的侄子回忆说:“春节开工后,我叔叔时常发愁说井下通风设备不完善,井内出现了循环风,新鲜风进不去,容易出危险。他还说,这情况他向矿上汇报过,但矿主告诉他没事儿,要他不要担心。没想到才几天就出事了!”
  同时失去了三个亲人的张某欲哭无泪:“这矿井我下过,井下的条件简直恶劣到了极点,巷道只有一米宽,作业面大约只有半米高,我们下去都是趴在地上,一点点地凿煤,这样的条件不出事才怪呢!”
  经调查,事发矿井在生产布局上严重违反了黑龙江省关于“小煤矿井下不能超过一个采煤工作面和两个掘进工作面”的规定,在安排了一个采煤工作面的同时,又安排了四个掘进工作面,存在着严重的超能力生产问题。
  事故调查组副组长、黑龙江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王峰对记者说,“3·14”事故是黑心矿主要钱不要命,忽视安全造成的。事发矿井的作业面简直就像老鼠掏洞,采用的是原始落后的开采方式,设备极其简陋。矿主不按照规定进行安全投入,就连最基本的安全监测的瓦斯监控系统都没安装,为工人配备自救器这样的小钱都舍不得花,使事故发生时矿工丧失了生还的机会,有几个矿工是在逃生中遇难的。
  安全监管成“猫怕老鼠”
  “3·14”事故发生在黑龙江省煤矿安全大检查期间,而此前同类检查在黑龙江省一直没有中断过,却依然没有阻止事故的发生。
  明知矿井是违法、违纪、违规在生产,但监管部门不敢去监督管理,甚至上级单位去检查时,都有意不让检查组去检查,监管部门对黑井黑矿似乎是“猫怕老鼠”。
  据事故调查组人员介绍,“3·14”事故确实存在监管缺位的问题。黑龙江省副省长、事故调查组组长刘海生说,在事故发生前,七台河矿业精煤公司安监局、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佳合分局曾分别于2004年10月3日、11月22日和2005年2月15日三次向该矿下达停产整顿通知。但监管人员却没有及时跟踪问效,认为下了停产通知便完事大吉了,使得事发矿井仍冒险生产,直至发生事故。
  这起事故,揭开了煤矿安全事故屡禁不止的另一个深层原因,也严重影响了政府的形象,引起了当地干部群众的强烈反响。他们指出,由腐败引发的管理缺位现象正像病毒一样侵蚀着当前的煤矿安全体制,使完善的安全规章制度到了井下难以落到实处。他们呼吁国家尽快完善安全监管责任制,严厉查处与黑心矿主沆瀣一气的国家公务员。 








分类:媒体速览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海文化报》售枪广告调查

本报记者 朱文强

  昨日,遵化读者骆先生向本报反映,他在该市一家报刊亭买的一份报纸竟明目张胆登有出售手枪、迷魂药等物品的广告。昨日上午,记者赶往遵化查访。

  非法广告公然“上报”

  “全国连锁,神奇药水、万能钥匙、提供处女膜、麻醉枪、迷魂枪、电击枪、催情粉、各种手枪……唐山销售处:河北省唐山市新火车站站前路5号,联系人何永刚……”昨日,在骆先生给记者提供的报纸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内容。
  据骆先生介绍,5月23日,他在当地报刊亭买了一份叫做《西海文化报》的报纸,这样的广告内容让他大吃一惊,“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他告诉记者,这种报纸在报刊亭都能买到。随后,骆先生带记者来到位于遵化市钟楼对面的一家报刊亭,记者花一元钱很容易就买到了一份叫做《春城生活报》的报纸,上面同样有这样一则广告。
  在与报刊亭老板攀谈的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这种报纸不是通过邮局订阅的,而是他从唐山进货的。按照老板提供的情况,记者回到唐山,走访了部分报刊亭后发现,大多数报刊亭都在销售类似报纸。记者在位于唐山百货大楼北侧的邮电局营业大厅内买到了一份登有同样广告内容的《利州工人报》,记者询问售货员能不能在邮局订一份,她说不能,但没有为记者提供报纸的来源。

  联系卖枪者

 昨日下午,记者按照报纸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找到了自称何永刚的人,电话对面是一个操着南方口音的男子。
  记者:有没有手枪?
  何永刚:有,要哪种型号的?
  记者:有五四式的吗?多少钱?
  何永刚:有,1200元一把,带100发子弹。还有迷魂药,你要不要?
  记者:到哪里取货?
  何永刚:唐山新火车站站前路5号。你到火车站北面的中国邮政再给我打电话。我就在那附近办公。
  对记者提出了其他问题,该男子有些不耐烦,并挂端了电话。随后,记者来到他指定的地点并再次拨打该男子的电话。在电话中,他给了记者一个邮政储蓄的账号,让记者先把钱打入账号,并称两分钟后就可看货。当记者提出要与该男子在唐山市新火车站站前路5号见面时,被该男子断然拒绝了,“你要是警察或是新闻记者怎么办?”该男子恶狠狠地说,随即便挂断了电话。记者沿站前路寻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记者随机询问了十几家沿街商户,竟没有一个人知道站前路5号在哪里。
  随后,记者与辖区内的站前路派出所取得联系,当得知自己辖区内有人公然登广告卖枪时,该所民警很惊讶,在看过记者提供的报纸后,民警说这一定是骗人的。该所王指导员告诉记者,站前路从来都没有设立过门牌号,站前路5号肯定是虚构的。

  报纸也非法

 记者手中的这几份报纸到底源于何处?昨日下午,记者拨通了报纸上惟一提供的一个广告联系电话。
  一位姓袁的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的工作地点在北京六里桥,叫东方广告代理公司,记者手中的《西海文化报》、《春城生活报》、《利州工人报》的广告都是由他们代理的,他们公司一共代理了30多家类似报纸。但该女士没有透露这些报纸的具体地点。
  按照《西海文化报》上的印刷地址———西宁日报印刷厂,记者试图联系这家单位,却没有找到。
  而记者联系到的《西宁晚报》的一位工作人员,她却告诉记者,西宁没有《西宁日报》,《西宁晚报》就是当地市委机关报,更没有听说当地还有一家《西海文化报》。
  昨日下午,记者就《西海文化报》刊登售枪广告一事与青海省新闻出版局取得联系,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青海没有《西海文化报》,所谓《西海文化报》肯定是非法的。



分类:我的新闻 | 评论:0 | 浏览:9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6页/7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71 72 73 74 7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01

冷自知胺

2020-06-08

mukj049

2020-03-07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